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执念成病,何以解脱

执念成病,何以解脱

执念成病,何以解脱

时间:2020-07-02 14:24:46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微阅云

主角:楚醉,宁震谦

APP离线阅读
执念成病,何以解脱

执念成病,何以解脱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执念成病,何以解脱 阅读全文

  他说,她是他的掌中宝,心头肉,从小护着她长大。 可后来,他害得她的父亲死在手术台上,又生生将她腹中的孩子剖出,她如疯如魔,将一把利刃插进了他的心间。

精彩章节试读

  夜,静谧寒凉。

  宁家花园,主卧里灯光昏暗。

  男人棱角分明轮廓显得越发深邃,宽厚的大掌撕扯着女人的衣服。

  楚醉一把推开了他。

  “怎么,不想我碰你,还想为他守身如玉?”宁震谦恨意毕现,眉宇间似乎有毁天灭地的怒火。

  她抬眸对着他暴烈的眼神,瑟缩了一下,依然倔强。

  “你既然嫌弃我,又何必碰我,不怕脏了你自己?”

  炎炎夏夜,她身上只穿了件薄薄的丝质睡衣,此刻已然衣不蔽体,。

  “是脏,你现在也是我的女人。”

  说着,他翻身而上,抓着她挣扎的双手按在头顶,强势地闯了进去,没有一丝感情。

  楚醉一下子咬紧了嘴唇,忍着痛,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

  不一会儿,她嘴唇被咬破,铁锈味在口腔漫延。

  他咬着她的耳根:“我宁震谦的妻子,还真是倔强啊!”

  “你既然不信我,为什么不和我离婚?”她的声音嘶哑。

  “离婚?”他像听了一个笑话:“好让你解脱,和那个男人双宿双飞?”

  “楚醉,放你离开,太便宜你了,这辈子,你都只能这样做你的宁太太!”他的薄唇勾出一抹残忍的笑意。

  楚醉一脸绝望痛苦。

  原来,这就是他不离婚的原因。

  三年前,受到金融冲击,宁氏集团资金断链,业务受阻,公司无法运作,宁父重病倒下。

  宁氏最大的竞争对手贺氏,收购了宁氏超过百分之七十的股份,拿住了宁氏的命脉。

  宁氏濒临破产。

  宁父提出,谁若能说服贺氏,拿下和贺氏的合作,保住宁氏,谁就是宁家的继承人。

  当时,还是宁震谦未婚妻的楚醉,为了保住宁氏,帮他上位,答应了他母亲陆素华的祈求,只身前往南城贺家,不费一分一毫,三天之内,就让贺家退步。

  贺家不仅将宁氏的股份以最低的价格卖回,还给他们注资,更在业务上鼎力相助。

  不到一年的时间,宁氏就恢复如初。

  宁父没多久就去世了,宁震谦成了宁氏的掌权人,也成了北城数一数二的大富豪。

  因此,外界也流传着这样的传闻,他的未婚妻楚醉,陪贺家大少爷贺延礼一夜,才让贺家变敌为友。

  当初的她,可是北城的第一美人,令无数人为之倾倒。

  外界对此深信不疑,包括宁震谦。

  这也成了他的耻.辱。

  一切结束后,宁震谦,毫不留恋抽身离去。

  楚醉早已满身伤痕,看着他绝情的背影,眼泪无声的滑落。

  “太太,宁先生他怎么能这样对您?”保姆兰姐给她上药,看着她满身的伤,不由心疼。

  结婚三年,宁震谦很少回家,只有在听到关于以前的事时,才会回来找她,但每次回来都会将她折磨得半死。

  “他信了那个传言……他恨着我!”楚醉闭上眼睛,眼泪从眼角滑落。

  他们从小青梅竹马,他大她三岁。

  五岁的时候,他领着她上幼儿园,说她是他的掌中宝,心头肉。

  她一满十八岁,他不顾家里的反对,就和她订了婚。

  他承诺,他这辈子,只爱她一个人,会疼她一辈子,爱她一辈子。

  宁震谦,如果当初不是为了你,我又怎么会走那一趟?

  她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觉得讽刺至极。

  如果不是为了报复她,他当初,应该不会和她结婚吧。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