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我在七零资产过多

我在七零资产过多

我在七零资产过多

时间:2020-07-02 11:47:57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苏桐

APP离线阅读
我在七零资产过多

我在七零资产过多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我在七零资产过多 阅读全文

  第一次开奖没弄明白,嘤嘤嘤,对不起,这次来波大的吧!苏桐穿成了架空年代文里有房有钱的小寡妇,可过来的时候原身被婆家赶了出去,娘家逼她改嫁家暴老光棍好收彩礼,唯一对她好的堂姐,是重生换亲让她守寡的大女主,还算计着等她被打死了,就可以继承她的遗产,呵,给你们脸了,她可不是原著的小可怜,乖巧可爱又聪明的继子,抢回来!崭新的青砖大瓦房,自

精彩章节试读

  头痛欲裂,身上也痛的要死,苏桐一个激灵从床上掉了下来,猛地睁开了眼睛,然后愣在了那里。

  她能动了!

  因为疾病特殊,她已经瘫了很久了,苏桐不可置信的将手掌伸到了自己眼前……这不是她的手!

  虽然和她的手一样布满了各种老茧,但明显小了一圈。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苏桐,警惕的看向四周。

  触目所及的一切无比破烂:缺了腿的凳子、潮湿发霉还没有被褥的床铺、四面透风的墙以及能漏下光线的屋顶……

  都是苏桐有钱之后就没见过,甚至扔**堆都嫌破的东西。

  这是什么情况?

  她还没想清楚,房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一个头发枯黄、满脸麻子三角眼的中年妇女站在门口,冲着她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骂了起来,“你个死丫头片子,别躺在这里不干活,赶紧给我起来,老娘收留你不是让你偷懒的,这样下去也别等你改嫁了,老娘直接就打死你。”

  女人骂着,拎着一截烧火棍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劈头盖脸的朝着苏桐就要砸。

  苏桐深知好汉不吃眼前亏,立刻开口,“你要打我,我可就真动不了了。”

  女人知道她说的是实话,放下了棍子,“那你别在这给我装死,赶紧上山挖野菜去,今天不挖回来一筐,你就不用回来了,滚,赶紧给我滚,见到你就晦气。”

  苏桐疼的眼冒金星,但还是勉力站起来,背上背篓往外走。

  她也不想留在那个发霉腐烂的房间里,闻那呛鼻子的味道。

  女人还在她身后骂着,“苏桐你这个搅家精,别和老娘作对,过几天把钱留下,然后你乖乖给我改嫁出去,不然我非揍死你!”

  苏桐猛回头,看了她一眼。

  女人只觉得自己闺女和往常有些不一样,那眼神黑压压的,里面有她看不懂的东西,又好像想扑过来把自己咬死一样。

  她被看的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又反应过来对方又瘦又小,自己一只手就能捏死。于是她顿时觉得自己那一瞬间的害怕十分丢人,轮着烧火棍又开始骂,“你个死不要脸的小*妇,翅膀硬了不听话了是吧?还不快点走,不然老娘打断你的腿!”

  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想打下去,却还是胆怯的没下手。

  苏桐也没搭理对方,径自出了门。

  只是身后还传来骂声,“要不是怕打死你拿不到那一百块彩礼钱,你看老娘会不会饶了你!”

  苏桐皱了皱眉,强忍着骂回去的冲动走了。

  走出去百十来米,她找了一颗大树靠在上面,重新观察起自己的手掌来。

  她现在应该在医院的病床等死上才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这样想着,一阵剧烈的头痛袭来,疼的苏桐眼前一黑。

  但她没有晕过去,而是有一大段记忆,直接涌入了大脑。

  这里是类似华国,却又不是华国的地方,现在甚至也不是2020年,而是一本架空文中七十年代末的,叫做小河村的穷乡僻壤……

  她因为病了太久太无聊,所以才听小说打发时间,没想到死了之后,却穿到了其中的一本书中的炮灰身上来。

  她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虽然这个角色的剧情奇葩了点,但至少是一具健康的身体,还一下子年轻了好几岁,苏桐觉得自己真是因祸得福了。

  说到剧情,她现在也叫苏桐,是个二十岁的小姑娘……

  一到能结婚的年纪,她家里人就收了二百块的彩礼,把她嫁给了二十七岁鳏夫裴珏平,去做便宜后娘。

  虽然这样,但当时的苏桐还是觉得自己赚了。

  因为对方是吃公粮的,而且特别有本事,特意盖了三间大瓦房,才娶的她过门。

  虽然当天晚上男人就因为工作上的事儿出差,导致没能洞房,但临走前,他把自己全部财产都给了她,说家里就应该由女人管家。

  然后他就一去不回,客死他乡,只有一罐子的骨灰被送了回来。

  她则是成了个克死丈夫、不祥的小寡妇。

  按道理说,小姑娘有三间大瓦房,还有几千块钱——那可是七十年代的几千块,简直是巨款!

  她完全可以生活的好好的,不说骄奢*逸,也可以带着便宜儿子吃香又喝辣了。

  可原身的性格太过懦弱,根本留不住这些人人都眼红的东西,没几天,就被婆家以带不好孩子,没资格住在这里为由,扣下孩子把她给赶出了老公自己盖的房子。

  好在小姑娘不是完全的缺心眼,没说还有钱的事儿,裴家不知道,才让她就那么走了。

  但其实想想,这也很正常对吧,毕竟她才嫁过去,能拿走几千块,已经是烧了高香了。

  可原身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去哪,只能回娘家求助。

  不过小姑娘家里爷奶不慈、一个大爷贪婪、两个叔叔懒惰,其余兄弟姐妹更是上不得台面……

  如果她爹妈能干一点也还好,偏偏她爹愚孝,家里又没分家,所以好东西都要拿到公中去,她娘又重男轻女,什么都紧着她哥弟,而且这俩人也不算勤快。

  所以等原身长大了一点,就被当成了奴隶。

  她白天下地、晚上抓鱼,稍微有点空就要上山砍柴挖野菜,一天天从来就没有个可以休息的时候,晚上能睡五六个小时都是烧高香。

  就这样家里还不满足,她每天到家连热水都没一口,更别说饭菜了。

  可她一个没见过市面的小姑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希望自己能早早嫁出去,就算婆家穷一些也没关系,谁能想到嫁人后,最后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而面对她的求助,苏家人说把她养到这么大,他们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想回来住也可以,不过要给房租,一个月五十块!

  五十块,听着是不是挺便宜的?

  可这是七十年代末,她在生产队拼死拼活一个月,工分拿齐了,也才能赚到十八块。

  再想想之前周围的环境,那分明是苏家的柴房。

  他们收了原身五十块,就给她住这样的地方。

  但原身太弱,想不出办法,虽然死死瞒住了自己到底有多少钱的事儿,还把钱藏在了外面,也只能出了房租。

  可就算这样,原身也没落下什么好,刚刚那个对她又打又骂的,是她的亲妈!

  想到这里,苏桐脸上不由自主的出现了一抹嘲讽的笑容。

  如果只是要五十块钱,顶多就算原身的娘家贪财了一点,可村里一个四十多的老鳏夫看上了她,死攒活攒凑了一百块钱,给了她妈要娶她。

  原身知道,顿时懵了,哭着求她爹妈不要这样。

  她不是嫌弃那人年纪和长相,只是老鳏夫有打女人的习惯。

  打的特别狠,以前她出去干活的时候,经常能看到被他打的鼻青脸肿的女人。

  后来女人被打的受不了,直接跳了河。

  没多久他就又娶了一个,把人家打的上了吊。

  她要是嫁过去,也是死路一条。

  可她爹妈从来也没把她的小命放在心上,爷奶伯父叔叔听她说不想嫁,一个个都冷嘲热讽的,说她爹当不了家,不但要不来她的钱,还连她的亲事都做不了主。

  她爹一怒之下抡起了棍子,一边要钱,一边把她打了个头破血流。

  说是她实在不听话,让她张张教训。

  她被打的瘫软在地,家里却连个劝一句的人都没有,要不是邻居实在看不下去说要找生产队的队长去,她怕是会被直接打死。

  后来她爹冷哼着走了,她趴在地上许久,根本没人管她,最后是她自己爬回了柴房。

  小姑娘满心悲愤,外加这屋子连个布条都没有——别说包扎伤口了,连保暖的都没有,所以当夜就发起了高热。

  可第二天一早她妈就来踹门,让她下地干活。

  还是队长见她实在太惨,硬是给她放了两天假,让她养养。

  但她在那个家,还不如在生产队呢,只要稍微闲下来一会儿,就要挨骂挨打。

  这么两天下来,小姑娘就一命呜呼了。

  可悲的是,这小姑娘就算死了,也只觉得是自己命运悲惨,从来没想过这一切是谁造成的。

  但她可不是那个天真的小姑娘。

  她既然接收了她健康的身体,总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为小姑娘做点什么才行。

  这样想着,苏桐正打算离开,忽然一个脸色白皙,穿着桃红色春装的女人出现在她的眼前。

  是她三叔家的堂姐苏桦,也是这本书的女主角。

  她一脸关切的看着苏桐,“桐桐你没事吧,诶呀,二大爷和二大娘可真是狠心,居然对你下这么重的手。”

  她看着苏桐身上脸上的伤口,滴下了几滴同情的眼泪来,“桐桐,你可不能嫁给那个老鳏夫啊,不然就是死路一条,呜呜,他们怎么那么狠心啊,还把你打成这个样子……不过你不要怕,我会帮你的,一定会帮你的。”

  听听,是不是很暖心。

  每次苏桐挨了打骂,她都会来这样安慰她,所以原身是相当喜欢这个温柔美丽的堂姐的。

  可现在的苏桐,只想冷笑。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