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意欢

时间:2020-06-30 15:27:54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李君赫,宋意欢

离线阅读
意欢

意欢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意欢 阅读全文

  宋太医最小的女儿宋意欢,是艳绝盛京的第一美人,但却胆小怯懦,极为嗜睡,与那卫国公府的世子自小有着婚约。怎知一夕之间,那宋太医因错配药方,使得太子李君赫病重不起,而后被打入大牢,人人避而不及。这宋家本就高攀不起卫国公府,这下又出了这事,卫国公府对此不管不问,盛京人人等着看这场退婚笑话。

精彩章节试读

  初冬寒来,半夜里落起细雪,天地间一片清寒,一早已是白雪皑皑,银装素裹。

  整洁简朴的宋府曲廊内,碧衣婢女手中捻着红织锦斗篷给宋意欢披上,二人步伐微急。

  婢女柳薇道:“近来转寒不少,小姐莫把斗篷忘下了。”

  身前的倩姿并未停下脚步,只是点头拢着斗篷,那垂至腰间的微卷长发轻晃,身姿窈窕,气质有加。

  这正是宋家二小姐宋意欢,一手琴曲和精通医理,名艳盛京城。年十七,风华正茂,人人称宋家小女天姿娇容,是盛京之首,无人再可比美。

  可性情胆小怯懦,是个嗜睡无度的主儿,自小与卫国公世子穆奕有着婚约,便也劝退了不少上门提亲的人。

  宋意欢低着眸,葱白的纤手把斗篷衣带系上,容色绝美,却柳眉微蹙,出了那事,在这宋府里也没有人能高兴得起来。

  柳薇瞧着她的神色,试着宽慰道:“老爷吉人自有天相,定不会出事的。”

  宋意欢抬抬眼皮,微叹一声,娇美的小脸绷得死死的,这事情哪有这般简单。

  宋太医误写药方,其中一味甘草反甘遂,毒性之大,谋害东宫太子,被押入大理寺候审,事情未调查清楚前,不得放出。

  前些日子,盛京城人人口中津津乐道的,便是当今太子与卫国公世子在游廊画舫争相薛侯千金,不慎跌入湖水一事。

  正如此,太子李君赫伤寒,命宋太医前去东宫看诊,这才出了这类事。

  于宋家而言,可谓是晴天霹雳,这甘草反甘遂,可为禁忌,宋初尧身为太医署医师,多年行医,又怎会犯此等低劣的错误。

  宋家世代从医,祖上跟随开国皇帝征战,医术高明,曾受过先皇赐匾妙手回春四字,却到了父亲宋初尧这一代已呈落败之象。

  太医署由太医严褚为太医令后,父亲更只是一个医师罢了,此番出事,母亲心疾又犯,便卧了床。

  想到此,宋意欢袖下的手紧紧攥起,寒风吹得她发上流苏微乱,走到府前时,门口早备好马车。

  宋家有二女,长姐宋月沁早已出嫁,正是许了正六品下大理司直为妻,此人名为周林文。

  如今姐姐正怀胎六月,出行不便,母亲卧病,这会儿她便是要出门寻往长姐夫家。

  若能同姐夫求取个机会,见押入狱中的父亲宋初尧一面也是好的,更也是安了母亲的心。

  这落雪寒日的,柳薇搀扶着宋意欢上了马车,车厢内也是那般的寒凉,她拿了薄被轻轻盖在腿上。

  盛京城长街上霜雪已被清理于两侧,马车摇摇晃晃,宋意欢双手微凉,心事重重,身边的柳薇也沉默着。

  唯有宋意欢知晓这一切都不一样了,昨日醒来时,她精神恍惚许久,才不知所措的意识到自己竟还活着,回到正值十七岁的这年。

  没有嫁与卫国公世子穆奕之前,却又是太子病重之后,来不及提醒父亲药方一事。

  她是活过一世的人,在上一世里,父亲写错太子药方,关押于大理寺牢狱整整半年,随后查出药方是被人调换,从大牢中出来时人已是羸弱之象,更被削去太医一职,宋家也就此彻底落寞。

  宋意欢微微低着眸,她自小性情胆小怯懦,什么都做不了,前世的不争不抢更让她受尽苦难,半生悲惨。

  这马车并不宽敞,反而是窄小得多,时不时有寒风吹进来,柳薇上前去把车帘掩实,坐回来时,小心翼翼道:“如今太子病卧于榻,昏迷不醒……”

  说着,她瞧了瞧宋意欢的容色,“若真没了法子,小姐要不走一趟卫国公府,好歹两家人也是有着婚约的。”

  听言,宋意欢抬眸轻睨柳薇一眼,前世她也是如此想的。

  她同卫国公世子有婚约,这是盛京城人尽皆知的事,过来这么多天,卫国公府连个慰问的人都没来,这立场显而易见。

  他们这场婚约是宋家高攀了。

  宋意欢开口道:“宋家如今人人避之,卫国公府更不会招惹咱们这麻烦,去了怕也是招人鄙夷,幸灾乐祸的人多了去。”

  柳薇瘪了嘴,“当年穆老太太不也欠着老爷人情嘛。”

  宋意欢则不再瞧她,道:“莫再提卫国公府了。”

  柳薇听此,不好再言语下去。

  此时冬日万物落寞,枝丫上的雀儿冻得瑟瑟发抖。

  穆家位高权重,祖上曾是随太上皇征战四方的开国元老,封为卫国公,承袭至今已是三代。

  当年皇帝与韩先太后之争时暗中给予军阀补给,功绩赫赫,放眼京城这般权重之家寥寥无几。

  若不是十二年前,穆老太太突发急病,寻遍百医,不得病愈,幸获宋太医医治,这才定下了这场婚约。

  穆老太太名为穆翠英,年轻时女将之风,英明慈善,奈何如今已是年迈之际,不闻窗外事。

  卫国公近年来越发低看宋家,意欢及笄之后,迟迟未成亲,这穆家是有了婚约作废的意思。

  这些宋意欢一直都懂,却从不曾介意,即使穆奕从未对婚约做过表态,也知他心向侯府千金薛渝若,她仍旧一心只想嫁与他。

  偏偏她不信同穆奕青梅竹马,怎会比不起仅几次见面的薛小姐。

  但事实证明,她是输了,前世的自己胆小懦弱,愚蠢至极。

  宋家出事之后,如柳薇说的那般,她去寻了卫国公府,遭的是冷茶冷食,等上几个时辰才见着的卫国公夫人,话语难听得只让宋意欢心怯得手抖,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穆奕更是轻轻一句听与父上吩咐,回拒了宋意欢的求助,最后是惊动了深宅中静养的穆老夫人。

  唯有老夫人慈明善意,解了宋意欢的难堪,可毒害东宫太子,不是寻常小事,老夫人早已不理事务,只得了卫国公一句竭力,而后不了了之。

  宋意欢也成了京城勋贵口中的笑话,遭尽了未来夫家的嫌弃和诋毁。

  直到得了太子开恩,父亲脱了死罪,从牢狱内出来,本以为会等来卫国公府的作废婚约,怎知来的是穆老夫人令穆奕亲自来赔礼至歉。

  而东宫太子也因此久病成疾,毒性之深,不得已之下前往岭南求医,因此废太子择立二皇子一说闹得沸沸扬扬,宋家更是成了众矢之的。

  穆家也算是念老夫人的颜面下,几番相助宋家,待事态算是平息下,宋家也没了曾经的光辉,对于宋意欢来说家人平安,已成了唯一的安慰。

  穆奕并未是冷情冷意的,毕竟是自小一同长大,时常会走往宋家,只是那婚约一事,不闻不问。

  直到半年后,来下了聘礼,卫国公是给了宋家台阶,而她身为一个女子,若被国公府退婚,莫说丢去她的声誉,往后更无好人家来府上说亲,对于宋家也是颜面丢失的事情。

  面对着穆奕的容颜,她选择听从了母亲的安排,因为自己的怯懦无力,还有对穆奕的爱慕。

  前世的她却自认为一切都是往美好的方向发展着,然而不是。

  聘礼下后,怎知穆老夫人撒手人寰,喜事成丧事,穆奕守孝三年。

  为此宋意欢足足等了穆奕三年,穆奕则在守孝期间同薛渝言情深意重,没了穆老夫人庇佑,她就成了可有可无的那个人。

  不久之后穆奕与薛侯千金订下亲事,而她被诬陷与人和奸,一夕之间人人唾弃,不贞不洁,同*.*等词汇安于她头上,更让宋家蒙羞。

  母亲为此气极而终,父亲悲痛欲绝,穆奕新婚在即,连见她一面的机会都不给。

  国公夫人同薛渝言串通一气,两大士族联姻,皆大欢喜,她宋意欢什么都没有,成了其中阻碍,任人宰割。

  不甘再受辱的她在穆奕大婚之上自刎而亡,为证清白,血洒婚堂,即便是死也要晦气了他们的大婚。

  ……

  细雪飘零,马车缓缓停在高门府邸前,外面的车夫提醒道:“小姐,周府到了。”

  宋意欢回过神来,如是这般,这一世定护好家人,不可再屈辱的活着,只是父亲入狱已发生,这使得她再次陷入困境。

  婢女柳薇将车帘掀起,下车后搀着宋意欢,府前的红漆门正关得掩实,周府虽比不起国公府,但姐夫周林文好歹也是大理司直,总是要来一趟试试。

  宋意欢在门环上敲了两下,里头的家丁开了门,打量她几眼,便把人请去侧堂,下人斟上热茶,宋意欢这才得热热冰凉的手。

  走这一趟只怕是为难了长姐,虽说周家待姐姐自来很好,毕竟已是嫁出去的女儿,宋意欢是厚着脸皮来麻烦长姐的夫家。

  片刻之后,只见裹得掩实的宋月沁疾步走来,面容娇俏,却带着急色,她小腹隆起,有婢女搀扶着,在她身旁正是姐夫周林文,长得一表人才。

  还未落座,宋月沁便忙询问母亲的情况,宋意欢自然是往好的方向去说,犹记得前世就是借着姐夫的职务之便,才得去见了狱中父亲。

  几句言语之后,宋月沁也知晓意欢来此的目的,随后便把目光转向了周林文,等着他的话语。

  只是这一次,他掸掸衣袖坐下,神色几分无可奈何,开口道:“这上头得了话,谁都不得见宋太医,这是死命令。”

  听言,宋意欢微微一愣,这话和前世不一样。

  宋月沁探身道:“夫君不是说可走走后门,与狱里同僚通融一番吗。”

  “这今儿上头不就刚下了话么。”周林文瞥了一眼宋意欢,莫说上头发了话,这家中父亲说道着宋家这事儿,少去沾染上,莫惹了一身腥。

  他为难道:“我即便是有心也无力……”

  三人停了话语,气氛变得有些沉,宋月沁侧身抹起眼泪,“好好的,怎会招惹这等祸事来。”

  周林文毕竟只是个六品官员,在大理寺哪有什么话语权,话都到此了,谁也不想被牵连。

  宋意欢抿下唇,“我自是相信父亲是清白的,这案子还没定,去狱中见了莫不是也招人猜忌,不见也好。”

  说罢,她起了身辞礼,“叨扰姐姐与姐夫了,意欢这便回去了。”

  宋月沁见此,瞥了下周林文,心里过意不去,却又无可奈何,出了嫁的女子自是需听从夫家的意思。

  见意欢离去,她开口道:“记得母亲与大理寺卿陆大人是有几分关系,虽然远了些……”

  柳薇重新给宋意欢披上斗篷,此时又下起了细雪,外面寒风阵阵。

  母亲同大理寺卿陆元澈是堂兄妹关系,京城士族陆家,但母亲并非嫡出,当年又只是个三小姐,陆元澈为长公主所出,鲜少亲近陆家,这关系远了不止一些。

  宋意欢听着姐姐的话语,只能应声:“嗯。”

  宋月沁顿了下话,转念又道:“若实在不行,卫国公府……”

  “姐姐有孕在身,就莫*心此事了。”宋意欢将她的话打断,“大理寺自来公正廉明,定会还父亲一个清白的。”

  宋月沁不再言语,宋意欢轻抚了下她的手,便转身退出堂屋。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