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今天老婆找茬了吗?

今天老婆找茬了吗?

今天老婆找茬了吗?

时间:2020-06-30 11:57:37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乔予安,江暮迟

离线阅读
今天老婆找茬了吗?

今天老婆找茬了吗?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今天老婆找茬了吗? 阅读全文

  江暮迟是云城年轻一辈中的典范,衿贵自持,难得还长了一张俊脸。云城皆传乔予安有沉鱼之姿,奈何却是有名的女纨绔,吃喝玩乐,无所不精。一个因为太优秀,一个因为“太出众”,眼瞧着两人到了适婚的年纪还无人问津,两家父母一合计,让两人互相“祸害”吧!

精彩章节试读

  云城三月的天气还不错,正是脱下外套的时候,晨跑也方便了许多,不冷不热的,清晨的风很宜人,江暮迟结束晨跑,洗了个澡出来准备吃过早餐去公司,就接到江母的电话。

  “小迟,正好在吃饭吧?”

  “嗯。”江暮迟惜字如金。

  “是这样的,晚上我和**想带你去见个朋友,**和乔叔叔是朋友,想着见面吃个饭,你正好也来见见。”江母比较委婉。

  “妈,又是相亲?”江暮迟皱眉放下筷子,眼神不耐。

  “不是,真的是简单的吃饭,你来就是了,我地址发你微信了,你要不来我就坐那里不走了。”江母不再容许江暮迟多问,匆匆忙忙挂了电话,就这样的态度,没鬼是不可能的。

  江暮迟放下手机,想了一下今日的行程,江母都那样说了,他哪里能不去,不过乔家,也的确可以去见见,公司和乔家也有合作。

  ……

  乔予安一大早就被老妈赶出了门让她去做美容,势必要打扮的美美的,才能出现在相亲场合。

  满是怨念的出门,邀上好友林似锦陪同去做美甲,不是她太听话,而是老爸以零花钱要挟,不去就停了她的卡,作为一个十分没有骨气的“啃老”一族,只能乖乖听话了。

  来到经常关顾的美甲店,乔予安手一伸,就耷拉着脑袋靠在台子上假寐,等着美甲师把前不久才做的黑色彼岸花的指甲洗掉,老妈说黑色不吉利,必须重新做一个。

  她实在是太困了,靠在台子上险些睡着,就在半梦半醒之间,一只手拍上了她的肩膀,她的魂都差点飞了出去,抬起头收了手就往来人身上招呼,“林似锦,你要死啊,吓死我了。”

  林似锦笑嘻嘻的,见乔予安迷迷糊糊的,一看就是昨天晚上打游戏到半夜的后果。

  可就算如此,眼底也不见什么青色,反而因为困意脸颊带着嫩粉色,长睫毛半遮着眼,像把小扇子似的,遮住了她一双如水星眸,栗色的长发垂落,带着几分慵懒却不减美色,每次见面林似锦都要感叹,“乔姐,你又变漂亮了。”

  闻言乔予安抬眸瞥了她一眼,小嘴微张打着哈欠,“你迟到了,拍马屁也没用。”

  “哎,今天你是主角,我可是好不容易才请假出来的,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不用上班啊。”林似锦叹了口气坐下来,和美甲师打了个招呼。

  “今天周二,你休假,你上什么班?瞎编也要有点脑子。”乔予安下巴枕在手臂上,因为困意眼眶都蕴满了水色。

  “咳咳,我作为一个杂志社的主编,休假也是很忙的好嘛?”林似锦心虚的转移话题,“好了,今天不说我,说说你,你不是前不久才做了指甲吗,做这么勤快干什么?”

  “我妈说黑色不吉利。”乔予安强打起精神喝了口水,坐直了身子。

  “乔小姐,已经洗好了,您看看这次要做哪一款?”美甲师给她擦干净手,递上一份新品单子,“这些都是我们店的新品。”

  “既然黑色不吉利,那你给做一款红色的,吉利一点,祝你这次相亲顺顺利利。”林似锦拍了拍她的肩膀,大家同病相怜,都在被催婚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说的也对。”乔予安翻开单子,一眼就看见了那款“国色天香”,主体是正红色,边缘有牡丹花纹,五指合拢像是一朵牡丹盛开在手上,“就这个吧,雍容华贵,又吉利。”

  “不会太夸张了?”林似锦又有些犹豫,正红色牡丹花,很招摇,一般人压不住。

  “会吗?不会吧,挺好看的,就这个吧。”乔予安拍板定下。

  “乔小姐眼光好,这款挺多人想做的,但是需要手指纤长,皮肤白.皙,要不然做着不好看,乔小姐的手做这款再合适不过了。”美甲师恭维道。

  林似锦听着美甲师的话,顺过去看了一眼乔予安的手,十指纤纤,白嫩细长,每个指甲盖都圆润的恰到好处,粉粉嫩嫩的指甲,不做美甲都好看,不得不说,这是林似锦见过最好看的手,也对,乔予安可不是一般人呢。

  “老林啊,我让你帮忙打听一下那个江暮迟有没有打听到什么?”乔予安的手不能乱动,只好动嘴了。

  “这个人啊,没有什么好打听的,基本上我知道的你也知道了,不过我听说最近他好像在闹绯闻,和那个娱乐圈的新晋小花旦贺伊。”

  乔予安听了八卦来劲了,在脑海中回想了一下贺伊的样子,感叹道:“啧啧,贺伊,他品味还挺独特的,就那个瘦的跟猴似的,摸起来不嫌一把骨头啊?”

  “是挺瘦的,不过现在不都喜欢瘦瘦的美女吗?再说人家不该瘦的地方一点都没有瘦。”林似锦低着头翻手机,找到几张照片,“喏,这是他们吃饭时候被**的,不是很清楚,话说江暮迟长什么样子我都不太清楚,他之前不在云城读书,和我们也不是一个圈的,只是我经常听我爸夸他,说是商业奇才。”

  “什么奇才啊,还不是和我一样啃老。”乔予安撇撇嘴,显然很不服气,因为自家老妈也是把江暮迟吹的天上有地上无的,还没有见过老妈这样看好一个男人呢。

  林似锦一副你无药可救的样子,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乔姐,我觉得你需要正视一下自己,人家是江氏集团的一把手,你呢,才是真的啃老一族,更何况你不知道你的风评和人家的风评一个天一个地吗?”

  江暮迟这个人,在云城风评十分好,有商业头脑,年纪轻轻就接过了江氏集团,在他手上还让江氏的地盘不断扩张,多次拿下轰动云城商界的大单子,更可贵的,没有那些富家子弟的不良风气,从来不沾染赌.博和女人,衿贵自持,冷静自律,这怎么能不让长辈们看好?

  而乔予安在云城的贵族圈子里流传的最广则是“除了一张脸,别无优点”,当然了,如果吃喝玩乐也算是优点的话,那她还挺多的,可这些在上流圈子里无人看好,要不然也不至于到现在无人问津,被逼着相亲。

  “哼,我也是有工作的好吗?只不过最近放假休息。”乔予安很不服气,撇撇嘴据理力争,“而且我才不信那个江暮迟真有别人说的那样好,说不定是一个伪君子,背地里玩的比谁都厉害。”

  “你就想着吧,这么多年也没有见爆出半点丑闻和绯闻,也就是最近和那个贺伊有点绯闻,这样的男人,要不然是真的洁身自好,自律到了极点,要不然就是城府极深,不管是哪一点,你都得好好应付,别大意。”林似锦拍拍她的肩膀,一副你好自为之的表情。

  乔予安这个被人称为“女纨绔”和江暮迟那个“上流社会典范”的男人相亲,也不知道他们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两人从头到脚都不知道有哪里相配的地方。

  当然不是说乔予安配不上江暮迟,而是两人不合适,乔予安就算风评再差,但在林似锦这里,依旧是无人可以匹配的,只不过是两人性格不一样罢了,性格不一样,三观也很可能不同,这样人相处哪里有幸福可言?

  乔予安抽了抽嘴角,不屑道:“哼,他品味比我差,我上次见过贺伊,脾气不太好,我可没有诋毁她,我是亲眼见到的。”

  林似锦靠近她,低声问:“你上次拍的那个手替广告就是她?”

  “对啊,反正我觉得长的也就一般般,那些照片滤镜太重了,要不是如姐,我才懒得去呢,做了一次之后她还想找我,我没理了。”乔予安就是觉得好玩才答应去做手替,遇到贺伊那个有脾气的,又觉得一点都不好玩了。

  “你呀你,你就直说吧,你有见过哪个你觉得很满意的人吗?”林似锦推了一下她,笑容溢出嘴角。

  乔予安这个人啊,十足的颜狗,但是至今也很少有让她折服的颜,毕竟乔予安自己就有十分的美貌,肤白貌美,细腰长腿,就算两人总是互不服气,可在颜值这一块,还没有人觉得乔予安不够格。

  “当然有,你看着我。”乔予安“仗颜欺人”凑近林似锦,这两张脸都要贴到一起去了,林似锦这恍惚之间差一点被乔予安吓到,不管凑多近,这个女人还是该死的好看。

  “去你的,别来诱惑我,有本事你把那个江暮迟给诱惑了,到时候全云城的女人都会为你了咬牙切齿。”林似锦推开乔予安的下巴。

  “哼,无趣,我才不会出卖色相呢。”乔予安义正言辞,又在心里补了一句,“除非,他比我还好看。”

  磨磨蹭蹭做完了美甲,又去弄了头发,回到家是下午三点了,约定的是晚上六点,乔予安一回来就被乔母拉进了衣帽间,“今天你把那些T恤短裤收起来,必须穿裙子,还有高跟鞋。”

  “妈,这才三月,穿裙子会冷的。”乔予安微蹙眉头委屈巴巴的看着乔母,被乔母敲了下额头,“别装,你的身体壮的跟牛似的,不会冷,就这件浅蓝色的连衣裙吧,温婉一点,高跟鞋这个白色的,不用太高。”

  “老妈,哪里有你这样说亲亲闺女的。”乔予安无奈的叹了口气,别人家的都是小棉袄,小宝贝,怎么到了她这就是头牛呢?

  “我实话实说,你赶快换,还有你这个指甲,怎么做这么艳。”乔母抓过乔予安的手看了一眼,又嫌弃的放下,“算了算了,反正也挺好看。”乔母的脸阴转晴出去了。

  留下乔予安看着裙子发呆,老妈真的很多变,都是老爸惯的。

  在老**指挥之下换好了衣服,浅蓝色掐腰连衣裙,白色高跟鞋,碎钻耳钉,除此之外身上就没有其他东西了,她原本也不喜欢戴饰品,耳钉都是老妈让戴的。

  比起乔予安来,乔父和乔母则更加重视,都特意穿了新衣服,乔予安的婚姻大事,一直都是两人的第一要紧事。

  一路上乔母和乔予安说待会要注意仪态,不能失礼,她还是第一次见老妈这样重视,也不知道江暮迟到底有什么魔力。

  相亲地点是一家中餐厅,是老妈最喜欢的一家,觉得这家的味道好,乔予安也来过两次,进去的时候那桌已经坐了三个人,一个高大的男人背对她坐着,椅子挡住了,并看不出来身材。

  “哎,乔老弟,弟妹,来了啊。”江父招招手,上前几步和乔父握手寒暄,江母和那个坐着的男人也站了起来,这身材一下子就显眼了,背对着乔予安,身形颀长,双腿修长笔挺,站如松柏。

  “不好意思啊,来迟了。”乔母歉意的笑笑。

  “没有没有,是我们早到了,这就是安安吧?”江母笑容满满的看向乔母身后的乔予安。

  “是的,这就是我闺女安安,安安还不快打招呼。”乔母拉了一下乔予安的手。

  “江阿姨好,江叔叔好。”乔予安笑容甜甜的打招呼,自然不敢落了老爸老**面子,要不然有她好看的。

  “好,安安可真漂亮啊,你有这么漂亮的闺女也不带出来见见,这是怕别人抢了啊。”江母友好的打量了一下乔予安,心下满意了七八分,转头去喊那个站在一边的男人,“小迟,快来喊人。”

  江暮迟点点头打招呼,“乔叔叔好,乔阿姨好。”

  男人的声音钻进乔予安的耳朵,瞬间就让她把耳朵竖了起来,声线清冽,充满磁性,苏感十足,像是在一片羽毛扫过乔予安的耳朵尖,弄的耳朵痒痒的,心里也有点痒痒的,她立刻抬头看向了男人。

  愣了一下神才看清楚男人的脸,一张脸如同雕刻一般五官分明,剑眉星目,幽黑的眸子眼神深邃,鼻梁高挺,薄唇紧抿,用俊逸绝伦来形容也不过分。

  不过虽然打着招呼,面色却还是有些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

  这是乔予安头一次这么认真的打量一个男人,长到了她的审美点上去了。

  “安安,你发什么呆呢,小迟在和你打招呼。”乔母推了一下乔予安,她如梦初醒,看见江暮迟伸出的手,连忙去握,“你好,我是乔予安。”

  “你好,江暮迟。”江暮迟颔首,低头无意间瞥了一眼交握的手,十指纤纤配上红色的蔻丹,招眼的很,也有些熟悉,让他失神了片刻。

  几位长辈都是过来人,见一个两个的都有些不对劲,暗自高兴,看来这场相亲要成啊。

  “都站着干什么啊,快坐下。”江父招呼着,乔予安正好就坐在江暮迟的对面,有些局促的低下头,刚才有点丢脸啊。

  想起和林似锦的话,乔予安就觉得脸疼,这打脸打的啪啪响,谁知道江暮迟居然长在她的审美上了啊,不仅仅如此,声音还那么好听,简直就没有死角。

  两个年轻人不怎么说话,几个长辈负责暖场,又正好是朋友,有说不完的话,之前也没有想过要带孩子出门见见,到了现在这个年纪,两人才算是认识。

  “哎,你们年轻人都腼腆啊,不爱说话,多交一个朋友也是好的嘛,多聊聊,不用管我们。”江母率先开口,心底里是对乔予安满意的,自家儿子是男人,当然要主动一点。

  “哈哈,年轻人都这样,哪里像我们以前,走在路上都能聊几句,我听说现在年轻人都喜欢聊微信,要不然你们加个微信,有什么事情也可以互帮互助。”乔母应和着。

  “是啊是啊,加微信好,我看他们也是天天捧着手机。”江母求之不得。

  乔予安咽了口口水,这两个妈**意思也太明显了吧?

  江暮迟好看是好看,就是有点太冷了,她穿了裙子感觉有点凉飕飕的,都不太敢直视,天知道她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怎么会怕江暮迟,要是被林似锦她们知道非得笑掉大牙。

  这才开始就加微信,有点太快了吧,乔予安内心是拒绝的,可瞥见乔母的眼神,默默地把那句“算了吧”咽回了肚子,保命要紧。

  江暮迟不置可否,漫不经心的瞥了乔予安一眼,并没有什么动作。

  乔予安把手机拿出来,看向江暮迟,见他没有动作,就更加尴尬了,心想要是被江暮迟拒绝了那她就不用做人了,心跳加快,口干舌燥的,只好端起茶杯以掩饰自己内心的紧张。

  江暮迟的视线落在那一抹红色上没有开口,十指纤纤,红色的蔻丹遇上白瓷茶杯,白与红,碰撞出极致的对比,可白嫩的指尖却不输給这白瓷。

  脸上不动声色,似乎连气氛都僵住了,江母就怕冷场,她知道她这个儿子就是这样,整天冷着张脸,她这个当**都少见笑容。

  可这样的场合,女方都主动了,他总不能拒绝,打算在桌子下提醒江暮迟,手还没有碰到江暮迟,他的喉结上下滚动,薄唇吐出一个字,“好。”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