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成为白月光界的耻辱后

成为白月光界的耻辱后

成为白月光界的耻辱后

时间:2020-06-28 12:30:55

分类:玄幻仙侠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云棠

离线阅读
成为白月光界的耻辱后

成为白月光界的耻辱后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成为白月光界的耻辱后 阅读全文

  云棠觉得,她是白月光界的耻辱。她跌落魔渊,九死一生爬回宗门后发现,爱她如珠似宝的师尊、师兄和爹娘给她找了个替身。云棠:……做个人吧,别糟蹋无辜姑娘行不?结果,替身姑娘不简单,她有娇气包一样的身体,走几步路都能把脚磨破皮。娇气姑娘拿走了云棠所有法器、霸占云棠房间,楚楚可怜地说:“云姑娘,是我不好,我不该霸占属于你的爱。”云棠父母:棠棠

精彩章节试读

  黑山连绵,像狰狞的妖魔舞动爪牙,高大巍峨的山体如从天而降的邪神,拿着巨斧扑向过往行人。

  天空中缠绵着鲜血般的赤色、万籁俱寂,山林的鸟悄无声息,地上的走兽静伏洞穴。

  云棠白着脸被一个白衣男子护在身后,男子身上有淡淡青松和雪的香气,身上的白衣早布满了血窟窿,面若薄纸、摇摇欲坠。

  半空中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尾音上挑,漫不经心:“这就是正道第一人的实力?不过如此。”

  他此话说得不疾不徐,云棠面前的男子却随之闷哼一声,耳朵、眼睛……七窍全都流出血来,看样子受了不小的折磨。

  正道第一人玄容真君,半步飞升之境,被那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若猫狎戏老鼠,不直接杀了了事,而是慢条斯理的折磨。

  云棠再也受不了这等心理折磨,她一步冲将出去,剑碎寒星,朝半空的魔头刺去,哪怕被这个魔头杀了也比被他折磨来得好。

  云棠的剑极稳,破风而去,却被一道无状气墙给拦住,不可再刺一步,也不能再倒退一步。

  云棠骇然,夜风呼啸着灌进她的鼻子,带着刺鼻的鲜血味、尸臭味,地上已经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尸体,这一天,天空的颜色是被正道中人的鲜血染就。

  杀机袭来,云棠周身一凉,她抬起眸,撞进一双幽冷嗜杀的眸子中,那双眼的主人狷狂傲骨,哪怕云棠看不清他的脸,也不得不承认他生了张惑人的眼。

  但,恕云棠直言,她从那双眼中看出了不耐烦的情绪,好像是在说“老子手都杀软了,怎么还有一个虾米没死,真烦”

  然后她就被那男子不耐烦地一抬手,再不耐烦地一拧脖,当场脖子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旋转……

  云棠痛得一激灵,腿一抖,还没死透,却听地上的白衣男子痛苦地叫了声:“娘子!”

  阿哈?云棠这下冷汗齐出,心脏被吓得扑通通直跳,然后从床上直挺挺地坐了起来。

  她真是个畜生!

  云棠的闺房里燃着她和鲛人换来的安神香,瑞兽香炉,青烟徐徐,烟雾如美人,婀娜袅袅。云棠的心还没缓过来,她又狠狠骂了自己一声:“畜生!”

  梦里你胆子就大了是吧?那是你师尊,你天天做梦梦到他叫**子,你怎么那么能呢!

  师尊如父,你居然对着自己含辛茹苦的老父亲起了这等念头,你还能叫个人吗?

  云棠扼腕,痛心疾首,恨自己居然如此烂泥扶不上墙,她居然在梦里馋她师尊身子!

  她这些天一直在做同一个梦,梦里她居然和她师尊谈起了师徒恋,举案齐眉,羡煞旁人,唯一不足之处是,每一个梦里都会出现同一个神秘的男人。

  这男人神秘强横,整个修真界都倾覆在他的手里。云棠梦中,修真界八大门派五大世家合力派人围剿他,继而被他一个人围剿了所有高手。

  而云棠师尊——梦中的修真界第一人,也败在他手里,连带着云棠也同样没能逃过。

  云棠身着单衣,如瀑般的青丝垂在身后,桃色单衣似雪肌肤,愣愣地想着梦里的场景,得出结论:她还是吃得太饱了。

  饱暖思,*,欲,故而她色胆包天,居然敢肖想她师尊。也是因为她吃太饱了,嫌安稳日子过得太舒坦,才在梦中生造了这么个毁天灭地的大魔头出来。

  至于这是否是预知梦,云棠完全没考虑过。她这点筑基期的修为,天道会把这种昭示着全修真界存亡的梦托给她?

  那天道得多少个菜啊,醉成这样。

  虽说春困绵绵,惹人睡意,但云棠如今也没什么睡意了。

  她现在一睡觉就跟在糟践她师尊一样,体验极差。云棠从床上起来,穿好衣服,太虚剑府内的弟子服皆是雪色,上用稍亮的银线绣了各色花纹,云棠身上这件绣的便是芍药团子,离合腰还有好大距离。

  云棠看着空空的腰,有些烦,不得已又从妆奁中拿出一条同色的发带,极长,在腰间束了两圈后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她既然不想再午睡,就得做事情。

  云棠推**门,此时正是桃浪之月,太阳如桃花般灿烂,和煦地洒在云棠身上,为她柔顺而黑亮的长发镀了一层金色的流光。

  “林师兄?”云棠见自己房门外正好走过一名男弟子,手上端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正怔怔地看着云棠的脸。

  云棠道:“林师兄,你手上端的是什么?”

  那位林师兄这才反应过来,不再看云棠娇美的脸和她清澈明亮的眼睛,那软凸而轻荡的身段更是一眼也不敢看。

  林师兄抑制着心跳加快,心想着这位云师妹看起来并不像传闻中说的那么张扬跋扈不近人情,但他一想,女子的心机光靠表面是看不出来的,如果这位云棠师妹真有面上那般好相与,那苏师妹也不至于她一回来了就自杀。

  林师兄心内叹气,苏师妹也是个可怜人……

  何况,林师兄一看云棠,也确然是个美貌有余、坚韧不足的花瓶,她身上没一点儿剑修的锐气,比起柔韧坚强的苏师妹,也就高下立判。

  修真界中人,到底更看重修为。

  思及此,林师兄道:“我是去给苏师妹送药。”

  他面上不禁带了几分嘲讽,云棠却半点没感受出来。云棠在魔域待的这么些年,所见之人要么阴着眼满脸杀气,要么笑里藏刀、吃人的恶意都快从眼里满溢出来了。

  至于嘲讽和不屑?魔域众人几乎都是如此,因此,林师兄面上的嘲讽在云棠看来就跟说“你今天吃了吗”效果一样。

  云棠坦然道:“那师兄还不快些?不然药凉了,苏师妹就要受苦了。”

  林师兄嘲讽不成,面上一噎,几乎想质问云棠不觉得羞愧吗?因为她,苏师妹自杀了,差点香消玉殒,她怎还能如此坦然?

  林师兄站着不走。

  云棠奇怪道:“林师兄,你怎么还不走?药都快凉了呀。”

  林师兄听她这么一说,像一拳打在棉花上,一点也不得劲儿,他瓮声瓮气道:“云师妹,苏师妹的事儿,你就不想发表些看法?”

  看法?云棠想了想:“你让她多喝热水。”

  林师兄就跟见了鬼似的瞪她,半天说不出话来。

  云棠淡定地任由他打量,她觉得还挺舒坦,她在魔域那会儿,都是一个人行走,碰见人就是要么被砍要么砍死对方,哪还能像林师兄这样这般单纯地看着她?

  真好,果然人是群居动物。

  至于苏师妹的事儿,云棠也不是故意怼林师兄。事情是这样的:在八年前,云棠因故跌落魔域,生死一线,魔域那可真不是人待的地儿,魔域曾有人说:“老子死后要是全须全尾的被人把骨头送回家,就是老子祖坟冒青烟,你们都得认老子做爹,以后老子在天之灵保佑你们也能全尸死回老家去。”

  之后,这个人就被砍成七八十段,被一个修火法的修士一把火烧个精光,骨灰都给扬了。

  云棠好不容易在这么残酷的魔域活下去,又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活着回到爹娘师尊所在的太虚剑府,还没来得及修缮自家冒了青烟的祖坟,就听说爹娘师尊因为太思念她,给她找了个替身。

  ……云棠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个令人震撼的消息,就又听说:那位替身姑娘、不,那位苏姑娘因为云棠回来了,以她的骄傲,她在知道自己可能是替身后还继续待在太虚剑府,为的是陪云棠爹娘师尊,这次云棠回来了,那位苏姑娘便心灰意冷,直接自杀,被人好不容易救了回来。

  这位苏姑娘在太虚剑府内风评极好,她温柔、坚韧、为他人着想……故而,苏姑娘自杀之事,使得太虚剑府内不少弟子都对云棠颇有微词。

  云棠觉得他们也是吃太饱了,她刚回到宗门,还没见到苏姑**面儿,苏姑娘就自杀了,这口锅哪怕是斜着扣也不该扣到她身上啊。

  云棠回了宗门三月有余,那位苏姑**伤势便缠绵反复了三月,一碗碗的苦药流水一样送进她的房间。

  对此,云棠深表同情的同时,也不觉得是她的错。

  她只能说多喝热水。

  云棠正和那位林师兄大眼对小眼之际,一名玄衣微胖、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大踏步走来,衣袖翻飞,风风火火。

  他焦急道:“林栋,你的药怎么还没送到非烟房里?她伤势不轻,一顿药都不能误了时辰。”

  苏非烟,是苏姑**名字。

  那位林师兄见人来催,这才悄悄看了云棠一眼,继而向来人弯腰权作行礼,再端着药往苏非烟所在的春水峰赶去。

  云棠见到来人,则有些局促。

  不为别的,这个人是她爹。原本,云棠和她爹娘久别重逢,也喜不自胜,极想和他们亲近。但是,她爹娘好像因为苏姑娘自杀的事,十分心烦,云棠被无故责问了几次之后,现在见到他们都紧张。

  她记得上上次她被责问,是因为她在春水峰溜达,被伤势好些出来赏花的苏姑娘看到,苏姑娘见到她,几乎是肝肠俱断,因伤感而直接伤势复发。

  云棠爹便因此斥责云棠少去春水峰。

  而上一次云棠被责问,是因为她走错了路,不小心脚一顺,差点走到她之前的房间里去,被她娘看到,当场叫云棠这次回来要多注意些,她说那房间已经是苏姑**了,云棠不能和苏姑娘抢,否则,伤了姐妹和气。

  云棠接二连三被责问,现在见她爹云河脸色似乎沉下来,眼皮一跳,赶紧开口:“爹我没有去苏姑娘房间也没有再去春水峰这些日子我连苏姑娘一根毛都没看见。”

  “那位林师兄是我不小心碰到的我没有拦着他不送药不信你去问他爹你没事儿我就先下去了。”

  她一口气说完,然后长长吸了一口气。

  云河:……

  他原本准备好的说辞就这么被云棠一溜烟地堵住,云河当即将眉头皱得能夹死苍蝇,呵斥道:“怎么回事儿?有跟爹这么说话的?”

  云棠心说我不这么说话,你又要找我麻烦了。

  云河又看云棠站在那儿就不像一柄剑似的,皱眉道:“站好!站没站相,坐没坐相。”

  云棠懒得和中老年人辩解,她爹无非就是说她站着不像个修剑的,这都多少年的陈腐观念了?她在魔域那会儿,要无时无刻都那么站着得不到放松休息,早被人把头都敲掉了。

  剑修,出剑快、手腕稳就行了,整那些虚头巴脑的干啥?

  云河见云棠站好了,这才脸色稍霁,还不忘严声教育:“你要记得,一个剑修,要无时无刻不站如松,坐如钟,就像非烟那样。”

  云棠实在忍不住,道:“那灵蛇峰修蛇剑的佘师兄该怎么办?”

  蛇剑,模仿的就是蛇,快如飞电,身形如蛇探,还有特意弯腰的招式。

  云河被这么一将,脸色大变,云棠见势不好,忙道:“爹,我还有事,我要去一趟后山采药,爹,你可不可以派一个师兄陪我去?”

  云棠羞耻求助,唉,如此想来,也不怪爹娘处处爱苏非烟一头,苏非烟修为高,天资好。而云棠,为了从魔域出来,受了伤,修为倒退,一直停在筑基,很难进步。

  她就是个废柴了。

  云河甩袖,脸色不虞:“你去后山干什么?不好好待着练剑,非烟伤势严重,我这些日子没时间*心你的事儿,你自己看着办。”

  云棠恹恹“哦”了一声,那她自己去后山。

  她这身体的伤不可能永远不治吧?后山有一味灵鹫草,似乎就是治她修为倒退的一味药材。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