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老太太的咸鱼人生

老太太的咸鱼人生

老太太的咸鱼人生

时间:2020-06-28 12:25:41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杨冬燕

离线阅读
老太太的咸鱼人生

老太太的咸鱼人生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老太太的咸鱼人生 阅读全文

  永平王府老太君薨了!风光大葬四方路祭,更有圣人赐字缅怀。眼睛一闭一睁,杨太君变成了大坳山下礁磬村杨婆子。家徒四壁,食不果腹。幸好天无绝人之路,借尸还魂后的她还是能吃到……上辈子子孙给的供品!杨太君:儿子,我要肉/油/钱/书/草纸再来一份!

精彩章节试读

  外头阳光正好,杨冬燕随手*起搁在门后的半大竹篓子,又将割猪草用的小镰刀丢进了竹篓里,抬腿就往外头走。

  “娘你干啥去?”灶屋那头,二儿媳妇小杨氏探出头来问道。

  杨冬燕把手上的竹篓子略抬了抬,一言不发的走了。

  小杨氏看着婆婆走出了院门,略一犹豫,拿旧围裙擦了擦手,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生怕惊动了婆婆,她也不敢跟得太近了,只远远的落在后头,看着婆婆出了村子往后山去了。

  ……

  他们这儿唤礁磬村,前有一条大宽河,后头还靠着大坳山,按说这依山傍水的,日子该是过得不差才是,可事实上这里却是个实打实的穷山沟沟。

  事实上,大坳山是正经名字,它还有个诨名叫秃头山,漫山遍野都是光秃秃的石头泥块,就算是平常想打个猪草拾个柴禾都要往山里头走上好久。礁磬村倒是名副其实了,光看这村名就能猜到田地贫瘠。

  哪怕来这儿已经有十来天光景了,杨冬燕还是不习惯。

  习惯得了才是怪事了!

  却说这杨冬燕,可不是原先那个村里出了名的受气包杨婆子,此时的她早已被换了芯子。

  如今的杨冬燕,本是国都南陵郡永平王府的老太君,光是跟前伺候的大丫鬟就有八人,至于院子里其他伺候的人加在一块儿怕是得有二三十人了。

  杨太君原本是过着锦衣玉食、挥金如土的奢华生活,且像这样的日子她都过了几十年了。只可惜,便是拥有再多的荣华富贵,也买不到寿数。好在她这一辈子什么事儿都遭遇过了,便是面对死亡,也坦然得很,只盼着老王爷能等等她,好叫二人在地下团聚。

  就这样,杨太君留恋的看了一圈陪伴在自己身畔的儿孙们,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毫无遗憾的阖眼离开。

  结果,眼睛一闭一睁,她傻了。

  破败的老屋,乌黑的墙面,漏风的窗户……

  哦对了,还有她身上盖着的薄被,丝毫不保暖不说,还散发着一股子怪味儿。更糟心的,她居然是躺在稻草褥子上头,这家穷得连破褥子都没有了。

  于是,她果断的又将眼睛给闭上了。

  哭声四起。

  “娘啊!娘你醒醒啊,娘啊娘啊娘……”

  这哭声她熟啊,早在她阖眼的那一瞬间,就听到耳畔响起了儿子儿媳并孙子们的哭声。不过,差别还是很大的,她的儿孙都是地道的南方人,在国都南陵出生长大,不像现在耳畔传来的哭声那般带着明显的北方口音。

  就这样,在哭声中,杨老太君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

  她借尸还魂了。

  好处也不是没有,起码年轻了不止二十岁,按说这笔买卖很值当,毕竟人都死了,如今又活过来了,不是白赚的又是什么呢?

  然而,她并不高兴。

  从南到北倒是问题不大,可从养尊处优的王府老太君变成了家徒四壁食不果腹人家的老婆子……

  这是何等人间疾苦?!

  说真的,杨冬燕觉得她还不如死了呢。

  借尸还魂的第一天,她躺在泛着酸臭味的土炕上发呆,拒绝相信自己又活过来的事实。

  借尸还魂的第二天,她饿了,就着破了个口子的粗瓷大碗喝了一碗清得能瞧见碗底污垢的稀粥。

  借尸还魂的第三天……

  她看开了。

  要说杨冬燕也不是生来就是好命的,最早以前她也就是个乡下穷丫头,到了年岁就按部就班的择了户人家嫁过去,结果摊上洪涝灾害,横竖活不下去了,俩口子索性豁出去离开家乡挣命去了。也就是她有这个命了,愣是叫她在那乱世之中挣出了一条生路,甚至因为从龙有功,她男人被雁国的开国皇帝赐封成了异姓郡王。

  算了,就当重头来过吧。

  说真的,杨冬燕还是很庆幸的,庆幸她借尸还魂的对象是个年近四十的乡下婆子。婆子嘛,青春是不在了,好歹家里有儿子有儿媳,这要是不幸穿成了个二八少女,搞不好还得重新嫁一回人,受气遭罪就不说了,关键是太造孽了。

  就在她已经认命的时候,意外就这样发生了。

  她不是饿吗?

  别看那清得见底的稀粥被她嫌弃得不要不要的,但事实上它属于好东西。在大雁朝,只有南方才称得上是真正的鱼米之乡,北方这边稻米稀少且珍贵,因此这稀粥都能算是极好的补品了。

  原就是看她都咽了气又醒转过来,可人是醒了却不吃不喝的,她大儿一狠心,才拿了家里剩下的钱去镇上换了一把黄米,拿回家熬好了喂她吃的。眼见她都好了,自然也就跟着家里人吃起了粗粮。

  拉嗓子的粗粮啊,她院子里的粗使婆子都不吃的玩意儿,差点儿没把她噎死,连灌了好几口水才勉强下咽。

  一想到她将来每一天都要吃这玩意儿,甚至连这玩意儿都不一定能吃得上,杨冬燕就觉得人生太艰难了。

  吃黑面饽饽吧,会噎死。不吃吧,那铁定饿死。

  她是黄连成了精吧?这也太苦了!

  在万分挣扎之下,杨冬燕也说不清楚当时是个什么心境,反正就是人饥饿到了极点,眼前都出现幻觉了,只仿佛眼前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她本能的伸手一捞……

  一个圆滚滚红彤彤的大苹果就这样出现在了她的手上。

  也是恰巧,当时屋内没人,杨冬燕好歹也是经历过事儿的人,懵归懵,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赶紧把大苹果藏了起来,借口窝家里太久了,趁着天气好出门逛逛……

  回来她手上就拿了个苹果,还说是在山上捡的。

  说真的,这借口挺瞎的。

  人称秃头山的大坳山啊,外围一圈全都是光秃秃的,上山捡苹果?枯枝烂叶都捡不着!

  不过,也不能完全怪杨冬燕,她当王府老太君太多年了,老早就将早年间的苦日子忘了个一干二净,再说那会儿她也没去过大坳山,哪里会知道山上是个什么情况。

  反正那日,她就是在村尾瞎晃了一圈,回家就拿出了大苹果,跟大孙子一人一半,将又香又甜水分还超多的大苹果吃了个一干二净。

  再之后,她每天只要认认真真的盯着半空,时间不一定,快则三五个呼吸间,慢则小半刻钟,总是能看到眼前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只要快狠准的抓住……

  反正就目前看来,她是一次都没落空过。

  每天都能得到一个大苹果。

  就是吧,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总感觉这凭空出现的大苹果异常得眼熟,瞧着就很熟悉,味道就更熟悉了,就好像她还是王府老太君时,最不爱吃的那种。

  “唉。”杨冬燕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遥想当年,她还是王府老太君,最爱的水果就是樱桃和荔枝。特别是熟透了樱桃,当时她的牙口已经不太好了,但熟透了的樱桃啊,抿一下肉就下来了,吃到嘴里能一下甜到心里去。

  其实仔细想想,好日子也没过去太久,可上辈子对于她而言,却如同一场梦。

  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

  噢,还有大苹果。

  想着做戏做全套,杨冬燕径直穿过村子上了山,走过光秃秃什么都没有的山间小径,她本来是打算随便割点儿草回去,喂不了猪也能喂鸡,结果却是啥都没有。

  算了。

  等走累了,她就找了块还算干净的石头坐着,两眼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空气。

  十几个呼吸间后,大苹果就到手了。

  就是吧……

  盯着大苹果看了一会儿,杨冬燕总觉得手里的大苹果看着不如昨天前天水灵了。不过,她也没多想,将苹果往竹篓子里一放,提起篓子大步向前,下山去了。

  却说一路尾随她上山的小杨氏,眼瞧着婆婆上了山,隐约看到人在路边歇了歇,不多会儿就往下走了。

  小杨氏只躲在了一旁的岔道上,生怕被发现还特地伏低了身子,沾了满身的土。一直等到婆婆走远了,她才起身拍了拍身上,急忙忙的往山上去,还围着婆婆歇脚的大石头转了两圈。

  没啊,啥都没啊!

  按理说,既然要捡到大苹果,那起码也得有一棵苹果树对吧?可小杨氏在附近转了好几圈,也没看到可疑的树木。实在是没奈何了,这才垂着头往家里走。

  难不成是婆婆走累了不打算去捡苹果了?还是先前是赶了巧了?可连着三天都捡到了苹果,按说婆婆肯定舍不得放弃啊!还是说,苹果没了?捡光了?

  小杨氏琢磨着,最后一个可能性还是蛮大的。

  结果等她回了家,看到的就是婆婆和三岁小侄子分吃苹果的温馨美好的画面。

  一个没忍住,她跑去找了她男人。

  “魏二牛!魏二牛你说娘她……”小杨氏皱着眉头把事情一说,“反正我就觉得这事儿有些古怪。”

  魏二牛不觉得啊!

  “你才刚嫁过来多久?照你这么说,大坳山上啥都没有,那山里的猎户不都得饿死?我给你说,这世道就是有本事的人吃肉,没本事的人吃糠。”

  小杨氏差点儿没被这话给气死:“那照你这么说,你就是那没本事的?”

  “我让你吃糠了?”

  “那娘呢?就是有本事的?”

  “吃苹果……起码娘能捡着苹果,比你有本事。”魏二牛瓮声瓮气的说。

  别管这话听着有多气人,起码逻辑还是通的。

  小杨氏被气了个半死,本来她也不想管自家婆婆有没有本事,可问题在于,每天的一个大苹果就没她的份儿啊!

  “这还是我姑!有她那么当姑的吗?”小杨氏气恼的转身离开,边往回走边忍不住抹起了眼泪。

  却说这小杨氏与杨冬燕不仅仅是一家子婆媳,更是一个娘家出来的亲姑侄。

  礁磬村这一带土质不好,几乎全是下等劣田,就算每日里辛苦劳作,一年到头也就堪堪填饱肚子,碰上年景不好时,挨饿更是家常便饭。

  也因此,这边的儿郎不好说亲,就不说小杨氏了,当初杨家愿意将原主嫁过来,都是魏家这边砸锅卖铁凑的聘礼。到了原主的俩儿子要娶妻时,更是把本就不富裕的家底彻底给掏空了。

  原主实在是没辙儿了,这才回了娘家,好话说尽又许了不少承诺,这才说服哥嫂将侄女小杨氏嫁了过来。

  小杨氏尚在闺中时,那又懒又馋的名声就已经传开了。想想魏家也不差,穷是穷了点儿,可婆母是自己的亲姑姑,再说魏二牛长得人高马大的,脾气又温和,看着就是能过日子的。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聘礼给足了。

  可小杨氏一直觉得自己吃了大亏,就她这品貌,便是嫁到镇上去享福也使得,凭啥嫁到穷山沟沟里吃苦受罪的?仗着自己年轻貌美,婆母又是她亲姑姑,在嫁过来的这一年时间里,小杨氏是真的没少在魏家作幺。偏她大嫂也不是个善茬,妯娌俩是见天的拌嘴掐架,搅合着整个魏家不得安宁。

  原主啊,那就是被这俩儿媳妇活活气死的。

  这一点早在杨冬燕刚活过来时就知道了,她就觉得原主不行,真不行,居然被儿媳妇给气死了?要知道,她以前都是气死儿媳妇的。

  曾经的王府老太君也有儿媳妇,确切的说,她有仨儿子,其中前头那俩是她亲生的,最小的那个是庶子。但那不重要,甭管是哪个儿媳妇,都被她拿捏得死死的。她说一,儿媳妇不敢说二,她要往东,儿媳妇不敢往西。

  杨婆子啊,就是不如杨太君。

  这也没法子,杨婆子比杨太君可倒霉多了。

  同样都是守寡,杨太君那边,老王爷功成名就,还被开国皇帝赐封了异姓王爷,之后更是舒舒服服的过了近十年的富贵生活,五旬以后才没的。

  可杨婆子呢?她是不到二十岁就没了家里的顶梁柱,真当是一个寡妇家家的,一手将俩儿子拉扯长大,又给他们分别娶了媳妇。

  偏生,老大家的是本村人,膀大腰圆啥活儿都能做,进门不久就怀孕次年就给老魏家生了个大胖孙子,自此便壮了胆气,越过婆婆当了家。

  老二家的就更不用说了,娘家侄女啊,还是杨婆子跟娘家哥嫂许了一堆承诺才求来的,年岁轻不懂事儿,又爱掐尖要强,见天的生事端,每次都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闹腾,还见不得杨婆子偏疼大孙子。

  可讲道理,要是有俩孙子,那偏心眼儿确实不对,可这不整个老魏家就一孩子吗?不疼他疼谁?

  饶是杨婆子被换了芯子,冒牌货杨太君也一样偏疼大孙子。瞧,一天一个大苹果,就跟三岁的孙孙分着吃,连儿子们都没份,更别提儿媳妇了。

  小杨氏气得肝疼。

  结果,她大嫂方氏也没多高兴。

  方氏是本村人啊,她打小就帮家里干活,就没少往大坳山上跑。打猪草、拾柴禾等等,这些都是她从小干到大的,要说摘果子吧,搁在十几年前兴许外围还有一些涩果子树,可近些年若再想摘果子,只怕就要往深山里头去了。

  仔细一琢磨,只怕说是在山上拣果子是假,偷摸着拿钱去集市上买果子是真。气人的是,她都嫁到魏家四年光景了,这老虔婆还防着她,明明自家男人才是魏家的顶梁柱,赚得的钱不该让她捏着?

  再想到先前婆婆病得快死了,她男人抢了她攒了好久的铜板,愣是跑去镇上买了一把黄米……

  哎哟诶,她的心好痛啊!

  方氏忽略了每天起码半个苹果都是进了她儿子的肚子,只在那头心疼花销掉的铜板。居家过日子,那是处处要费钱,有买果子的钱为啥不攒着留到后头紧要时候用?

  就为了这个,方氏已经背地里跟她男人魏大牛吵了好几次了,偏魏大牛是个闷葫芦,你说任你说,我当没听见。

  这天吃夜饭时,俩儿媳妇终于忍不住了。

  小杨氏仗着自己是婆婆的娘家侄女,抢先发了难:“娘,我知道你疼孩子,可二牛不也才十七?他又要下地干活,又要去河边担水,也一样得补补。我这可不是为了自己,你当**不心疼我这个儿媳妇,也该心疼心疼自己的幺儿啊!”

  没等杨冬燕开口,一旁的方氏就将筷子拍到了桌上:“要我说,吃什么不是吃呢?有钱买果子,倒不是先攒起来以后用。眼瞅着娃儿大了,吃还是小头,扯布做衣裳鞋子不得要钱?将来修房子娶媳妇不得花钱?咱们这种人别饿死就成了,吃啥不都一样?”

  杨冬燕老神在在的吃着夜饭,就算黑面饽饽拉嗓子,那她也不可能就靠吃苹果过日子,吃呗,还能咋滴?

  面对俩儿媳妇的突然发难,她是连眼皮子都没抬。

  还是魏大牛不解的看了他婆娘一眼:“果子不是娘捡来的?又没花钱?”

  这种哄小孩的话你也信?方氏真想把这话砸到她男人脸上,不过她最终还是咽了回去,只道:“捡来的也能攒一起等赶场子的时候卖掉啊!就是能换个一文钱都是好的。”

  “大嫂还真是会过日子,孩子吃还不算,连娘那份都要算计。”小杨氏翻了翻眼皮子,阴阳怪气的道,“真不愧是礁磬村出了名的精明人物。”

  “你啥意思?”

  “我说我的,大嫂你觉得啥意思就是啥意思。”

  得了,两句话没说完,这俩又跟斗鸡似的掐起来了。

  杨冬燕忽的就放下了筷子,还未开口就先红了眼圈:“孩子他爹你咋就这么早走了呢?丢下我一个人拉扯俩儿子长大,那日子啊,就跟泡在黄连水里一样,好不容易儿子大了也娶了媳妇,想着总算苦尽甘来能过舒坦日子了,没曾想……我还不如跟你去了!”

  噗通、噗通。

  两声之后,魏大牛和魏二牛齐刷刷的跪在了杨冬燕跟前,两个高高大大的庄稼汉子啊,这会儿全红了眼圈,争相恐后的给她赔罪。

  “儿子不孝,儿子没能耐让娘过好日子,都是儿子的错!”

  “娘,等地里的庄稼都收上来了,儿子回头就跟村里人一起上镇子打零工去!”

  杨冬燕一脸感动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俩儿子,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儿啊!娘都明白,娘知道你俩都是孝顺孩子,我的儿啊!”

  “娘啊!”

  一时间,魏家母子三人哭成了一团。

  方氏:……

  小杨氏:……

  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

  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