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霸占

时间:2020-06-28 12:21:05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温笙,周驭

离线阅读
霸占

霸占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霸占 阅读全文

  六年前某个雨夜,温笙第一次遇见周驭。蜷缩在阴暗墙角的少年一身暗色血迹,枯骨般的双手抓住了温笙的脚踝,声音虚弱,语气冰凉:“救我。”温笙以为他活不成了。再见面的时候,周驭身手利落地翻上她家阳台,将她困在窗边。温笙被掐着下巴,插在发间的娇俏雏菊还带着周驭怀里淡淡的体温。周驭问她:“上次教你的,还记不记得?”“什么?唔……”温笙怔忪间

精彩章节试读

  S市的夏季十分漫长。

  午后一场没下透的雨让一整个下午的空气都变得闷热又潮湿。

  头顶上老式的吊扇被开到最大的档,却仍旧只是慢悠悠的转。

  吱吱呀呀的声音好像要掉下来了。

  窗台上,温笙合上书本,看一眼窗外被大片乌云覆盖的天空,灰沉沉的天色分辨不出时间。

  云层被风推着走,忽明忽暗的光影,有些风雨欲来的飘摇感。

  手机上的时间显示正是下午四点。

  隔壁房间里,安详午睡的老人还未醒来。

  模模糊糊地听见门口有响动,老人眼睛也没睁开,“笙笙啊,要出门啊?”

  “是啊,我去买菜。不早啦。”

  温笙正在玄关换鞋,她弓着身子,背部成一条极平整的弧线,浅蓝的牛仔裤包裹着她的双腿,看起来很热。

  她将左膝提起,曲起的膝盖之下,小腿笔直,纤细得不可思议。

  脚上白色的板鞋干净得有些晃眼。

  温***声音从房里传出来,隔着一道门板,和天气一样沉闷。

  “怕是要下雨哦,鞋柜上边儿有伞,笙笙你记得拿一把啊。别淋湿了。”

  温笙依言在鞋柜上找到雨伞,蓝灰色格子的,伞套上写着“xx报纸”。

  是赠送的。

  捏着伞的手犹豫了一下。

  还是装进了身侧的购物袋里。

  “奶奶,那我出门啦。”

  “路上小心啊。”

  “知道啦。”

  大门合上的声音传进房间里,床上的老人翻了个身。

  苍老的手在床上摸索着拿起蒲扇来,慢悠悠挥动着空气的姿态竟和隔壁房间里吊扇转动的频率相差无几。

  老人抹了把脸,又睡了。“这破天儿哦,是要下大雨啊。”

  -

  超市离家有一段不算近的距离,未免半路碰上暴雨,温笙决定速战速决,坐车过去。

  她刚到车站,天色便愈发沉了。

  隐隐有闷闷的雷声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是大雨来临的前兆。

  温笙抬头,看一眼天色,再低头看一眼墨绿色购物袋里的雨伞。

  默默祈祷这雨能等她买完东西到了家再下。

  公车来了,车上人不多。

  温笙在车窗边坐下。

  开了空调,车厢里比外面凉快,却也闷。

  温笙将车窗开了一小道缝隙,潮湿的风吹进来,体验感不算好。

  她喘口气。拨了拨脸边散落的发丝,目光放在了窗外。

  细算算,自己已经五年没有回来了。但此刻入目的街景还是和记忆里的没有两样。

  温家父母工作繁忙,经常国内外到处跑,没个安定的时候。

  温笙从出生开始,便一直在S市和温奶奶一起生活。

  从牙牙学语到玲珑豆蔻,温笙人生的前十三年都是在S市度过的。

  初一那年,父母将她接到B市。时隔五年,直到前阵子高考结束,她才终于被准许回到这里。

  尽管她现在仍然不喜欢S市的夏季,但这个海滨城市对于温笙来说,却有一种名叫归属感的东西存在。

  奶奶家离超市不过三站路。

  温笙的思绪刚刚飘远,已然到站了。

  下了车,天上开始飘起了小雨。

  温笙没有开伞,低着头快步地朝超市去,希望在雨下大之前赶紧买完东西回家。

  但天不遂人愿。

  温笙前脚进入超市,倾盆暴雨后脚降临。

  温笙紧赶慢赶地买完东西出来,看着外间如注的暴雨,错愕的表情略显呆滞。

  她知道会下雨,下大雨。

  但没想到是这么大的雨。

  此时不过五点,往日这个时候太阳都还厉害着,今日电闪雷鸣的天空却已然将盛夏的傍晚变成了黑夜。

  诡异的紫红色天空不时被明晃晃的闪电撕裂,阵阵惊雷落下,狂风将路上行人吹得七倒八歪。

  不管有伞还是没伞的路人几乎都被暴雨淋得透湿。

  为了躲避这好像全方位无死角落下的雨,不少人挤到超市入口的门廊下。

  温笙试探性地往前了一步,雨珠立刻附上她的脚踝,短短两秒,裤脚的浅蓝被染成了深蓝。

  她忙退回来,默默叹了口气。

  回不去了。

  她退到门廊角落的位置,避开了最热闹的地方。

  有雨丝从侧边飘进来,粘在她手臂上。被她随意抹掉。

  等了一会儿,大雨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温笙拿出手机,想打个电话给奶奶,但此刻滚滚雷声之下,似乎不适合用手机。

  又把手机放回去。

  低下头的一瞬间,鼻间嗅到一股烟草的味道。

  温笙轻皱了一下眉头,掀起眼帘来,一片消瘦的锁骨从视线中掠过。

  灰色的,被洗到有些泛白的宽大T恤,略显空荡的领口滑到一边,锁边处被磨损到发毛。

  露在衣服之外的那截锁骨格外明显。随着步伐,藏在领口之下的暗青色纹身时隐时现。

  骨瘦嶙峋。

  不知为何,温笙脑袋里蹦出了这样的词汇。

  许是察觉到有人在看他,锁骨主人微微上扬的眼角侧了过来,漆黑的瞳仁映不出温笙的脸。

  无端的薄凉。

  温笙一怔。

  面前的人没有停留,走出她的视线不过眨眼之间。那道冰凉的眼神也随之隐匿。

  身旁的暴雨不曾停歇。

  那道灰白色的身影穿梭在人群之中,而后一头扎进滂沱的雨幕。不见踪影。

  藏匿于那人领口之下的怪异的暗青色字符在温笙脑海中闪现。

  像是藏文。

  温笙望着面前的雨帘。琥珀色的杏眼如被水洗过,水润通透得发亮。

  好奇怪的人。

  -

  如瓢泼一般的暴雨非常考验市政为这个城市下水道所做的建设。

  路面的雨水不断涌向排水口,地上却仍有少量积水存在。

  已经七点了。

  这雨一直不停,担心温奶奶一个人在家等得着急,趁着暴雨变成大雨的时候,温笙挤上了回家的公车。

  从车站到小区,短短五分钟,温笙鞋子里的水已经多到好像在划船了。

  浅色的棉质T恤衣袖被大雨沾湿,裤脚的深蓝一直染上了膝盖。

  被淋湿的滋味着实不太好受。

  温笙举着伞在小区的巷子里穿梭。

  身边每隔几米有一盏路灯。

  年久失修的昏黄照不亮被大雨包裹的夜色。

  偶尔闪烁着的灯光像鬼魅的眼睛。

  有些可怖。

  温笙加快脚步,想赶快回家。

  “站住!”

  “别跑!”

  “**,王八蛋周驭,你他吗别被老子追到!老子砍死你!”

  ……

  巷子外突然有追赶着的叫骂声远远传过来,打破了蓝灰色格子伞下隔绝出的一小块安静的空间。

  温笙脚步顿了一下。

  眼前熟悉的小楼近在咫尺。

  想到家里正在等她回家的温奶奶,温笙正要加快脚步,身后却传来一阵急促的奔跑。

  略沉重的步伐踏在水面,倔强的肩膀佝偻着破开雨幕。

  身前举着伞的少女像是凭空出现的,他来不及躲闪。

  蓝灰色的格子伞被撞向天空,伞面xx报纸的字样在路灯下划出一道急速下坠的弧线。

  暴露在雨幕之中不过片刻,温笙已然被淋得透湿。

  她撑着身侧墙壁,惊恐地望向眼前狂奔向前的少年。

  他回过头来,灰白色的T恤紧贴着他消瘦的肩膀,墨色的发丝在额前滴着水,被雨水洗过的眼睛没有任何光亮,眼眶边的青紫将他此时的眼神描绘成了令人心惊的狠戾。

  温笙心口猛地一跳。

  他深深看一眼脸色苍白的女孩,而后转头,飞快地消失在了前方拐角。

  -

  家里,温奶奶等温笙等得着急。外间雷声阵阵,温奶奶也不敢贸然给她打电话。

  正急得要跳脚,门开了。

  还滴着水的温笙看见客厅里焦急得来回踱步的老人,心上不安散去,暖意上涌。“奶奶,我回来了。”

  温奶奶一听她的声音,急忙过去将她拉进屋。“哎哟你可算是回来了,可把奶奶着急死了。淋坏了吧?”摸到她身上湿透的衣服,温奶奶心疼得不得了,忙推着她往浴室去,“快快,赶紧冲个澡,可千万别感冒了。”

  温奶奶是个急性子,一说让温笙洗澡,连拿换洗衣服的时间都没给她,“你快冲澡,奶奶去给你拿衣服。”

  温笙提醒她:“奶奶你小心点,慢点走别摔了。”

  “知道知道。”

  浴室门被关上。

  温笙失笑。

  奶奶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

  热水打开,小小的浴室里很快氤氲起了层层水汽。

  朦胧的光线之中,浴室门又打开,温奶奶摸索着将干净衣服放在门边的小凳上。“笙笙,衣服放这儿了哈。”

  “好,谢谢奶奶。”

  温笙洗完澡出来,已经不早了。

  没时间弄饭,祖孙两人只能凑合着吃点面条。

  温笙在今天刚买的东西里挑拣了些新鲜的蔬菜叶子,又打了两个荷包蛋。有菜有蛋的清汤面,也算是营养齐全了。

  吃饭间,温奶奶跟她说最近小区周边不□□宁,上个星期有社会青年在这块儿打群架,连**都来了。

  温笙今天回家得晚,温奶奶一方面担心她淋雨,一方面也担心她碰上那些流氓痞子。

  蓦地,温笙脑海里浮现出了那个少年脸上的青紫,还有隔着大雨和夜色,却仍然能让她觉得心惊不已的眼神。

  他受了伤。

  好像很严重。

  温奶奶叹口气接着道:“孩子都是好孩子,就是不学好。一群半大小子,干点什么不好,非得学着电影里那些坏东西你追我赶的,有什么意义。”

  温奶奶如今到了古稀,自然是看破红尘。

  除了生死,在她这儿几乎没什么特别有意义的事了。

  温笙笑笑,说她说得对。

  吃完面条,温奶奶要回房追电视剧。温笙到厨房洗碗。

  正巧厨房里的**桶装满了,洗完碗她又下楼去倒**。

  其实可以明天再倒的,外间还下着雨,但夏天闷热,**一直留在屋子里,会有细菌。

  大**桶就在楼下不远。

  温笙拿着伞,薄荷色的睡裙罩在她身上,纤细的小腿在雨伞下的阴影中前行,白得不可思议。

  这种老旧的小区没有物业,**许久没来人倾倒了。两个半人高的大**桶全都装满,旁边还堆着不少黑色**袋。

  温笙小心地将自己手上的**袋放在桶口唯一还能塞下去的角落,确保不会掉下来,她才转身。

  脚尖才调转了一个方向,脚踝却蓦然被什么抓住。

  冰凉的湿意沾上皮肤,颤栗的惊惧从尾椎一路传上大脑。

  身旁黑色的**袋突然滚落,温笙没来得及惊叫,藏身于后的男人就这样毫无预兆地摔进了她的视线。

  雨水打在脸上,眼皮似有万斤重。

  周驭奋力掀开眼角,眼前逆着光的人面容被模糊成一团看不清的阴影,透过灯光,头顶伞面上xx报纸的字样却深深刻入了他的脑海。

  他仅存的力气只够确认此时自己抓住的人没有危险性,紧绷的意识很快开始溃散。

  “救我。”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