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全世界我最贪恋你

全世界我最贪恋你

全世界我最贪恋你

时间:2020-06-28 12:18:26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罗迹,许沐

离线阅读
全世界我最贪恋你

全世界我最贪恋你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全世界我最贪恋你 阅读全文

  高二那年,混不吝的罗迹追到了年级第一许沐,一场恋爱谈的惊天动地,轰动全校。没多久,许沐跟他提分手,一向高傲的罗迹这辈子第一次低了头,软声软气求复合,姑娘铁石心肠,座位调的老远。后来许沐转回原籍高考,两人从此断了联系。大四那年,全国大学生辩论决赛现场,两人重逢。针尖麦芒,互不相让。结束后,哥们问罗迹,“你认识那个美女一辩?”“不认

精彩章节试读

  许沐拎着纸袋推门进来时,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空调打的太低了。

  上一波使用这间休息室的人大概火力很旺。

  她反手锁门,四处看了一下,在门旁找到中央空调的控温器,把温度调高几度。

  手机已经响了好一会,打电话的人似乎没有放弃的意思,许沐按了免提,顺手把手机扔桌上,随后听到小姨赵清欢暴躁的声音:“我是给你介绍男朋友,不是找你讨债催命,怎么连电话都不接?”

  许沐脱掉身上的短衫,调整文胸肩带,“没听到。”

  “少扯,老实交代,为什么不通过人家的好友申请?”

  “不想聊,别浪费人家时间。”

  赵清欢耐着性子:“只是交个朋友了解一下,又没让你马上洞房,万一你喜欢呢?人家可是机长,开飞机的!履历表十几页,多少人排队等着呢。”

  脖颈上的链子刮到耳朵,有点疼,耳洞前几天发炎还没好,许沐微微侧过头,把卷在项链上的头发拉出来,“哦,那让排队的去加吧。”

  赵清欢虽是许沐小姨,但只比她大六岁,俩人从小一起长大,站一起跟亲姐妹似的。

  她为许沐*碎了心。

  “外甥女,大小姐,姑奶奶,我求求你了,谈个恋爱吧。”

  许沐没说话,拆开新衬衫的包装袋,发现所有扣眼都是封住的。

  “你都大四了,还整天一个人混,身边有人每天对你嘘寒问暖,哄着你宠着你,不好吗?”

  “还有,你知不知道,女人到了一定年龄没有性生活是要生病的——”

  正用别针挑开衬衫扣眼的许沐:“……”

  她有点无奈:“赵清欢同志,我一会还要比赛。”

  “你不是替补吗?怎么又让你上。”

  许沐拆掉衬衫吊牌,“一辩状态不好,老师跟我说过几次了,我不好拒绝。”

  全国大学生辩论决赛,录播制,后期是要在电视台播放的。

  这种露脸的事,她最不喜欢。

  许沐已经很久没穿过正装了,大概因为经常背着单反上山下河四处走,所以衣服大多比较休闲舒适,眼前这套白衬衫和小黑裙显然不是她的风格。

  裙子不太合身,许沐深吸一口气,费力拉上腰间的拉链。

  赵清欢:“早知道这样,当初你直接上多好,非要把名额让给别人——你干什么呢?”

  “裙子太紧。”

  队里不知从哪找这么条裙子,这里的人估计也只有许沐能穿进去。

  赵清欢笑了:“你是不是胖了?”

  “没有——”

  话没有说完,忽然听到两下敲门声,简短急促,接着有人转动门把手。

  虽然进来的时候已经锁了门,但许沐还是下意识拽了桌子上的衬衫护住胸口,门外传进一个略显低沉的男人声音,没什么耐心的样子,似乎是在跟谁通电话,“我到了,开门。”

  隔了几秒,走廊有人喊:“老大,这呢!”

  脚步声响起,门外安静下来。

  许沐恍惚了一下,这声音很像一个人。

  她站在原地没动,双手紧紧拽着白色衬衫,电话里赵清欢还在说着什么。

  许沐回神,“我还有事,先挂了。”

  她加快速度,将衬衫纽扣扣到领口第二颗,黑色西服外套披在肩上,一边将手伸进袖口里,一边疾步向外走。

  走廊已经没有人。

  许沐盯着声音消失的方向看了一会。

  手机收到一条信息,是赵清欢:这事没完,晚上再说。

  刚看完,又来一条:争气一点,赢了给你买糖吃。

  许沐笑了下,手指轻点,发过去一个字:好。

  她把换下的衣服塞进纸袋里,转身去了旁边A大休息室。

  方桌上堆了厚厚一摞资料,两个队友还在低声研究,另一侧沈瑜冲她招手,“沐沐,这里。”

  许沐走过去,随手把纸袋放在沙发旁,“导师呢?”

  “被主持人叫走了。”

  她点了下头,接过沈瑜递来的胸牌别在身上,抬手三两下抓了个蓬松又漂亮的丸子头,手腕上的黑色头绳拉到头发上绑了三圈。

  沈瑜问她在哪换的衣服,许沐说隔壁。

  “隔壁不是Z大休息室吗,他们挪地方了?”

  许沐翻开桌子上的资料夹,“是吗,我去的时候没人。”

  沈瑜挤到她旁边,有点花痴似的,“我来的时候看见他们了,倍儿精神几个男生,其中一个特帅,正宗偶像剧男主那种类型。”

  沈瑜是皇城根儿下长大的姑娘,一口京片子,打小没离开过北京,考大学拼着老命报了青城A大,拎行李上飞机那一刻有种出狱的感觉。

  许沐翻了一页资料,“有多正宗?”

  “就是那种,”沈瑜绞尽脑汁搜索词汇量,想了半天发现找不出一个准确的形容词,于是选择了最原始最直白的语言:“帅啊。”

  许沐:“……还有呢?”

  沈瑜想了想,“腿长。”

  “高冷,没错就是字面意思,又高又冷。”

  “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偏眼睛又很勾人,看你一眼心怦怦跳。”

  听起来好像是挺不错,但许沐没什么感觉。

  世界上最好看的那双眼睛,她早就见过。

  人大概都是这样,尝过最好的,其他的再好也入不了眼。

  那个少年人。

  当年在学校,他很惹眼,喜欢穿帽衫打球,扯起衣领擦汗,有点浑,有点倔,谁都不放在眼里,一双桃花眼又欲又痞,很招女孩儿喜欢。

  那时的欲,不是成年人的欲,是少女对青涩.爱情的小小幻想,期待被那样一个生活在规则之外的人特别对待。

  许沐是年级第一,别人都以为她是乖乖女,只有他看出她骨子里叛逆的一面。

  他带她爬山,住帐篷,看一整夜的星星。他跟人飙车,她就坐在摩托车后头,紧紧搂着他的腰,耳边全是风,眼睛都不敢睁。

  下大雨,她说从没淋过雨,他把伞扔掉,拉着她一起冲进雨里,过后两人双双感冒。

  他带她做了太多疯狂的事。

  那时她什么都不怕,跟着他,生活永远新鲜有趣。

  当年两人分手,全校都知道,轰轰烈烈,闹得很僵。许沐转学后,切断了那边所有联系,再也没见过他。

  这些事她不常想起,只是偶尔在街上碰到跟他身型背影有些像的男生,会忍不住多看几眼,默默在心底拼凑他现在的模样。

  沈瑜碰了碰她,小声说:“导师回来了。”

  许沐抬眼看过去,导师从外面进来,顺手把门带上,眼神示意一下让大家围坐过来,做最后的论点和流程梳理。

  导师姓张,毕业后留校任教,是A大最年轻的教授,参加过很多辩论赛,思维敏捷,常常剑走偏锋,从异于常人的角度剖析论点,圈内很有名。

  他一来,休息室里的气氛很快紧张严肃起来,全国大学生辩论决赛局,大家不敢怠慢,很快进入状态。

  时间不多,简短的二十分钟会议结束,导师拿出一个透明文件夹,从里面抽出几张A4纸,“Z大赛区都是什么学校你们也清楚,能从那些顶尖学校中脱颖而出,实力不可小觑。”

  大家看过去,最上面那张纸上附了一张照片,旁边有文字说明。

  导师点点这个人,“对方一辩,逻辑学大三学生。”他将几名辩手简单介绍,包括基本资料,专业优势,语言习惯等。

  经过之前几场比赛,大家对其他赛区比较突出的队伍多少知道一点,只有许沐是后加入的,听得格外认真。

  导师介绍完前三位辩手,把最后一张简介单拎出来,推到几人面前。

  许沐目光定住。

  照片里,男生侧脸英俊,下颚线条分明,眼神透着不拘,眼睛没有直视镜头,但莫名给人一种压迫感,浑身散发着这人“不好惹”的信号。

  导师着重说了一下:“罗迹,Z大数字媒体艺术专业大四学生,主攻游戏设计方向,这个人你们要特别注意一下,他是Z大几个辩手里唯一一个专业相关度低的人,前几场比赛表现非常突出。”

  许沐看着照片,心跳骤然乱了节奏。

  那年转学后,她换了手机卡,再也没登陆过社交账号,没有跟其他同学联系,也没有打听过他的去向。

  原来他去了首都。

  许沐的思绪有些不受控制,一些片段不断从记忆深处涌出。

  两人感情最好时,他什么都顺着她,宠着她,毫无底线,只有一件事有分歧。

  许沐想去首都的大学,罗迹喜欢青城,两人还开玩笑,说等报考那天猜拳决定,谁赢听谁的。他们的思维里没有异地这个选项,也从没想过会分开。

  许沐倒没有自作多情到认为罗迹是为她去的首都,那时她态度坚决,连座位都调到前面,离他八丈远,罗迹又气又怄,折腾好久,后来没有再找她,大概再也不想见到她。

  导师后面说的话,许沐一句都没有听进去,直到大家开始收拾东西,起身整理衣领,沈瑜叫她:“愣着干嘛,走了。”

  “去哪?”

  “候场。”

  按照流程,两队人在同一个地方候场,主持人开场后,听指示先后入场。

  许沐忽然有些紧张,她深呼吸,努力平复心情,不想影响接下来的比赛。

  导师带着四名辩手向候场区走过去,旁边有摄像跟拍,队尾还跟着两名工作人员,一行人浩浩荡荡,走到入口时,迎面碰到同样阵势浩大的Z大辩论队。

  许沐一眼看到罗迹。

  真人跟照片感觉很不同,这样看起来,他比以前还要高一些,肩膀宽了,眼尾有些红,似乎没有睡好的样子。

  一身精致合体的黑色西装,短发干净利落,眼神幽深,令人捉摸不透。

  跟从前一样,不说不动,只站在那里就很惹人注意。

  两人目光一碰,许沐悄然攥紧手指。

  两位导师站在门口寒暄几句,互相让了一下,一同进入候场区,大家紧随其后,只有许沐站在原地。

  罗迹的眼神只在她脸上淡淡扫过,便再没看她一眼。

  淡定的像当年两人的初吻。

  他把她叫到天台,天都黑了,他毫无预兆地凑过来亲了她一口,说:“跟着我,天天给你亲。”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