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豪门幼儿园

豪门幼儿园

豪门幼儿园

时间:2020-06-28 12:11:00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婉婉,陈付山

离线阅读
豪门幼儿园

豪门幼儿园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豪门幼儿园 阅读全文

  路婉婉被穿了,穿她的人自损八百伤敌一千狂追男主。所谓的自损八百,一和朋友闹翻,二和父母闹翻,三和未婚夫闹翻。所谓的伤敌一千,男主和女主被她搞得虐恋情深,身处异国再不相见。她也这才知道自己是狗血小说里的小女配。等路婉婉夺回自己的身体,她打开自己保险柜看到里面一叠象征着无数位数字的资产证明,深深叹息。就,成年人的情感世界太复杂。她

精彩章节试读

  雪白的浴室,朝向大海的窗户敞开着。

  夏日暖风将薄如蝉翼的透光轻纱窗帘吹动,让其滚边翻转,惊动了阳光洒落进屋内照亮的那些微尘。

  大海是浅淡的知更鸟蛋蓝,蓝里透着一点绿,表面波光粼粼,美好得光看一眼就让人心情舒畅。海鸥偶尔有落到水面,轻微点水,咬出一条小鱼,在空中喊叫两声,随后低头一口吞噬掉自己的猎物。

  浴室里透明的玻璃窗边,圆形的浴缸里放满了樱粉色的水,水面上还洒落着从保加利亚空运过来的玫瑰花瓣。没有用那些个五颜六色的花瓣,只用了殷红的那些。

  浴缸边的小推车上,金色的各式大小不一盘罐中,有液体有固体,每一样都透着淡淡的香味。推车旁的纯白色埃及长绒棉毛巾搁着,上面的毛全顺着一个方向,没有一丝的逆反情绪。

  柔软地毯被随意勾勒了几根线条,极富有艺术气息,给原本单调的浴室增加了几分跳脱色彩。

  圆润赤脚踏上地毯,正踩在了那几根线条上,步履散漫走向浴缸。

  指甲是精修过的,上面涂了正红色的甲油,还点了细碎的银粉。如同凝脂一般的双足在这样的甲油下,白得极为漂亮,让人怀疑造物主创这样人时,太过于偏心,特意比寻常人多花了十倍时间。

  不远处的镜子能照到她光滑的后背。细腻柔滑,带着一点温柔和年轻女子的俏皮感。乌黑亮丽的齐肩发让圆润的肩膀若隐若现,能让人怦然心动。

  可当女子转身面对上镜子时,那神情却完全不同,三两秒就破坏了她整个人的气质。

  她眼眸里带着傲慢和不屑,唇角微微下压,像是灰姑娘家中习惯了刻薄的大姐,高抬着下巴,随意开口都能说出点伤人的话。

  她也确实说话做事全凭自我性子,根本不在意旁人感受。

  但凡在有钱人圈子里一问,这一辈最能折腾的女的是谁?十个里面十二个会说:“那肯定路家路婉婉。”

  路婉婉是谁?

  路家集团长女,喊着金钥匙出生的千金大小姐。她十二岁不知怎么就进入了中二期,人美嘴*还特别无理取闹嚣张跋扈,忽然看上了蔺家儿子蔺楠,死活缠着和蔺家订了婚事。

  路家和蔺家长辈当时生意上往来正妥当,恰好更上一层楼,就没计较她的一时闹腾。谁想到她到了十八岁,才拿到家里五个点的股权,又转头看上了一个新的男人,贺家贺嘉祥。

  偏生贺嘉祥心里头有一个白月光,根本不喜欢她这样嚣张跋扈的性子,烦她的要死,就把她的事情告诉了两家长辈。长辈当天就将她关在家里,让她面壁思过。

  路婉婉学习不怎么样,看市场眼光特别独到,靠着这一点直接将两家长辈全给坑了一把,套了他们大半流动资金。她这一把将自己全家坑了的骚*作,直接让父母翻脸,至今双方已有三年没有联系。

  路婉婉的追求并没有停下。

  贺嘉祥去泡吧,她就去偶遇;贺嘉祥去公司,她就装职员进去;贺嘉祥去南极旅游,她提早一步先蹲在那头,直接出现在贺嘉祥房间里,比明星私生饭还要恐怖。

  好巧不巧,贺嘉祥的白月光正好当时也在南极,看见路婉婉从贺嘉祥房间里出来,心态当场崩了,转头就离开南极,前往意大利,直接失联。

  贺嘉祥本就是个暴躁性子,知道后气疯,直接和路婉婉杠上。他对路婉婉的未婚夫蔺楠和好友齐蔓下手。他见了人冷嘲热讽,觉得这两人都是**,才会在路婉婉身后给她撑腰。

  蔺楠是蔺家专门培养的继承人,平日里修身养性,在确定婚事后也不外出沾花惹草。他对路婉婉的跳脱性子从没管束的兴趣,听到这些话一样,总归不乐意自己头上再绿油油的,便去找路婉婉聊。

  至于路婉婉的好友齐蔓,性子本就属于不受拘束的类型,觉得路婉婉乐意,关她什么事情?

  路婉婉呢?

  她把自己未婚夫和齐蔓下药搞进一个房间,然后打电话告诉贺嘉祥:“蔺楠和齐蔓睡了。我和蔺楠取消订婚,我再好好追你。”

  贺嘉祥觉得路婉婉就是个疯子,把路婉婉的又一个号码拉黑。

  路婉婉盯着手机看了半响,把手机直接摔到了墙上,砸了个稀烂。

  在把自己所有关系搞砸后,路婉婉依旧没有死心。她跑到自己早年父母送的海边别墅里住下,谋划着如何再靠近贺嘉祥。

  她踩进浴缸,将自己整个身子沉下,只将半个脑袋露在水面外。浴缸加着温,按摩键启动着,轻微的水波温柔冲刷着路婉婉的身躯,驱散着她心头的抑郁。

  有钱是真的很好。

  但有钱并不是真的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

  路婉婉面上隐露出一丝不忿,手抓在浴缸边上,愣是用力到指关节泛白,透出了白皙皮肤下青蓝色的血管。本该是漂亮的一双手,沾染了水池里的水,又捏成这样,仿佛弄成了恐怖片现场。

  “明明路婉婉是不够坦率才和贺嘉祥错过,为什么我足够坦率,反而让人越跑越远?”她带着点咬牙切齿的劲说着这话,透露出让人心惊胆战的消息。

  [因为你不是我,你也永远无法真正取代我。]

  女子猛然松开手,愕然睁大了自己双眼。

  [九年了,做我的滋味如何?假的路婉婉。]

  “路婉婉”听到这话,猝不及防站起身来。她起身用力过猛,一时间眼前黑了一圈,冒了一些金星。可真正让她害怕的不是现在自己用力过猛,而是突然响起来的,属于原本路婉婉的声音。

  带着一点稚嫩的少女嗓音,逐渐成长起来,变得和她声音越来越相似。

  [为什么要拿我的身体?我在你记忆的那本书里,只是一个因为女主白悦而和男二蔺楠取消了婚约的女配。总共二十万字,我出现的文字没超过三万。]真的路婉婉很认真探究了这一份记忆,从头读到尾,一遍又一遍。

  因为假的“路婉婉”在意,所以她更在意。

  “路婉婉”带着点惊恐,试着伸手,发现身体还在自己掌控下。

  她沉下气,语气恶劣:“女主一路狗血经历坎坷,谁要去当?我到了这本书里,我就是主角。有钱有势还知道未来,女主都斗不过我。你们全不过是纸片人。”

  这最后一句话看似在凶狠贬低书里的所有人,可就是透出了“路婉婉”的一点细小恐慌。

  [在你眼里,我是纸片人,我们这本书里的人都是。在我眼里,他们是我的父母,发小,还有……不得不和我牵扯上关系的,活生生的人。]

  “路婉婉”感受到身子微凉,重新浸泡进水里。她将自己半张脸浸没到水中,细微眯细了一下双眼。片刻后,她吐了口气,从水里探出脑袋:“我以为你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彻底死了。”

  [……我以为我十二岁的时候算死了。]

  真正的路婉婉并没有死,但在路婉婉心中,她和死没有什么差别。她一直开不了口,动不了自己的身子,以旁观者的身份看着外人用自己的躯体为非作歹。她想挽回自己都父母,想挽回自己的朋友,想和蔺楠更和平分开,可她什么都做不了。

  直到今年,或许是情节发展和原作相差太远,或者是剧情到了该完结的时候,她逐渐能查看“路婉婉”的记忆。“路婉婉”是个很普通的,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她得到了一个意外的机会,得以进入以狗血小说为蓝本的世界,成为其中任何一个人。

  这个普通女孩选中了路婉婉,成为了“路婉婉”。她记忆里有着整本小说,可以随时翻来覆去的查看。她的眼光独到不是由于自身本事,完全是因为书中写到了那些大赚的行业。

  所有人明明有血有肉,可到了“路婉婉”眼里,所有人全部都是她游戏场内的NPC。她是独一无二的真正主角,凌驾于男主和女主之上,可以为所欲为。

  [可我不甘心啊。]路婉婉在脑内回应着“路婉婉”,试图一点点夺回自己身体的掌控力,[我不甘心自己被这样的你替代,完完全全的不甘心。]

  “路婉婉”感受到自己身体逐渐泛上来一阵麻意,心头一惊,拼命用意识试图争夺起身体。

  不管是“路婉婉”还是路婉婉都没有在意,躯体的双眼落下了泪水。泪水“嘀嗒”一下,混入浴池樱粉色水中,如雨入海,消失不见。

  [我如果不能存在了,你也不可以再用我的身体。]路婉婉用仅有的掌控力,拉着身体往水下潜去。

  整个身子在挣扎和抖动中逐渐被洗澡水浸没,独留下乌黑亮丽的头发和玫瑰混杂在一块儿,漂浮在浴缸的水面上。在一阵身躯痉挛后,一切彻底沉寂。

  海风吹拂,窗帘翻滚,平静如旧。

  不知道过了多久,水里头的人猛然冒出水面。水哗啦被掀到地面上,染脏了整个地毯。浴缸里的人颤抖着从里头爬出来,伴随着止不住的咳嗽声。

  她爬出浴缸,整个人摔倒在柔软地摊上,还撞翻了旁边的小推车。

  咳嗽够了,她茫然四处看了看,抬起手,无声且崩溃地大哭起来。

  她路婉婉,终于拿回了自己的身子。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