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在虐文里做龙傲天女主

在虐文里做龙傲天女主

在虐文里做龙傲天女主

时间:2020-06-28 11:37:18

分类:玄幻仙侠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舒凫,江雪声

离线阅读
在虐文里做龙傲天女主

在虐文里做龙傲天女主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在虐文里做龙傲天女主 阅读全文

  “按照剧本,接下来你会被男主刺一剑,取出金丹送给他的白月光。”“真的吗?我不信。只要我刺得更快,男主的剑就追不上我。”“可你是虐文女主,你应该被男主虐……”“我虐我以外的所有人,这也叫虐文。去,把男主给我在城墙上挂三天,看他啥时候哭着管我叫爸爸。”……

精彩章节试读

  “姜若水,你好大的胆子!”

  舒凫刚一睁开眼,就只觉得眼前一花,一记巴掌杀气腾腾地冲她脸上招呼过来。

  当时那巴掌距离她的脸只有0.01公分,而她在一瞬间注意到:那只手肤色白皙,五指纤长,指尖点染着鲜红蔻丹,打人耳光的动作快稳准狠,像是*练过千百遍一样熟练。

  很显然,这是个女人。还是个没怎么干过活,却经常扇别人耳光的女人。

  不巧的是,这女人习惯打人,出身于21世纪文明家庭的舒凫却不习惯挨打。由于事发突然,她来不及思考,当即条件反射地让开一步,同时一把扼住那女人的手腕,一拉一送,直接将她整个人摔了出去。

  “看我不打死——啊啊啊啊啊!!!”

  舒凫:“……”

  好菜一女的。

  解决险些挨打的燃眉之急以后,她终于能够抬眼四顾,仔细打量自己所处的环境。

  她正站在一间宽敞气派的厅堂中央,两旁摆放着实木桌椅,墙上挂有字画,陈设无一不精致美观,看上去像是古时大户人家的客厅。

  面前乌泱泱的围了一圈人,男的峨冠博带,女的珠翠满头,一看就不像拍戏——如果是拍戏,这服化道水平得是《康熙王朝》级别的。

  哦,我这是穿越了。舒凫平淡地意识到。

  “母亲!母亲,您没事吧?”

  就在下一秒,她耳边响起一声少女的娇呼。尖叫时也掐着嗓子,叫得比戏台上的花旦还好听。

  “姐姐!”

  舒凫还没来得及扭头,只听那少女话音一转,带着怒气和如兰的香气一起喷到她脸上,“我敬你是我长姐,处处忍让包容,你怎么能对我母亲动手?!”

  “?”

  舒凫在内心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不是令堂先打我吗?

  她不仅穿越了,家庭情况还挺复杂。

  舒凫倒不是完全一头雾水,“姜若水”这名字听上去很熟悉,脑海中也有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萦绕盘旋,提醒她原主的存在。

  只是信息量太大,她需要一点时间梳理明白。

  幸好这家人十分配合,也不等她应声,当下就开始七嘴八舌地给她提供情报。

  “好啊!姜若水,你胆大妄为、与人私通,还偷宝珠的东西,我替你爹教训你,你居然敢还手?!”

  刚才被她摔倒在地的女人一马当先,像个炮仗一样原地蹦了起来,冲着她噼里啪啦地喷射火星。

  这女人看外貌约莫三十上下,面容姣好,算得上是个美人。只是她美得有些小家子气,眉梢眼角透着一股刻薄味儿,尤其此刻气急败坏,一对美目中的恶意几乎要满溢出来。

  一旁唤她“母亲”的少女个头娇小,不过十二三岁年纪,容貌稚气未脱,却把亲娘高傲刻薄的神气学了个十成十。

  这会儿她也有样学样,跟着母亲一道义愤填膺:“姐姐,你偷我的东西也就罢了,大不了我送你便是。可你……你已经与轩哥哥订婚了,怎么可以三心二意,和高师兄私定终身,置家族颜面于不顾呢?母亲气急打你,也是为了你好啊!”

  “?????”

  舒凫在内心打出了一连串问号。

  这酸爽的剧情,好他妈熟悉哟!

  对面母女俩这么一搭一唱,也算是歪打正着,让舒凫心中一亮,彻底回想起了“姜若水”这位女主的故事。

  没错,姜若水是个女主,而且是一篇名叫《仙侠之弱水三千》的古早虐文女主。

  由于此文对女主虐得太狠,剧情太过气人,当年在网络上掀起过一场骂战,引来吃瓜路人无数,以至于舒凫多年后仍有印象。

  光是回想起这个标题,就让她五脏六腑一阵抽搐,昔日年少无知的触雷记忆涌上心头。

  彼之蜜糖,我之吃翔,用在这篇文上再合适不过了。

  ……

  在《弱水三千》的设定里,女主姜若水出身于修仙世家,是姜氏老族长的孙女。

  姜家与隔壁齐家世代交好,早早订下了娃娃亲,打算把姜若水许配给齐氏老族长的孙子,也就是男主齐玉轩。

  齐玉轩人如其名,玉树临风,器宇轩昂,是修仙文里百用不厌、经久不衰的经典男神形象。姜若水对他很有好感,从小就盼望着嫁给这位“轩哥哥”。

  只可惜好景不长,姜若水的母亲在一场剿灭妖兽的战斗中身负重伤,撒手人寰。父亲姜浩然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悲痛”了三个月,三个月后,他就张灯结彩地迎娶续弦,顺便带回了比姜若水小一岁的姜宝珠。

  彼时老族长业已仙去,姜浩然身为族长,扶个情人上位,又有谁能说个“不”字呢?

  姜浩然与第一任妻子纯属联姻,关系冷淡,连带着也不喜欢姜若水这个便宜女儿。他的继室楚箫在家中作威作福,对姜若水百般苛待,动辄打骂羞辱,他也只当没有看见。

  但只有一样,是楚箫和姜宝珠抢不走的。

  ——姜若水的未婚夫,齐玉轩。

  齐家族长一诺千金,说好迎娶姜若水就是姜若水,差一根头发都不行。楚箫母女俩百爪挠心,终于动了邪念,决定败坏姜若水的名声,也就是今天这出闹剧的源头。

  什么,你问为什么修仙之人也会在意名节?

  天知道。反正原著就是这么设定的。

  按照舒凫记忆中的剧情,姜若水为了自证清白,甘愿接受“家法处置”,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差一点就丢了性命。闻讯而来的齐家长辈于心不忍,相信了她的清白,没有解除她和齐玉轩之间的婚约。

  但齐玉轩不乐意,因为他对包办婚姻不屑一顾,追求自由恋爱,早已有了非卿不娶的白月光。

  就在那一年,当世四大修仙门派之一——九华宗广收门徒,姜宝珠、齐玉轩以及他的白月光都前往参加。姜若水历经磨难,好不容易在最后一刻赶到,千辛万苦拜入宗门,终于如愿以偿地来到了齐玉轩身边。

  之后等待着她的,就是齐玉轩的冷眼,姜宝珠的欺凌,白月光无处不在的秀恩爱,以及同门的指指点点、排挤冷落。

  姜若水没有放弃,她硬是咬牙熬到了齐玉轩“真香.jpg”。

  在这段时间里,她对齐玉轩有求必应,他需要的秘籍她不眠不休去找,他想要的灵草她历尽艰险去摘,他的白月光有难,黑锅百分之百落在她头上……有一次白月光重伤,姜若水刚好在她身边,首当其冲地遭到怀疑。为了打消齐玉轩的疑念,姜若水被迫剖出一段腿骨,连同刚成形的金丹一起给了白月光,自己从头开始修炼,还落下了不良于行的毛病。

  舒凫毫不怀疑,如果这是一篇现代文,女主会在此时献出自己的肾。

  最终,姜若水舍得一身剐,用自己百折不挠的真爱感动了男神,赢得了他的真心。

  “虽然女主失去了一条腿,但是她得到了爱情啊!”——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这自然招来了恶毒女配ABC的不满,她们变本加厉地欺凌姜若水,最后故技重施,给她扣了一个“私通魔修”的罪名,趁齐玉轩不在时动用私刑,废去姜若水的修为,把她一个人抛到魔域自生自灭。

  姜若水的女主光环救了她一命,让她绝处逢生,结识了一个魔修男配,在他的护送下平安回归。

  但这又恰恰坐实了她的罪名,刚对她动心的齐玉轩立刻翻脸,一剑把她捅了个透心凉,扭头就和白月光结婚了。

  姜若水忍无可忍,悲愤入魔,成为了正道人人得而诛之的妖女。

  再后来又是一百章误会、冲突、失忆、带球跑、虐心虐身,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男女主终于冰释前嫌,抵达HE。

  顺便一提,男主还和白月光生了个孩子,在番外里由姜若水抚养长大,视如己出。

  至于姜若水自己,她第一次怀孕,被恶毒女配们作到流产;第二次失忆带球跑,男主又怀疑这球是男配的,险些一剑剁了自己亲生儿子的头。

  即使如此,姜若水依然觉得自己和男主终成眷属,非常幸福。

  ……

  姜若水实在是一代可歌可泣的奇女子,舒凫扪心自问,觉得换了自己,无论如何也没法在这种枪林弹雨的剧情里挺到HE。

  这他妈也太SB了!!!

  要她和SB周旋几百章换一个HE,她宁愿选择一把AK47,把他们都给突突了。

  光是看着眼前这对母女,她就觉得脑壳疼,从眼睛到人格都遭受了一种莫大的侮辱。

  舒凫在脑海中飞快地过了一遍剧情,一想到姜若水要和这两朵奇葩纠缠一辈子,以后还会遇到更多的奇葩,胃里又是一阵痉挛。她真担心自己会当场吐出来,活色生香地演绎什么叫做“气吐了”。

  遥想当年,经历无数触雷洗礼之后,再后来她网上冲浪,便成了一代纵横网络的键盘侠,审美俗套,趣味低级,平生只看爽文,有一纳米不爽都不看。遇上憋屈情节,跳订弃坑都是常有的事。

  她的看文原则就是——“再受不能受委屈,再苦不能苦女主”。

  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会穿成虐文女主本人!

  这可真是日了狗……不对,比日了狗还惨,这是被泰迪给日了!

  舒凫尊重虐文读者的审美,但她一点都不愿意代替虐文女主受罪。

  要穿书,就要做爽文女主,其他免谈。

  再看楚箫和姜宝珠,她们哪儿知道逆来顺受的姜若水已经换了芯子,越说越是得意,表情那叫一个美滋滋,仿佛姜宝珠已经代替姐姐和齐玉轩订了婚,明天就要过门了。

  至于一旁那位仪表堂堂的中年人——也就是姜若水的亲爹姜浩然,他表面上大公无私,态度和坐姿一样端正,其实屁股早已经歪到地上去了。

  如果说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秤,姜浩然心中就只有一架高低杠,大女儿低到泥里,小女儿高在云端。实乃高低杠成精,简称杠精。

  一个教科书一样的恶毒继母,一个黑心烂肺的白莲花小妹,还有一个高低杠成精的爹。

  一家子极品,哦豁,齐活。

  姜浩然颇有一点“又当又立”的心态,在楚箫义正辞严的控诉之后,他装模作样地一捋长须,转向舒凫厉声道:

  “若水,我自以为对你和宝珠并无偏袒,谁知你竟如此——”

  舒凫从善如流地一点头:“您说得对,您确实只是‘自以为’。”

  姜浩然面色一变:“什么?”

  “没什么。”

  舒凫冲他笑了笑,笑容里几乎有一点宽宏大量的味道,“您接着说,我在听。”

  “……”

  姜浩然冷不丁地被她打断,一时间思路都有些不利索,愣了一会儿才找回话头:“我自——我对你和宝珠并无偏袒,谁知你如此善妒,竟然偷走我送给宝珠的生辰礼物,还与人私定终身,将宝珠之物作为你们的定情信物。”

  他猛地一拍桌子:“你这是存心要坏她名节,其心可诛啊!”

  舒凫:“……”

  哇塞,好一出贼喊捉贼。

  她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给他们鼓鼓掌。

  按照原著情节,接下来姜若水就该指天发誓,楚箫顺势提出“家法处置”,让姜若水受三道重刑,如果受刑之后仍不改口,就相信她的清白。

  而楚箫的用意,自然是让姜若水成为废人,再也不能嫁入齐家。

  果然,只听楚箫痛心疾首道:“姜若水,如果你不能自证清白,姜家就留不得你了!若你有心自证,那我也有一个办法……”

  舒凫:“哦,那就不留了呗。”

  楚箫:“既然你有心,那就前去受刑——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不留了。”

  舒凫依然噙着一点宽容大度的微笑,耐心地重复道,“你们一看见我就嫌碍眼,我一看见你们就犯恶心,干嘛还扎堆凑一块儿?别了吧,都挺累的。不如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也省得我户口……对不起,族谱上还要挂着一堆极品亲戚,都不好意思跟人介绍。”

  说完,她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

  走到门口,她想了想觉得不大解气,对不起自己那些年吃过的翔,于是又一阵风似的转回来,在姜宝珠面前站定,笑吟吟地打量着这朵温婉小白莲。

  姜宝珠被她笑得背后发毛:“姐姐,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

  舒凫含笑不语,一脸慈爱地伸手抚过少女头顶——然后她突然发力,一手抓住她发髻,猛地向后一拉,另一手照准她娇嫩的面颊狠狠抽了过去。

  只听见“啪”的一声脆响,姜宝珠被抽成了一只花枝招展的陀螺,滴溜溜旋转半圈后扑倒在地,和她妈扑街的位置一模一样。

  “你、你你你……”

  姜宝珠整个人都被打懵了,捂着脸不敢相信:“你打我?!你居然——”

  “对啊,打的就是你。”

  舒凫一本正经地点头,“**打我**女儿,我就替我妈打你**女儿。一点问题都没有,对不对?”

  然后她一闪身躲过愤怒的楚箫,撇下震惊的姜浩然,笑着冲他们说了声“再见”,这一次是真的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姜若水的记忆已经没入她脑海,她知道她的房间在哪里,那里还留着她亡母的遗物。

  舒凫的目标非常明确,她要以最快的速度收拾行李,然后离开姜家。

  这一走,她就再也不打算回来了。

  ——修仙文,这可是修仙文啊!

  ——人都能上天了,连几尺高的院墙都翻不出去,还要困在里头斗来斗去,那还修个锤子的仙,求个锤子的道啊???

  ——想跟我宅斗,斗你老母啊!!!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