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乔装未遂

乔装未遂

乔装未遂

时间:2020-06-28 11:32:53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池茉绥,乔西越

离线阅读
乔装未遂

乔装未遂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乔装未遂 阅读全文

  池茉绥第一次见到乔西越,是高二开学。彼时,乔西越支着手看她,漫不经心中自有三分清冷。她维持着一贯清纯淑雅的面具,却忍不住对着他的脸想——好看,想撩。

精彩章节试读

  池茉绥第一次见到乔西越,是高二下半学期开学。

  彼时,她刚刚结束为期一年的休学,顺延到了下面一届的理科实验班。走进班级时,她第一眼就看见了乔西越。

  少年穿着正装校服,白色衬衫配藏青领带,正坐在窗边支着手看她,神情淡漠。阳光透过窗外树梢照进教室,在白衬衫上留下一层薄薄的淡金色。

  池茉绥眼睑微垂盯着地板,唇边仍然挂着优雅的笑,指尖却擦过正装格子裙边角,忍不住轻轻弹了两下。

  做完自我介绍后,她迈着轻巧的步子走到他旁边,笑着指了指他身侧的空位,声音清脆:“同学,我能坐在这儿吗?”

  清冷学霸看了她一眼,随后怠懒地伸手从邻桌拿走自己的书,便又回过头去看空无一人的讲台了。

  外人眼里,池茉绥优雅大方,妥妥的大家闺秀做派。即便被飞驰而过的车溅上一身泥水,她也不会恼怒,只会笑着擦干被弄脏的衣服。

  茉茉,大家都喜欢这么叫她。***淡雅脱俗、清香四溢,再合适不过了。

  池茉绥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的面具竟然会被人硬生生给扒下来。

  当乔西越笑着对她说出“学姐,我还小”的时候,她分明看见他眼中带着几分不耐和嘲讽,唯独没有笑意。

  池茉绥自诩乔装大师,扮了十几年的大家闺秀都没人能识破,更何况不动声色地撩人?这是头一回——对方是个比自己小一岁的弟弟,而她也不过才说了一句“乔同学,一起去食堂吗”。

  那双好看的眼睛正盯着她,一眼就把她的小心思给看透,直接抹杀了她后续的所有图谋,噎得她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笑容逐渐在嘴角绽放,她伸手理了理额角边的碎发,随后微微俯身,直视着他:“没关系,学姐教你。”

  乔西越收了笑意。兴许是平生第一次遇到这样道貌岸然的人,他喉头滚了滚,最终面无表情道:“我不需要别人教我怎么吃饭,谢谢。”

  说完,他起身就走,留下池茉绥一人站在原地,啼笑皆非。

  倒也没多生气,她利用自己的好人缘在班级里问了一圈儿,得到的回复却都带着不可置信。众人确认再三,发现她是真不认识大名鼎鼎的乔校草,这才纷纷感叹:仙女不愧是仙女,自是两耳不闻凡间事的。

  众人眼中,她一直是那个样样优秀的三好学生——不早恋、不追星、不八卦、不开小差,永远第一个到校、永远拿着前十名的成绩单。

  所以,当池茉绥来打听乔西越时,大家都以为是红鸾星动,天仙终于准备下凡了,便纷纷激动起来,忙不迭地给她搜罗各种消息。

  俊男靓女,家世相当,吃瓜群众乐得牵红线。

  从此,乔西越的视线里总会时不时地冒出一个身影——有时在走廊;有时在*场;有时在食堂。

  周五放学,他独自做完值日后离开教室。正准备从拐角处下楼梯,却突然顿住了脚步。

  钥匙扣在他手指间快速旋转着,发出刺耳的碰撞声。

  楼梯间里的声音很快停止,他收起钥匙,快走几步拐了进去。

  一双惊恐的眼神率先看见他,跟着就是一声尖叫:“乔西越!快救救我!”

  池茉绥神情放松下来,手中的美工刀却压得更紧了:“他会救你?你是不是想多了?”

  被美工刀抵在墙上的女孩瑟瑟发抖,声音中带着哭腔:“你到底想怎么样……”

  冰凉的刀片在脖颈上缓缓移动,伴随着池茉绥带着笑意的声音:“最近我听到了一些议论,说我休学是因为竞赛作弊……这事是不是你传的呀?”

  眼泪不停地从眼眶中溢出,女孩颤抖着道:“对……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今天这件事我也绝不会说出去的!”

  众人公认的三好学生笑了一下,好似在嘲讽她:“就算你说出去,也得有人信才行啊。”

  女孩颤抖着闭上了双眼,泪水不断地掉落下来,打湿了她的校服前襟。

  脖颈上的冰凉感却消失了。池茉绥低头将刀片收起来,神情淡漠,仿佛刚才拿刀逼人的不是她一般:“记住你说的话。回家吧。”

  女孩愣了一下,随后飞似的转身逃走了。

  池茉绥将美工刀放进书包里,这才抬头看向门口,笑着道:“乔同学,看得开心吗?”

  乔西越背靠门站着,双手插在裤兜里,看着她走近。阳光从他身后照射进来,模糊了他的身形。

  “你为什么不去喊老师呢?是不是最近喜欢上我啦?”池茉绥贴着他站定,随后仰头望向他。她的眼尾微微上扬,配合上唇角的弧度,自带几分轻佻。

  乔西越扫了她一眼,侧身想要离开。

  双肩突然被人按住,下一秒,嘴唇被覆上柔软的一层,带着凉意。

  蜻蜓点水似的一吻,却成功让他停住了脚步。

  “乔西越,”池茉绥笑得肆意。她踮着脚尖儿,将唇瓣贴近他的耳垂,轻轻道,“周末愉快哦。”

  说完,她冲他挥挥手,跑跳着下了楼。发绳上的红色蝴蝶结随之跳跃着,像一只狡黠机敏的白兔。

  周一,三好学生难得的没有提早半小时到校,而是踏着早读预备铃进了班级,只比班主任早半分钟。

  三十秒的时间,足够她快速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可她却站在门口凝视着自己的座位,没再有下一步动作。

  “茉茉,快坐下来啊,老师马上要来了。”有同学小声地提醒。

  她少见的没有回以善意微笑,目光继续在教室中搜索,终于在最后一排看见了自己的校草同桌。

  “池茉绥,你迟到了吗?”身后传来班主任惊异的声音。

  很快收回视线,池茉绥转过身,微微垂头,双手在身前交叠着鞠了一躬:“抱歉老师,今天出门前出了一些小状况,所以迟到了。”

  班主任被她这副标准的认错姿势弄得一怔,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没事儿,下次注意提前一些。”

  左右她去年就已经拿到冬令营前三十,保送北大数学系。上学不认真些也没什么,更何况这偶尔一次的迟到。

  池茉绥仍然微低着头,歉意地抿嘴一笑,随后将目光再次投向最后一排。

  不解风情的校草缓缓抬头,神色散漫,就差把“滚远点儿”四个字贴在脑门上了。

  无趣的清冷小学霸。池茉绥腹诽,暗自在心里冲他翻了个白眼,踏着比平时略响的步子走到自己位置坐下。

  乔西越就是上天派来折磨她的克星。她拉下脸来用尽所有手段,偏偏这位是个柳下惠。可她却又像着了魔似的,一再被他身上的某种特质所吸引。

  什么特质呢?池茉绥自己也说不清楚,兴许就是图他长得帅吧。

  在一番无功而返之后,池茉绥终于从他身边消失了。两人恢复到了相见前的模样——即便在走廊里迎面碰上也不会给对方一个眼神。

  高考后,乔西越报了八年连读的协和医学院,前两年半在清华。然而,这所学校与北大的超短距离让他深刻体会到什么叫做“死缠烂打”。

  池茉绥的伪装早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所有人都陷入了她编织的茉莉网之中,一个个都乐得为她提供乔西越的课表及行程。

  英俊的医学生冷着脸在图书馆里复习功课,身边是一杯温度恰好的卡布奇诺,还有一位做着数学题的美丽姑娘。

  走出图书馆时,池茉绥将凉透的咖啡塞到他手里,微笑着留下一句话:“乔同学,你也没什么其他选择啦。”

  凉透的卡布奇诺并不好喝,但碍于晚上还要继续整理笔记,他只得将就着用它来提神醒脑,以保持复习期的大脑运转。

  女孩纤细的身影渐渐离开视线。天边烧着红彤彤的晚霞,绮丽烂漫,带着几近衰败的美感。

  一周后,乔西越在北大未名湖畔找到池茉绥,塞给了她几枝玫瑰花。

  池茉绥看着手中这束单薄的玫瑰花,不禁笑出了声。

  “这花儿有二十块吗?”女孩儿微微挑眉,七分打趣,三分了然。

  不等乔西越开口,她继续笑着道:“我就当你是礼轻情意重吧。”

  她嘴上冠冕堂皇,手上却轻轻地将花瓣从花萼上摘下,又一片片扔进了未名湖里。

  乔西越看着她的动作,没有制止,也没有告诉她,这其实是从厄瓜多尔空运来的玫瑰,今早最新到的一批。

  红色花瓣静静地躺在湖面上,池茉绥拍了拍手,带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倨傲:“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不客气。”乔西越点点头,转身离开。

  五年后,两人在池茉绥二十五岁生日那天举行了婚礼。

  Elie Saab的高定婚纱很美,素雅缎面上手工缝制了珍珠和钻石,立体刺绣花朵将新娘团簇在其中,仿若梦境。然而,宴会厅内空调开得太低,冻得池茉绥有一些恍惚。

  她猛然想起前几年好友告诉她的一则讯息,男主角正是今天的新郎,而女主角却是另外一个女孩儿。

  两人的恋情很美,标准的校园初恋故事,像青苹果一般酸甜。结局也非常小言——女主不告而别,男主从此变得消沉了起来。

  “请新人交换戒指。”司仪的声音喜气洋洋。

  冰凉触感从左手无名指传来,池茉绥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新郎,唇边扬起了笑容。

  “Love is an alias of understanding.”

  爱是理解的别名。

  她想,她永远也理解不了,他也永远理解不了,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永远完美不了。

  可她却忘了,世事终究无常。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