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宁为光

宁为光

宁为光

时间:2020-06-24 16:29:26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红袖添香

主角:林抒词,纪仰光

离线阅读
宁为光

宁为光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宁为光 阅读全文

  故事讲到这儿,似乎接近了尾声,江卓颜此时已经口干舌燥,纪仰光见状随即也给她倒了一杯水。冰凉的纸杯,握在手心里,她眸子里看不出任何情绪,继续说着:“最后,十七岁小姑娘的高考分数超出了一本录取线几十分,她最终选择了一所有名的师范大学,专业是汉语言文学,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考上了一中的老师,今年九月份就会入职,教高中语文。”

精彩章节试读

  后来,十七岁的姑娘长大了,上了心怡的大学,有了体面的工作。

  后来,长大后的她成为了曾经的他。

  在她长达二十二年的生活岁月里,那与他相识的两个月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可她还是记下了,有关那人的一切,都深深记在脑海里,刻在心房上。

  定格在回忆的青春里。

  江卓颜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张纸条,看的出来是从笔记本上撕下来的,纸页边缘泛着黄,字迹也已经很模糊了,极具年代感。

  “小词,我把我的青春典当给你,不要回报,因为如果可以,我宁愿不要这段青春,不遇见那个叫乔铭飏的男人。”

  她的大眼润润的,情绪似乎快要掩盖不住的溢出来,声音里也带着闷闷的哭腔:“他把我的心塞的太满了,让后来的人根本装不进去。”

  江卓颜走后,林抒词把那张纸条调整好位置放进了展台,正准备随便扫一下地就关门回家的时候,纪仰光走了过来:“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那个晚上出现了吗?”

  她原本就站在角落里,此时他站在她面前,挡住了所有光源。

  他人极高,她抬起头也堪堪只能到他的下巴。

  这样的姿势,要是从别的角度看,很容易以为二人在干什么不好的事情。

  此时碰巧走进店门的向淮远就正好看到了:“你们在干嘛?”

  听到声音,纪仰光顿了顿,身子让开了些,露出林抒词一张红的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的脸。

  向淮远三步并做两步走过去,拉开纪仰光,一向冷漠的脸上这时也微微看出怒气:“你在对她做什么?”

  纪仰光面无表情:“你管我干嘛?反正又不是对你。”

  气氛逐渐微妙起来。

  两个同样身高腿长的人无声对峙,汇合的视线似乎能碰撞出火花,恨不得把对方活活烧死。

  眼瞅事情好像不太对,林抒词一把拉住向淮远的手臂:“我刚眼睛里飞进一只小虫子了,他帮我吹呢。”

  向淮远低头瞥她一眼,一副“信你我就是**的”样子。

  “真的,”她踮起脚把眼睛睁大凑上去,“你看我眼睛,是不是很红,就是被那小虫子弄的。”

  她眼睛的确是红的,但不是被什么虫子弄的,纯属是听了江卓颜的故事被感动的想哭,但又觉得在纪仰光面前哭有点儿丢脸,生生憋红的。

  纪仰光这时两手一挥,从柜台里拿起书包转身就走了。

  她松开向淮远的手,开始边收拾东西边嘀咕:“本来就没什么嘛,你激动个什么劲儿?跟一小孩计较什么啊?对了,你不是回家了吗怎么又来了?”

  向淮远:“看你这么晚还没回来以为你干坏事了就过来看看。”

  林抒词:“……”

  关掉店里所有灯,林抒词用手机*作遥控卷帘门合上,二人慢慢走出小巷子。

  家就在出了巷子的公路对面,一个小型商业城的住宅区,十二楼,一梯一户的户型。

  走过去也就几分钟的事儿。

  路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几乎都是林抒词自己在那儿嘀咕,向淮远偶尔附和两句。

  过街口红灯的时候,他似乎听见她低低的声音:“我真的很想他。”

  但马路上车来人往,此起彼伏的声音喧闹嘈杂,他忽然有种产生幻听的错觉。

  她会想谁呢?肯定不是自己。

  纪仰光?安塞斯?

  亦或者,是二人那张一模一样的脸?

  ………

  纪仰光回到出租屋里,飞快洗了个澡。

  屋子里没有吹风机,他只能用毛巾随意擦了两下,就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躺到了床上。

  想了想,他起身下床,手往破旧的小沙发垫子里摸了摸,很快摸出一个用布条包着的东西。

  他的动作很慢很慢,像对待珍宝一样,一层一层揭开包的厚厚的布条,最后露出里面的东西。

  是他攒了两个星期的钱,林抒词开给他的“工资”。

  除去这个月的房租水电,尽量省着不买生活用品,在不买书的前提下,能剩下大概五千块钱。

  他在想,林抒词那样的女人会喜欢什么东西呢?

  贵重的?她肯定不需要,她又不缺钱。

  稀奇古怪的?他能想到的只有她店里的那些东西了。

  想了很久,他目光沉沉的,重新把布条包好,塞进垫子里。

  明天晚自习去问问班上的女生吧。

  纪仰光又躺到床上,眼睛一闭,睡着了。

  夜里不知道几点的时候,他忽然醒来,身上的汗都快打湿了衣服。

  他沉重的喘着粗气,茫然无措的抱住头开始低声呜咽。

  又梦到了。

  瓢泼的大雨里,他抱着身体逐渐冰冷的纪月凉跪在地上,发出撕心裂肺的低吼。

  啤酒瓶打在她的额头上,立刻四分五裂,有一颗最尖的玻璃渣,深深刺进了她的太阳穴。

  那帮人本就是冲着钱和纪月凉来的,这会儿见闹出了人命,也都惊慌失措的扶着他们老大跑开了。

  只有他,抱着她瘦弱的身子,眼睛里充斥着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没有人来救她。

  没有一个人来救她。

  雨水狠狠冲刷着大地,他抱着她的地方,很快蔓延成了一片血水。

  是她的血,她一定很疼很疼。

  他将脸凑上她的,试图用这可怜的体温温暖她。

  可无济于事,她连话都说不出来,瞳孔很快开始涣散。

  最后,她的脑袋往一旁软软一歪。

  ………

  好多个夜里,他都被这一幕给死死缠住。

  无法入眠,即使睡着了也会很快被惊醒。

  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他曾犯下的过错。

  该怎样俗弥补?还可以弥补吗?

  他的眼睛在深深的夜里,忽然间亮的惊人。

  ……

  林抒词回到家踢掉鞋子,光着脚抱着枕头爬上了沙发。

  向淮远见状,极其熟练的替她打开电视。

  放的是部挺老的文艺爱情片,剧情没什么新颖的,一如既往的套路爱情,从开头就讲女主角和男主角的再次重逢,男主角就已经有了自己的妻儿。

  然后是画面明显有年代感的大段大段的回忆,插叙讲了男主角以前没钱的时候女主角不离不弃的陪他身边,男主角却不求上进,整天不是打游戏就是泡吧,最后女主心灰意冷离开了他。

  也许是女主的离开让男主幡然醒悟了。

  重逢的时候,在拥挤嘈杂的人群里,双方一眼认出对方。

  那时男主已经创业成功,有妻有儿,生活幸福美满。

  女主辗转流离他乡多年,有了自己的事业,但却依然孑然一身。

  最后,互相道别,连一个联系方式都不曾留下。

  片尾落幕时,电视上是男女主共同说的一句话:后来的我们什么都有了。

  却没有了我们。

  语气平淡,但表达的意思,绝不只是这样。

  文艺片就是忍不住让人有代入感,即使拍摄的质感比起其他片子稍弱一些,但看到女主角临走前,男主角还在无所谓的打游戏,她说了一句话:“泡面我给你弄好了在桌子上,你记得吃。”

  然后才拎着行李离开。

  这世上的爱情似乎总是爱而不得,得而不爱,没有真正的两全。

  很久很久以前的时候,林抒词也是一个会把小心思偷偷藏在心里的人,想着未来有一天一定要用怎样的方式跟安塞斯表白。

  她喜欢的人,是优秀到让整个国际联盟都为之惊叹的人。

  可是还没等她想好该怎么做,机器一族就已经叛变,安塞斯身赴战场,一去就是几个月。

  后来她跟向淮远也去了前线,深刻感受到了那种面对几乎没有弱点的敌人时,心里是怎样的绝望。

  人类如果有幸,能在这一役中取得胜利,她一定会问他:这前路漫漫,末日不知何时会降临,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度过?

  你愿不愿意?

  可是他却失踪了,像是人间蒸发,消失在无边无垠的宇宙中,至今,生死不明。

  而她背负着使命,来到了这个时代,却意外的,跟那个和安塞斯有着一样面容的少年相遇了。

  他家境贫寒,生活的很艰难,靠着她的援助才慢慢好转起来,要是以这个时代衡量人的标准来看,除了面孔,他绝对各方面都算不上优秀。

  曾经她就对向淮远说过,自己喜欢的人,就算不是安塞斯,也一定要是和安塞斯一样优秀的人。

  不知是不是身处的时代变了,又或许是自己的心境变了,她发现,这些标准,这些条条框框,似乎都变得不重要了。

  喜欢就好。

  ……

  看完电影,林抒词到洗手间放水洗了把脸,想着时间还早,她拿起手机给江卓颜发了条微信:卓颜,睡了么?

  对她来说时间还早,但其实已经深夜十二点了,正常人大多都已经睡下了。

  林抒词显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拇指又快速的敲出一排字:好好生活,未来总会相遇。

  她说这话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江卓颜坐在自己面前讲述从前经历的时候,她脑海中分明看到的。

  在柔软昏黄的壁灯下,江卓颜和一个男人依偎在沙发上,耳鬓厮磨。

  那人也许是她故事里的乔铭飏,也许是她未来的丈夫,不管是谁,她总会跟他相遇。

  手机那边的人似乎睡着了,等林抒词快放下手机的时候才发来一条:嗯,会的,谢谢。

  又是睡不着的夜晚,她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久,才忽然想到江卓颜给她的中药,刚想起身去煮一看时间又已经快接近凌晨三点了,于是摸摸鼻子,继续熬着。

  第二天依然顶着熊猫眼去店里,陈阿姨看见了又连忙热心肠的问她是不是那个药不管用。

  她摆摆手说自己只是忘了喝,效果还是很好的。

  目光一动,瞥见纪仰光的眼窝子也是青的:“小孩儿,不是说了不能熬夜的吗,会影响你身体恢复的。”

  他低低应了声,侧过头没说话。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