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从书剑恩仇录开始做皇帝

从书剑恩仇录开始做皇帝

从书剑恩仇录开始做皇帝

时间:2020-06-24 15:14:03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追书神器

主角:李沅芷,苏牧

离线阅读
从书剑恩仇录开始做皇帝

从书剑恩仇录开始做皇帝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从书剑恩仇录开始做皇帝 阅读全文

  翌日。苏牧洗漱过后,走到了正在吃早饭的李沅芷和陆菲青面前。“诸位大人。”苏牧走上前,抱拳一礼,开口道。“你有何事?”陆菲青见到面容俊朗,气质不凡的苏牧,微笑着问道。“在下苏幕,乃是一书生,准备进京赶考,奈何一路上绿林甚多,昨日见到诸位大人乃是官府中人,小子斗胆想要与诸位大人同行。”苏幕文绉绉的解释道。

精彩章节试读

  陆菲青了然,微微颔首道:“只是同行,倒也不过是小事,只不过,我们是准备前往江南,并不去京城。”

  “到时候,小生离去便是,在此多谢诸位大人了。”苏牧拱拱手,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感受着脑海的震动,七万零三百点的气运,又增加了一千点,七万一千三百点气运。

  苏牧神色一动,对于之后的事情就颇为期待了。

  没等多久,陆菲青等人就开始整队,准备出发,苏牧的马车也被车夫牵着,来到了店面之外。

  “书生,你会武功吗?”一身穿男装的俊俏少年,驾着马跑到了苏牧马车旁边,问道。

  “略懂,略懂。”苏牧见到眉清目秀的少年,心中顿时了然,这位就是李沅芷了。

  “那你到底是懂,还是不懂呢?你学过什么武功?又是那一个门派的?”李沅芷对于苏牧的敷衍,有些不乐意,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接连问道。

  这些天她看过不少的江湖好汉,都长得人高马大,没一个能够看得过眼的,见到苏牧这样俊俏的人儿,也忍不住凑过来交谈。

  “沅芷,打听他人武功,乃是江湖大忌。”陆菲青瞪了一眼李沅芷,呵斥道。

  “知道了,陆老师。”李沅芷心中虽然不以为意,但口头上还是答应得很好。

  之后李沅芷到没有继续追问苏牧,也让苏牧松了口气,他那里懂什么武功,他记忆里有得,不过都是些武技罢了。

  目前能够用的一个都没有,唯一会的也只不过是神州大陆淬体境都能使用的气血搬运之法。

  淬体境都是依靠气血,增强自己的拳脚力量,到了淬体境七重之后,拥有真气之后,才能够学习武技,发挥出武技的威力。

  不过这种气血搬运术,气血越多,威力越大,以苏牧本身真元境的气血,使用气血搬运术,不说万人敌,当个千人敌还是绰绰有余的。

  走出了双塔堡,又约莫走了一个多时辰,离双塔堡约已三十里。

  忽地一阵马蹄声传来,不远处,两匹枣红马奔袭而来。

  李沅芷道:“老师,对面又有人来了。”

  他们有过昨晚的事,所以对迎面来的人都留上了心,两匹马一模一样,神骏非凡,更奇的是马上的人也一模一样,都是四十岁左右的年纪,身材又高又瘦,脸色蜡黄,眼睛凹进,显然是一对孪生兄弟。

  这两人经过骡队时都怪目一翻,向李沅芷望了一眼,李沅芷也向他们瞪了一眼,把马一勒,一副要打架就请上来的神色。

  这两人丝毫不理,不约而同的马鞭一挥,向西奔去,李沅芷气道:“那里找来这么一对瘦鬼!”

  陆菲青听了,心中一震,望着这两个人的背影,活像是两根竹竿插在马上,忽然想到了什么,不觉道:“啊,原来是他们!”

  李沅芷一听,连忙问道:“陆老师,你认识他们?”

  陆菲青道:“那一定是西川双侠,江湖上称为黑无常白无常的常家兄弟。”

  李沅芷噗嗤一笑:“他们姓得好,绰号也好,这不是一对无常鬼吗?”

  陆菲青瞪了一眼,道:“沅芷,你要知道祸从口出,人家长得难看,本领可不小!我和他们没会过面,但听人说,他俩兄弟是双生兄弟,从小焦不离孟、孟不离焦,哥儿俩也不娶亲,到处行侠仗义,闯下了很大的万儿来。尊敬他们的称之为西川双侠,怕他们的就叫他们黑无常白无常。”

  李沅芷被陆菲青瞪了一眼,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又问道:“这两人不是一模一样吗?怎么又有黑白之分?”

  苏牧插言道:“常家兄弟,哥哥的眼角上有一粒黑痣,叫做常赫志,弟弟没有痣,叫做常伯志。”

  陆菲青诧异的看了苏牧一眼,笑道:“看来小兄弟对于江湖之事,也知之甚详。”

  “喂,书生,你还知道些什么都说出来吧。”李沅芷看向苏牧的目光,满是好奇,这些事情她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书生能够知道?

  “偶然间听闻的而已。”苏牧笑了笑,没有理会李沅芷。

  李沅芷轻哼一声,扭头看向陆菲青,问道:“他们到这里边塞来干么呀?”

  陆菲青摇摇头,道:“我也真捉摸不定,他俩兄弟向来没听见到塞外来做过案。”

  李沅芷张牙舞爪,道:“这对无常要是敢来动我们的手,就让他们试试师父的白龙剑。”刚才这对兄弟瞪了她一眼,姑娘心中可不乐意了,显然把那两个家伙记恨在心上了。

  还没有说完,连忙补充道:“试试本公子的宝剑。”

  陆菲青见到李沅芷的这股子机灵劲,无奈道:“他兄弟听说从来不单打独斗,对付一个人是两哥儿齐上,对付十个人也是两个儿齐上。”

  他干笑一声:“你师父的老骨头怕经不起他们四个拳头的捶呢!”

  说话之间,前面马蹄声又起,这次马上乘的是一道一俗,道人背负长剑,脸色苍白,满是病容。

  那道人只有一只右臂,左手道袍的袖子束在腰里,另一人是驼子,衣服却穿得极为华丽光鲜。

  李沅芷见这驼子相貌丑陋,服饰却如此华丽,不觉噗嗤的笑了一声,说道:“师父,你瞧这驼子!”

  陆菲青要阻止她已来不及,只见那驼子怒目一横,乘马擦身而过时突然一伸长臂,向李沅芷的马抓来,那道人似乎早料到驼子要生气,不等李沅芷避让,就用马鞭一挡,拦开了他一抓,说道:“章十弟不许闹事!”

  这都是一瞬之间的事,驼子一抓不中,两匹马早已交错而过。陆菲青和李沅芷回头一望,只见驼子挥鞭在自己和道人的马臀上各抽了一鞭,两匹马疾驰出去,驼子身法奇快,一个“倒栽金钟”,在马背上倒翻了一个觔斗跳下地来,脚在地上点了三点,已向李沅芷扑了过来,李沅芷宝剑出手,俟机迎敌。

  苏牧见到这驼子,心中也知晓这驼子的身份,对于这驼子苏牧心中也没有太大的好感。

  虽然李沅芷不应该嘲笑别人的缺陷,却也不应该不顾自己的身份,朝着李沅芷出手。

  如果李沅芷是一个普通人,马受惊之下,足矣将李沅芷掀飞出去,以李沅芷的身子骨,断上七八根骨头是肯定的,说不定还会遭到重创,不过有陆菲青在,他也不会让李沅芷就受伤。

  见到驼子接近了李沅芷,苏牧也心痒难耐,想要试试这驼子的武艺,当即鼓动气血,体内血流如浆汞,苏牧一掌向着那驼子拍去,同时嘴里低喝一声,“回去。”

  章驼子见到苏牧一掌拍来,当即叫道:“来得好!”

  同样一掌向着苏牧拍去,两掌相撞,苏牧巍然不动,章驼子却被拍落在地,蹭蹭蹭倒退了七八步才稳住身形。

  一张丑脸上涨红,显然是体内的气血沸腾,强压下沸腾的气血,章驼子惊疑不定的看向苏牧,抱拳道:“好武功!不知好汉师从何处?”

  “章十弟!都让你不要闹事,你为何不听?莫要耽误了大事。”独臂道人一脸不愉的骑着马走了过来。

  章驼子低着头,不说话,独臂道人走上前来,道:“我这十弟听不得别人叫他驼子,只是想给这位公子一点教训,没有害人之心。章十弟,还不道歉!”

  独臂道人呵斥道。

  “我就是想让这位公子出点丑。对不住了。”章驼子抱拳道歉道。

  “劣徒顽劣,初次行走江湖,不懂规矩,并非是有意冲撞二位,沅芷,还不道歉?”陆菲青瞪着李沅芷,呵斥道。

  “对不起。”李沅芷低着头,一副认错的模样,目光却是落在了气定神闲,坐在马车上的苏牧身上。

  独臂道人道:“我等还有大事需要处理,就不与诸位多言,告辞!”

  说罢,看了一眼苏牧后,翻身上马,带着章驼子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沅芷,这下你可知什么是祸从口出了吧?”陆菲青伸手点了点李沅芷的额头,没好气的说道。

  李沅芷低着头,嘟着嘴,颇为有些委屈的说道:“人家什么也没说啊,他本来就是驼子嘛。”

  陆菲青有些头疼,还想在说些什么的时候,看着李沅芷双目莹然,珠泪欲滴,可怜兮兮的模样,心下一软,便忍住不在多说了。

  见到陆菲青不说话了,李沅芷转眼间便雨过天晴,脸上笑嘻嘻的赶着马来到了苏牧身边,质问道:“书生,你不是说你不会功夫吗?”

  “我说得是略懂。不是不会。”苏牧瞥了一眼李沅芷,答道。

  “哼!你有这么好的武功,干什么还要和我们同行啊?”李沅芷轻哼一声,又问道。

  陆菲青也竖起耳朵,想要听听苏牧的回答。

  苏牧道:“你们是朝廷的人,跟着你们,遇到了麻烦,你们可以解决,我也乐得清闲。”

  陆菲青失笑,原来如此。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