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将门嫡女

将门嫡女

将门嫡女

时间:2020-06-24 14:55:09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微阅云

主角:林苑雪,冥靖渊

离线阅读
将门嫡女

将门嫡女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将门嫡女 阅读全文

  “林将军,援军…援军停在了一百里之外。”男人手上提着朴刀,血潺潺的从刀尖上流下,也不知是他的还是敌人的血。“怎么会,援军为什么会停下来?”林苑雪咬着牙,一双凌冽的眼睛好似地狱修罗一般,手起刀落,长时间的厮杀让她越发的疲惫。“是,是皇上,皇上出卖了我们。”

精彩章节试读

  男人嘶吼拼杀着,刀将他的皮肉撕开他也没有轻弹一滴泪水,但是知道他们为之拼搏的人想要置他们于死地,他的泪水便止不住的流。

  “闭嘴,皇上不会背叛我们的!”

  林苑雪不信,她披上盔甲在沙场上为北兴国抛头颅洒热血。下了战场脱战甲换霓裳,在后宫里帮皇上涤荡奸佞。皇帝怎么可能害她?

  他明明说过爱着……说过要等她回去。怎么会——

  林苑雪稍微有些分神,一把刀便铺面而来,削去她耳旁的碎发。

  “林苑雪,这是在沙场上,我佩服你是个女人。但战场是连着朝廷的,就算你战场上战无不胜,但你在人心和诡谲的朝堂上败得一塌糊涂。”

  敌军将军勾着嘴角嘲讽着她:“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是什么滋味儿?”

  林苑雪皱着眉头,回身挑了一个枪花,将地方将军挑落马下。差一分毫直取他的首级。

  男人拍地起身,擦了脸上划出的血痕。

  “可惜了,你可知道你的命多值钱?我朝将重地池悦关换给了你们,而且放了李矛清归北兴。北兴皇帝愚蠢,你的命可当的了十个李矛清那样的庸才。可奈何美人儿日日夜夜在他耳边吹枕边风,他才昏了头。再者说,没了你,那池悦关给了他,他也守不住。等你死后,我当即便率兵收回池悦关。”

  敌方将军嗤笑了一声:“李矛清还真是有个好妹妹。不过同样是妃子,她在宫里夜夜笙歌,还与敌国通叛,陷害你家人,你却在战场上厮杀,你心里就没嫉妒过吗?就不恨吗?”

  “话说回来还真要感谢她们兄妹与本将军里应外合,将你军作战地图给了我,我才这么顺利将你们围剿。”

  林苑雪的心听到援军停滞不前,早已凉了一半,此时这滔天的绝望之后这股怨气转换为怒气和恨意充斥了全身。

  她咬着贝齿,嘴角参出潺潺血水,已经是杀红了眼。深深的恨意几乎融入到她的血肉。眼前也只一片猩红。

  林苑雪被怒意蒙了心,动作开始有些力不从心,正被敌方将军捡了破绽,一刀劈下,刀刃透过战甲,没入她的肩骨,鲜血直涌。

  林苑雪闷哼一声,硬是抗住了这一刀,将红缨枪往前一划,擦过敌方将军的咽喉,连人带刀被她生生逼退。

  受伤之后林苑雪每每挑枪时,无力感几乎传到全身,此时就算是死她也不会瞑目,她最想做的就是提刀杀到冥司和面前问个究竟。

  “援军一定会到的,我一定会带你们回去的!”林苑雪大喊着,只有这样跟着她出生入死的将士也许才有一线生机。

  “呵呵,援军是不会到了,冥司和已经背着将士们和我朝立下誓约。另外林将军放心,我是不会杀了你的。毕竟我与李玉夏有约定,假意让你战死沙场,实则要活捉你,然后将你秘密交给她。她可是说要亲自剥了你的皮,将你的肉剁碎,逼着令尊一口一口吃下去。”

  林苑雪没有说话,气血上涌,双眼充血,却也使得巧力让敌方将军毫无招架之力。

  敌方将军有些吃力的躲着林苑雪的攻击,嗤笑道:“不过你放心,黄泉路上,你也不会寂寞,日后你“战死沙场”,林家也将满门抄斩,尸首挂在城门鞭笞三天三夜。原因,林苑雪投敌叛国,罪诛九族。你觉得皇帝会把背叛自己**的名头戴在自己头上吗?”

  林苑雪心狠狠一颤,手越发的握不住手中的红缨枪,一支冷箭直接穿透了她的胸腔。剧烈的疼痛从心口传来。满口的血污一涌而出。

  敌方将军趁机一刀夺去了她整条胳膊。

  “是靖王,将军,靖王带着援军到了!”

  林苑雪倒地之前眼前一片猩红。

  只觉的一阵剧痛,污血喷溅了她整张脸,眼见着自己握着枪的胳膊滚落到地上,以及自己一直视为虎豹仇敌的靖王带着**斩杀了过来。靖王原本那阴冷的面容现在却沾染着暴怒和焦躁。

  她捂着断臂,心中一声冷笑,什么援军?不过是靖王身边养着的死士。

  “林苑雪,本王不允许你死!”

  这是林苑雪最后听到的话,她只觉得靖王一把将她揽上马,紧紧的箍在宽厚的怀中,将所有东西都丢在身后策马而去。

  她以为靖王听到她死的消息应该是最高兴的。但是刚刚那一句不知为何,她却听出了靖王的暴怒和绝望。

  ……

  林苑雪醒来时只觉得眼前一道光虚闪而过,她抬手遮住眼睛,这道光晃得她有些站不住,差一些往后倒去。

  眼睛还没睁开,耳旁挖苦嘲讽的声音便如海水倒灌一样涌入耳里。

  “太子哥哥不在这里,你给我装什么柔弱呢?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货色,配不配!”

  不等林苑雪反应过来,紧随着一记耳光便打了过来。

  林苑雪此时还两眼昏花,根本看不清眼前的人,只觉得身边有什么异动,只凭着直觉像后撤了一步,掌风瞬间从她的鼻尖擦过。

  “啊!”

  那人惊叫一声,她本以为趁着林苑雪虚弱的时候用尽全力打她一巴掌,结果力道扑空,倒是扭到了自己的腰。

  “玉夏,你怎么了?林苑雪,你也太心狠手辣了吧?我看你就是故意让开,让玉夏受伤的!”

  林苑雪皱了皱眉头,终于看清了眼前这两人,左边眉毛跟着跳了一下,胃中一顿翻江倒海,恨意立马涌入气血中。

  “与外朝通敌,谄媚冥司和撤走援军,我没找你们算账,你们倒是先找上门了。”

  说完林苑雪准备上前一把掐住了李玉夏的脖子,却被一旁的李矛清挡了下来。凶狠的目光就像是钢针一样扎在林苑雪的身上。

  “你少在这里胡言乱语,今天我要在投壶比赛上撕了你的脸皮!”李玉夏银牙紧咬,面露凶光,活脱脱的一个夜叉。

  林苑雪愣了一下,这才发现有些不对,眼前的李玉夏分明只有十五岁,怎么突然……而且李矛清不是被岷江国抓走做人质了吗?

  见林苑雪没有动静,他们自当是以为林苑雪被吓破了胆,于是李矛清眼神**,紧了紧藏在袖中的软骨粉。

  “今**只要好好伺候好本大爷,日后等我妹妹当了皇后,说出去你之前在皇帝的舅子身下承过欢也是脸上有光了。”

  李矛清步步逼近,舔了舔一口黄牙,这林苑雪也是一等一的美人儿,要不是将军府的嫡女,他早就用下流手段拐了去了,今日这种机会他可不会放过。

  只要软骨粉往林苑雪面前一撒,要是没有他的解药,那她再想站起来可就难了。而且只需把她用完,随便丢到某处,仅凭她林苑雪一面之词就算是她是公主郡主又能怎样呢?

  “小**,敢跟我抢太子哥哥,我今天就要你死!”李玉夏咬牙切齿道。

  李玉夏说完,李矛清一手抽出软骨粉,朝着林苑雪眼前撒去。

  只是林苑雪身手敏捷,立马低头,用广袖遮住口鼻,脚下一个横扫,身手利落洒脱,直接将李矛清摔了了狗啃屎。

  “哥哥——”

  李玉夏立马捂着口鼻,正准备提醒李矛清不要吸气,否则将软骨粉吸了进去,只是这一提醒晚了些,李矛清趴在地上狠狠抽了一口气,大呼吃痛。

  “林苑雪,你这个小**,竟然敢坑害我哥哥!”说完李玉夏就扑上去要抓花林苑雪的脸。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远处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颇为好听。瞬间让林苑雪浑身血液倒流,这是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声音,甚至是深入骨髓。

  北兴皇帝,冥司和。

  林苑雪一把推开李玉夏,弹了弹身上的尘土,貌似极其嫌弃,看得李玉夏几乎能把她生吞活剥了去。

  然而林苑雪看着身后的冥司和时,脑子越发的乱。这分明是十七岁的冥司和,那时虽是稚嫩的面部线条,但也挡不住日后成为帝王的凌冽。

  林苑雪没有答他的话,而是暗中掐了一把自己。疼得厉害。看来不是做梦了。

  林苑雪自嘲自己这一生被陷害,被暗杀,被当成毒蝎敬而远之,披上战袍,丧失了自己,都是为了冥司和,她从不曾后悔。但是在她死前的那一刻,甚至赔上了整个林家,她毕生的悔恨犹如滔天巨浪将她吞噬。

  在战场上死去,却回到了十五年前,也算是上天眷顾。

  林苑雪定神后勾着嘴角笑了笑,看似随和灵动,实则看着冥司和的眼神毒辣又嘲讽。

  “回太子……”

  林苑雪还没说完,就见李玉夏突然变了脸,珍珠似的泪珠子,便跳了下来,眼圈泛着红光,尤是个可怜人儿。一双眼睛便贴在冥司和身上了。

  她上前一步直接推开了站在冥司和身旁的林苑雪。粉嫩的朱唇一启一合,苏绣罗帕轻拭着眼角,语气黏腻,让人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太子哥哥,你得为我们兄妹做主啊。”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