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豪门童养媳我不当了

豪门童养媳我不当了

豪门童养媳我不当了

时间:2020-06-24 12:25:51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谢钱浅

离线阅读
豪门童养媳我不当了

豪门童养媳我不当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豪门童养媳我不当了 阅读全文

  谢钱浅十岁那年被送去沈家,老太爷对谢家这个女娃娃甚是喜欢,当场拍着胸脯让沈家儿女好好养她,以后就是沈家孙媳。老太爷放完话没多久蹬腿了,那么问题来了,沈家孙子有三个,她是哪家孙媳?那年,谢钱浅平胸,个矮,瘦骨伶仃,沈家二孙和三孙每天以捉弄她为乐。只有沈致在他们闹得过分时,默默往她身后一站,吓退众人。几年后,谢钱浅被养得越发明艳动人

精彩章节试读

  VIX club,代表着都城夜生活的最高标准,和一般的酒吧不同,这里是有钱人或者上流社会的专属俱乐部。

  VIX三楼的半敞开式豪华卡包,更是超级VIP们身份的象征,从这里不仅能看到整个VIX震撼而绚丽的动感色彩,更能感受到场内悬浮在半空的三维美女劲舞,身在其中,有种陷入全息影像的未来感,在酒精、灯光和音乐的激发下,现实和幻影重叠,让人瞬间沉浸在纸醉金迷之中。

  只有正中那个至尊卡包里手拿奇楠手串的男人,来了一晚上了,无框眼镜后的眸子依然挂着清明的神色,有些慵懒和寡淡,似乎对周围的事物都有些漠不关心的味道。

  离他两米开外的沙发上坐着不少穿着精致的长腿美女,能来VIX耍的妹子,本身家境条件也不错,不是富二代就是小明星网红之类的,纵使一整晚这些妹子时不时用眼神觊觎那个男人,但没有一个人敢真正靠近他。

  此时卡包里有些安静,源于二十分钟前隔壁两个卡包的人不知怎么起了冲突,随着一阵酒瓶破碎的声音,然后便有人开始闹事,吵闹声越来越大。

  本来不关他们的事,但几分钟前,隔壁卡包突然有个姑娘嚣张地吼道:“老娘是沈家人,你们再得寸进尺我让你们在都城混不下去。”

  一句话让至尊卡包内把玩着奇楠手串的男人掀了下眼皮,他身边的关铭有些讶异地转头看向他,问道:“你家的人?要不要过去看看?”

  沈致翘着腿依然没动,只是终于抬起视线落向隔壁卡包,卡包与卡包之间正好有一块镂空玻璃,透过那里可以清晰地看见隔壁放狠话的姑娘。

  庄丝茜穿着一件性感的抹胸裙,浓妆艳抹,五官倒是不丑,但难免有些俗气,沈致放下酒杯淡淡地摇了摇头,表示并不想管这桩闲事。

  关铭却来了兴趣,再次确认道:“这女的到底是不是你家人啊?”

  沈致从残存的记忆中把那个黑丫头拎出来比对了一下,外形和气质都对不上号,他声音清冷地说:“不是。”

  “靠,不是还打着你们沈家的名号在这豪横?胆子够大啊!”

  果不其然,关铭话音刚落,隔壁包间刚被庄丝茜泼了一身酒的男人回怼道:“吹**你也不打个草稿,我倒是认识三少沈钰,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他有没有你这号妹妹?谁不知道沈家这么多年也没出过个女儿。”

  他刚说完,一直站在角落的潮男思索片刻,突然迟疑地冒了句:“黄哥,你这么说,我好像上个礼拜在一个局上听说沈家的确有个不为人知的养女,沈家长孙这次回来可能会跟她结婚。”

  黄恢弘听到这话脸色在瞬间变了变,刚才那咄咄逼人的气势顿时隐去大半,试探地问道:“你是沈致未婚妻?”

  与此同时,隔壁包间里的沈致眉宇几不可见地皱了下,他旁边的关铭立马压住笑意,见过碰瓷的,还没见过有人敢碰沈家太子爷的瓷。

  所有人都静待庄丝茜回答,和她同行的妹子更是着急地扯了她一下,只听见一句“茜茜,你跟他们说啊。”

  关铭猛然听见“浅浅”这个称呼,笑容突然凝结,转头去看沈致:“浅浅?你那个童养媳是不是叫这个名字?我记得好像是叫什么浅的?”

  沈致再次将目光投向那个姑娘,庄丝茜明显比刚才更加局促了,站在那一脸不知所措的神情,不敢承认,也不敢不承认,各种骑虎难下。

  沈致的脸色略有几分深沉,把关铭看懵了,又问了他一遍:“管不管?”

  沈致收回目光,冷淡地说:“不用管。”

  关铭的表情开始变得微妙起来,他和沈致发小,后来又一起出国留学,虽然他比沈致先回国几年,但对于自己这位兄弟,他比谁都清楚,不相干的人跪在他面前求他,他都不见得会眨下眼,但只要跟他挂上钩的人,起码面子上他不会让人在这么多人面前吃亏,唯一可以解释的是,这女的还真是吹**的。

  很快,那个号称认识沈钰的黄恢弘直接拨通了沈钰的视频,把镜头怼到庄丝茜脸上问了句:“三少,打扰了,这女的说是你家人,你看看认不认识她?”

  手机里的沈钰风流细长的眼睛微眯了下,嘴角嘲弄地落了句:“不认识。”

  “……”庄丝茜张了张嘴还没说话,视频被掐断了。

  黄恢弘扬起手就一巴掌朝庄丝茜甩了过去,就在巴掌快落到庄丝茜脸上时,他的手臂突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视线一阵眩晕,腰上猛然吃痛,身体直接狠狠砸在茶几上。

  一切不过发生在顷刻之间,等黄恢弘捂着腰再回过神来时,看见的便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妹子,一身卡其色连体工装衣,背着个双肩包,短发齐耳,一双浑圆的大眼里透出难以侵犯的气场,帅且飒。

  他甚至无法想象刚才这姑娘是如何像一个点撬动整个地球似的把他举起来的?

  与此同时,耳边响起其他女人的尖叫声,庄丝茜醉醺醺的视线突然有了几丝清醒,立马就朝谢钱浅扑了过去,一把抱着她的胳膊委屈地说:“你快联系陶管家,让沈家派人过来。”

  谢钱浅面无表情地甩开她,黄恢弘彻底来了火,对着她们就喊道:“还真吹**吹上瘾了,别说沈家人,今天叫天王老子来,你们也别想脱身。”

  他朝门口使了个眼色,几乎同时,那道娇小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闪到他身后,拿起酒瓶往茶几上一砸,握着酒瓶口,另一头不规则的尖锐玻璃直接贴在黄恢弘脸上。

  顿时,两个包间几十号人全部静止,就连前一秒还在叫嚣的黄恢弘,此时也身体僵硬,血液倒流,惊恐地拿余光瞄着这个妹子,声音含怒地问:“你,你干嘛?”

  谢钱浅面对不断朝这涌的男人,脸上没有丝毫慌乱,光线时明时暗地从她脸上掠过,像鬼魅的影子,她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弧度,仅一个眼神让全场生畏。

  这种视觉效果异常奇妙,明明如此娇小的身型,此时手里的东西,和那无惧甚至傲睨的眼神,无形中在她周围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威慑力,让那些原本准备过来的男人硬生生止步在沙发外圈。

  谢钱浅看他们不再向前,才略微低眸,声音平缓得听不出一丝情绪,对黄恢弘说:“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滚出这里,第二,破相以后滚出这里。”

  “???”

  黄恢弘的余光落向抵在脸上的玻璃瓶上,紧了紧牙根,心里窝火,右手往后刚摸到一个酒瓶,还没抬起手,突然“嘎哒”一声,他如此清晰地听见自己骨头的声音,刚拿到的酒瓶应声碎落。

  谢钱浅眼里流出暗涌的光泽,带着些许邪气,语气轻佻地说:“哦,看来是准备破相了。”

  黄恢弘惊恐地大叫一声:“我走!”毕竟,他还要靠脸撩妹,头可破,脸不可花。

  谢钱浅眼神一敛顺势松了手,黄恢弘仿若才从狮子爪下死里逃生一般,头也没回地带人出了卡包。

  隔壁的关铭目睹了这一切,目瞪口呆了片刻,突然一拍大腿笑出了声:“有意思,这妹子有意思,我过去认识下。”

  说完他拿起酒杯准备起身,一旁的沈致终于有了动作,抬起手缓缓压在关铭的肩膀上,关铭只感觉这只手的力道徒然加大,把他硬生生按在沙发里,他略微诧异地转过头,沈致慢悠悠地拿起面前的酒杯,要笑不笑地说:“喝酒。”

  ……

  庄丝茜见黄恢弘那群人走了,瞬间就瘫软在沙发上,像泄了气的皮球,刚才那股子硬撑沈家人的气场顿时消散了,一脸颓废样。

  谢钱浅走过去踢了她一脚:“走不走?”

  话音刚落,庄丝茜就开始大哭,她醉得不轻,谢钱浅把她提起来她又倒了下去。

  庄丝茜是沈二伯后娶的这个太太庄贤的远房侄女,庄贤嫁过来后一直没有儿女,前年的时候庄贤突然把庄丝茜弄来沈家,在都城读书。

  她也不好好上课,整天就跟一群白富美到处挥霍,这姑娘虽然比谢钱浅大两岁,但基本属于中二晚期患者。

  刚来沈家没多久偷开二少沈辞谦的兰博基尼出去耍,在隧道内直接撞报废了,命倒挺大,人居然一点事都没有,还一度上了社会新闻,被沈家紧急压了下来。

  没多久又在一家KTV闹出大事,最后沈家出面帮她摆平,并警告她再出一次这种事,沈家绝对不会帮她擦屁股。

  所以今天这事,她不敢找沈家长辈,也知道沈辞谦和沈钰根本不会鸟她,情急之下才在半个小时前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骚扰谢钱浅。

  庄丝茜住在沈家一年都没有把谢钱浅放在眼里,毕竟谢钱浅一个整天神出鬼没的外姓姑娘,鬼知道沈家人为什么要把她养大?

  但自从几个月前谢钱浅以市理科高考状元顺利进入顶尖学府Q大后,庄丝茜的心态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在谢钱浅进入大学前,沈家人各个出手阔绰送她贺礼,庄丝茜也随便送了一幅李艾青的园景画,是从她那些狐朋狗友家里顺来的,被沈钰骂穷酸,她也毫不在意,本来她和谢钱浅就没有交情。

  哪知道就是这幅园景画救了她一命,否则谢钱浅根本不会过来捞她。

  庄丝茜越哭越难过:“我打给我姑妈,她说不管我,还说要把我送回老家,我是她侄女啊,她怎么能这样,也不怕我在外面被人欺负…”

  庄丝茜感觉极其委屈,谢钱浅却半点同情不起来,就她再这么胡闹下去,她姑妈都有可能被她给连累了,毕竟沈家在都城有头有脸的,容不得这种事一而再的发生,不过谢钱浅并没有吱声。

  庄丝茜突然坐了起来,妆哭花了,喋喋不休地抱怨着。

  隔壁关铭接了个电话,下楼跟个朋友打招呼去了,他走后,沈致把玩着手中的奇楠手串,目光若有所思。

  谢钱浅听得脑壳疼,往庄丝茜旁边一坐,问道:“你知道我们两最大的差别是什么吗?”

  “???”庄丝茜歪着脖子看着她。

  谢钱浅淡然说道:“你总是把自己当沈家人,而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沈家人。”

  这个区别在于,庄丝茜总会因为沈家人对她的态度委屈,而谢钱浅却从来没有这个烦恼。

  庄丝茜喝大了,对于谢钱浅的话感觉有些绕,随即冷嘲热讽道:“我听说沈**在世时,立下了你和沈家孙子的婚约,沈家长孙回来几天了,也没说过来看看你,你要是被退婚了,以后有头有脸的人家哪个敢要你。”

  谢钱浅侧眸静看了庄丝茜几秒,突然笑了,笑得庄丝茜打了个寒颤。

  随后谢钱浅嘴角挑起一丝散漫的弧度:“饭我会做,架我会打,钱我也能挣,要男人干嘛?”

  女人最在乎的名声到她这仿佛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庄丝茜憋着一口气出不来,更加憋屈了。

  隔壁拿着奇楠手串的男人漫不经心地把手串在掌间绕了一圈,暗色的眼眸中微微涌动起难以捉摸的深意。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