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

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

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

时间:2020-06-24 12:14:11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李姝

APP离线阅读
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

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我渣过的人全部黑化了 阅读全文

  李姝十八岁成为权倾天下的长公主,正准备享受人生,却发现自己是书中下场凄惨的大反派,此时剧情已走完一半,她让一号大佬家遭突变,玩弄二号大佬感情,夺了三号大佬皇位,弄瞎四号大佬眼睛,其凄风苦雨的处境神仙来了也难救

精彩章节试读

  正午时分,青松将阳光余晖剪得斑驳,斜斜映在汉白玉铺就的台阶上。

  台阶上不知何人落了点心屑,拇指大小,若不仔细瞧,根本看不到。

  偏就是这么一小块点心屑,引来几只胆大的鸟,飞快掠过枝头,箭似的去争点心。

  季青临暗暗为不怕按剑而立的卫士的鸟儿喝彩,心不在焉喝着茶,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扣着食案。

  然而就在这时,抄手长廊处突然传来急促脚步声,季青临眼睛一亮,坐直了身,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着。

  来的亲卫是他祖父账下的兵,平日里最是稳重,今日却一改往日作风,一路小跑而来,亲卫来得急,额间还有着细密的汗。

  季青临面上微喜,又怕几位兄长看出端倪,他慢吞吞跟着兄长们起身,随口问了一句:“发生甚么事了?值得你这么紧张?”

  “长公主........传唤小将军!”

  亲卫微喘着气,目光看向季青临,担忧说道。

  季青临剑眉微蹙,星眸闪过一抹疑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她传我?”

  亲卫点头,道:“长公主派来的小黄门口风极严,塞钱也打探不来任何消息。”

  “小将军,您没做甚么事吧?”

  亲卫看了又看季青临,心中着实忧虑。

  季青临道:“没有,几位兄长可以作证。”

  “青临自来行宫后,便与我在一起,不曾出去片刻。”

  季青临的大哥季孟易满面愁容,道:“祖父不肯交出雍凉兵权,早就成了长公主的眼中钉肉中刺,长公主甚么时候宣青临不好,偏挑中祖父不在的时候,若祖父在此,他陪青临走一遭,长公主多少会顾及祖父的面子,不会对青临如何。”

  “这样,你现在寻祖父回来,让祖父陪青临一同前去。”

  季孟易对亲卫道。

  众人纷纷附和:“对,长公主先将祖父调走,随后召青临过去,必是想扣下青临,用来威胁祖父。”

  “不错。祖父平日里最疼青临,若青临落入长公主手中,祖父必受掣肘。”

  “青临,你不能过去。”

  “快去将祖父请回来。”

  几位兄长乱成一团,季青临挑眉一笑,道:“不过是召我过去罢了,哪里值得惊动祖父?”

  “况我又不曾做甚么,她还能把我吃了不成?”

  “青临,你初回长安,不知道咱们这位长公主的手段。”

  季孟易见季青临毫无惧色,叹了一声,说道:“自她掌权后,多少世家大族被连根拔起,她之所以到现在没有动季家,是因为祖父掌雍凉兵权,她心中忌惮,不敢轻动罢了。”

  “可若让她拿住了你——”

  说到这,季孟易声音微顿,天下谁人不知,青临是祖父的心肝小孙子,若长公主真以青临做人质,只怕祖父多半要向长公主让步。

  季青临笑了笑,神采飞扬,目似寒星,不甚在意道:“大哥也说了,祖父手中有兵权,所以那个女人才不敢擅动。”

  “她既忌惮祖父手中兵权,便不会将我轻易扣下。”

  “可.......”

  季孟易仍有些不放心,季青临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大哥放心好了,我去去就回,若我晚间仍不曾回来,大哥再去寻祖父不迟。”

  季孟易犹豫半晌,只得应下。

  季青临跟着小黄门去往昭阳殿。

  行至正殿殿门处,小黄门止了步,道:“季小将军且等片刻,咱家去通报一声。”

  季青临心中嗤笑。

  这位长公主,倒是讲排场。

  季青临双手环胸立在丹犀处,百无聊赖看着周围景致。

  高大的双阙直入云霄,衣甲鲜明的卫士们按剑而立,鲜红色旌旗高高扬着,绚丽的琉璃瓦烨烨生辉,半人高的檀香炉燃着大月氏进贡的苏合香,廊下镶嵌着的夜明珠足以让晚上不用掌灯。

  好一个气势恢宏的昭阳殿,无论哪一处都是金碧辉煌的,就差把我有钱、我非常有钱几个字刻在上面。

  俗就一个字。

  季青临心里埋汰着李姝的品位。

  殿内传来小黄门尖细声音:“长公主宣季青临进殿。”

  季青临挑了挑眉,大步走入殿中。

  夕阳的余晖剪着风窗,长乐明光锦铺满地,宫人内侍们低头垂眸侍立,鎏金瑞兽里吐着缭绕檀香,盛世繁华如壁画般不真实。

  画里的女子斜倚在小茱萸的引枕上,薄香色的曲裾群被她穿得松松垮垮,漆红色的长裙散开在锦毯上,勾画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

  她生得实在太好,从嘴角到眉梢,没有一处不惊艳,纵然凤目半眯着,也能想象得出她睁眼时的模样——如骤然放光的宝石,好看到让人移不开视线。

  季青临微眯眼,眼底闪过一抹惊艳。

  这个女人的确好看。

  饶是他家与她针锋相对多年,是不死不休的死对头,他也不得不承认,所谓的当世第一美人的话,并不是对她的阿谀奉承。

  可惜似这般倾城国色的人,却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杀自己的继母,杀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甚至先帝的死,也与她脱不了干系。

  想到此处,季青临又觉得她没那么美了,殷红的唇微翘着,瞧上去若有所思的,像是在心里图谋着甚么,一看便很有心计。

  季青临撩袍参拜:“见过长公主。”

  “坐。”

  李姝并未睁眼,随手指了指殿内的软垫。

  季青临丝毫不客气,坐了下来。

  小宫人自殿外走进来,送来长公主爱吃的小点心,用琉璃盏盛着,晶莹剔透地放在长公主身边的食案上。

  季青临状似无意地瞥向点心。

  李姝指上带着鎏金护甲,用护甲挑起一块小点心,对着斜斜落下的日头晃了晃,似乎在欣赏点心上精致的花纹。

  矫情。

  季青临在心里评价。

  李姝挑着点心,慢腾腾往嘴里送。

  季青临的目光落在点心,跟着点心一点点移到她殷红的唇上。

  点心拿到唇边,她突然又不吃了,原本眯着的凤目睁开,眼底闪过一丝揶揄笑意,道:“季小将军为何这般看着本宫,是喜欢本宫的点心.......”

  说到这,她声音微顿,眼底笑意更深,道:“......还是喜欢本宫?”

  季青临:“.......”

  “长公主请自重。”

  季青临冷声道。

  李姝叹了一声,似乎有些惋惜,道:“小将军当真与往常一样,不解风情。”

  季青临的脸生得委实好,英气逼人,干净纯粹,看着那张脸,总能让人生出几分戏弄之心。

  就像太干净的纸,总能勾起人想要描绘的冲动。

  她平日里就喜欢逗季青临。

  季青临一点就炸,不像朝臣一样,心里骂着她,面上还要恭维她,虚伪的嘴脸令人作呕。

  季青临就有趣多了,锋芒毕露,张牙舞爪的,明明对她造成不了任何实质性伤害,偏还要有事没事来寻她的麻烦,猫儿似的,以为自己亮出了爪子就能威胁人,殊不知,在她看来却是奶凶奶凶的,勾着她想要去捋毛儿。

  像极了她幼年时养过的一只雪团子。

  例常逗完季青临,李姝凤目懒懒挑起,道:“有个小医官本不在伴驾行宫之列,可季小将军让人将他的名字添上,又在本宫身边的内侍使了钱,让本宫只能用他,随后季小将军又在本宫的吃食里下了点东西.......”

  说到这,她声音微顿,将护甲挑起的点心丢在地毯上,慢悠悠说道:“季小将军,本宫虽吃不得桃粉,但这点量,还要不得本宫的命。”

  季青临一怔,眸光骤冷,如淬了水的寒星。

  片刻后,他推得一干二净:“长公主若想要臣性命,直说便是,何必费心找这些借口来?”

  “前几日臣一直在家中,从未出门,府上所有人皆可作证。抵达行宫后,臣在院子里与几位兄长饮茶,不曾踏出院子半步,哪有时间去谋害长公主?”

  “季小将军不认?”

  李姝微挑眉,拍拍手,身着寒甲的卫士将几个人拖进殿。

  那几人受了重刑,血肉模糊,头发与血污混在一起,辨不清原本面目。

  季青临脸色微变,手指紧握成拳。

  李姝瞧了一眼。

  他明明与人对峙落了下风,可眉眼间的傲气依旧不减分毫,如宁折不弯的青竹。

  这般干净明澈的傲气,当真叫人喜欢。

  她一直很欣赏季青临的性格,骄纵轻狂,朝气蓬勃,这是被偏爱的人才能养出来的性子。

  不像她,五岁便开始**,杀到最后,连自己的亲爹一并送上西天。

  没人宠,没人爱,自然养不出欺骄阳的年少傲气。

  没有甚么,便容易向往甚么,这大抵是她哪怕与季家势同水火,但也对季青临另眼相待的缘故。

  血腥味有些重,李姝掩了掩口鼻,看了又看季青临。

  讲真,她知道季青临年少英才,待其长大,必能撑起青黄不接的季家的门楣,不过现在年龄小,又是被娇养着长大的性子,难免年少轻狂骄纵些。

  但当她做完那个梦后,她对季青临的印象完全改变了——梦里的季青临,是个虎踞雍凉**如麻冷酷无情的战争狂魔,与现在干净明媚的少年将军完全不同。

  当然,梦里的她,也不是现在的她。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土生土长的大夏人,是个籍籍无名甚至需要看继母脸色过日子的小可怜。

  她不甘心过这样的生活,便杀继母,杀同父异母兄弟姐妹,联合朝臣世家从平帝手里夺来皇位,辅佐自己父亲登基。

  父亲忌惮她的狠辣,欲兔死狗烹,她便一杯毒酒送自己的父亲上西天,而后再扶持与自己交好的新帝登基,自己做了一手遮天的长公主。

  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可是这又有甚么关系?

  她说一不二就够了,她再不需要看别人脸色。

  她殚心竭虑数十年,终于能够享受人生。

  然而就在前几天,她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活在一本书中,是书里的大反派,将所有大佬逼黑化,最后下场凄惨的那种大反派。

  眼前这位尚显稚嫩的少年郎,就是其中一位大佬。

  他本是鲜衣怒**小将军,意气风发又潇洒,然而他的惬意生活被她打破了。

  雍凉兵马极其悍勇,她纵然手握北军与南军,却也颇为忌惮。为此她让掌天下财政的大司农对季家颇为严苛,每月拨给雍凉将士们的物资堪堪够用,让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雍凉兵马生不出**的资本。

  季家处境艰难,春风得意的小将军褪去天真,自此头也不回狂奔在黑化之路。

  而她,就是把他逼得不得不黑化的元凶。

  若只是逼迫这一位大佬也就罢了,偏她将书中所有的大佬都得罪了——她玩弄了第二位大佬的感情,夺了第三位大佬的皇位,还弄瞎了第四位大佬的眼睛,其凄风苦雨的下场神仙来了也难救。

  梦醒之后,她想着自己凄凄惨惨威威的下场,心中百感交集,眼下她大权独揽,那几位大佬虽颇有地位,但她若真真动了杀心,倒也不是杀不得,不过是有些棘手罢了。

  但,真要杀了吗?

  人生若没有点对手,岂不是太无聊?

  更何况,玩弄权势,哪有玩弄人心玩弄感情来得刺激?

  想她五岁开始演戏,演死了两位天子,世家朝臣无数,难道还演不了这几位大佬?

  她好歹是书中臭名昭著的头号大反派。

  季青临不就是觉得她心狠手辣处处刁难雍凉军吗,那她便让他知晓,这一切都不是她本意,她是被逼无奈的,世人都想害她,她是外表强势内心柔软需要大佬抱抱举高高的小可怜!

  哪怕现在大佬一门心思琢磨着怎么杀她,她也能凭自己精湛的演技,让大佬悔不当初,对她爱而不得。

  让大佬爱上自己的第一步,外表咄咄逼人内心一朵娇花的人设要立好。

  李姝微微一笑,揶揄说道:“季小将军好手段。”

  “只是可惜,季小将军的对手,是本宫。”

  很好,这句话她自己听着都觉得很欠打。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