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我是权臣白月光

我是权臣白月光

我是权臣白月光

时间:2020-06-24 12:12:07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宋玉璃,苏九卿

离线阅读
我是权臣白月光

我是权臣白月光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我是权臣白月光 阅读全文

  前世,宋玉璃为了复仇,嫁给苏九卿做妾室。她忍辱负重六年,潜心蛰伏,任他百般羞辱,只为报复这个害她家破人亡的奸臣。可一招出手刺杀,她才发现自己才是跳梁小丑,是旁人夺嫡的工具,最终横死当场。重活一世,她为了保住宋家,硬着头皮糊弄起了苏九卿。宋玉璃:其实咱俩小时候定过娃娃亲,真的。苏九卿:是吗?苏九卿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两辈子都栽在同一

精彩章节试读

  子时刚过,月悬当空,京城里正是万籁俱寂,灯火均歇的时候。

  皇城司都指挥使苏家,却并不太平。

  “就凭你,也想杀我?”苏九卿捂着腹部的伤口坐在床上,他伤的不轻,血水顺着指缝沁出来,滴答滴答地落在地上。

  宋玉璃双手紧紧攥着手里的匕首,浑身上下都抖得厉害。她衣袖周围沾满了鲜血,面色比苏九卿还要苍白。

  “就算是我,也一样杀的了你。”宋玉璃轻声说道,声音里尽是森然的冷意。

  这样的宋玉璃别说苏九卿,便是她自己都不曾见过。

  她曾是京城最有才情,最守规矩的大家闺秀,孝顺父母,爱护弟妹。后来宋家败了,她嫁给苏九卿,受尽折辱,她隐忍六年,只为这一击必中。

  今夜,图穷匕见,她和苏九卿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宋玉璃的刀尖不知不觉地垂下:“是你设计陷害我父亲,让他下了大狱!是你在他流放途中派人追杀,让他客死异乡!”

  听到她的话,苏九卿的脸上浮现出微妙的表情,他抬眼看着宋玉璃,欲言又止,却终究只垂下眼睑,一声不吭。

  宋玉璃咬牙切齿道:“就连我的母亲和妹妹也是被你毒杀!苏九卿,嫁给你六年,**日夜夜都想杀了你。”

  “是谁告诉你的?”听到此,苏九卿的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神色阴枭犹如暗夜修罗,“是太子还是三皇子?”

  宋玉璃冷冷看着苏九卿,“事到如今,是谁告诉我的又有什么意义?”

  六年前,宋家覆灭,她的至亲先后去世,苏九卿以为他隐瞒的很好,可其实早有人将真相告诉了宋玉璃。为了接近苏九卿,宋玉璃不惜落入教坊司,再设计引苏九卿来救她,就此成了他的妾室。

  这些年来,宋玉璃时时刻刻都在观察苏九卿,猜测他的喜好,了解他的习惯。她一直伪装的乖顺,这样苏九卿心情好时,总会教她几招,如何用刀,如何下毒,如何**……

  而今夜,正是宋玉璃筹划多年的结果。

  她在苏家众人的饭食中下了**,如今所有人都睡死过去,没人会来救苏九卿,等到明天天亮之时,众人只会看到他的尸体。

  苏九卿轻轻咳嗽一声,伤口随着他的动作流出更多的血来,他的身体似乎摇摇欲坠,只能虚弱地靠在床边,丝毫看不出平日里杀伐决断的样子。

  他定定看着宋玉璃,琉璃色的眸子里有种古怪而微妙的神色,许久,他的嘴角渐渐勾起一丝讥讽的笑容:“你我也算同床共枕了六年,你当真舍得杀我?”

  苏九卿有四分之一的戎狄血统,生的轮廓深沉,一双琉璃色的眸子在夜色之中,愈发显得疏离,配上他漫不经心的笑容,叫宋玉璃不知为何,心中隐痛。

  “我隐忍六年,就是为了今日,你不必拖延时间,今**的人都被我迷晕了,不会有人来救你。”宋玉璃一边说,匕首慢慢抵上苏九卿的脖颈。

  冰凉的液体砸在苏九卿的脸上,宋玉璃微微一怔,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哭了。

  苏九卿轻轻叹了口气:“我倒没看出来,你竟有这个本事。”

  他神色间略带着一丝玩味:“把刀放下吧,你不是能**的人。”

  宋玉璃被苏九卿一激,手下又用了些力气,一抹鲜红自苏九卿脖颈间沁出来:“谁说我杀不了人?”

  苏九卿低头看着那把匕首,仍是笑吟吟的样子,他似乎已从被偷袭的震怒中回过神来,轻描淡写地说道:“你知道人被割断喉咙是什么样子的吗?”

  宋玉璃微微一怔。

  “人被割断喉咙,血会瞬间从喉咙里喷溅而出,你若站在这个位置割下去,我的血便会喷的你满头满脸,你知道血的味道是什么样的吗?那玩意儿有点腥还有点咸……”苏九卿这样说着,而后就在宋玉璃晃神的片刻,他突然跃起,将宋玉璃一把按在床上,夺下了她手中的匕首。

  那不过是电光石火的刹那,不等宋玉璃回过神来,她手中的匕首已到了苏九卿的手里。

  苏九卿站起来,丝毫没有方才的虚弱,他把玩着手中的匕首,脸上却仿佛蒙上了一层寒霜,眼神凶狠的仿佛受伤的野兽。

  一股凉意自宋玉璃的背后冒出来。

  她心生一丝绝望,万万没想到苏九卿竟强悍如斯,腹部中了一刀,流了那么血,竟还像个没事人一般。

  “药是谁给你的?”苏九卿不耐烦地问道。

  宋玉璃微微一怔。

  “蠢丫头,你以为若没有人帮你,你能在我眼皮子底下在家中饮食里下药吗?”苏九卿见宋玉璃一副吓怕了的模样,不禁缓和了口气,“我教了你那么多,你却还是这样没脑子。”

  宋玉璃回过神来,是了,苏九卿说的没错,若不是有人故意纵容,她如何能背着苏九卿弄到强效的秘药,若论用毒用药,苏九卿才是这皇城里的祖宗啊。

  “我若当真杀了你父母兄妹,又为何要留你在身边?”苏九卿随手将匕首拍在桌子上,气道,“凡事多动动脑子!”

  宋玉璃咬了咬唇,声音颤抖着问道:“那你敢不敢发誓,我的父母、兄长、妹妹并非你所杀!宋家家破人亡,与你毫无半点干系!”

  苏九卿沉默下来,他的神色突然间变得扭曲而复杂起来,许久他才缓缓道:“我不敢。”

  “那我找你复仇又有什么错!”宋玉璃怒道。

  这一次,苏九卿的脸上竟莫名其妙有了些心虚,他避开了宋玉璃的目光,随手扯过外衣披上,不由分说,转身便要走:“今日宫中定是有事发生,我要先入宫一趟。”

  踏出房门的一刻,苏九卿突然回眸看了宋玉璃一眼,不耐的神色间竟有一丝温柔:“别胡思乱想,等我回来,跟你好好解释。”

  说罢,他大步流星地离**间。

  宋玉璃坐在床上,愣愣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直到苏九卿走远,她才勉强回过神来。

  是她错了吗?若当真不是苏九卿所为,那她这六年来所做的一切,又到底是为了什么?

  宋玉璃低声喃喃道:“是我错了吗?我父亲,真的不是他杀的?”

  “不是他。”

  突然有个声音回答,宋玉璃吓得站起来,可黑暗之中,房间里四处都看不到人,只有一缕惨白的月光自窗外隐约透进来。

  “是谁?”宋玉璃回答。

  “宋玉璃,你实在叫人失望,六年了,你却杀不了一个苏九卿,是因为你能力不行,还是因为你已经不舍得杀他了。”黑暗中的神秘人继续说道。

  宋玉璃拿起桌子上的匕首,怒喝道:“你是谁?”

  “罢了,也不能怪你,苏九卿心思缜密,实在无懈可击,是我们白费了功夫,不过好在没有留下马脚,所以宋大小姐,抱歉了。”

  下一刻,宋玉璃只觉心口一凉,匕首已插在了她的心口上。

  她慢慢倒在床上,血自胸口涌出来,蔓延了整个床面。

  恍惚之间,宋玉璃迷迷糊糊地想,也不知苏九卿回来,会不会觉得难过,可惜到了最后她仍然不知道那幕后之人到底是谁……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