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娇妻还小,大叔别心急

娇妻还小,大叔别心急

娇妻还小,大叔别心急

时间:2020-06-23 17:13:17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掌阅

主角:苏小白,霍锦年

离线阅读
娇妻还小,大叔别心急

娇妻还小,大叔别心急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娇妻还小,大叔别心急 阅读全文

  说好的霸总人设呢?要崩了。“我家又不缺钱,喜欢什么我自己买,至于人嘛,本来就是我的,不送也是我的。”既然要比谁脸皮厚,她奉陪。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曾经对他的偏见慢慢消失。苏小白觉得自己打嘴仗很是顺口,担心这样会不会很抹霍总大人的面子?

精彩章节试读

  她睁着一双无辜的眸子,问:“我这么造次,你会不会觉得我没礼貌,情商低?”

  “不会啊,不过,你直接这么问,确实有点低。”霍锦年点头肯定自己所说,“只是,如果你问‘我这么造次,你会不会认同我很爱你’,这样味道就不一样了。”

  苏小白悟出来他的意思后,一脸无语。

  这男人真是一本正经的吃她豆腐啊!

  而且,两人发展得是不是有点快?原来她很抗拒这桩婚事的,结果某人一来二去的,送送小礼物,哄哄,再来一个连某人都不记得的吻,就把她给哄得差不多没了偏见。

  匪夷所思。

  究竟是她好哄骗,还是某人实在太有说服力?

  随着队伍离开赛场,在门外的时候,教练提议:“孩子们,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一会儿我们要乘飞机回梧城,今天大家就暂时先不用节食,抛开一切禁忌,晚上到酒吧去庆祝这次获得金牌。”

  此话一出,所有队员兴奋得就差没把手里的包往天上抛了。

  “教练,我要吃可乐鸡翅!”

  “我要吃汉堡!”为了保持身材,每天只吃一点点东西的王美心举手说道。

  “拜托,酒吧没汉堡。”另一个女孩不忘提醒,“不过薯条可以有哦!”

  “教练,我要喝酒,要不是为了最爱体*,我早练就了千杯不醉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叽叽喳喳不停,十八九岁的年纪,就像是雀跃的莺歌。

  “小白,你来选个地方吧。”这次苏小白获奖最多,又是队长,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她是霍锦年的妻子,教练自然偏爱。

  苏小白没想到教练会让她选,平时从来不去这些地方的她,一时间不知如何处理,转头看着霍锦年,想要征询她的意见。

  霍锦年了然一笑,说:“去莫愁酒吧,我埋单。”

  “好。,那就莫愁酒吧吧。”只是她心里总觉得怪怪的,上次某人喝醉了强吻她的地方,可不就是莫愁酒吧?

  陈远一听,险些惊掉下巴,这几天,霍锦年抛下所有工作跟在苏小白身边,全程围观赛事就算了,视工作为生命的老板,竟然连续翘班几天后再陪着这群小朋友去酒吧耍。

  比赛终于结束了,自家老板没让苏小白跟着队伍回去,强行拉上了私人飞机。

  飞机上,苏小白不解的问:“你总是出现在观众席上,就不怕别人知道你是谁,然后造成交通拥堵,或者明天上头条吗?”

  霍锦年轻笑,揉了揉她的发顶,“你老公什么时候暴露过自己了?如果不是大家都知道你嫁给我,谁会知道我是谁,这还多亏了你给我露脸的机会。”

  老公……

  对于这个称呼,她不是没有想过,只是,似乎有那么一些的尴尬啊。

  “嗯,好像是这样,我就是挺好奇,你明明就是商界的一个传奇,为什么任何报刊都没有出现过你的身影?”侧脸认真的看着身边的男人。

  “这些重要吗?”霍锦年将问题抛给了她。

  “这倒是不重要,只是,你去谈生意的时候,不都是会接触到人的吗?他们就没想过合照什么的吗?”像个好奇宝宝一样,苏小白的问题没玩没了的。

  霍锦年一笑,似是想到什么不悦的事情,淡淡的说道:“没有人能带着我的照片离开。”

  苏小白心中一颤,幸好自己不喜欢这个男人,没有拍帅哥的喜好。

  她还想问,为什么这么注重保护自己,还会冒险出现在公众视野?

  还没来得及问,飞机要降落了。

  两人之间似乎忽然生出一种默契,一起回到别墅,同样换了衣服,才一同下楼。

  陈远从地下室开着一辆商务轿车上来,三人一起出发。

  霍锦年伸出自己大大的手掌,牵着苏小白小小的手。掌心里那个看似青葱,却结实有力的小手,让他抓着很安心。

  嗯,锻炼的结果,以后若是惹这大侄女儿不开心了,一手呼过来,想想都销魂。

  ……梁子今下了飞机后刚刚开机,便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

  看清了号码,她全身血液似是要逆流,胸口高低起伏不止,手一颤,手机险些掉落。

  跟教练说自己临时有事需要离开,她急急走向机场的卫生间,躲进角落那间,小心翼翼的将手机放到耳边。

  那边没等她说话,便传来冰冷戏谑的男声:“今天表现不错啊,尤其是那个倒立一字马,这姿势不错,嘿嘿。”

  听到此,梁子今的脑袋嗡的一声,发出急促的喘息。

  “怎么,这次获奖胆子大了?”见她依然不说话,男声变得阴狠,“别以为你干的那些事没人知道,那个叫什么,王什么的,估计已经成了王八嘴里的肥料了。呵!”

  王……王子鑫……

  梁子今的唇在颤抖,“主……人,我,我没有,我不知道你说谁。”

  “哼!你最好给我安分些,否则,我不介意丢你去喂鱼!”

  惊恐的眼泪盈满眼眶,压下惧意,她强扯欢颜,说:“主人,我在老地方等您,给您解锁新密码。”

  等那边挂了电话,全身虚脱的她摸索着马桶盖坐下,眼神空洞无神。

  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她才十九岁,为什么会遇到这个恶魔?!

  为什么!

  思绪一下子被拉回到两年前的夏天。

  如果那一天,她不说自己是苏小白,这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这一切都是苏小白造成的!没有苏小白,她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成为恶魔的玩具!

  苏小白,我要你陪葬!

  眼中的恐惧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仇恨,她双手紧紧攥住拳头,指甲陷入掌心而不自知。

  缓过神后,梁子今急急赶往约定的地方,将自己上上下下清洗干净,躺在床上,等待着恶魔到来。

  恶魔来了,梁子衿只能像个没有灵魂的躯壳,接受这一切。

  她陷入了回忆中不能自拔。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