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谋婚已久:一不小心惹了霍

谋婚已久:一不小心惹了霍

谋婚已久:一不小心惹了霍

时间:2020-06-23 16:58:08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原创书橱

主角:林木香,霍励宸

离线阅读
谋婚已久:一不小心惹了霍

谋婚已久:一不小心惹了霍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谋婚已久:一不小心惹了霍 阅读全文

  在学校待到最后一节课放学,我第一时间就去了苏青青的婚纱店。苏青青见到我,脸上满是内疚。“应该是我店里的小胡干的,他这个月的工资都没拿,就不见了。我已经让人去找他了,不过,这小子的房子上个月就到期了,拿那么一大笔钱,估计直接抬屁股走人了。短时间内,应该很不好找。”“那监控呢?有没有把我和白梦甜争执的情况录下来?”

精彩章节试读

  “没,监控也被那小王八羔子做手脚了,昨天那段时间内的录像,全都没了。”

  “那就只能等找到人再说了。”

  我坐在沙发上,有些疲惫。

  班里的临夏也是,今天根本就没上学,也没在家里。

  苏青青认识的几个兄弟帮我去她家找了找,见到了她妈妈和她姐姐,得到的结论都是最近两天没看到临夏,也没听说过学校的事。

  临夏的妈妈听说女儿联络不到了,先不说她女儿诬陷我的事,反而最先怀疑我、和我要人。

  气得我听了苏青青的转述,连心带肝都觉得疼。

  我觉得,一定要尽快把小胡和临夏找到,还我一个清白。

  不然,现在学校的副校长变成白梦甜的舅舅孟凡臣,我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绞尽脑汁又想了几个可能和小胡、临夏联系的人,我一边转告给苏青青,一边嘱咐她找人再帮我仔细查查。

  苏青青默默答应下来,忙给她的朋友打去电话,我的手机也在这时突然亮起一串好几年都没在我手机屏幕上出现的电话号码。

  接通后,我外婆张瑜冷冰冰的声音,没有温度的传进我的耳朵。

  “今天晚上,霍家要来我们家商议喻凯和甜甜的婚事。你是霍家的养女,六点钟过来做做样子,不然我和你舅舅不好在霍御面前交待。”

  她居高临下的命令,在这个节骨眼上,愈发让我觉得委屈又气愤。

  这么多年,她一个当外婆的把我丢给毫无血缘关系的陌生人,一直不闻不问,今天好不容易联系,竟然是为了深深伤害我的好表妹。

  我气得牙齿都在发颤:“您和外公都把我和我妈赶出白家了,还让我回去干嘛?就为了你们白家在霍家的面子,我就得陪你们装样子,凭什么?我是你们的玩偶吗?”

  同样都是她的外孙女,我就是连个称呼都不配有的野种,白梦甜那种女人就是她的甜甜。

  真是好讽刺!

  “你爱来不来,反正我通知你了。今晚六点不到,**仓库里留下的那些破烂,我全都让人给你扔掉。”

  “您敢!”

  “你看我敢不敢!”

  我讨厌张瑜这样冷血又无情的态度,更不想面对他们一家和背叛我的秦喻凯。

  可我母亲的东西是我的念想,张瑜和我舅妈孟玲容万一发疯真的烧掉,我连纪念我**物件儿都没了。

  傍晚,我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准时抵达白家老宅。

  白家的老佣人兰姨看见我,又惊又喜,很热情的忙招呼我进门。

  “表小姐,您可是好几年没回家了,快进来!你原来的东西和房间我一直给您留着呢,还经常打扫。今天回来,晚上住家里吧?”

  “应该不住。”

  很久没来,白家的很多东西我都十分陌生,唯有这位我妈年少时就在白家做事的老阿姨,我还算熟悉,可时隔多年,难免觉得生疏。

  倒兰姨,见我回白家,心里很高兴,主动把我拉进大门不说,还用长辈和晚辈见面的语气,热情的和我话起家常。

  “表小姐您直接进来就行,家里虽然到处都铺了地毯,但老爷和夫人都是直接穿鞋踩的,我们也经常收拾,弄不脏的。”

  我点头,依言走进客厅。

  可还没上楼,从旋梯下来的舅妈孟玲容先咋呼起来。

  “谁让你穿鞋进来的,自己有多脏不知道啊!这可是为了喻凯和他爸妈铺的上好的地毯,你踩脏了一会儿霍先生霍太太来了怎么用!兰艳萍,你怎么做事的,这个月工资不想要了?”

  兰姨委屈,蹙眉看看我,欲言又止,被我暗暗扣住她的手腕,使了个眼色。

  “是我非要穿鞋进来的,和兰姨没关系,她拦我没拦住。”

  “没用的东西!这家姓什么,谁当家不知道啊!一个外人都拦不住,你还想不想在白家干了!”

  孟玲容这番话纯碎为了羞辱我,我只当没听见,直接问她:“我**东西在哪儿?”

  “那堆破烂还能在哪儿,仓库呗。”

  我也不废话,扭头就走。

  直接忽略孟玲容,从她面前走过的样子,气得她直接在后面骂我有娘生没娘养的,没教养。

  我却是懒得理她,出了洋房,直接转向仓库。

  虽然张瑜和孟玲容一向鬼话连篇,不过她们这次还真没骗我。

  我妈过去的那些旧物果真收拾出了一个箱子,七零八落的散在那里。

  看着妈妈失踪前写下的字迹,我眼泪直流,忍不住蹲下去,把那些书籍和笔记等小物件一一小心翼翼的拿起来翻看。

  突然!

  一本夹在地理学杂志缝隙中两张残破的游乐场套票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彩墨拓印的票面上,有我妈用她那娟秀的字迹写着的“香香期末考试礼物”八个大字,落款日期是五年前七月三号。

  而我记得我妈是当年七月二号突然失踪的……

  也就是说,那年她明明是准备在七月三号带我去游乐场游玩的,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竟然在前一天失踪了!

  当时,包括我外婆在内的所有人,都说我妈是和什么男人私奔了,只有我知道,我妈根本就不是那种人!

  五年前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不然,我妈那么爱我,绝对不会爽约的!

  我捏着那两张游乐场的票,浑浑噩噩的走出仓库,准备质问我外婆他们,却在经过花园的假山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极低的谈话声。

  尽管极小,但我听出那是我舅妈和她的亲哥哥孟凡臣。

  “白媛家的那个死丫头乖乖来了?”

  “来了,用她**那堆破烂威胁她,她敢给我掉链子。”

  “她**那堆东西收拾出来之后,你仔细检查过没有?会不会夹杂了什么会出纰漏的东西?其实你也是多余,想让她来参加甜甜的订婚家宴,直接用学校的事儿威胁她、让她来就行了,非把白媛的东西给她干什么?万一让她发现什么不对,可是要出大事的!”

  “哎呀,都是书,没别的!白媛都失踪多少年了,还能找到个屁。哥,你别总一惊一乍的,那死丫头眼尖着呢,被她看出马脚,你我都别想安生。”

  什么马脚?

  他们害怕我看出什么?

  难不成我**失踪和他们两个有关?

  我心头一凛,喉头发凉,打算凑近仔细听听,却忘了留意脚下的东西。

  灌木丛里的树枝被我不小心踩得“嘎吱”一声,惊得孟玲容立时警惕出声。

  “谁在那儿?”

  我吓得不行,忙缩着身子蹲在假山后面,可孟玲容和孟凡臣已经凝着一张脸,往我这边走过来了!

  怎么办?

  周围根本没有可藏身的地方,直接跑掉更是不可能。

  万一他们知道我刚才在这儿偷听,我肯定完蛋了!

  我惊出一身冷汗,脚步声越近,身体越僵硬。

  正惊慌得不知道该是好,一具滚烫的身体突然间从后贴上了我。

  男人的大掌捂住我的嘴巴,极有技巧的一个旋身,将我压在了假山嶙峋的岩石上!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