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倾国太后

倾国太后

倾国太后

时间:2020-06-23 16:10:46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掌阅

主角:龙展颜,慕容擎天

离线阅读
倾国太后

倾国太后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倾国太后 阅读全文

  龙展颜不得不承认,他这样说也是符合市场经济原则的。她不愿意殉葬,他可以帮她如愿以偿,于是,她总是要付出一些,好叫人家不至于这么吃亏吧。谁让她这么倒霉,穿越到这龙展颜的身体里,而原主又面对这样的局面,她也是没办法的。她只好问道:“有铜钱吗?”

精彩章节试读

  皇帝看着她,不明白她要做什么,他当然没有铜钱,即便不是久缠病榻,身为皇帝,都是不需要带钱的。

  龙展颜走到靳如姑姑身边,伸手探向她的袖袋,皇帝面色一变,伸手格开,厉声问道:“你想做什么?”

  龙展颜有些诧异,皇帝对这位靳如姑姑不是一般的重视啊。她脑子里顿时浮现起在现代看过的各种狗血剧,莫非,他们有一腿?那为何不直接册封靳如姑姑为妃子?真是叫人费解。

  怀疑的种子迅速在心里落地生根长成繁茂大树,这皇帝,倒也是位多情种子,自己都快死了,却还顾着心上人的安危。

  她老实地道:“我想找找她身上有无铜钱!”

  皇帝脸色微松,伸手从靳如姑姑的袖袋里取出一个绣花荷包,取出几枚铜钱,放于手心中。

  展颜取过其中三枚,走到紫檀木圆桌前,双手合十,口中道:“龙家执法问大梁国运。”

  说完,她双手摊开,手中的铜钱散落在圆桌上她分开铜钱看了一下,然后捡起继续撒落,如是这般六次之后,她把铜钱放置手心,开始沉思。

  皇帝一直都没出声,他心里明白,眼前这个自称老身的女子是有些能耐的,从她可以救醒他就知道。

  所以,他虽不说,心底却已经是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龙展颜身上。

  龙展颜不说话,他也不敢说话,甚至,连呼吸都几乎屏住,怕影响了龙展颜。

  他很清楚龙展颜刚才在做什么,他也请国师多次占卦,国师每一次都跟他说国运昌盛,他相信了,可现在死到临头,他才知道所谓的国运昌盛,只是一句奉承的话,是一条蒙住他双眼的黑色丝绢。

  “蛊卦!”龙展颜的唇瓣轻轻吐出两个字。

  他的心一沉,“什么意思?”他虽不明白什么是蛊卦,但是从龙展颜的脸色可以看出这并非是好的卦象。

  龙展颜道:“所谓蛊,是最毒的诅咒和毒物,用于卦象的话,代表着根底腐烂,简单地说,用一间大屋打比方,如果一间大屋得到的卦象是蛊卦的话,那么,它的根基全部都是烂砖瓦,根基不稳,摇摇欲坠。”

  皇帝面容骇然,“只有这个解释?”

  龙展颜尽责地道:“还有一个解释,皇上见过金蚕蛊没有?金蚕蛊是天底下最毒的蛊毒,用一个瓶子装着,里面全都是世间最毒之物,毒虫毒蜈蚣,总之你所能想到的毒,都不及金蚕蛊万一。一个国家里,装着这么多至阴至毒的虫子,会有什么后果,不消老身说,皇上也能想到!”

  皇帝身子虚晃了一下,苍白的脸上皆是绝望。

  他很清楚龙展颜所说的都是事实,那些至毒的虫子,正是童家,他们会一点一滴地蚕食大梁的江山,直到改朝换代,江山易主。

  太子是他们的傀儡,虽然太子也有些气性,但是到底不成气候,日后亲政之后,少不了是要依仗童家的,童家挟天子以令诸侯,指日可待。

  而他生的儿子,他实在太清楚了,他从不防备童家的人,甚至同他之前一样,以为童家的人都是国之栋梁,忠君爱国。

  许久,他才轻问一声,“事到如今,可有什么法子?”

  龙展颜微微一笑,“天下万物,相生相克,金蚕蛊虽毒,却有克制它之物,童家虽然权倾朝野,莫非就没有能克制他们之人?”

  皇帝狐疑地看着她,“克制童太师的人?”他脑海中迅速蹦出一个人,但是旋即摇头,不能,他不合适。

  “老身相信,朝中能克制童太师的人只有一个,但是皇上也十分忌惮他,怕他会成为第二个童太师。不过,唯有此人,能解皇上身后之困。此人就像一剂猛药,放入金蚕蛊里,能慢慢地摧毁瓶子里的毒虫。”

  龙展颜的直言,倒叫皇帝有些意外,她看样子不过十六岁,但是对朝中局势竟是如此的通透明白,可见,她真的是有备而来的。

  “此人,未必能真心襄助太子,他狼子野心已久!”皇帝缓缓地道。

  “他再狼子野心,到底是慕容家的人,江山落入他手中,皇上也不至于无颜见太祖皇帝,可一旦江山落入童家之手,慕容家颜面何存?太祖于天上也会痛斥皇上昏庸自私。”龙展颜毫不客气地指责道。

  “放肆!”皇帝面容一凝,威严顿生,“莫要以为朕信你几分,便可以在朕面前肆无忌惮口出狂言。”

  龙展颜觉得委屈,但是也没办法,谁让人家是皇帝?再说,她一向宅心仁厚,现在人家面对国破家亡的悲哀,总要让他几分的。

  所以,她耸耸肩,“皇上还有十二个时辰可以慢慢想。”

  皇帝无力地闭上眼睛,心事如潮翻涌而至。慕容擎天,他的九弟,手握重兵,是大梁的战神,但是,早在两年前,他就夺了他手中的兵权,只封了他一个安宁王不许他过问朝政。

  他如今虽是一个闲散王爷,可旧部众多,势力雄厚,是足以跟童太师抗衡的。

  只是,又怎能相信他?他本身就有谋反之意,他和童太师,一个是狼一个是虎,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龙展颜也不打搅他,毕竟他现在忧心的是国家大事,重如泰山,怎好惊扰了他的思路?

  只是,时间一点点流逝,她不得不提醒他,“皇上,时间不多,如果有决定,是该命人传旨明日的早朝了。”

  皇帝病重以来,已经许久没有早朝了,国家大事都是童太师与太子处理,生生剥夺了丞相的权。

  皇帝睁开眼睛,凌厉地审视着龙展颜,“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他要选择相信她,也必定知道她的来历。

  龙展颜粲然一笑,自报家门,“龙展颜。”

  皇帝气结,冷冷地看着她,让龙展颜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废话,可她着实无辜,因为她真的就是龙展颜,只不过不是将军府的龙展颜罢了。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