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你是我触摸不到的星光(柳依曼,沈清言)

你是我触摸不到的星光(柳依曼,沈清言)

你是我触摸不到的星光(柳依曼,沈清言)

时间:2020-06-23 15:51:36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微阅云

主角:柳依曼,沈清言

离线阅读
你是我触摸不到的星光(柳依曼,沈清言)

你是我触摸不到的星光(柳依曼,沈清言)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你是我触摸不到的星光(柳依曼,沈清言) 阅读全文

  心头血?苏子然一瞬间恍然大悟,哈哈的笑起来,却甚是凄凉:“至亲?你不取你的也不取苏玉媚的,却来取我的,我跟战儿算至亲吗?我连他的脸都没有见到过!”“朕是九五之尊,朕的心头血岂是能随便取的。玉媚的身子太弱,她不能有闪失,否则战儿便没了生母。苏家就剩下你一个人了,朕只能把希望放在你的身上。”

精彩章节试读

  “江知佑,你就不怕我死了吗?”

  “朕已经问过太医,无大碍。况且,朕的刀法你了解。”苏子然顿时明白了,自己这一刀无论如何是要挨的。

  她忽然呵呵的笑起来,嘲讽道:“当初为了你我也不知道挨了多少明枪暗箭了,还差这一刀吗?不过你给我记住了,我们恩断义绝,从今往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

  “苏子然,你活着一天就是朕的人,朕就是你的天!”

  话音刚落,尖锐冰冷的匕首就已经刺了进去。

  苏子然紧紧地咬着嘴唇看着他一声不吭。

  江知佑的动作很快,把刀抽出来,迅速收好了一管子血,按住了她的伤口。

  “呵呵,呵呵,哈哈哈!”

  苏子然嘴角流出来的血缓缓流下,流在身上染出来了一道印子。

  “江知佑,我恨你,你们都不得好死!”

  “苏子然,你最好识趣一点,否则别怪朕下次,取你一块肉做药引了。”

  江知佑拿着药就离开了地牢,不久太医就来了,她的命保住了,可是那道伤口却除不去。

  “真是辛苦姐姐了。”

  地牢的草垛上苏子然缓缓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双非常精致的绣花鞋在她的眼前,用脚背拨动了她的脸颊。

  “想当初姐姐纵横沙场是何等的威风,连皇上的半壁江山都是你维护的。现在就是取一点点的心头血怎么就虚弱成这样?”

  苏子然在心里默默的想,你也就比我小半岁而已啊!

  苏玉媚见她一直没有什么反应,心里也觉无趣,让人搬了椅子坐在门口说道:“我已经跟皇上说过了,姐姐以后就住在这里了,清净,没有人会打扰你。”

  “我应该要谢谢你吗?”

  苏玉媚见她开口了,更是有兴趣的说道:“皇上可是要杀了你的,要不是我,姐姐就连地牢都住不了呢,战儿现在也没有问题了,真是双喜临门。”

  “呵。”苏子然冷笑一声,抬起头说道:“你用自己儿子的命来陷害我,就不怕有什么万一?”

  苏玉媚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跟刚才娇柔的模样判若两人。

  “姐姐,其实战儿本就不应该生下来的,太医说我身体不适合怀孕,但是我为了赢过你硬生下来,老天也是带我不薄了,母子平安。”

  苏玉媚缓了缓,回复了以往的模样,开口又说:“可惜战儿是早产儿,先天身上就有蓝色斑点,这可是不详的。太医也说可能会出问题,他也保不齐。

  所以,我也要为我的孩子做点什么才行,万一他有一天突然离开了,也好有一个垫背的不是?”

  苏子然一瞬间也明白了,她的妹妹是个疯子。

  因为小孩先天身体弱随时可能死,所以要把这个罪名安在别人的头上,以防万一有这么一天战儿夭折,苏玉媚也能撇清关系,演出一个苦命的母亲。

  而这个替罪羊,就是她苏子然。

  苏子然躺在了地上说道:“你就这么放心皇上不疑心你吗,如果戳穿的话,你的皇贵妃位置可就保不住了。”

  “皇上爱子心切,只会心疼自己的孩子,否则也不会太医一说要用亲近人的心头血,他就急忙取了你的血。”

  苏子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她真恨不得杀了苏玉媚,可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妹妹其实也就是想给自己找个台阶,顺便测试一下皇上的心而已,还望姐姐不要介意。”

  “苏玉媚,你用自己的儿子当**,那你在包子里面放碎宝石干嘛,难道想做寡妇不成?”

  “姐姐说笑了,皇上睿智,文韬武略,那么大的碎宝石他会吃不出来直接吞进去吗?姐姐未免把皇上想的太愚蠢了。”

  “所以,这一切只是为了陷害我。”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