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言与君山

言与君山

言与君山

时间:2020-06-23 14:35:44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红袖

主角:阿离,风痕

离线阅读
言与君山

言与君山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言与君山 阅读全文

  抬眼撞上风痕的目光,沉浅略显尴尬的躲了躲。那怪物伸开双手,指甲却是一排长且尖锐的铁甲,再次直冲沉浅而来。风痕拽着沉浅转了个弯,那怪物扑了空,越发的吓人。风痕再度顺手将沉浅往后推了一把,推到江南的脚跟边。对上江南那无比严肃的面庞,沉浅又是尴尬些许。想来,风痕也是觉得眼下江南功力最高,且有玄天剑护身,在他身旁更为安全。

精彩章节试读

  安全是安全,可这满眼的嫌弃之色,沉浅却是极度不喜欢。

  那怪物铁状的长指只冲风痕,长指竟是可以随意伸缩,他浑身无任何漏洞,羽弦自然派不上用场。风痕的速度极快,躲避那长指自然没有问题,可他却无法主动出击,这仗打的似是无尽头一般。

  风痕忽而从这怪物身上发现了什么,绕着怪物在转圈,本来一直在攻击的怪物这下却成了抵御之势。风痕的八紫花顺势亮了出来,出其不意,八紫花撞上铁指,刺啦一下,怪物长指齐齐断裂。

  怪物终是发狂,嘶吼一声,猛烈出击。盔甲炸开来,生出无数坚硬长刺,显然,这些八紫花自然可以抵挡。

  身旁漂浮过去一抹影子,动作极轻,却是未能逃得过沉浅的察觉。那影子只奔落单一脸懵的颜若玄而去,江南偏了偏头,却是没有动作。

  沉浅银丝线缠缠绕绕,在最后时刻,终是绕住了那影子。定睛看了看,那影子却是一个女人。

  颜若玄被吓得不轻,沉浅瞬时设了一道屏障将她围在了里面,免得再生事端。

  见江南依旧一脸淡然,并未想出剑,沉浅喊道:“见死不救啊江南!”

  “关我何事?”他冷冷道。

  沉浅再瞥了一眼影厉,与江南几乎是同一个表情,不免叹道:“果真是幻影门,还真是没错。”

  那边那怪物一看到沉浅的银丝线困住了那女人,瞬时放弃与风痕对战,冲着沉浅而来。沉浅心想,正好,就等你了。

  瞅准时机,银丝线一松,将那怪物框了进去。沉浅还未笑的出来,只见那怪物猛然骤缩,那么大块头的人一下子缩成了小小一个,轻而易举两个人脱离了银丝线的捆绑。

  怪物极度发怒,恶狠狠朝着沉浅再度袭来,风痕徒手挡在沉浅面前,不免后退几步,胳膊被划开一道口。

  “小鬼?”沉浅惊呼道,一手扶住风痕。

  “你们打不过他的!”夜芊月喊道:“这是五毒质子,别打了!”

  话刚说完,那五毒质子明显没有停手的意思,再度冲着风痕而来。江南终于有了动静,顺手拔出玄天剑扔了过去,风痕再次将沉浅推了过去,一人一剑交换。

  玄天剑对战五毒质子,这世上仅次玄风剑的宝剑竟也是无法伤及五毒质子一分一毫。玄天剑在风痕手上不断的变换着方向,速度力度均让众人大开眼界。一道气焊无比的剑影连发数剑,虚无缥缈,五毒质子终是后退了两步。

  江南看得痴,好一主动出击!

  “这是......厉罗剑法?”影厉发懵的问。

  “他受伤了。”江南点头道:“这是半数厉罗剑法,只不过这伤......”瞅了半晌道:“却并非刚才那点皮肉之伤,像是内伤,他的力道还远远不够。”

  伤?沉浅想了想,难道说是与炼寒鬼才的那次?想来,寒冰掌加甲启就算侥幸不死,怎么可能短短几天就痊愈。

  “沧寻,别打了!”只听那女人喊了一句,祈求的语气再道:“求你.......”

  后两个字很轻,轻的几乎没有分量。五毒质子迟疑两秒,浑身的气焰似是消了一些,转而快速闪退,消失不见。

  ......

  “小鬼?”沉浅这才仔细看向风痕,臂上的抓痕明显,一片血红。由于那怪物的铁指被八紫花砍断,故而那抓痕竟是极其粗,被剥了一层皮,连血带肉。

  夜芊月上前一步,慌张的从怀里取出几粒药丸给风痕喂下去,休息片刻,众人只得尽快从这凌安城走出去。

  “喂,妖女,快放我出来!”是颜若玄的声音。

  沉浅差点都忘了,颜若玄还被她放在屏障里,虽然安全,却是冲破不了。

  “好好说话。”沉浅警告的语气,目光未从风痕身上挪开,悠悠道:“也不强求你说句谢谢之类的,但能不能不要这么难听,好歹也救了你半条命!”

  “我......”颜若玄挣扎了数秒,终是倔强的扭头:“我就不!”

  “那你就在那先待着吧!”沉浅道:“保不定那五毒质子什么时候又会过来,反正我那屏障可挡不住他,你自己对付!”

  “你.......快放我出来,我有急事要说!”颜若玄挣扎道。

  “我又没堵着你嘴!”沉浅抬头道:“你说,我仔细听着。”

  “沉浅郡主.......”岳晨七往前了一步,犹豫半晌道:“你就放了玄儿吧,她一向骄傲,并无恶意。”

  沉浅转头看向岳晨七,沉浅郡主这四个字分量极重。记忆里,很少有人会这般真诚的称呼这个名字,即便是在当面,大多也是如颜若玄一般喊打喊杀的喊着妖女。

  极不情愿的出手收回屏障,对岳晨七道:“念你一路护送小丫的份上我暂且卖你这个面子,否则,断残可不会同意!”

  “下次我还不想见到你呢!”颜若玄走进,猛然看到了什么,指着沉浅结结巴巴:“你......你怎么......”

  “我又怎么了?”沉浅皱了皱眉。

  “你脸上的毒......”

  沉浅不自觉摸了摸自己左脸,笑道:“怎么,你不满意啊!”再细看颜若玄,她脖子上戴着厚重的纱巾,害人反倒自食其果。

  大约是颜若玄实在好奇,刚伸出手想细看毒是否真的已解干净,还未碰到沉浅,风痕三根羽弦正对颜若玄,冷列的语气道:“我这毒却是比腐液更为阴狠。”

  想必,他还是介意,颜若玄携带腐液这件事的。

  “我......没想怎么!”颜若玄结巴道,不知为何,此人总有一种让人胆战心惊的魄力,诺诺道:“就是......想问问此毒怎么解罢了!”

  “你自己带的毒,何须问别人!”风痕冷脸道。

  沉浅不免笑出来,嚣张跋扈的颜若玄眼下竟像是个小白兔,笑道:“是啊,你自己的毒,这下得到报应了吧!只是这毒,我可不会解,若想解此毒,我这里没用,你还不如去求那位!”顺手指了指影厉。

  影厉连连摆手:“罢了,非亲非故的,我为何要帮你?”

  “你和那妖女......”颜若玄撇撇嘴,瞅见风痕面色难看,不免改了改道:“你和那沉浅,何亲何故啊?”

  “何亲何故?”影厉稍作思考道:“不知道,我愿意罢了!”

  见影厉不肯出手,颜若玄更是火冒三丈!

  岳晨七又怕生事,拉着颜若玄,忙问:“玄儿,你是怎么找到这地方来的?”

  颜若玄舒缓了语气,不再那么嚣张跋扈,瞪着岳晨七说:“当然是跟着你来的。”

  “你怎能一个人贸然下山!”

  “谁说我是一个人来的,段师兄跟我一起下的山!”

  段少凌?沉浅有些忌惮他的剑法,出剑必伤及经脉的剑法何等危险,不免多问了一句:“那他人呢?”

  “走散了。”颜若玄瞪了沉浅一眼道。

  “我们该走了。”夜芊月出声,问颜若玄:“你们从杨城那边而来,一路如何?”

  “人烟是比较稀少,一路很荒凉,但比起这里,至少还算正常。”

  “我们走吧。”风痕道。

  一行人大约走了一个时辰,才终于看到一块大匾,赫然两个字映入:杨城。

  如颜若玄所说,荒凉是荒凉了一些,但至少各家各户门前有人,客栈也在勉强接客,这才长出一口气。

  沉浅小声问风痕:“小鬼,段少凌也在这里,我们不管他了吗?”

  “他不会有事的!”肯定的语气。

  “你就这么放心?”好歹也是清虚门的人。

  风痕偏头道:“我跟五毒质子交过手,暂且,并未能是段少凌的对手。”

  如此般说了,沉浅也便不多问。不知不觉一行人站在一十字路口停住了脚步,往西,是清虚,往东,是凉华。

  “好了,大家伙可以散了!”是影厉的声音。

  沉浅不满的瞪了他一眼,要不是看在他帮自己解了腐液之毒的份上,断残她早就放出去了。

  江南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面对风痕问:“不知,五年前的这场约战可否尽早兑现?”

  “你还要打?”沉浅上下打量江南道:“那么喜欢打架五毒质子在的时候你怎么不出手,何况,眼下小鬼都受了伤,你这叫趁人之危!”

  “明日。”风痕道。

  沉浅一惊,偏头问:“你也没打够?”

  “既是约定,当然作数!”

  沉浅摇了摇头道:“都没记忆了,怎么知道这约定是真是假?”

  “真假并不重要。”风痕道:“不想失信于人罢了。”

  “你怎么......”沉浅气的跺脚:“如此木头!”

  “阿浅,我们该回去了!”沉霜沉着脸,这一路过来几乎是半个隐形人,怀里紧紧抱着一小孩。

  “嗯?”沉浅差点忘了这一路还有沉霜同行,有些不情愿的看向沉霜,沉霜继续道:“义父已是等很久了。”

  这句话,像是一个死命令,沉浅没有反驳的余地。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