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侯门宠妾

侯门宠妾

侯门宠妾

时间:2020-06-23 10:14:47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微小宝

主角:平芷君,乔羽书

离线阅读
侯门宠妾

侯门宠妾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侯门宠妾 阅读全文

  “平姑娘,平姑娘自尽了!”夜静更深,闽侯府的岁芜院里,传出一声惊叫。偏房外,一个婆子正搓着手站在长檐下,堆满皱纹的老脸,满是不悦。“有什么大不得的,三夫人让你嫁人,那是赏你面子,不知好歹的东西,一个没过明路的通房,装什么贞节烈女!”婆子骂骂咧咧。里头那位平姑娘虽在一刻钟前被救下,不过当时便已经只能进气,没了出气,有人来看过,说是
标签: 古言 架空 宅斗

精彩章节试读

  “平姑娘,平姑娘自尽了!”

  夜静更深,闽侯府的岁芜院里,传出一声惊叫。

  偏房外,一个婆子正搓着手站在长檐下,堆满皱纹的老脸,满是不悦。

  “有什么大不得的,三夫人让你嫁人,那是赏你面子,不知好歹的东西,一个没过明路的通房,装什么贞节烈女!”

  婆子骂骂咧咧。

  里头那位平姑娘虽在一刻钟前被救下,不过当时便已经只能进气,没了出气,有人来看过,说是不行了,便到前面报丧,只留这婆子一人在这守着。

  府中更鼓响过三声,一缕芳魂就此渺然,却不知,竟让另一副魂魄得了便宜。

  “啊!”

  气若游丝的娇细声音,从偏房里传了出来。吓的婆子拔脚便往外跑。

  一阵风呼啸而过,眼瞧着偏房那门,猛地便被吹开。

  片刻之后,屋里那张斑驳的架子床上,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直直地坐了起来。

  女子看上去十四、五岁,眉目还未长开,多少显得有些寡淡,唯一出众的,倒是素眉下那一双深眸,亮若星辰。

  看了看左右,又瞧瞧自己身上歪七扭八的中衣,女子神情迷惑,竟不知身在何处。

  踮着脚下了地,石砖氲着的凉气立马钻进脚心,女子抖了一下,到底又往前走了几步,结果,一条白绫飘悠悠落到脚边。

  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自己脖颈,触上去竟是生疼,自然明白了那白绫的用场,话说,她刚才是要自尽的?

  “这帮烂了心肺的,不想想平姑娘方来之时,如何为你们打点,现在瞧她失宠被人逼死,任她横尸。”屋外传来一个妇人气吼吼的叫骂。

  屋门洞开,倒不用人推,眼见着一个四十上下的妇人从外头进来,后面还跟着个身量不足,瞧着未到豆蔻的小姑娘。

  妇人一身粗布短打,头上裹着巾帕,一边进屋,一边对身后的小姑娘嘱咐道:“你去端些水来,咱们替她洗洗,好干干净净地走。”

  姑娘惊恐的愣神,一张小嘴长大。

  妇人不解其意,一转回头,瞧见脚踩在白绫上,一身素白的女子,直接“哇”地大叫了出来,掉头便往外跑。

  “那个…….”女子有些诧异,对方怎得像见了鬼般。

  “有鬼啊!”妇人已经站在院当中拼尽全力大吼起来,果然是……见了鬼。

  女子哭笑不得,又看向还纹丝不动站在门口的小姑娘,觉得这孩子胆子大些,便笑着解释:“我……不是鬼。”

  “娘哎!”小姑娘大叫一声,倒地不起,直接厥了过去。

  “阿英!”原本站在院子里的妇人,瞧见小姑娘摔了,这时也顾不得怕,没命地奔了回来。

  女子瞧着那母女俩,颇有些局促地摸了摸自己耳垂,人家本是好心好意过来,这可叫人怎么说呢!

  妇人抱住已是一动不动的小姑娘阿英,拿手探过她鼻息,身子猛地一震,随后悲不可抑:“心肝肉啊,老来只得这一女,就这般没了吗?”

  瞧人家哭得惨,女子眉心蹙起,犹豫再三,还是走了过去,蹲在地上打量着那孩子,脸上颇为忐忑。

  妇人继续在那痛哭,女子也蹲那儿陪着,直到片刻之后,女子鬼使神差地伸出手,一把掐在了阿英鼻下。

  “平姑娘,你做甚?”妇人惊愕地抬头看向女子,想是痛到极处,也忘记怕了。

  女子却不理会,葱白一般的玉指用力抵着阿英人中,就是不肯松开。

  犹豫片刻,妇人拧起了眉头,正要拉开女子的手,却听得怀里阿英喘了一口气,随后睁开了眼。

  妇人转眼便破涕为笑:“我的儿,竟是起死回生了不成?”

  倒是刚醒过来的阿英,许是瞧着女子近在眼前,又是一次被唬住,一脸惊惧地看着她。

  “莫怕,我好端端的,如何成了鬼?”女子心下轻松不少,对那孩子玩笑道。

  “平姑娘活着,娘摸过她的手,有热气儿的。”妇人也笑了。

  阿英表情变了变,怕是不怕了,不过还是往妇人怀里躲了躲。

  妇人转头看向女子,叹道:“平姑娘果真安好?方才在灶房听到人说你没了……阿英立时哭了,非要来瞧你最后一面。”

  “我很好,多谢!”女子点了点头,打量了母女半天,无论如何想不出来,对方到底何人,不过这母女二人绝对有情有义,还特意地过来替她“送终”。

  “听说平氏诈尸了,谁在那儿装神弄鬼,不怕惊着府里的贵人们?”门外突然响起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喊。

  女子略一抬头,望向屋外,那母女俩齐齐地转过了头。

  没一时,院子里有了亮光,不少人提着灯笼进来,瞧着身形,都上了些岁数,等到了院子当中,便没有人再往前走。

  “是李妈妈过来了,她莫非要来惩戒平姑**?听中过招的人说,李妈妈下手极毒的,”阿英惊慌地问道,随即看向女子:“她们……要来害姑娘?”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