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

时间:2020-06-23 09:36:16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掌文

主角:云倾,北冥夜煊

离线阅读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

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锁婚! 阅读全文

  重生前,云倾被渣男贱女联手背叛,他们害她母,污她名,谋她财,害她众叛亲离,家破人亡,香消玉殒! 再次睁眼,她再也不是那个软弱可欺的名门千金,一跃开启怼天日地撕渣男的复仇生涯。 白莲花姐姐被盘到跪地求饶,“妹妹,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云大佬坐姿优雅,笑的极美极恶,“玩不玩你,怎么玩你,看我心情。” 前任未婚夫悔恨求婚,“倾倾,

精彩章节试读

  痛——

  钻心的剧痛从额头传遍四肢百骸,有人狠狠地推了她一把,她的额头磕在了冷硬的大理石地面上。

  云倾睁开眼睛,视线被一片迷-离的红占据,那些鲜红妖娆的颜色,激起了她体内某种幽暗狠戾的气息。

  耳边传来男人愤怒的咆哮,带着蚀骨的恨意,“云倾,你怎么不去死?!”

  然后是女人惊惶的怒骂声,“阿承,你疯了!你们这群**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拉开少爷!”

  两个保镖冲过来,强硬地拉开了揪着云倾头发的男人。

  一个中年贵妇跑过来,将云倾纤弱的身体扶了起来,心惊胆颤地看着她满头满脸的血,“倾倾,你还好吧?”

  云倾强撑着即将溃散的神智,清冷乌黑的眼眸扫过四周,下一秒钟,眼底猛然浮上错楞与恍惚。

  奢华的酒店,鲜花彩带,大红色的喜字,窃窃私语的人群……

  这是……哪里?!

  她缓缓地低头看向自己,一身雪白的婚纱,心口位置被血染红了,莫名透着一股凄艳。

  云倾彻底震惊,她在结婚……

  怎么回事?!

  对面的男人目光如刀,憎恶地刮着她,眼神阴鸷,满脸扭曲的屈辱与愤怒。

  他将一叠照片对着云倾劈头盖脸的砸过去,看着她,眼里毫不掩饰的阴寒与嫌恶,“跟这么多男人乱来,为了掩盖秘密,还想害死自己的亲姐姐……云倾,你这样恶心歹毒,不知廉耻的女人,我陆承发誓,这辈子就算是死,也绝对不会娶你!”

  他将属于新郎的百合花扯下来,扔到她面前,转身冷漠地离去。

  那中年贵妇又急又怒,连忙追了出去,“阿承,混蛋,你给我回来!”

  云倾看着男人决然离去的背影,心脏抽疼,陌生的感情与记忆涌上心头。

  她脸色苍白,拧紧了眉,在陆承的身影彻底消失的那一刻,脑海中有什么东西轰然炸裂,一慕又一幕混乱的记忆,喷涌而出。

  云倾再也支撑不住,身体一软,倒下去失去了知觉。

  ……

  混沌的梦境中,鼻息间都是血与火的气息,一张张年轻坚毅的面孔,嘶喊声都带着血色。

  她拖着重病的身躯,在无尽的黑暗中奔逃,厮杀,看着一个个熟悉的同伴倒下……

  “大小姐,走啊!”

  “大小姐,请你一定要活下去!”

  “大小姐,活着回去,为兄弟们报仇!”

  床上的女子睁开眼睛,平静的眼神看着天花板,眼眶微微湿-润,许久,一颗眼泪溢出眼角,从她苍白的面颊上划过。

  终于想起了,她究竟是怎么从千万里之外的锋烟战火中,来到这里的。

  她死了。

  是的,身为战场最高指挥官的云倾,已经死了,被最亲近的人背叛,于绝境之地,踏着一地尸山血海,在敌人警惕惋惜的注视中,素手拔刀,一刀穿心而过。

  自此,世上再无尊贵美丽的云氏大小姐。

  但却在遥远的云城,多了另一个云倾。

  云倾闭上眼睛,默默地敛下了悲伤激动的情绪,仔细梳理着脑海中那一段多出来的记忆。

  这个被她占据了身躯的女孩,也叫云倾,新婚之夜,满心欢喜的奔赴新郎,却被忽然出现的姐姐云千柔拦住了去路。

  对方笑容诡异又恶毒,将一张张不堪入目的照片放在她面前,云倾慌乱之下去抢照片,还没碰到对方,云千柔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哭着喊叫起来。

  照片洒了一地,全都是她跟其他男人站在一起,私人作风不正的画面。

  还没等她回神,谩骂羞辱的声音就铺天盖地的砸了过来。

  新郎当众悔婚,冷酷的推开了她哭着解释的手,她的额头磕在地面上,到处都是血……

  再次睁开眼睛的人,就变成了她。

  属于两个人的记忆,走马观花般的,从脑海中,一件件清晰的掠过,融合,直到化为沉寂。

  许久。

  云倾眨了一下眼睛,多么庆幸,她还活着。

  她会活下去……

  带着所有归于浩瀚的英魂们,回家,血恨!

  **

  “还没醒?”

  “这都两天了,也没一点儿动静,不会死了吧?”

  “活该!谁让她不要脸,给陆少爷戴了那么多顶绿帽子,还意图**灭口,这样恶毒的女人,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说起来也怪可怜的,出了这么大的事,都没一个人来看过她,楼上的VIP病房里,云千柔那里可是门庭若市,不止云家的人在,陆承也寸步不离的守着,宝贝的跟眼珠子似的,那位大小姐可算是熬出头了。”

  “谁没事会来看一个草包?不止长得丑,心肠还那么恶毒,要死就死快点,晦气死了,这么拖着,我们得在这里守到什么时候———”

  说话的护士,无意间抬头一瞄,就见一个纤细单薄的人影站在门口。

  她穿着一身蓝色的病号服,长长的头发,寡白的脸,涂着大红色的口红,妆容凌乱,额头上绑着一圈纱布,几乎看不出原来的样貌,一双空洞的眼睛,散发着幽冷的光,一动不动的看着她们。

  “啊——”两个护士被吓的发出一声尖叫。

  云倾的视线落在她们身上,空冷的眼睛,像清透的湖水,“请帮我准备卸妆的东西,还有衣服和鞋子。”

  那两个护士对上她的眼神,打了个冷颤,不知怎么着就点了头。

  云倾微微一笑,阴森的表情多出一丝生气,无端变得耀眼起来,“我不会死。”

  两个护士心虚的冷汗直冒。

  “我母亲的遗嘱中留了云家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我,我就算什么都没有了,也还有钱。”

  两个护士表情顿时僵硬,震惊睁大了眼睛。

  天呐……

  云家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那得有多少钱?

  陆家知道这个消息嘛?

  云家大小姐就算是落魄了,那也是贵族千金,想整她们这些打工族,易如反掌。

  想到此处,两个护士冷汗涔涔。

  “对不起,云小姐,是我们嘴*,请你不要跟我们一般见识,我们现在就去帮您准备东西。”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