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裙下之臣

裙下之臣

裙下之臣

时间:2020-06-22 11:56:20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季听,申屠川

离线阅读
裙下之臣

裙下之臣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裙下之臣 阅读全文

  那个把持朝政、风流浪荡的长公主季听死了最疼的皇帝弟弟赐的毒酒,她昔日的宠侍、如今的宰相申屠川,亲自端到她面前,一朝重生,她回到二十岁这年,这一年她大权在握,皇帝还要看她脸色行事,申屠川还是被充入风月楼的罪臣之子,一切都还来得及——这回她再也不傻兮兮的把申屠川赎回家供着了,不仅不赎,还要拿钱消遣他、欺负他、折辱他,叫他尝尝被踩在脚下的
标签: 重生 宫廷侯爵

精彩章节试读

  嘉成六年,早春之夜。

  极近奢华的宫殿内,却因为没有足够的灯烛照亮,处处都透着漆黑的死气。长公主季听坐在梳妆台前,静静的听门口小太监与小宫女聊天——

  “真倒霉,分到什么差事不好,偏偏分来伺候长公主,一个将死之人有什么好伺候的,白白沾了许多晦气。”小太监唾了一声。

  小宫女紧张道:“你小声点,别让长公主听到了。”

  “听到又怎么了?她这次犯的可是谋逆大罪,即便皇上想保她,也要看满朝文武和天下百姓答不答应,”小太监十分不屑,“若我是她,现在就自尽了,至少能求一个体面,不过她那种贪生怕死的人,估计也不敢如此。”

  小宫女有些为难:“你别这么说,长公主平日里待咱们,其实还是不错的。她……她是个好人。”她清楚的记得,自己当初刚入宫时犯了错,还是长公主为她说情,才为她免了刑罚。

  小太监听到她这么说,似乎有些惊讶:“你是不是疯了,竟然觉得长公主是好人!谁不知道她生性浪荡、嚣张跋扈的?她公主府的后院,单是男宠就有八百,就连咱们申屠丞相,当初也被她抢进府里羞辱过,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是个好人!”

  “可、可当初申屠丞相被皇上贬为*籍,还送到风月楼那种供人取乐的地方,若不是长公主将他带回家,恐怕要受尽羞辱……”

  “得了吧,她那是见色起意,你真当她是好心救人?也就是皇上仁慈,才纵着她胡闹……明明是一母同胞,怎么人和人的差距就这般大呢?”

  话音刚落,两个人便被叫走了,宫殿里再次恢复了安静。

  季听着一身正红宫装端坐在梳妆台前,回味一下方才两人的对话,眼底闪过一丝讽刺。

  不得不说皇帝好手段,这些年往她身上泼脏水的时候,还不忘树立自己仁君慈善的形象,以至于他今日说她谋逆,哪怕拿出的证据可笑无用,也无人信她。

  也是她蠢,一直被皇帝的伪善面目所骗,从未对他起过疑心,将他当做自己的命一般看重。

  他登基的第二年,便不听劝阻将兵权奉上,又为了他能坐稳皇位,不惜得罪文臣武将,最后落得武将离心、世家仇恨的下场,就连她视为亲人的那些人,也因她的愚蠢惨死。

  而现在,也轮到她了。

  季听对镜描眉,铜镜中的她眼底的黑青,脸颊瘦得微微下陷,即便上了厚厚的脂粉,也难掩灰败的气息。

  她画完眉毛,又仔细涂了唇脂,最后取出一支金凤步摇,拉开衣袖在原本就满是伤口的胳膊上,面不改色的划了一道,看着自己皮开肉绽血液涌出,再神色如常的将步摇插在鬓中。

  垂珠在耳边摇曳,多了一分生气,她这才撑着桌子起身,站起时身子颤了一下,半晌才站稳了,缓缓走到正殿之中,等候皇帝的人来取她性命。

  初春夜冷,殿内更寒,季听的身子微微发颤,额上也出了细细的一层汗。

  不知等了多久,大殿之上才响起‘吱呀——’一声门响,接着一只描金云纹靴踏了进来,再往上便是绣了金线的黑色蟒袍,金玉腰带勾勒出劲瘦的腰身,身姿挺拔如临风之竹。

  相貌亦是绝佳,眉如远山、目如寒潭,鼻梁又挺又直,下颌锋利如刀,气势更是清风朗日、霁月风光。季听长到这般年岁,就没见过比他更俊朗的,只可惜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品味差了点。

  她看了眼他身上那些金玉之物,无视他手中端的汤药,勾起唇角打趣:“申屠大人还是这般爱穿金戴银。”

  申屠川平静的走到她面前,将她细细打量片刻:“殿下气色不好。”

  “嗯,伺候的那个小太监不尽心,申屠大人若是得空,替本宫打他两板子。”季听忽略血液顺着身子往下流的感觉,神色如常的扫了他一眼。

  申屠川定定的与她对视,静了片刻之后才微微颔首:“好。”

  季听扬了扬唇角,看着汤药进入正题:“这药是皇上让你送来的?”

  申屠川并未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将汤药放在了桌子上,自己则坐在了她对面。

  季听也不说话了,片刻之后轻笑一声:“皇上倒是体恤臣子,知道你曾在本宫这里受过委屈,今日便助你扳回一局,只是对本宫这个亲姐姐差了些,明知道本宫这些年对你念念不忘,却还是要你做最后一把杀本宫的刀,实在是**诛心呐。”

  “这差事是下官亲自讨来的,与皇上无关。”申屠川依然定定的看着她,午夜寒潭一般的眼眸叫人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季听脸上的笑猛地一滞,和申屠川对视后自嘲一笑:“申屠川,你有没有发现,你真的很白眼狼?”

  不对,不止白眼狼,还是非不分。

  连个小宫女都知道,当初如果不是她费尽周折将他纳入公主府,他就得像个青楼女子一样接客。结果这人倒好,不仅不感激,还对她心生怨恨,入朝为官后处处与她作对,反而对当初故意把他没入*籍羞辱的皇帝忠心不二。

  申屠川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将汤药推到了她面前:“夜寒露重,殿下趁热喝,下官好尽早去交差。”

  季听的鞋袜已经被血液浸湿,目光重新落在了汤药上:“皇上叫你这个时辰送药来,可是打算避开所有耳目,为本宫谋一个‘畏罪自杀’的下场?”

  “长公主聪慧。”申屠川垂眸。

  季听扬起唇角:“是皇上聪慧,将自己撇得一干二净,即便将来有人替本宫翻案,本宫的死也不关他事。”只可惜她以前瞎了眼,一直觉得稚子天真,从未想过他会有如此深沉的心机。

  侧方的窗户突然被风吹开,寒凉的风呼呼灌入大殿,本就不甚多的灯烛又被吹灭几根,殿内更加昏暗了。

  季听打了个寒颤,身子晃了几晃,脸色更加青白了。

  一直没什么表情的申屠川眼眸微动,又一次开口催促:“殿下,尽早用药吧。”

  季听却不肯去碰汤药,而是继续同他闲聊:“皇上这算盘打得极妙,但也不是没有破解的办法,本宫死后他为了给百官一个交代,必然要让仵作验尸,若本宫先一步在身上划上几十刀,造成不堪受刑才自尽身亡的假象,哪怕他否认用刑,恐怕旁人也不会信。”

  她说完顿了一下,唇角勾起一点真心实意的笑:“嘴上说着最心疼我这个长姐,私下却对我如此下狠手,你说到时候还会有人信他所谓的仁心吗?”

  “殿下。”申屠川眉头微蹙,薄唇也微微抿了起来。

  季听眼底闪过一丝疲意,神色淡然的整理衣衫,将身上大小几十处伤口遮得严严实实:“行了,不过是开个玩笑,申屠大人何必紧张,夜间风凉,申屠大人先去替本宫将窗户关上吧。”

  申屠川指尖微微一顿,本是不想去的,但见她颤得厉害,最终还是起身了,刚走了两步,就听到季听在身后叹息一声:“申屠川,我虽不恨你,但也真后悔当初将你从风月楼救出来。”

  申屠川身子一僵,指尖微微发颤,接着突然意识到什么,原本平和的眼眸突然凌厉。

  “殿下!”

  季听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藏在身上的匕首刺进心口时,仿佛听到了申屠川的声音,随后又觉得是她的幻觉。都知道申屠丞相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性子,又怎么会有如此凄厉的声音呢?

  血不断从伤口溢出,她再也支撑不住,朝着地上倒去,本以为要狠狠摔下,却没想落入了一个有着凌冽雪山松木气息的怀抱。

  闻着熟悉的味道,她内心恍惚一瞬,突然想起当初从风月楼将他带回公主府时,自己是何等雀跃欢喜,现在却觉得十分讽刺。若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若是能重来……

  她不仅不要赎他,还要狠狠的欺负他、折辱他,叫这个白眼狼尝尝被踩在脚下的滋味,狠狠替自己出一口气。

  季听的意识渐渐模糊,只觉得自己像一片云朵越飞越高,飞出了疼痛的身子,直直往天上飞去,接着急急下坠,陷入了彻底的黑暗。

  “殿下,殿下……”

  季听听到熟悉的声音,挣扎着睁开眼睛,入眼便是她公主府寝房中的床幔,以及某个少年在眼前无限放大的脸。

  “我这是死了吧,”季听眼角泛红,伸手抚上少年的脸,“否则怎么会见到扶云呢?”

  她清楚的记得,她当半个儿子养大的小家伙,早已经死在了皇帝的阴谋下。

  “殿下,你睡糊涂了?”少年不解的在她眼前晃了晃手。

  ……不对啊,扶云如今都二十有一了,正值青年,怎么眼前这个却如此稚嫩?季听愣了愣,猛地坐了起来,惊愕的打了少年一巴掌。

  少年猝不及防的被揍了一下,当即捂着被打的肩膀、狗崽子一样嗷嗷叫,季听看向自己发麻的手掌,清楚的感觉到每一寸手掌传递来的疼痛,眼底是惊涛骇浪。

  “殿下你太过分了!是牧哥哥不准你出门,你拿我撒什么气!”少年炸毛的看着她,却在她下床后犯怂的往后退,“殿、殿下你冷静点,揍我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凡事得好好商量……”

  “扶云!真的是你!”季听定定的看了他半晌,终于激动的叫了他一声,冲过去扑进少年怀里。

  扶云下意识想躲,但还是伸手把人接住了,一脸不解的问:“殿下,你怎么了?”难道是太想去风月楼见申屠川,急疯了?

  季听此刻沉浸在巨大的喜悦里,什么都听不进去,她在抱完少年后,便疯了一样在寝房里打转,看着这房里的一切,她无比确定这里就是她的公主府,她被禁卫军烧成一片灰烬的家。

  “殿下,你到底怎么了啊?”扶云看着她疯疯癫癫的样子,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季听猛地扭头看向他,扶云瞬间往后蹦了一步,她突然笑了起来,冲过去抓住扶云的胳膊:“好扶云,快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时候?”

  “嘉、嘉成一年,四月十七,殿下,你到底怎么了?现下连日子都记不住了么。”扶云怔愣的看着她,他生得唇红齿白模样俊俏,消瘦但不单薄,眼眸天真直率,哪怕此刻一脸崩坏的表情,看起来也十分招人喜欢。

  季听定定的看着活生生的少年,终于确定了自己重生的事实。

  嘉成一年四月十七,若她没记错,正是皇帝登基的第二年,这时的她大权在握,在朝中举足轻重,文臣武将同她都有往来,皇帝需完全依仗她,才能坐稳皇位,而申屠川……三日前被皇帝充入*籍,如今正在风月楼上关着呢。

  恰好在最鼎盛的时候重来一次,季听一拍桌子,聚在心口的一口浊气总算散了出来:“老天待我不薄啊!”

  扶云看她这副模样,真是脸都要绿了:“算了,我还是去叫几个太医过来吧。”说罢转身便要离开。

  季听忙捉住他的袖子:“往哪跑,我没事。”她在外人面前还端端长公主的架子,可在自己人面前,却是连自称一句‘本宫’都是不肯的。

  “可你方才不像是没事。”扶云依然忧心忡忡。

  季听勾起唇角轻笑一声,勾人的眼眸顾盼生辉:“我就是做了个恶梦,如今醒了,便有些情难自已。”

  “都做恶梦了,看来还是要找太医,至少给殿下开几副安神药才行。”扶云说完又要走。

  季听拉着他不肯放:“要什么安神药,如今最重要是安神药吗?”

  “最重要的不是安神药,那该是什么?”扶云一脸莫名。

  季听敲了一下他的脑门:“自然是去风月楼看申屠川的笑话。”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一次,她说什么也该出口恶气,报一报某白眼狼的送药之仇。

  季听光是想一下,便觉得十分畅快,便迫不及待的要往外走,结果刚一动身,扶云便伸手拦住了她。

  季听蹙眉看向他。

  “殿下,您如今好像,正是因为闹着要去看申屠川,才被牧哥哥禁足的。”扶云无语的看向她。

  季听:“……”想起来了,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