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笼中之雀

笼中之雀

笼中之雀

时间:2020-06-22 11:37:30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奚雀珂,苏野

离线阅读
笼中之雀

笼中之雀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笼中之雀 阅读全文

  在世家子女云集的学校里,奚雀珂出身最低微,却最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矜贵的富家小姐们自成团体,以安宣为首,表面清高自傲,视奚雀珂为不耻,暗地里大肆发布她十五万一晚的消息。某夜,奚雀珂中人圈套,刚从一富家豪宅里逃出,又被安宣挑拨的社会混混堵截。雨夜潇潇,一辆布加迪撞来,被撞到的混混不顾伤势,踉跄而逃。车窗降下,奚雀珂手里被塞了一张卡

精彩章节试读

  “你们听说了么?奚雀珂和星火娱乐签约了。”

  几名装扮看似日常,实际处处心机的大小姐坐在平时想都不敢想的大厅里——北城数一数二的紫昙山公馆、位置最优越的第20栋别墅一层。

  这里是苏野的家。

  明明在以学习小组的名义召开活动,话题却扯到这里。

  想到什么,坐在安宣身边的徐仙懿向二楼栏杆处望了眼,表示对高嘉瞳的尊重:“瞳瞳,这事儿你知道吗?”

  高嘉瞳在盛铭国际学校读高中部,她们在留学部,就是留学前再预热两年。高嘉瞳被家里砸钱捧出个童星出身,现在正是娱乐圈里的小金花一朵,某些方面一下就和她们拉开了差距。

  而且这姑**冷傲是出了名的,不怎么看得起人。

  别墅二楼,高嘉瞳一身宝蓝色毛衣,扎个丸子头,大大的水晶蝴蝶耳坠十分晃眼。

  她侧躺在躺椅上,手里捧着杯咖啡,一双猫似的圆眸漫不经心地从上往下一瞥,尔后收回脑袋,不予答话。

  “算了吧,人家瞳瞳是什么层次,何必关心这种事。星火娱乐大归大,也不是咱们学校附近的那家大,那分部就是个培养练习生的,最后能出名的有几个?”一人打圆场。

  另一人立即接过话:“就是就是!星火娱乐总部强,捧的都是瞳瞳这样的大明星,这分部就是个养炮灰的。就前不久那选修节目,星火派的全是倒数,还有个有黑料的,都直接被骂上微博热搜退赛了。”

  “黑料,啧啧。那就算奚雀珂以后出了名——”

  说到这里,大家齐声说:“十五万一晚——”尔后心照不宣地“咯咯”笑作一团。

  三楼。

  栏杆边缘,奚雀珂本人正俯在光滑的地板上。雪白色瓷砖面泛着微金色光纹,隐隐约约映出她那张美如妖孽的脸,即使素颜也优越又撩人。

  昨天苏野硬是磨到凌晨三点才结束,干脆打游戏通了宵,弄得她没睡好,下午才起床。没想到这个万恶的学习小组竟然会杀到家里来。要不是高嘉瞳拦住,她当时直接就穿着苏野毛衣、下半身失踪地下楼了。

  看出高嘉瞳是苏野家中常客,安宣表情已不太好。如果再见到她这样出场,这位傲气的大小姐一定会当场哭出来的。

  那时候,苏野正坐在桌子主位,正对她下楼梯的位置。一件浅亚麻色卫衣,微长的黑发是上学时一丝不苟的中分。配上那张精致的脸,就是漫画里的人物。痞,帅得不行,偏偏又那么矜贵。

  实际一斯文败类。

  他好像刚讲完一道题,其他人都在埋头写。他就转着笔,满眼玩味地看着她,然后拿起手边手机。

  奚雀珂那时努努嘴,转身上楼。

  房里手机收到一条消息:[雀雀,怎么讲,咱家被端了。]

  “……”

  既然不是他主动领进来的,那奚雀珂就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就安宣那不要脸程度,“组长,不如这周去你家吧”这样的话没什么讲不出口的。

  现在苏野已经不在桌上,刚才他跟那些人说自己去厨房里拿水果,然后就没了身影,估计正在里面调酒玩。

  奚雀珂在的时候,他不喜欢保姆也在。

  外面的场面就很戏剧性了。一楼的学习活动在苏野离开时骤然停止,正在进行的八卦part热火朝天。各种关于奚雀珂的“黑料”旁若无人地响彻别墅。高嘉瞳在二楼看戏,奚雀珂则在三楼津津有味地听,并准备给底层那些比苏野还表里不一的八婆们一个surprise。

  她朝面前的波斯猫挥挥手,示意它去扒拉那拳头大小的花盆。

  这只猫叫“公主”,巨金贵,冠军后代,有血统证,是苏野他母亲陆方颜的心肝小宝贝。但陆方颜和苏老爷子苏忝一样,几百年不回一次家。苏野不待见猫,保姆也对它平平,它反而和她有种不谋而合的亲近。

  “推它。”奚雀珂懒洋洋地说。

  下面安宣等人正讨论到“奚雀珂是不是真的被某个金主包了,所以撬动了苏野,把她勉强塞进了星火娱乐分部”,并议论这位金主该上了多大年纪,会不会挺个啤酒肚什么的,会不会是开学前豪车展上的其中一位……厨房里的苏野打个喷嚏。

  接下来,一个花盆应声砸落,正好碎在巨大的圆桌中央。土块伴着碎片迸裂开来,最远的刚好落在几人面前,刚才还碎着的几张嘴立即噤声。

  “咔——”一直紧闭的厨房门终于打开,看着面前的狼藉,苏野下意识抬头。

  二楼的高嘉瞳没多大反应,默默探出头、往上看。

  奚雀珂早缩到后面去了。

  三楼栏杆处,一只品相极好的波斯猫探出脸来,肆无忌惮地往下看,“喵——”地大叫一声。圆圆一张盘子脸,鼻吻处的“人”字极其明显,富贵又憨态。一双烟蒙蒙的琥珀色眼瞳往下瞧,面无表情,好像就是在看自己做了一件什么事而已。

  “不好意思,家里有只猫。”苏野说着往楼上走,却有种一语双关的意味。

  “没事没事,我来收拾吧!”安宣自告奋勇。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刚伸手就被一碎片划伤了指腹。

  “天啊,安宣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徐仙懿倏然起身,和安宣一起握着她那只受伤的右手。细白平滑的指腹上赫然一道口,深红色的血珠正一滴一滴地往外冒着,还滴落到作业纸上。

  “得要创可贴。”徐仙懿说。

  在桌上抽了张纸,包着指腹边缘防止血珠掉落,两人心照不宣地往楼上走:“组长,请问你家有创可贴吗?”

  苏野已经到了三楼。和奚雀珂对视一眼,他二话不说把她从地上捞起,几步进自己房间,丟床上。退出去,刚要关门,看见屁颠屁颠跟过来的公主,遂一脚把它也带进屋。“喵嗷——”一声,以及一声关门的“砰——”,动作干脆利落。

  安宣和徐仙懿下意识抬头。

  高嘉瞳已经从躺椅上起身,立在两人面前,一双很锐利的眼看着她们:“创可贴?”

  “嗯……”安宣点点头。

  看高嘉瞳转头进了一间房,提个药箱出来,徐仙懿看安宣一眼。

  安宣不露声色地说声“谢谢”,眸子里的光却暗淡下来不止几个度。

  又说:“瞳瞳,你对组长家还挺熟悉的。”

  默默看徐仙懿帮自己处理伤口,直到苏野下楼,安宣盈盈的目光转向他:“不好意思啊组长,我太大意了,本来想收拾花盆的,却不小心弄伤了手指。”

  “没事,猫已经被关起来了。”苏野继续往下走,余光都不往她那儿扫一下。

  安宣目光却始终追随着他,轻轻地笑:“小猫调皮而已,不用太生气。”

  一旁的高嘉瞳嗤笑一声。

  安宣莫名其妙地看她一眼。

  但目光相撞后,她又很快败下阵来,表情变回和顺伪善的一笑。

  高嘉瞳熟视无睹地看向别处,好像觉得很没趣。

  苏野站在楼梯上往下看。这一桌都是各自家里的大小姐,看安宣受伤,几人就不再敢动花盆碎片了,只是把各自的作业和东西从一些碎土块中清理出来,抱在怀里,有些别扭地面面相觑。

  “等一会儿保姆回来收拾吧。”他说。

  “那我们……”几人欲言又止。

  偏偏苏野就漫不经心地倚在那儿,不说话。还若无其事地拿出手机来,修长骨感的手指按着,好像在和谁聊天。几缕黑发垂下,轻轻扫在精致的眉眼间,看得众人一时有些发愣。

  “呃……那我们今天的学习讨论就到这里吧,打扰组长了。大家回去后完成各自被分配到的任务,没什么问题吧?”其中一人打破尴尬。

  其余人都点头:“好,之后有事再微信联系。”

  已经处理好手指的安宣和徐仙懿一起下楼,经过苏野身边时,安宣停住,侧头微笑:“谢谢组长今天的招待,下次小组活动的地点再行商确吧。”

  苏野从鼻腔漫不经心地发出一声“嗯”:“别再挑明知道会关门的咖啡厅了。”

  “……对不起组长,是我的疏忽。”安宣脸一红,却不忘趁机看一眼苏野的手机聊天界面,对方的备注是一只小鸟的表情符号。

  心里咯噔一下,继续去瞥对方头像……

  “我也走了。”高嘉瞳沉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手中提着的包缀饰碰撞在一起,发出“叮铃叮铃”的脆响。

  安宣恍然回神,继续往下走,顺便回头和高嘉瞳客套一番:“一起走吧,瞳瞳?”

  “你也去拍杂志封面么?”高嘉瞳一句话噎得安宣哑口无言。

  她几步超过安宣,走出别墅,安宣才看见一辆保姆车不知什么时候停在了院里。

  她咬了咬牙。

  “组长再见。”

  人走光后,苏野上三楼,**间门。

  奚雀珂身上的毛衣已经被丢在床上——他的。

  她正背对他,背手系内衣带。她喜欢穿黑色裹胸式,明明不露什么,却每一寸凝脂般的肌肤都性感。白皙光滑的背上交错着几条极具设计感的带子,她在反手打着一个蝴蝶结。

  一头长卷发被顺到面颊一侧,精雕玉琢的侧脸勾魂摄魄,一嗔一喜定格后都像海报大片。

  “《Charm》应该请你去拍下期封面。”苏野就抱着手看她,手指上的动作像夹着根烟,眼里带着点欣赏,说。

  绝美的侧脸往这儿偏几寸,奚雀珂不屑:“你有那本事让他们请?”

  苏野笑:“高嘉瞳刚去拍。”

  卷发一甩,侧脸不再给他露丝毫,她轻轻地“哼”一声,像只赌气的小猫。

  内衣带子系了半天,苏野就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看了半天,一点要帮忙的意思都没有,最后笑她手指的灵活程度可以和幼儿园小朋友一决高下。

  奚雀珂不想再理了,几下穿好衣服,往外走。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