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导演她谁都不爱

导演她谁都不爱

导演她谁都不爱

时间:2020-06-22 11:23:08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楚夏星

APP离线阅读
导演她谁都不爱

导演她谁都不爱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导演她谁都不爱 阅读全文

  三十年前,楚夏星是年少成名、才华横溢的青年女导演;三十年后,楚夏星是仍未成家、脾气古怪的硬核老太太。她用尽一生践行导演梦想,获得无数重量级大奖,在影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晚年却独身一人,连葬礼都由外甥女操办。机缘巧合之下,楚夏星附在割腕的黑红女星楚夏芯身上,接管对方糟糕的一生。

精彩章节试读

  洁白素雅的灵堂内,无数名流艺人齐聚在此,跟闻名业内的大导演楚夏星最后告别。他们身着肃穆的衣裳,轮流排队来到灵堂照片前完成仪式,神色悲痛地跟其亲属握手。

  因为楚夏星并无丈夫及子女,所以葬礼由外甥女韩楚宁代为*办。韩楚宁今年二十四岁,她如今满脸忧伤、神情黯淡,尽管楚夏星名义上是她大姨,但在情感上不亚于半个妈,自然对其打击甚大。

  韩楚宁强打精神接待来悼念的人,楚夏星在圈内名望颇高,男男女女来的人也不少。

  “如果不是楚导当年提拔我,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呢,她绝对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大导演……”男人说着就红了眼眶,他突然哀嚎一声,哭喊道,“导儿啊——小王来看你啦——”

  韩楚宁看着哭倒在地的男人,她顿时有点不知所措,最后也默默地落下泪来。众人见状也不好再劝,坐地大哭的男人曾跟随楚夏星工作多年,外人只当他对楚导感情深厚。

  “拉倒吧,搁这儿说我巾帼不让须眉,当年搞我时没见你记得提拔。”楚夏星懒洋洋地飘过痛哭的小王,她觉得对方的哭声实在刺耳,又飘回半空中,忍不住嘀咕道,“有本事你到下面来看我啊,居然还给自己加戏演上了……”

  楚夏星现在是一团魂,她正在自己的葬礼上空巡视,听着下方的哭哭啼啼颇感闹心。

  她并未对自身的死亡心生悲痛,六十多年的风霜为她增添阅历,到她的年纪很多事已经看开,葬礼说到底也是形式。

  她在灵堂里飘荡一会儿,便无聊地想要随风飘走,亲友们真情实意的泪水让她心里发堵,路人们虚情假意的表演又让她感到烦躁,只想锤爆这些人狗头。

  因为她一辈子都在名利场中工作,即使是在她的送别葬礼之上,这种表演习气仍不减半分。她曾跟昔日好友为利益决裂,也曾跟竞争对手联盟而和解,如今所有人都好似忘却过去的爱恨纠葛,在此齐聚一堂或真或假地为她哀悼。

  楚夏星生前被人爱过也被人恨过,而她在死后由于自己的成绩而封神,她成为影史上的完人。

  楚夏星懒得听众人在葬礼上吹捧她的成就,她索性悠然地飘了出去,自由地飞向天空,甚至没有回头。

  她感觉做游魂颇为有趣,还认识不少同样刚离世的游魂,它们共同在天空中飘荡,等待头七回家的时刻。据说,它们在经历完头七后,就能自然而然地消失。

  “为什么它长得跟我们不一样?”楚夏星望着身边宛如星河的金白色魂魄,却发现其中夹杂一枚淡蓝色的异类,自然颇感好奇。她向来胆子奇大,说话也坦坦荡荡,即使不认识周围的魂魄,同样敢张口发问。

  “啊,那是一枚生魂,估计是不小心混进来的……”旁边的魂魄居然真的应答。

  “生魂?”

  “对,身体还未死亡,魂魄却意外离体,倘若不及时返回,就会失去性命。”

  楚夏星相当惊讶,赞叹道:“你懂得还挺多?生前是做什么的?”

  回答的魂魄不好意思道:“贫道略懂一二而已。”

  楚夏星一听对方的自称便有主意,原来此魂生前是修道的,便调侃道:“那你确实只是略懂一二,不然也不会混在我们的队伍里。”

  楚夏星:你们搞玄学的不都该长生不老?

  道士魂魄无奈道:“超越生死是通天修为,贫道自然也要经历生老病死……”

  楚夏星:“生魂能离体多久?”

  道士魂魄:“寻常人至多一两个小时,再多就会性命危急。”

  楚夏星闻言一愣,她立马俯身飘下去找生魂,忙不迭道:“那还不赶紧把它撵出去,让它跟着我们找死啊!”

  道士魂魄:“哎呀,这种生魂大都精神不稳定,它说不定觉得你多管闲事。”

  正常人的魂魄不会离体,离体的生魂基本或多或少有点问题,说不定早就一心求死。

  道士魂魄话音刚落,楚夏星已经飘出去好远,她霸道的声音还随风传回:“我不要它觉得,我要我觉得!”

  楚夏星身为天蝎座导演,她生前就控制欲极强,在剧组里发号施令、说一不二,恨不得要调度周围的所有人。外甥女韩楚宁自小就被她管得明明白白,更不用说工作里碰到的其他下属,全都被她摆弄来摆弄去。

  楚夏星才不怕被骂多管闲事,她要是觉得什么事情不对,一定会跟对方掰扯清楚,干脆直奔蓝色生魂而去。

  魂魄汇聚成的金白星河之中,微弱的淡蓝生魂若隐若现。

  天空中,无数魂魄在此共舞,犹如一幅神秘而壮美的画,又像是一场荒诞离奇的幻梦。

  蓝色生魂哭哭啼啼、无心求生,它说自己已经活不下去,还不如一死了之。楚夏星向来雷厉风行,她先将蓝色生魂暴锤一通,又苦口婆心地开解它许久,给它灌了好多人生鸡汤,终于劝住吵嚷着自杀的生魂。

  令人遗憾的是,尽管蓝色生魂放弃求死的念头,但却在长久的飘荡中耗尽时间,它并不知道如何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这估计就是天意吧,虽然我已经找不到回家的路,但在我彻底魂飞魄散之前,还有人愿意劝我活下去,我已经知足了……”

  “真抱歉,我也不是人,只是一团魂。”楚夏星眼看蓝色生魂越发黯淡,她不由焦灼道,“等等,肯定还有办法,刚刚那个道士魂呢?”

  道士魂飘荡下来,无奈道:“没用的,要有活人叫它的名字,它才能找到回家的路。咱们都是死魂,没办法帮它的。”

  “不会再有人叫我的名字,我妈也走了,我没有家了。”蓝色生魂语气低落,“就这样吧,我本来割腕还怕疼,用这种方式消失也挺好……”

  楚夏星眼看着它在风中缓缓黯淡、逐渐消散,尽管她已经成为一团死魂,但亲眼目睹生魂的消失,心里却颇不是滋味,索性问道:“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啊?”

  楚夏星劝解生魂的时候,她听对方讲述过一些事情,总觉得生魂还是年龄不大的小姑娘。她在自己的葬礼上内心毫无波动,但看着年轻孩子的陨落却于心不忍。

  “我叫楚夏芯。”

  “夏芯?夏星?咱们名字好像,还挺有缘的。”楚夏星喃喃道,“楚夏芯,楚夏芯……”

  楚夏星又轻唤一声蓝色生魂的真名,便见它犹如转瞬即逝的烟花,彻底消失在空中,再也寻不得归途。

  “谢谢你叫我的名字。”

  这是蓝色生魂飘散前最后的话,让楚夏星颇感怅然。

  她在半空中悬浮许久,又追上其他死魂,回到大部队之中。

  楚夏星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中的她是一枚无形体的金白魂魄,在半空中跟蓝色生魂对撞,强迫对方回到原本的身体里,最终却遗憾地望着它消散。

  “楚夏芯(xīng)!楚夏芯(xīng)!快醒醒!”

  “真能给我添麻烦……”

  “你是疯了吗?要死也别死在这里啊!?”

  “楚夏芯(xīng)——”

  楚夏星终于被一声暴喝惊醒,她烦躁地睁开眼睛,心想谁敢连名带姓地叫自己,口吻还如此不客气,却发现自己躺在浴缸里,身上也软绵绵的。她身处封闭的浴室里,身边的人也不是外甥女韩楚宁,而是相貌平平的陌生女人。

  经纪人小程眼看着对方苏醒,她长松一口气,紧接着便破口大骂:“楚夏芯(xīng)!你有毛病吗?你生怕新闻闹得不够大,现在还要玩割腕啊!”

  “我告诉你,你别搞这种非主流小女生的套路,还伤春悲秋地躺在浴缸里流血,割腕自杀的成功率只有20%,更多留下的是残疾……”

  楚夏星怔愣地抬起白皙的手腕,果然看到数道伤口凝滞后留下的疤痕,已经不再流血。楚夏芯说自己很怕痛,她当初闲聊时说起割腕的事,还曾被楚夏星语重心长地教育一通。

  楚夏芯确实没有割腕成功,最后却由于生魂离体而消失。

  楚夏星回想起蓝色生魂,又面对突如其来的陌生状况,她还未完全缓过神来。

  “楚夏芯(xīng),你在听我说话嘛!”经纪人小程见她双目无神,当即不耐地开口提醒。

  “楚夏芯(xīn)。”楚夏星被陌生女人的吼声嚷得头疼,下意识地想要揉一揉太阳穴,却又牵动手腕上的伤口,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她好像意识到自身发生的怪事,这世界上跟她名字相仿还割腕的小姑娘不多。

  经纪人小程一愣:“什么?”

  楚夏星挑眉斜她一眼,淡淡道:“楚夏芯(xīn),是芯不是星,你前后鼻音不分?”

  因为陌生女人刚开始喊不准发音,所以楚夏星才会误以为有人在喊自己。她觉得这件事情就离谱,没人将生魂楚夏芯叫回去,却莫名其妙把自己喊过来。

  楚夏星如今职业病发作,她就是听不惯错误的读音,感到浑身不适。即使现在是配音盛行的年代,她还是抵触演员在现场忘词,更何况是直接念错音。

  楚夏星:生魂都凉了,你还喊不准!

  小程被对方堵得语塞,随即恼羞成怒道:“楚夏芯(xīng),你无聊不无聊啊!?”

  楚夏星思及此处不是片场,让步道:“算了,你好像嘴拙发不出这个音,那不强求了……”

  “五六个小时不接电话,就知道在屋里瞎胡闹,你要找死就找死吧,我也懒得管你,但别死在公司租的房里!晦气!”经纪人小程被对方态度气得半死,她原本就跟楚夏芯关系一般,刚开始真怕艺人死在浴缸里,现在见对方恢复精神还顶嘴,她顿时又恢复老模样。

  经纪人小程勃然地将手里的档案袋往桌上一甩,她也不愿跟如今丑闻缠身的楚夏芯多打交道,直接撞门离去。

  楚夏星晕晕乎乎地从浴缸里爬出来,虽然手腕上的伤口结痂,但失血却是实打实的。她不想向态度一般的陌生女人求助,加上也不了解楚夏芯周围的处境,自己最好还是少跟这些人接触。

  楚夏星只会向最信任的人寻求帮忙,她在狭窄的屋里转悠一圈,找到楚夏芯的手机,拨通早就熟记的电话号码,紧接着听到韩楚宁熟悉而低落的声音。

  “喂,您好。”韩楚宁最近忙着*办楚夏星的丧事,她的心情着实不好,连带声音都发哑。

  楚夏星泰然道:“喂,宁宁,我是你大姨,你赶紧叫车过来接我,我在……”

  楚夏星迟疑地环顾四周,她也不知道此处是哪里,一时面露茫然:“我也不知道我在哪儿,等我研究明白再发你位置,你待会儿带一份小炒猪肝过来,再配一份西芹百合……小炒猪肝别加辣,不利于伤口愈合。”

  “……”韩楚宁听着电话里的陌生女声,又发现对方自称楚夏星,她顿时两眼发懵,一时有点不知所措,感受到生活深深的恶意。

  韩楚宁:我正悲痛不堪地为长辈办丧事,居然有人恬不知耻地给我讲鬼故事!

  楚夏星望望手腕的伤,继续絮叨道:“对了,你一会儿再送我去趟医院,也不知道有没有落下什么病根……”

  韩楚宁心想对方怕不是病在脑袋,所有人都知道她大姨刚走,还有人敢往枪口上撞。她不悦道:“我不知道您是什么心态,但我觉得您的行为相当恶劣,这真是见鬼的笑话!”

  韩楚宁:我大姨已经没了,你还来装神弄鬼!

  下一秒,韩楚宁便果断地挂断电话,她向来有涵养不骂脏,无心跟对方纠缠。

  楚夏星头一回被亲亲外甥女挂电话,同样有点发愣:“?”这小崽子的叛逆期来得突如其来?

  楚夏星愤愤地回拨电话,她难得被小辈忤逆,怒道:“谁跟你说人不能见鬼啦?我这不就过来让你见识了嘛!?”

  韩楚宁:“……”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