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六零知青种田记

六零知青种田记

六零知青种田记

时间:2020-06-22 11:02:00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沈妍希,许长君

离线阅读
六零知青种田记

六零知青种田记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六零知青种田记 阅读全文

  沈妍希一朝穿越到六十年代小说中,成了可可爱爱没有脑袋,痴情男主却惨遭毁容的炮灰女配。小说里,原女主人见人爱,村里男青年上赶着生扑,出门溜个弯都能捡到鸡蛋。沈妍希表示,不关心,不羡慕,不理会。饭都吃不上了,还搞啥对象,咱的目标是争先进,抢红旗,带领小山沟脱贫致富!但是,她发现自己逃不开真香定律,又双叒看上男主了!又是沈妍希树立了远大

精彩章节试读

  春困秋乏夏打盹,明明还是早春,村里的公鸡却开始扯着嗓子叫个不停。

  沈妍希被窝还没捂热,就被屋里的许婆婆叫醒了。她看着窗外还灰蒙蒙的天空,仰天长叹。

  这鸡早晚得把它吃了,留着就是个祸害!

  这不是梦里的高楼大厦,一伸手就能摸到床头的手机。沈妍希披着外套点上煤油灯,被呛得直咳嗽起来。

  也不能要求太高,这毕竟是1968年的稻香村,在那个啥也没有的年代,只能靠爱发电,辛勤劳作。

  “小沈,工具给你放门口了,快点出来,隔壁生产队的宋铁牛早就走远了。”

  许婆婆抓着窝窝头就往外跑,生怕耽搁了劳动被扣工分。

  工分可是个好东西,换粮食、换布票,基本上无所不能。沈妍希感慨,无论在什么年代,“分分分”都是命根。

  沈妍希悉悉索索穿好衣服,往脸上抹了点雪花膏,这是她最后的尊严。

  雪花膏在当时可算个稀罕玩意,她委托城里的朋友软磨硬泡了好久才拿到手。虽然沈妍希现在是个土妞,可她打心眼里觉得应该土得精致。

  想来她们这一二十个知青,响应党的号召下乡劳作,被组织各自分配到村中的住户家中。

  同学王贵平被分到村长家里住,沈妍希既不羡慕也不嫉妒,毕竟谁让人家有个当当供销社社长的好父亲呢。

  投胎是门玄学,这种事大家都心知肚明。

  沈妍希寄宿的这户人家姓许,成员极其简单,只有个不满十六岁的小伙子和他的婆婆。

  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沈妍希扛着锄头刚推开门,就看见许长君光着膀子劈柴禾,优美的肱二头肌曲线不由分说地散发着男性魅力。

  果然劳动是最好的教练,看着许长君这结实的身板和晒出古铜色的皮肤,很难想象他只是个本该上高中的少年。

  沈妍希放下锄头特地留意了一会儿,啧啧称赞这副现在还稍显稚嫩的皮囊。怪不得以后十里八乡的姑娘都倾心于此,这孩子年纪轻轻就有当村草的潜质。

  少年察觉到她的目光,转过头来,一双深如寒潭般的眼睛极具侵略性的盯着沈妍希。

  “有事儿吗”许长君挑眉不悦。

  沈妍希呵呵笑起来,笑弯了柔若无骨的腰肢,轻声说:“没事儿就不能看你了。再说你不看我,怎知我在看你?”

  少年沉默不语,低头继续手上的活计。奶奶说的没错,这些知青书读多了,脑子都有点问题。

  “我好看吗?”

  沈妍希踮脚摘了朵院里初放的桃花,插在自己的耳畔,冲少年笑得甜美。

  那少年虽没搭话,余光却悄悄瞥了出去。只见女孩鹅蛋般的脸颊白皙滑嫩,眉眼笑成了弯弯的月牙,头发被辫成麻花绑在脑后,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超脱感,当真是人比花娇。

  怪不得前些日子听村头的虎子他们议论,沈妍希是今年插队知青里最漂亮的,这是他们一致投票选出来的。

  少年红了脸,嘴上却还强硬着不饶人。

  “你把这花儿摘了,等结桃子的时候少一个,婆婆定是要找你算账的。”

  沈妍希撅了撅嘴,只得把花取下来。“到时候少吃一个不就得了,还真是小气鬼。”

  许长君:“……”

  这话虽然他占了理,可看着少女乌黑油亮的头发,不知为何他竟有些惋惜。

  沈妍希觉得无趣,这呆子逗也逗不得。小小年纪就这么爱说教,长大了还不知厉害到哪儿去。

  她扛着工具往田垄里走,这乡间的羊肠小路尘土飞扬,才走了不到半刻钟的功夫,沈妍希便感到口干舌燥。

  幸好旁边有条小河,沈妍希赶紧俯下身子捧水解渴。看见水面倒映出那张有些陌生的脸,她忍不住叹了口气。

  这身子不是她的,准确来说,沈妍希是穿书过来的冒牌货。作为沈家千金,沈妍希一直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阔绰生活。也不知是不是上天惩罚,一觉醒来她竟来到60年代建设祖国。

  不仅如此,她惊恐地发现,自己是穿到了一本年代文的小说中,这小说她前几天刚看过,所以对里面的情节印象深刻。

  原主沈妍希在书中只是个女配,甚至只能算个有名字的炮灰。她身世还算不错,家庭温饱有余。只可惜苦恋男主爱而不得,甚至为他留在稻香村,心甘情愿做一名农妇。

  只可惜男主,也就是刚才见到的少年许长君,他心有所属。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男主是女主的,男二才是大家的。所以果不其然,男主残忍的拒绝了沈妍希。

  结果沈妍希因爱生恨,放火烧了村子,也把自己烧毁容了。

  还真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沈妍希坐在河边有些出神。原主千不该万不该爱上沈长君,那小屁孩有啥好的,身量未足还冷言冷语的,难不成只因为他长了副好皮囊?

  许长君还真就长了副好皮囊。

  沈妍希愤愤,从旁边捡了块石头丢进水里,砸出不小的水花。

  沈妍希来到这世界是个意外。听许婆婆讲,半月前原主不知为何投了水,叫村民救上来的时候已经没了气。本来棺材都备好了,没成想又活了过来,当真是闻所未闻的奇迹。

  许婆婆他们认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沈妍希知道,原主早就死了,穿过来的是她。

  沈妍希在脑子里重新过了一遍书中的剧情。按照小说,原主就是个灾星,干啥啥不行,闯祸第一名。就是因为她放的这场火,村民无家可归,又赶上之后山洪爆发,庄稼绝产以致颗粒无收,饿死了不少百姓。

  想到这儿,沈妍希忍不住浑身发抖。既然自己穿过来了,就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她要摘掉灾星的帽子变成福星。

  “山洪,什么原因呢……不能胡乱砍伐树木,大概还应该修个大坝,水渠也得有……”

  沈妍希蹲在地上嘟囔,丝毫没注意到身后有人靠近。

  “小沈,还没干活就先歇上了,我们都等着你呢。”头顶传来一声讥笑,沈妍希抬头,看见了李梦娇和王贵平。

  “对不起啊,口渴喝水耽误了些时辰。”沈妍希淡淡说道。

  李梦娇和她是老乡,两人同为知青,一来二去就认识了。只可惜这个李梦娇一直和原主不对付,想来是嫉妒沈妍希如花似玉的美貌。

  “小李,你咋这么说话呢。妍希落水病刚好,休息休息也是正常的。”王贵平油汪汪的脸笑成煎饼,盯着少女的胸口直出神。

  沈妍希顿觉反胃,如果说李梦娇只是嘴上招人讨厌,那王贵平就是头苍蝇,光是看着就让人恶心。

  三人结伴到了村里的祠堂,全村的知青村民早就排好了队。穿着藏青色中山装的村长拿着棒槌,把锣敲得震天响。

  大家先温习了几遍名人语录,又齐齐喊了号子,之后按照生产队长分配的任务,各自拿着工具到农田里刨地翻整。

  现在正值春天,春天是播种的季节。俗话说春雨贵如油,也算是天公作美,昨夜刚下了些小雨,地里还湿润着。

  沈妍希翘着兰花指握着锄头,生怕上面的泥土沾到自己身上。话说这年头的衣服不是军绿就是灰蓝,看起来永远老气横秋的,让人高兴不起来。

  “沈妍希……”少女回了头,发现王贵平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上来,不停往旁边张望,看起来有些鬼祟。

  “这个活我帮你干吧,姑娘家小手细皮嫩肉的,咋能干这种糙活儿。”王贵平早上大概吃了韭菜盒子,张口就是一股清新扑鼻的味道。

  沈妍希淡漠笑着,轻轻摇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还看得出男人心里的小九九。她转身想走,没成想被王贵平拉住衣角。

  “你长得真俊……我姑姑送来几件的确良的衬衫,你穿上保准好看。”

  沈妍希还没等说话,李梦娇耳朵尖听见了,巴巴跑过来盯着王贵平,眼里全是星星。

  “啥,的确良衬衫,给俺也弄一件呗。”

  王贵平摸着蒜头鼻,皮笑肉不笑。“小李你听错了,没有的事儿。”

  沈妍希并未理会他二人纠缠,继续拿着锄头刨地。日头渐渐移上了正中央,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滚落,沈妍希渐觉体力不支。

  “开饭了,开饭了,大家先来吃饭。”生产队队长扯着嗓子,从田东头喊到田西头。大家三三两两汇聚过来,沈妍希远远看着许长君提着篮子,轮到他过来送饭。

  少年挨个给知青发馍,走到沈妍希面前的时候,他耳根莫名其妙地红了。许长君把馍飞快地扔到沈妍希怀里,刚要溜走,便被少女一把拦住。

  “干嘛,没有多余的。”许长君一脸正气。特殊时期每个人的口粮都是定量的,男的两个女的一个。

  没想到沈妍希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粉嫩嫩的小番茄,不由分说地塞到少年手里。

  “喏,给你的,刚才在外面摘的……你现在长身体呢。”

  许长君:“……”

  少年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活了十多年,还是第一次有姑娘送她东西,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沈妍希看着他面红耳赤的样子,觉得这样的他才像个孩子。

  她咧嘴笑了起来,没想到两眼一黑,直直栽了下去。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