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爱私似有天意

爱私似有天意

爱私似有天意

时间:2020-06-22 10:41:22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掌中云

主角:陆天意,季少一

离线阅读
爱私似有天意

爱私似有天意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爱私似有天意 阅读全文

 暗红色的血在蔓延,勾出一朵美丽而妖冶的玫瑰。女孩破碎的身子,在那血泊中摆出诡异地动作。四面八方传来尖叫声,声音几乎刺破她的耳膜。忽然一张冰冷的脸出现,死死地掐住了她的脖子。“陆天意!偿命吧!”陆天意猛地从床上做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身上早就被汗水浸透。无数次做到这个噩梦,她还是她只能靠在巴掌大的窗前,像垂死的鱼,拼命地汲取空气

精彩章节试读

  暗红色的血在蔓延,勾出一朵美丽而妖冶的玫瑰。女孩破碎的身子,在那血泊中摆出诡异地动作。四面八方传来尖叫声,声音几乎刺破她的耳膜。忽然一张冰冷的脸出现,死死地掐住了她的脖子。“陆天意!偿命吧!”陆天意猛地从床上做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身上早就被汗水浸透。无数次做到这个噩梦,她还是她只能靠在巴掌大的窗前,像垂死的鱼,拼命地汲取空气中的一丝凉意。忽然,传来沉重的敲门声。大概是房东又来催租了吧。陆天意从钱包里拿出几张红票,看了看剩下的两百,应该可以熬到月底了。拉**门,一股熟悉的男性独有的气味,扑鼻而来。陆天意开灯的手停在那里,心跳开始加速。

  陆天意开灯的手停在那里,心跳开始加速。“呵呵,躲在这种地方,还真不好找。”冰冷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她的心跳漏了一拍,只听“啪”的一声,灯亮了。昏暗的灯光照亮了他的脸,陆天意用力地扯了扯嘴角:“好久不见。”没有回应,等来的只是男人粗暴地将她推到在地,睡衣被用力撕扯开来。没有任何的前奏,只有几近宣泄地霸道进入。疼痛让她不由皱起眉头,可是她却死死地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音。

  “你以为,你躲在这里!我就会放过你?”“你以为,夏媛的死,我不找你,就没发生过?”“你不是想跟我在一起吗?我现在满足你!”“满意了吗?!满意了吗?!”他每一次进入,都伴随着几近失控的怒吼。陆天意咬着手,泪水不住地从眼角滑落,不知道是因为身体的疼痛,还是心底那被可以忘记的过去被撕开的疼痛。“疼吗?!”

  陆天意锁着眉头,死死地咬着牙,任由痛苦从眼底溢出。疼,她当然疼,可是她知道,季少一怎么可能会心疼她。果然,季少一冷笑着又一次狠狠地撞入:“夏媛比你疼一百倍!一千倍!”是啊,夏媛比她疼一百倍一千倍。陆天意忍不住抽泣起来,夏媛是她心里的痛,她最好的朋友,死前经历了怎么样的痛苦她不知道。可是在看到夏媛离开的那一瞬间,她也如堕地狱。如果不是因为她怕事,去逼季少一离开夏媛,或许夏媛就不会出事

  可是她做了,她拿着那些照片和视频,放在了季少一的面前。她说,季少一,离开夏媛,跟我结婚,不然我就把这些照片公布于众,夏媛知道了也不会原谅你。只是她和季少一都没有想到,在夏媛的身上会发生那么可怕的事情,她如同花儿坠落,死后再无曾经美艳的容颜。而陆天意,亲眼看着她陨落,却无能为力。季少一说,如果不是因为你,她怎么会被人骗去那种地方?她怎么会遭遇如此的不堪,甚至死亡?陆天意承认,是因为她,夏媛才会自杀。她有罪,所以季少一给的惩罚,她都一一接受。哪怕他说,陆天意,我恨你!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陆天意,你没资格哭!该哭的人是夏媛!”他死死地抓住她的腰,高高抬起,狠狠地发泄着内心的悲伤和愤怒。

  陆天意躺在地上,撕烂的衣服遮挡不住她瘦小的身体,她像一只受伤的兔子,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忽然,她觉得手上传来一阵剧痛,睁开眼,看到的是季少一那双黑色的皮鞋,正死死地踩着她的手。她的手好疼,可是他脚下的力气却越重。“一切都因你而起,夏媛身上遭受的每一处伤痕,我都要你慢慢地感受!”其实,陆天意早该知道,他消失一年,不是为了忘记过去。更不是为了缓解内心的伤痛,他只是为了回国后可以沉下心来对付她。现在,他回来了。那隐藏的毒蛇出动了,报复开始了。陆天意苦笑一声,闭上眼睛,报复吧。哪怕让她死,她也无所谓。反正现在的她,根本就是生不如死。

  与其天天活在自责里,一死了之,倒也是一种解脱。看着她任君鱼肉的表情,季少一的怒火再次烧起。她以为,摆出这副模样,他就会心疼她?就会忘记曾经她的背叛,和夏媛所经历的那些不堪入目?这一年,他努力的想要忘记,可是他忘不了。他知道,这个女人,迫于他的运作,被陆家抛弃,现在只能躲在这巴掌大的阁楼里面苟延残喘。可是她还活着不是吗?活着的人,没有资格说痛苦。真正痛苦的是,是死去的夏媛。那善良可爱的女孩,以那样的方式惨死,任谁都做不到无动于衷。就是面前的女人,整天装作一个深情的小白兔,一脸的无害。可是她却那么地可怕,那么地自私,造成了所有人的不幸。

  “你后悔了么?!”后悔?后悔如果有用的话,我情愿从来没有喜欢过你。陆天意无力地抬起眼睛,看着季少一愤怒到扭曲的脸。她的嘴角苦涩蔓延,手上的痛已经麻木,就像她的心。看着她绝望的眼神,季少一收回脚,却随即一脚踢在她的胸口。陆天意闷哼了一声,这一脚疼得她不由蜷缩起身子,忍不住重重地喘气粗气。“你的赎罪,才刚刚开始!如果你敢跑,我保证你会后悔存在过!”陆天意张着嘴,大口大口地吸着空气,那嘶哑的喘气声让季少一的眉头不由一紧。她努力地想要起身,似乎摸索,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可是她却一次次地摔倒在地,痛苦地抱着胸口,绝望地闭着眼睛。一丝清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下来。

  安静的空气里,只有她的厚重地喘气声。为什么,看到她这么痛苦,自己的心会开始松动?明明说过,绝对不会再在乎她。强忍住内心上前的冲动,看着她拼命地喘息,他咬着牙,转身,摔门离开。这个女人,只是在演戏。当初她就是靠着这看似人畜无害的表演,欺骗了他,也让一切都偏离了轨道。“嘭”的一声房门关上。陆天意无力趴在地上,努力地伸着手,床头上的那瓶药,明明就只有一步之遥。可是她却怎么都够不着。她只觉得自己的肺快要爆炸,她的人生,似乎马上就要结束了。季少一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动静,不由停下了脚步。如果是演戏,可以做到那么逼真吗?还是说,她真的发生了什么?他的眉头不由紧锁,心就像是被谁狠狠地攥着,让他有些呼吸困难。可是她真的发生了什么,跟自己有关系吗?就算她死,也不过是替夏媛陪葬,为过去的一切赎罪!想着,他终究还是狠下心,快步离开了这个逼仄的令他透不过气的阁楼。

  陆天意以为自己这一次,死定了。她觉得自己好像踩在云上雾里,整个人都轻飘飘的。耳边似乎有谁在窃窃私语,她努力地想要听清楚。可是却怎么都听不真切。如此这般,半睡半醒,不知道熬过了多久的时间。当她终于能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盛伦有些疲惫的表情。他正撑着脑袋,闭着眼睛休息。似乎察觉到她醒来,盛伦睁开眼睛,对上陆天意血丝泛滥的眼角,松了一口气,轻轻笑了起来。“我以为你死定了。”“我也是……”陆天意苦笑着,闭上了眼睛。一定是房东发现了她,打了紧急电话给盛伦。这个世上,唯一还能帮助她的人,恐怕就只剩下盛伦了。当季少一准备做空陆家的时候,她的哥哥果断地放弃了她。果断到她都不敢相信,那是自己的亲生哥哥。

  可是为了不连累陆家和母亲,她选择了自己离开,从此陆天意就不再有家人,她只能靠自己,用力地活着。如果不是房东一定要她留下紧急联系人的电话,她也不会留下盛伦的电话。却没想到,这救了她一命。“天意,离开吧,你可以活得更好,只要你愿意,我……”“谢谢你,盛伦。可是,如果我和他心里的刺不拔掉,即便逃到天涯海角,我的人生依旧无光。我不能再因为自己,伤害到任何人了。”只要季少一还恨着她,就算躲到地下,他都能把她挖出来。只要她还不能释怀夏媛的死,她的人生就不可能有“快乐”二字。而激怒季少一,受到伤害的,绝对不只是她陆天意一人。盛伦想给陆天意更多的时间,却没想到她身体都还没完全恢复,就偷偷地离开了医院。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