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穿成宠妃之子

穿成宠妃之子

穿成宠妃之子

时间:2020-06-21 16:41:59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无洙,太子

离线阅读
穿成宠妃之子

穿成宠妃之子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穿成宠妃之子 阅读全文

  五皇子裴无洙战战兢兢地藏着自己的小秘密苟到十五岁,直到郑国公府真假千金的年度大戏开撕后,才陡然醒悟自己竟是活在了一本重生文里。而她,既不是重生女主,也不是跟女主对跳了大半本的恶毒女配,更不是什么爱慕女主的男一二三四……她是仗着自己母妃受宠,作天作地作空气、害人害己害亲戚的全文第一大反派炮灰。当然,在男女主的不懈努力下,老皇帝死

精彩章节试读

  裴无洙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大好了。

  穿到大庄皇朝六七年,她原以为自己还算幸运——封建皇朝的五皇子,生母宓贵妃如今正是得宠,渣爹庄真宗又对自己这个非嫡非长的要求不高、期望不大,除了要兢兢业业地守着那个随时可能会招致杀身之祸的小秘密之外,剩下的时候,自己过得简直不能更舒服。

  直到方才那一刻。

  ——假山外不远处的人工湖里,那个浑身上下湿淋淋的少女猛地从湖里站了起来,疾言厉色地对着湖边另一位衣着简朴的贵族少女痛骂道:“郑琦,你鸠占鹊巢、抢我身份,在这国公府享了十三年不属于你的荣华富贵,如今东窗事发,你不仅心无愧疚,还想对我痛下杀手、害我性命不成?”

  一声怒喝后,裴无洙只觉天旋地转,一瞬间,无数破碎的记忆从脑海深处奔涌而出。

  裴无洙以手抚额,只觉头痛欲裂。

  ——其实裴无洙确也该头痛的,毕竟,她先前那做个闲散王爷,富贵一生的美梦,也就做到方才那一刻为止了。

  裴无洙整张脸皱成了一只大大的苦瓜。

  “五哥?”身边人察觉到裴无洙的异样,及时伸手,毕恭毕敬地扶了裴无洙一把,五指很守规矩地虚虚握着。——是一种既能随时用力支撑住裴无洙身体倒下的重量、又绝对不会让她感觉到冒犯的距离。

  毕竟,对方心中深知:裴无洙贯有洁癖,最是恶人近身。

  裴无洙略略偏头,眼神定定地凝视着身边人清隽的侧脸,少年人似有所觉,规矩地回以疑惑的眼神,手上的动作却半点没收。

  裴无洙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最终却还是木然地闭上了。

  ——她又能说什么呢?说她来到大庄六七年,本以为这辈子最大的难题不过就是有朝一日身份暴露,“皇子”变“公主”,该如何撒娇卖痴、就地打滚、苦苦哀求她那渣爹赦免这要掉脑袋的欺君之罪……今天才发现,得,力气使偏了,前面的功夫全白费了。

  毕竟,之前又有谁能知道,裴无洙她不是穿越,是穿书啊!

  现在裴无洙知道了:不远处湖里站着的,是这本重生文的女主,憋屈一世后携带记忆开挂重来的郑国公府真千金。

  身边恭恭敬敬地正像个孙子般侍奉着自己的,是小说的男主,而且是不论在女主重生前还是重生后,都能在最后成功吃鸡,呸,荣登大宝的下一任皇帝,自己原先以为的小可怜,大庄七皇子裴无淮。

  而自己……却是个仗着生母得宠还护短,无限透支渣皇父爱和“兄弟”情谊,把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最后搞的自己身败名裂、凄惨而亡,身边“无人生还”的全文第一大反派炮灰。

  以一副对联来简单概括便是:作天作地作空气、害人害己害亲近,横批“无洙无脑”。

  裴无洙:我真傻,真的。

  裴无洙仔仔细细将身边人从上到下、从头到脚看了个遍,不由深深地自我怀疑道:五年前回宫时,自己怎么会看这孩子面黄肌瘦、任人欺凌,就觉得这个***很可怜,闹着将他们母子要到长乐宫来养呢?

  人家那哪里是“小可怜”呢?男主的可怜能叫“可怜”么?人家那是爽文流里的欲扬先抑!

  男主受欺负那能叫受欺负么?人家那是“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男主的面黄肌瘦能……

  “五哥,”或许是裴无洙打量的太久了,七皇子不由自主地瑟缩了下,手上扶持的动作虽还没放,面上却肉眼可见地多了三分不安之色,口中讷讷道,“可是臣弟身上有哪里不妥?”

  瞧把这孩子给吓得哟……

  裴无洙在心里长长叹了口气,然后缓缓伸出手,轻柔地握住身边人的手腕,恭恭敬敬地将其捏住、从自己身边拉开、放下。

  然后迎着对方疑惑不安的眼神坚定道:“不,你没有任何不妥,你很妥,真的。”

  反倒你五哥我现在才是真的很“不妥”啊!

  七皇子眨了眨眼,不自觉地依言挺了挺身子,从腰板到脚底紧绷成了一条线。

  “扑哧”一声轻笑从假山的另一头传来,二人闻声望去,只见一位玉质金相的俊朗青年正笑盈盈地望着这边。

  不同于裴无洙的“艳”,和她身边如今尚还不到十四岁、只能称得上是“青涩”的原作男主,青年一双招人的桃花眼,盈盈望过来时,便仿佛能直接用那双眼眸拽着人的神志堕入深渊,直望到“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的盛景。

  不过在裴无洙眼里,就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对面的人,是东宫四君子之二,自太子六岁起便伴其左右、不离身侧的智囊,玉山伯之后庄晗庄子期。

  如今则又更多了一重:贯穿全书的重要工具人,剧情推动机,男主的最佳谋士,女主的优秀舔狗,在全文中留下浓墨淡彩一笔的腹黑男二庄子期。

  裴无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的后槽牙有点痒。

  “殿下可是适才在前院多贪了几杯,现下才初觉酒意上头?”庄晗慢悠悠地走到裴无洙身边,松松倚着假山,盈盈笑着道,“殿下若是觉得身子不爽利,还是尽早回宫的好。不然回头让太子殿下知道了……”

  “庄大人胡说什么呢,”一提到“太子”与“受罚”,裴无洙心神一凛,思绪从混乱的剧情记忆里挪开,皮笑肉不笑地瞅着眼前三两句便给自己定了“酒席贪杯”罪名的老狐狸,冷哼道,“本王先前在席上才不过饮了半杯清酒,如何便‘醉意上头’?”

  “倒是庄大人你这老眼昏花的……可别才是真喝多了的那个吧?”

  “殿下教训的是,不过,”察觉对方超乎以往的敌意,庄晗不动声色地退开些许,嘴角噙着抹轻松的笑,先是恭敬认错,然后才话锋一转,意味深长地反问道,“既不是醉后怠惰,殿下方才又为何久久止步于此?总不会是……?”

  庄晗顺着裴无洙方才的视线悠然眺望,那边的真假千金大乱斗早已终结,一群郑国公府的主子仆妇们乌压压地涌过来又退走了……裴无洙这才惊觉:自己在假山后站得有些过于久了。

  难怪庄晗这只一向沉得住气的老狐狸都忍不住出声探询了。

  心念神转间,怀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恶劣,裴无洙放纵了自己那突如其来的不厚道念头,低低笑道:“就如庄大人所想的那样呢。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庄晗猛地抬起头来,那双波光潋滟的桃花眼再不复往日的光华喧嚣,只直勾勾盯住裴无洙的脸,似乎想从其中寻觅到什么蛛丝马迹。

  裴无洙话既出了口,自然不会再惧庄晗如何看,只微微翘起唇角,半真半假地嗔笑着抱怨道:“这可是本王从未向外人诉诸于口的小秘密,庄大人可要记得好好保守啊。”

  庄晗平复下稍显急促的喘息,面色微微僵凝,字斟句酌地缓缓道:“臣还从未想过……”

  “很难想到么?”裴无洙挑了挑眉,随意道,“本王今年也一十有五了,再过两年也是要选妃的时候了吧。”

  庄晗抿了抿唇,面色忽青忽白,长而密的眼睫轻柔地落下来,细细掩过眼底复杂万千的思绪,心不在焉地敷衍附和道:“郑氏女贤淑端方,堪为佳妇,殿下郎艳独绝,世无其二*,确也是佳偶天成……”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么?”裴无洙被庄晗这不走心的吹捧逗得轻笑出声。

  看局定子落,对面人已如自己所料想的那般对“郑氏女”开始好奇了起来,裴无洙心满意足地后撤半步,适才紧绷着的姿态也微微放松了下来,环臂胸前,似笑非笑地好心点了对方一句:“庄大人当真这么觉得?”

  ——眼前这位可是女主日后的好备胎,不知届时其回头再看,会不会想扇死现在这个认为她们“佳偶天成”的自己……

  裴无洙本以为,自己这么神来一笔地调侃一句,现在还毫不知情的男二阁下得续着自己的话继续附和称颂才是,没成想,庄晗听罢,竟然还真诡异地静默了下来。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