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娇妻宠上天:霸道总裁亲一个

娇妻宠上天:霸道总裁亲一个

娇妻宠上天:霸道总裁亲一个

时间:2020-06-21 11:14:14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魔情

主角:沐小小,宫政

离线阅读
娇妻宠上天:霸道总裁亲一个

娇妻宠上天:霸道总裁亲一个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娇妻宠上天:霸道总裁亲一个 阅读全文

  “是啊是啊!”沐小小一个劲的猛点头,看出她态度变了,安译言又轻声哄了她几句,她才慢慢的松开手。“嘶!”沐小小倒吸着冷气,看着自己手臂上已经变成青紫的指甲印,狠狠磨了磨牙。靠!她这是招谁惹谁了啊!吃个东西都能成这样。

精彩章节试读

  “就算你没有勾引译言哥哥,那你也要注意着点身份!”徐思怡趾高气扬的开口:“也不找张镜子照照,译言哥哥也是你配碰的?”

  沐小小本来就不是忍气吞声的性子,现在胳膊也没有受制于人,听了这话,火立马就上来了。

  “我说这位徐小姐,你心中的宝,我眼中的草,就你这位主动送上门的译言哥哥,倒贴我还不要呢!”

  “你说什么!”

  徐诗怡的脸色狰狞的向沐小小扑去:“我不许你说译言哥哥的坏话。”

  沐小小急忙后退两步,看着被安译言抱在怀里,仍不断挣扎想上前打她的徐诗怡,嘴角抽了抽。

  这位大姐,脑子不是有问题吧?

  安译言微微苦笑着对她点了点头,证明了她的猜想。

  沐小小:“……”

  她还能怎么办?总不能和一个脑子有问题的人打一架吧?

  “我先走了,你慢慢哄人啊。”沐小小还没有走,就听到了一人惊诧的喊道:“徐小姐,您这是怎么了?”

  靠!

  听到那个声音,沐小小立马加快步子开溜。

  徐诗怡尖叫着指着沐小小的方向:“拦住她!给我拦住那个女人!”

  江彤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听到徐诗怡开口,还是立刻上前拦住沐小小。

  “怎么是你?”她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沐小小也很想问一句:怎么就是她了?

  她只想安安静静的吃个东西,怎么就莫名变成这样了?

  “你们认识?”徐诗怡立马问道。

  “是啊。”江彤家里虽然有钱,可因为是最近几年才起家的,难免被带上暴发户的帽子,因此一直被排斥在A市上流圈中。

  她虽然看不起徐诗怡,但只有靠着徐诗怡,靠着徐家,她才能得到这样一张宴会的入场券。

  但沐小小为什么也可以来这里?

  “她是我大学同学,毕业后就嫁给了一个不但破产还负债累累的老头子,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进来的。”

  安译言震惊的看着沐小小,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还有这么一个人设。

  而沐小小只想找个地缝赶紧钻进去。

  “好啊!我就知道你是别有用心来勾引译言哥哥的,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徐诗怡声音不小,这边的动静很快就让一些人看了过来。

  眼见人越来越多,江彤开始落井下石:“徐小姐您可千万别激动,她从小家里就特别穷,毕业见到那个老头子有钱就嫁了,现在那老头破产了,她应该就是来给自己找下家的。”

  听她这么说,徐诗怡在安译言怀中挣扎的更加厉害了。

  “你闭嘴!”安译言对江彤厉喝一声。

  他对人一向温和,极少有疾言厉色的模样,江彤叫他吓身子一颤,不敢开口了。

  “继续说!”徐诗怡却是喊道:“我要让译言哥哥知道这个女人究竟有多么恶心。”

  真是没完了!

  沐小小暗骂一声。

  她上前两步,盈盈一笑:“徐小姐,你说我勾引你译言哥哥对吧?”

  徐诗怡怒瞪着她。

  “那我就告诉你,我还就勾引了!我这次和他说话勾引他,下次我就要和他吃饭勾引他,再下次我就要在床……”

  她话还没说完,徐诗怡就捂着耳朵尖叫:“你闭嘴你闭嘴!”

  “沐小姐。”安译言安抚的将徐诗怡抱在怀中:“今天这事的确是我的过错,但诗怡精神不太稳定,请您不要再刺激她了,改天我一定亲自登门道歉。”

  “可别!”沐小小一口拒绝道:“您过来和我说句话我胳膊就成这样了,你要是主动上门我觉得我脖子也要享受这种待遇.”

  沐小小可没有被人当成猴子围观的兴趣,转身就要走。

  但刚才还被安译言安抚下来的徐诗怡却是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甩开安一言,好似一枚炮弹一样撞到沐小小身上,让她踉跄着后退几步,后腰重重撞到了餐桌上。

  “嘶!”沐小小疼的感觉她腰都要断了。

  “徐诗怡!你够了!”安译言终于发了真火。

  徐诗怡眼泪疯狂流下:“那个女人果然勾引你了,不然你为什么这么护着她!”

  江彤在一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火上浇油道:“安少,您可要冷静点,我这个同学,大学的时候就特别会勾引人,有一段时间,同时交了至少五个男朋友呢。”

  “你怎么不说我同时交了七个男朋友,就为了召唤神龙啊。”沐小小忍着疼顶了回去。

  江彤被噎的差点一口气上不来:“你那个老公不是破产了吗?你要不是勾引了其他男人,怎么可能能拿到入场券?”

  “我给的。”磁性的嗓音响起,带着无边的冷意:“这位小姐你有什么意见吗?”

  “我……”来人身材颀长,五官精致而完美,薄唇微扬,却没有半分笑意,只有透彻骨髓的寒冷,江彤张了张口,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沐小小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让这样一个男人为她出头。

  宫政将骨节分明的手递到沐小小面前,把她拉起来:“疼吗?”

  他没来,沐小小虽然不慌,但内心深处说不委屈也不可能的,他一来,那种委屈突然就无限放大了。

  好像小时候受了伤,本来不疼,但被人一关心,突然就觉得伤口疼的要死。

  “疼。”她一开口,才发现自己说话竟然带了点鼻音。

  “宫少。”徐诗怡认出宫政,愤愤道:“你可不要被这个女人迷惑了心智,她刚刚还勾引译言哥哥了!”

  “这是一场误会。”安译言道歉道:“我只是想和宫太太打个招呼,没想到……”

  宫政冷然打断他:“安译言,你是订了婚的人,我太太是已婚的人,保持恰当距离这件事,就不用我提醒你了吧?”

  “你们结婚了?”徐诗怡看向江彤:“你不是说她嫁给了个又老又丑的老头子吗?”

  而面前说和沐小小结婚的人,哪里能和那两个词汇沾上关系。

  “这的确是她亲口和我说的啊。”江彤回想了下沐小小下午对她说的话,把她卖了个底朝天:“她说那个老头地中海、啤酒肚、脸上的褶子多的能夹死苍蝇,又短又小,有钱还扣得要死。更在外面养了小三小四小五,被人骗的连公司都破产了。”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