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娇妻超难哄,老婆我错了

娇妻超难哄,老婆我错了

娇妻超难哄,老婆我错了

时间:2020-06-20 12:37:50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掌阅

主角:初夏,韩墨言

离线阅读
娇妻超难哄,老婆我错了

娇妻超难哄,老婆我错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娇妻超难哄,老婆我错了 阅读全文

  孔樊东不知道他老板心里在想什么,明明昨天还十万火急的样子,今天却在当地租了几条船去……游湖。望亭镇是河下县最小的镇子,坐落在一片临湖岛屿之上。镇上的居民生活十分富足简单,主要靠水产养殖和在旅游景区做些小本生意为生。因为上岛的唯一交通工具只有坐船,所以当地居民也有不少靠开船讨生活。

精彩章节试读

  昨天晚上,初夏坐船到望亭镇后,一直不太舒服,吐到了半宿,民宿老板见她一副生病的样子,担心害怕一宿,一早便劝她坐船去县里医院。

  初夏暂时还不能走,如果韩墨言已经找来河下县,那么望亭镇现在是最安全的地方。

  韩墨言肯定想不到初夏能克服心里恐惧去坐船,所以他绝对想不到来岛上。

  猫鼠游戏从她离开的那天已经开始,之前贺家一直没有动静,初夏以为韩墨言已经放过她,东躲西藏了一个多月后,但当她发现韩墨言追到河下时,逐渐感受到来自他的控制。

  后怕地想,如果被捉到……韩墨言大概是要将她带回去弄死。

  其实初夏突然从贺家离开,不知行踪这件事在圈子里也传的很热闹,大概很多人都不懂她为什么离开。

  就算有少部分人知道,也只会摇着头惋惜……放着贺家这么好的日子不过,作什么作!

  路上偶尔停脚歇息时她也会想,这段注定要被抓回去的逃离到底有没有意义。

  随着待在外面的时间越久,她越肯定……如果有一天她真的离开韩墨言,其实才是她初夏生命的开始。

  单凭再也不接触贺家人这一点,就足够能让她重获新生。

  一晚上歇息后,她身体好了些许。

  第二天一早便出来找些吃的,镇中心离民宿不远,她披了一件外套便徒步走过来。

  街心有一处空地,几十个平米的塑料棚子支起一个早餐点。外面一圈是热腾腾的大锅,包子油条,面条馄饨,米线酸辣汤,围了整整一圈。塑料棚中间摆放着桌椅,整齐有序。

  初夏找了一张干净桌子坐下。

  “老板,一碗馄饨,两个包子。”

  她拉了拉帽子,环顾四周。风平浪静,看不出有什么危险。

  片刻,老板过来:“你的馄饨。”

  “美女这儿有人坐吗?”

  两句话同时交汇在耳边,初夏的后背像是有一根弦被突然拉紧,她机械地转头,看向站在她对面的两个男人。

  脑子里同时冒出两个念头……跑还是不跑。

  跑,这两个看着眼生,不一定认出她。

  不跑,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老板将馄饨放下后,笑呵呵:“没人,随便坐。”

  两人男人在初夏对面坐下,初夏脊背僵硬。

  从这两个男人跟她说第一句话开始,初夏就知道他们不是本地人,N市的口音暴露出他们的身份。

  两个男人坐下就开始用方言聊天,初夏见他们压根没注意到自己后,松了口气,一直低头吃馄饨。

  两个男人的对话:

  “快点吃,孔老大只给十分吃早饭。”

  “也不知道今天这趟能不能结束,我已经快一个月没睡过床,基本都在车里将就。”

  “我也是,想老婆孩子。”

  “希望今天能找到那人。”

  初夏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正常一些,饭她必须要吃,不吃没力气跑,而且也不能让他们起疑。

  “美女,醋用一下。”

  她将醋递过去,那人看了她一眼,侧身用方言小声对旁边人道:“挺漂亮呀。”

  旁边那人深深地看了初夏一眼,微微地拢了下眉头。

  初夏强装镇定地吃完馄饨,然后故意用她小时候的方言叫了一声:“老板,拿个袋子。”

  吃完饭,两个男人酒足饭饱:“你有没有觉得刚才那女人有点眼熟?”

  另一个男人摸着吃撑的胃,打了个饱嗝:“没有呀。”

  男人将手机拿出来,翻出那张照片。

  递给旁边:“你看像不像?”

  仔细端详:“不太像,这照片多漂亮,刚才那女的好看是好看,可脸白的跟鬼似的。”

  “再说,你没听见刚才那女的说话吗?”

  “嗯?”

  “四川方言!”

  两人想了一下,觉得自己推断得很有道理,他们要找的女人是N市人,怎么会讲四川方言。

  想了片刻:“还是跟孔老大汇报一下吧。”

  这头,孔樊东听完汇报,问:“有照片吗?”

  手下:“没有,她吃完就走了,没来得及拍照。”

  孔樊东语气微妙,停顿问:“她去哪了?”

  手下一听这声音不大对:“不清楚,没跟上。”

  孔樊东:“两个蠢货,谁会在外地说四川方言,那是故意讲给你们听的。”

  手下:“……”

  “我们这就去追。”

  初夏一路往码头走,她没想到韩墨言会找到这里,甚至怀疑他是不是在她身上装了追踪器,要不然他怎么能笃定自己会藏在岛上。

  毕竟……能猜到她藏在岛上的脑回路实在异于常人。

  幸好他的人全都在岛上,暂时还没发现她,坐船出去应该还来得及。

  ……

  孔樊东跟韩墨言说初夏就在岛上时,发现他老板一点都意外,冷静到可怕。

  韩墨言:“我知道。”

  孔樊东:“那下面,咱们就……”

  韩墨言摇头,望着静飘飘的湖面:“她不在岛上了。”

  孔樊东:“刚才还有人在岛上看见她。”

  韩墨言看了他一眼,眼神颇为鄙夷:“你的人已经惊动她了。”

  孔樊东哑口无言,这么一想还真是的。

  孔樊东闭上嘴,不再去猜测初夏位置,他猜一句被他老板嫌弃一句。

  韩墨言:“去搜湖上的船。”

  孔樊东很快领会,带着人就去码头。

  ……

  湖上的一艘游轮,正缓慢地驶向对岸,靠近船舱角落的位置蜷缩着一个人。

  初夏双目紧闭,呼吸急促,额头淡色的血管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眼下一片浓影。

  纤细的手指紧紧地攥住旁边的船栏,随着游船的颠簸,时不时地痛苦呻吟。

  渐渐地,游船的速度慢下来,船上的游客不知缘由,纷纷站在栏杆处观望。

  初夏慢慢地睁开眼,瞥见旁边起起伏伏的水波纹,心底一阵恶心。

  船主从驾驶室内出来:“大家安静,听我说!”

  “临时接到通知,码头暂时管制,船只逐个靠岸,所以船速会变慢,需要停留一段时间。”

  游客们不满:“怎么会这样,上船之前你也没说码头在管制。”

  船主耐心解释:“有的时候靠岸船只太多,码头会临时管制,这就跟在路上开车一样,车多了总得控制一下。”

  初夏听完后咬着毫无血色的唇瓣,心底下落得凉凉。

  船主为了不妨碍大家游玩的兴致,同意免费放几条小救生船,随意让大家在湖上划着玩。游客终于满意起来,三三两两地下了游轮。

  很快,游船上就剩下初夏一个人。

  她坐在位置上,一动不敢动,如同被架在炙烤的火架上,额头的虚汗一直流个不停。

  有风从湖面上来,吹落了鼻尖上的汗。

  喧闹的四周,皮鞋声尤为显耳清晰,远及近地靠近,一下一下,有节奏的落在甲板上。

  声音到近时,初夏睁开眼,半抬的视线被一个高大的身影封住,她扬了扬唇角,扯出个无奈的笑。

  即使从一开始就预料到结局,那她也不后悔。

  韩墨言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或许是初夏现在模样过于落魄、狼狈,他的表情有一丝不太平静的裂痕。

  拧着的眉目,不解的神情,还有那蕴藏在某处一触即发的怒意,韩墨言心里很复杂。

  他想不明白一点,初夏为什么要走。

  他蹲在地上,想要靠近些。

  一米九几的身高,蹲下时正好与初夏的视线平视,他伸手,摸上她满是虚汗的脸颊。

  “为什么不听话?”

  初夏脸上的汗顺着他的指尖,没入他的袖口,顺着他的皮肤,交融到身体里某一深处。

  初夏别过脸去,看向船舱外面,嘲讽问:“听谁的话?你的吗?”说完像是故意要在韩墨言的骄傲上踩一脚似的:“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韩墨言皱了皱眉,大概不能理解初夏这突如其来的叛逆是为何。

  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他宣布结束这个所谓的逃亡游戏:“跑这么久,去这么多地方,你还是没走掉。”

  初夏唇色白得不能再白,她握着船栏,撑着身体,拉开与韩墨言的距离。

  “明知道跑不掉,可我还是要走,韩墨言你知道为什么吗?”

  韩墨言很认真地问了一句。

  “为什么?”

  初夏觉得韩墨言简直残忍又天真,他一边做出那些让她无路可退的事情,一边又一无所知地问她为什么要走。

  “韩墨言,说服自己相信……我不爱你了这件事,有多难?”

  韩墨言听完,抬手,轻轻地抚上她的嘴唇。

  声音有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颤意。他极力地控制着,控制那些喷涌出来的从未经历过的感受。

  “初夏,骗人的话,说出来谁会信?”说着他手指重重地碾压她的唇瓣,硬是揉出几片血色来。

  初夏挥开他的手,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