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我真的不想种田

我真的不想种田

我真的不想种田

时间:2020-06-19 18:14:12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掌阅

主角:周小粒,宋家玉

离线阅读
我真的不想种田

我真的不想种田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我真的不想种田 阅读全文

  再醒来的时候,已是深夜了。皎洁的月光透过松树的枝桠落在周小粒的脸上,映出她有些失神的表情。自己睡着了?周小粒恍惚的瞬间,一眼就瞧见了团在一旁,早已死的透透的黑蛇。骤然狂跳的心脏让她的呼吸都要凝滞了。在这野兽横行,蚊虫鼠蚁遍地的野山林子里,她竟然心大到能睡上几个小时不醒来!这还是曾经熬夜三天,连续做了十二台手术的自己吗?

精彩章节试读

  平静了好一会儿,周小粒才能抬手去摸宋家姝。

  双手温热,气息平稳。

  周小粒放了心,琢磨了一下,便决定去寻点柴,生个火堆来驱赶野兽。

  虽然是半山腰,可此处空气稀薄,月光也比平地略明亮了些。周小粒左右踅摸了一圈,徒手掰了十数根略细的枝桠,又勉力击打两块石头,蹭出了火星,这才算把火堆生了起来。

  火光照亮了四周,周小粒也安心了点。她心有余悸的看了看那黑蛇,想了想,还是把它用树枝叉了起来,架在了火上。

  树影间的阿其早已百无聊赖,如今见周小粒竟在烤蛇,刚饮进嘴里的水差点喷出来。

  这可是毒蛇啊!这丫头竟然敢吃毒蛇?莫不是疯了!

  阿其想去阻拦,可一想到自己被迫在这山上待了半宿,就为了保护这个小丫头,他的心里又不由得升起几分怨气来。

  爱死不死,跟他有什么关系?

  阿其这样想着,坐得便是又稳了几分。

  正在专心烤蛇的周小粒却是不知远处人的心思。蛇肉滋滋作响,渐渐发出熟肉的香味来,周小粒一副浑然未觉的模样,把熟透了的黑蛇凉了凉,徒手一拽,手腕粗的黑蛇便被拽成了两半。

  细瘦的小手在蛇肉的断裂处一阵鼓捣,便掏出了一个圆球似的东西。

  竟是蛇胆!

  目睹了一切的阿其惊了。

  他还从没见过外表普通,下手却如此狠厉的丫头。

  但想到那日被人追杀,她为自家主子取箭头时的利落,阿其的心里倒是有了几分了然。

  似乎也明白主子让他看守这丫头的原因了。

  这样心狠手辣,不吃亏又有条理的人,自然是入了主子的眼。

  将来也必然有用。

  蛇胆已熟透,周小粒捡了片树叶把它包了起来,开始等着天亮,也等着宋家姝醒来。

  待得天边出现了一抹鱼肚白的时候,宋家姝终于动了动手指,在一阵剧烈的咳嗽中睁开了双眼。

  “你醒了,”

  身旁的声音陌生又熟悉,旋即,宋家姝的面前被扔来一个东西。

  “把这个吃了,你体内的毒也就解得差不多了。”

  宋家姝被吓了一跳,一个扑棱就要起来。可肩头的伤口却是一阵剧烈的疼,惹得宋家姝的脸都皱在了一起,口里低低地咒骂起来。

  “还骂?早知道你这么没良心,我昨晚就应该把你扔在这山上,自己回家。”

  周小粒的声音平静得听不出任何情绪。

  可宋家姝听了,逐渐清亮的脑袋却是终于正常地运转了起来。

  “你……”

  宋家姝有些迟疑,更多的还是怀疑。

  “是你救了我?”

  噗。

  周小粒忍不住喷出一口老血来。

  不是她救的,难道还是鬼神不成?

  瞧着周小粒看怪物一样的眼神,宋家姝的一张脸却是难得地露出了一抹红晕来。

  良久,她才清了清嗓子,声音如蚊蚋一般细小。

  “谢谢。”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宋家姝有些懊恼,咬了咬牙,才让自己的声音大了几分。

  “我说,谢谢你……”

  最后一个字的音还未落下,宋家姝便见周小粒正一副得意兼戏谑的眼神看着自己。那眼睛里蕴藏的东西显而易见,便是——她宋家姝,输给周小粒了。

  宋家姝不由得一阵懊恼。

  可看了看眼前矮了自己半个头的,豆丁一般黑不溜秋的周小粒,宋家姝却是突然觉得有些无趣。

  争出个高低上下有什么意义?

  反正,她的命是周小粒救的,这不容置疑。

  想通了的宋家姝迟疑了一下,还是抬手朝着周小粒道:“你——扶我下山去。”

  虽然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可周小粒却是看出了她眼中的友善。说起来,这宋家姝也不算是坏透了的人,若是能就此与她和缓关系,于周小粒也是有益。

  眼珠儿狡黠地转了转,周小粒吐出一句:“我才懒得扶你,你自己走吧,”便要离开。

  却在宋家姝正急得要求饶的时候,转身便扶住了她没受伤的那一侧臂膀。

  两人对视一眼,会心笑了。

  一路下来,周小粒总隐隐觉得有人在后头盯着自己。可她几次三番回头去瞧,都没见到半个人影,直到走到山脚下时,周小粒才觉得身后吹过一阵轻飘飘的风,那双眼睛仿佛也消失不见了。

  还未及脊梁上的冷汗消散,前头的小河边便传来一阵乱哄哄的吵嚷声,把周小粒和宋家姝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哎,你们听说了没有,周三家的那个小粒子,一宿都没回家!”

  正值清晨,各家的妇人趁着还未热,正齐聚在村里这唯一的一条小河旁洗衣裳。粗布衣裳和裤子被摊在圆润得没有棱角的石头上,木板一拍,发出了砰砰的沉闷响声。

  这消息太过劲爆,妇人绘声绘色地叙述完,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一齐朝着妇人望了过去。

  有人好奇,就有人另外知情的。

  “我听说啊,里正家那个宝贝闺女也没回来,”

  这一次的声音,是刻意压低了的:“听我家小子回来说,好像是里正夫妇去县里了,那丫头得了空,把周三家那小粒子叫到山上去教训了!”

  一阵悉悉率率的笑声传了过来,激得宋家姝煞白的脸上又染上了一层气愤的红晕。

  “要我说,这小粒子也没什么好教训的,”

  另外一个嗓门稍大些的声音故作神秘地咳了咳,引得大伙儿又朝她看了过去:“她娘是什么货色,咱们这些正经人家的婆娘谁不知道?这一代传一代,她**不正经还不落到她身上去?没跑!”

  “哈哈哈哈哈……”

  妇人们仿佛都获得了精神上的满足,齐声哈哈大笑起来。

  却没想到,身后不远处正站着两个黑了脸的女孩。

  周小粒的气愤是应该的,钱氏从小没了爹,她娘——也就是周小粒的外婆,千辛万苦地一个人把钱氏拉扯到大,这其中的心酸也不提了。但毕竟寡妇门前是非多,久而久之,就连村里的男人路过钱氏家门前,都成了十传百的谣言中的实证,从没有一个人,说过钱氏**一句好。

  钱氏娘不爱吱声,却极心疼钱氏,看着当初走街串巷当货郎的周前稳当,就做主把钱氏许给了周前。周前当时也只看见钱氏温柔可人,却不知自己老娘十分在意名声,两人成亲后回了村,谣言便是传出了八百仗远,连带着三房在周家的地位也急转直下,由此也展开了周小粒和弟弟的悲惨人生。

  原主的记忆一波波地涌来,涨得周小粒的脑子有些难受。她攥紧了双手,刚想去跟那些嚼舌头的妇人拼个你死我活,却突然听见身旁的宋家姝开了口。

  “你们这是说什么呢?大点声再说一遍,我听听!”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