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农门贵女:王爷,喜种田

农门贵女:王爷,喜种田

农门贵女:王爷,喜种田

时间:2020-06-19 17:51:39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原创书橱

主角:苏淼淼,赵清弦

离线阅读
农门贵女:王爷,喜种田

农门贵女:王爷,喜种田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农门贵女:王爷,喜种田 阅读全文

  苏淼淼知道顾品言性格,就是找了个借口给她送这些东西,所以,也并不拆穿她。接下来,苏淼淼和顾品言一起去看了胡小壮的娘许氏,好在她没有再烧起来,只是却瞧不见胡小壮的身影。送走了顾品言,刚进家门,苏淼淼就闻到浓郁的面香。王氏做的白菜炝锅面,手擀面很劲道,苏淼淼吃了两碗。

精彩章节试读

  当王氏又端着第三碗面进来的时候,苏淼淼为难的摆了摆手,她确实已经吃饱了。

  王氏却十分冷静的放下碗筷:“淼淼啊,这碗是我做出来给清弦的,你等会喂他,我和晚晚,出去消消食去!”

  王氏一走,苏淼淼一脸懵逼。

  要不是王氏这么一说,她还真忘记自己已经成婚了,还有赵清弦这么个人了。

  赵清弦,一直半醒半睡的留意着屋子里的动静,听着王氏出去,他这才装作刚醒的样子闷哼一声。

  苏淼淼翻了翻白眼,不情愿的拿起碗筷坐过去。

  赵清弦的脸色很苍白,苏淼淼看着他的时候,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嫁了这么个病秧子,实在是头疼,是长得好看,可长得好看也不能当饭吃啊!

  感受到盯着自己的目光,赵清弦的喉结动了动。刚睁开眼睛,就瞧见苏淼淼一脸嫌弃的盯着自己看。

  “醒了,醒了就赶紧起来吃饭!”

  要是放在二十一世纪,这就是包办婚姻!而苏淼淼,恰恰是对这种事情最反感的!更何况,她要嫁就嫁最强的男人!像这种随时有可能面见**爷的,她可欣赏不来。

  苏淼淼不耐烦的将赵清弦拉起,赵清弦很享受这种感觉,并不反抗。

  “喂,你能不能温柔点!”这个娘子,实在是粗鲁的可爱,赵清弦总是忍不住想去逗逗她。

  “不能!”苏淼淼说着,将碗筷硬塞给赵清弦。

  赵清弦干脆就委屈巴巴的拿起筷子,吃一口面条,看一眼苏淼淼。

  苏淼淼拿着一根棍子,将火堆聚了聚,完全忽视赵清弦的眼神。

  听到屋外有动静,苏淼淼迅速把赵清弦的碗筷接过来,看着苏淼淼心不甘情不愿,一脸别扭的喂他吃面,赵清弦心中暗喜,面上乖巧的等着投喂。

  刚巧,王氏进来的时候看到了这一幕,心里甚是安慰。

  苏晚晚躲在王氏身后也不说话,就是捂嘴笑。

  苏淼淼喂完赵清弦起身,回头碰见王氏一愣:“外祖母,你们怎么?回来了!”

  赵清弦愈发意外了,他这个小娘子,居然还会演戏!

  而苏淼淼这么做,无非是不想让外祖母忧心,要是发现她那么对赵清弦,怕是又要对她教授什么女子的三从四德了。

  对这个时代的诸多封建思想,苏淼淼不敢恭维,她只想逍遥快活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不想烂在封建社会这个大酱缸里。

  收拾了碗筷,苏淼淼拎着一只兔子出了门,准备到顾家走一趟。

  ……

  昏黄的火光在一闪一闪的,顾郎中坐在床上手里拿着本医书,出神的看着。

  那边于氏刚端了洗脚水过来,顾郎中将脚伸了进去。

  “对了,你是不知道,这两天你在外出诊,品言差点出事!”于氏一边给顾郎中洗脚一边把这几天的事情说给他听:“也不知道这孩子行不行,这万一要是给人看出什么毛病,咱们家可担待不起啊!”

  一阵沉静之后,顾郎中叹了口气:“当初让她跟如诗一起到镇上私塾去上学,她不肯,硬是要留下来跟我学医!女子行医,本就及其受排斥,可我这医术,若是真断送在我手里,还真是有些不甘心哪!”

  于氏也叹了口气:“都怪我这肚子不争气,这么多年来,生下如诗之后,就再也没动静了!”

  “这一切都是命啊,就看她自己的造化吧!”顾郎中话音刚落,就听到外头有敲门的声音。

  “怕是来求诊的吧?我去看看!”于氏说完,擦了擦手就出去了。

  于氏开门,瞧见是苏淼淼在外头,神情有些不悦。

  苏淼淼将手中的兔子在于氏面前晃了晃:“婶子,这次多亏了品言给我们看病,这个就当表达我的谢意吧!”

  于氏瞧见兔子脸上一喜,将那兔子拿在手里,最少也有七八斤重。

  “品言,淼淼来找你了!”于氏大嗓门一喊,顾郎中和顾品言都出来了。

  “淼淼,你怎么来了,快来屋里坐!”

  顾品言拉着苏淼淼往堂屋里坐下,之前苏大中病着的时候,顾九问给他看过几次病,也曾见过苏淼淼几次,可这次见面,和之前几次见面的感觉大有不同,什么地方不同,顾九问一时间也说不上来。

  苏淼淼还没喝上一口茶水,外头就又是一阵敲门声。

  “砰砰砰!砰砰砰!”

  “哪个杀千刀的,再这么用力,把门都敲烂了!”于氏没好气的开门。

  胡小壮站在门口,后背都湿透了。

  “顾郎中,在不在?”胡小壮小心翼翼的开口。

  “不在,不在,你赶紧走吧!”于氏说着,就把胡小壮往外推。

  “顾郎中,顾郎中!”胡小壮实在是没办法了,扯开嗓子就喊。

  听到动静的顾九问出了屋,身后跟着苏淼淼和顾品言。

  “秋露!你这是做什么?”

  听到顾郎中的呵斥,于氏身形僵住,胡小壮抓住机会,躲开于氏跑到顾郎中跟前。

  “顾郎中,我今天跑遍了县里的每一家药铺,他们都不肯赊账给我,我娘现在病的很严重,你能不能行行好……”要不是走投无路,胡小壮绝不会求上门来,迎面碰上苏淼淼的目光,胡小壮低头狠狠的咬了下嘴唇。

  “笑话,我们家又不是善堂,凭什么要帮助你们?平日里帮你们的少吗?你们怎么就这么不知好歹,非要像蚂蟥一样,把人吸干才罢休吗?”于氏气的直跳脚。

  倒是顾郎中,嗔了于氏一眼:“秋露,你这说的叫什么话?”

  于氏心里头实在是憋屈,可这个家是顾九问再当家,她除了发发牢骚还能怎么办啊?干脆到屋里去,眼不见为净。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