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神医小狂妃全文免费

神医小狂妃全文免费

神医小狂妃全文免费

时间:2020-06-19 16:50:09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微阅云

主角:沈颜魅,云轻言

离线阅读
神医小狂妃全文免费

神医小狂妃全文免费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神医小狂妃全文免费 阅读全文

  嫁衣是粉红的,也就是普通,甚至都没有人来给她添妆梳头。甚至,没有一件陪嫁。沈颜魅冷哼一声,里衣也没有换,径直穿上外面的嫁衣。“四小姐,走吧!!”沈嬷嬷冷冷说道。院子里一片寂静,除了沈嬷嬷,再也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把本小姐的钱都抬上!!”沈颜魅站在五大筐铜钱跟前,眉眼灼灼。

精彩章节试读

  “四小姐,这不合适。”沈嬷嬷皱着眉头,因为有肖嬷嬷的前车之鉴,她并没有往日的嚣张。

  “那就算了,本小姐还是在这里守着吧!!”沈颜魅提了提自己的裙子,露出穿着**的脚,就那样大刺刺的坐在石凳上。

  沈嬷嬷的眼里闪过鄙夷,也就四小姐这样的小家子气,几筐铜钱就看在眼里了。

  “抬上,走吧四小姐。”沈嬷嬷回头招招手,门外进来人抬钱。

  沈颜魅起身往外走,她脸上的伤虽然清理了,但是皮肉外翻,依旧渗人。醒来时还是晴天,现在竟然是黑沉沉的,看样子是要有雨雪。

  一路上的奴婢小厮明明看到了沈颜魅,都是视若无睹。

  倒是畅通无阻。

  “四小姐,盖头还是盖上吧!!”沈嬷嬷拿了盖头过来。

  “不用了。”沈颜魅冷冷说道,这张脸这样惊悚刚刚好。难不成国公府还怕丢人不成。

  沈嬷嬷没有坚持,领着沈颜魅从角门出去,门外停着一顶小轿,除了两个轿夫,连一只狗都没有。

  没有拜别,没有送别,什么都没有。

  风里似乎裹着雪珠子,打在脸上冷冰冰的疼。

  “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一盆冷水毫无预警的泼出来。

  沈颜魅反应格外的敏捷,一把拉过沈嬷嬷,一盆带着冰渣子的水就全部泼在沈嬷嬷的身上。

  沈嬷嬷气的发抖,用力的甩开沈颜魅的手。

  “四小姐,三小姐祝你独守空房,早赴黄泉!!”一个高喝传来,从墙头上倒下来什么臭烘烘的东西。

  “三小姐说了,这个给四小姐陪嫁更配!”配合着这个东西的是哈哈的大笑声。

  沈颜魅只是眯着眼睛看着,嘴角微微勾起,什么都没有说。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她等着呢!

  “四小姐,上轿吧!”沈嬷嬷的神情里多少有点幸灾乐祸。

  沈颜魅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微微一笑:“抬好本小姐的嫁妆,走吧!”

  她并没有上轿,踩着自己破旧的,有些掉底的鞋子,啪嗒啪嗒的往前走,寒风里,衣袂翻飞,竟然有一种凌然的气势。

  沈嬷嬷眯着眼睛看着,努了努嘴,轿夫抬着臭烘烘的轿子跟上去。

  “真实丢人!”有人冷哼。

  沈颜魅没有回头,只是慢慢幽幽的往前走,看着周围的人家门口的灯笼,她的唇角勾了勾,往着声音喧闹的地方走。

  一边走,一边抓着筐里的铜钱扔着玩,铜钱掉落在青石板路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一路陆陆续续有人跟着捡钱。

  轿夫和抬着钱筐的小厮面面相觑,不知道沈颜魅想要做什么。

  “小姐,小姐!!”沫儿从人群里钻出来,一头的汗站在沈颜魅的面前。

  雪珠落的有些紧了,沫儿的头顶上都顶着一层了。

  沫儿一边上前用衣袖挡在沈颜魅的头上,一边焦急的说:“小姐,梁嬷嬷不见了。”

  沈颜魅把沫儿递过来的东西塞进袖子里,想了想,原主的确有个从小守着的奶嬷嬷,那就是梁嬷嬷。

  “怎么会不见了?”不用想也有可能是谁搞的鬼。

  “沈嬷嬷说梁嬷嬷告假回家,但是奴婢遇到了梁嬷嬷家里人,说是梁嬷嬷并没有回去。”沫儿眉头皱的死紧。

  “我知道了。”沈颜魅眯着眼睛,耳朵里没有错过一路来过往的人的闲谈。

  云央贤王当年惊才绝艳,屡立功勋,后来重病,不良于行,但是贤名满天下,妇孺皆知。

  “小姐!!”沫儿急的直跺脚,“梁嬷嬷要是落入她们的手里,怕是凶多吉少!”

  “我知道,一会咱们回去要人。”沈颜魅冷声低语,看来,她刚刚的的确确是手下留情了。

  “可是,小姐,咱们进了贤王府,出的来吗?”沫儿忧心忡忡,感觉这一走,可能梁嬷嬷就真的被丢下了。

  沈颜魅扬了手里的铜钱,听着哗啦哗啦的声音笑了笑,受伤的脸看上去透着森然的杀气。

  她拐了弯,径直往人最多的街道走去。

  “四小姐,不是那条路。”轿夫终于没有忍住,过来拦路。

  沈颜魅一脚踢在他的腿骨上,看他疼的龇牙咧嘴的,冷冷一笑,接着走。

  “什么这么臭啊!”有人捂着鼻子叫喊。

  “撒钱的是谁啊,这脸伤的,形如鬼魅,这是出来吓人了?”

  “我知道,我从国公府的角门一直跟到这里。”

  “什么快说!!”围观的人更多了。

  “国公府的三房小孤女,今天不是要入贤王府吗?”那个人意味深长的来了一句。

  “我去,国公府的小孤女这是被谁虐待了?”

  “国公府的小孤女鞋子都是破的!!”

  “听说父亲风流浪荡,死在烟花柳巷,母亲是个青楼女子?”有人又在人群里来了一句。

  “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我们的贤王!!”

  “就是,简直就是玷污咱们的贤王!”

  “要是有点自知之明,赶紧自我了断。贤王救你,你怎么可以以怨报德!!”有人怒吼。

  “不让她入贤王府!!”

  “对,对,咱们跟着,不让她入贤王府!!”

  ……

  沈颜魅昂着头,飞扬起来的发丝遮挡在脸上,有点看不清前面的路,自然也没有人看的见她发丝下的神情。

  “小姐!”沫儿护着沈颜魅,不让别人靠近,这个声势,她还是有点战战兢兢。

  “稍安勿躁!”沈颜魅微微一笑,停住脚步,缓缓转身,风雪里,她朗声问道,“各位,贤王府怎么走啊?”

  “我去,这是哪个地方爬出来的,竟然不知道贤王府!!”有人吐槽。

  “不知道正好,赶紧滚回去!”

  沈颜魅不以为意:“我自感卑微,配不上贤王,准备去退了亲事,不知道各位可愿意帮忙,自然,不是白忙活的,这筐里的钱,就请各位喝一碗热酒。”

  “真的?”有人质疑。

  沈颜魅点头。

  “不过要是慢了一点,贤王爷和国公爷知道了,也许就退不掉了,你知道的,他们仁义,总想要给我这小孤女最好的。”

  “快走,快走,贤王值得天下最好的女子!”一群人簇拥着沈颜魅,风一般的向前。

  “小姐,不去我们会死!!”沫儿跟着跑的气喘吁吁。

  “不去,我们会不会死不一定,但是去了一定会死!”沈颜魅冷哼,“你认为她们有那个好心给我这样的好事?”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