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如果相思听得见

如果相思听得见

如果相思听得见

时间:2020-06-19 14:19:04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落尘

主角:许朝暮,沈迟

离线阅读
如果相思听得见

如果相思听得见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如果相思听得见 阅读全文

  “收起你的小心思!”沈迟居高临下看着她。“真小气。”许朝暮撇撇嘴,看你躲得过初一,躲得过十五不!沈迟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了她的房间。老虎一走,猴子闹翻天。许朝暮从书包里翻出今天淘的宝贝,一大摞漫画书!这可是她跟一帮小男生划拳赢来的奖品!她笑得眼睛都弯了,一本一本摊开在床上。

精彩章节试读

  这些书看上去比她那些好看多了,她终于又可以学习文化知识了,她是个对知识十分渴求的人!

  沈迟下楼的时候,柳如眉还在看着她的宝马车心疼不已。

  正好这时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停了下来,再然后,沈策先就下车走到了柳如眉的身边。

  “策先,你终于来了,看你儿子干的好事!”柳如眉先告了一状。

  沈策先是接到了柳如眉的电话后从集团赶回来的,他跟周染谈判了一个下午,在某些问题上还是以失败告终,因此,他这会儿心情并不是很好。

  “再买一辆就是,这种小事,以后不需要告诉我。”沈策先瞄了一眼报废的宝马车,不以为然。

  “策先……还是你最疼我了……唉,就是这车还是你送给我的,我有点心疼。”柳如眉皱了皱眉头,捧心一叹。

  她走过去搂着沈策先的胳膊,将头枕在他的肩膀上。

  “多找些人搬行李,今天就安顿下来,燕柔和世寒也去派人接来,有什么事就找凌管家,这张银行卡你先收着。”

  沈策先从钱夹里拿出一张卡递给柳如眉,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

  柳如眉不肯要:“你能把我接到沈家就是我最大的福气了,这张卡,我不能收的。”

  “我让你拿着就拿着。”沈策先将银行卡塞到她的手中,“密码是你生日。”

  柳如眉这才收好银行卡,她搂住沈策先的腰:“策先……你对我真好。”

  沈策先推开了她,脸上依然没有什么波澜:“我还得回集团一趟。”

  “路上小心,别太累了。”柳如眉笑道。

  沈策先这才又回到自己的车里,司机启动车子后,扬长而去。

  柳如眉心满意足,将银行卡收进钱包里,对自己的司机道:“去把小姐和少爷接回来。”

  “是,太太。”

  这一幕落在沈迟的眼中,他冷笑一声,眼里好似淬了冰凌,嘴角间是不易察觉的深沉。

  沈策先回到沈氏集团的时候,周染还没有走。

  她穿着一身藏青色的大衣站在董事长办公室的窗口,眼睛看着楼下,面无表情。

  沈策先在身后看了她足足十分钟,然而这女人一动不动,高冷地就像是一块冰,浑身散发着寒意。哪怕就是夏天的烈日,恐怕也不能融化。

  “你要的,我都给了,怎么,还不走?”沈策先开了口。

  周染对着窗口幽幽一笑,缓缓转过身来。

  “沈策先,你有多喜欢柳如眉?”周染偏着头,勾着唇角,凝视沈策先,将他所有的表情都收进眼底。

  “周染,你总是这样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你知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你这样!”

  沈策先双眸里沁了血一样,他抓住周染的肩膀,恨不得捏碎。

  哪怕是疼到骨子里,周染依然没有任何表情,她只是勾了勾唇角,默默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这么多年了,他一点儿都没变。俊朗的脸庞经过商场多年的打磨愈发成熟,手工裁剪的黑色西装,裹着他修长的身材。

  只可惜,他的眼睛变了。

  以前,她多爱他那双澄澈干净的眸子。可现在,这双眼睛里,只有浑浊,她看不透了。

  周染不开口,沈策先的手慢慢垂下。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如果没有的话,请回吧,以后都不要来集团了!”

  沈策先转过身,不再看周染。

  “你以为我想跟你纠缠不清?”周染幽冷一笑,从包里拿出一叠文件。

  “沈策先董事长,麻烦您动动笔,把这份文件给签了。”

  沈策先皱紧眉头,烦躁地翻开周染递来的文件,刚翻了几页,他就怒不可遏。

  “你是不相信我说的话?”

  周染轻盈一笑:“空口无凭,我还是比较相信法律。”

  “我就知道,你从来都不信我!”沈策先眸子里滑过一丝落寞。

  周染动了动嘴唇,终究什么话都没有说。

  沈策先拿出签字笔,没有太多犹豫,在文件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周染这才收起文件,勾了勾唇角:“沈董,后会无期。”

  她拢了拢身上的披肩,抬起头离开了董事长办公室。

  悠长的高跟鞋声音踩在地面上,慢慢的,消失在走廊尽头。

  四下悄无声息,沈策先站到周染刚刚站过的地方,远处,风景消弭。他的双眼,深邃看不到尽头。

  沈家客厅里,柳如眉招呼着下人搬东西,一时间,沈家吵吵嚷嚷。

  许朝暮本来在安静地看着漫画书,偏偏柳如眉的尖嗓门让她静不下心来。

  她一气之下就跑出了房间,正好看到柳如眉趾高气昂地指挥着下人干这干那。

  “花瓶往左挪一点!”

  “哎呀呀,小心一点,那只箱子可是真皮的!”

  “小姐和少爷的旧衣服都扔了吧!”

  “这是少爷最喜欢的翡翠摆件,就放客厅里!”

  许朝暮噌噌噌地就跑下了楼,抓起摆件就要扔!

  “这沈家只有一个少爷,我怎么不知道沈迟哥哥喜欢翡翠?”

  许朝暮手只要轻轻一放,翡翠摆件肯定就要粉身碎骨了。

  “呵,又是你。之前我还以为是沈家哪个穷酸亲戚,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是孤儿院领回来的,难怪没有教养。你给我把摆件放下,不然我这大耳刮子扇过去,你可别喊疼!”

  柳如眉气焰嚣张,她要是怕了这个小丫头,她这么多年可就是白活的了。

  许朝暮听她这么一说,脑袋一歪,手故意一松,“哐当”,翡翠摆件掉在了地上!

  四周的佣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一个个吓得大气不敢出。

  “不好意思,你嗓门太大,我手一抖,摔了。”

  许朝暮拍拍手,十分解气。

  柳如眉气得发抖,她抬起手,一个大耳刮子就要扇了出去。

  就在这时,她的手腕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抓住,死死不能动弹。

  她咬牙回过头,原来是沈迟!

  “打狗还得看主人,柳如眉,你用不着这么嚣张吧?”沈迟冷睨着她,阴寒的眸子里血色弥漫。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