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总裁的致命前妻

总裁的致命前妻

总裁的致命前妻

时间:2020-06-19 14:14:55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酷爱

主角:江书瑶,贺玺铭

离线阅读
总裁的致命前妻

总裁的致命前妻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总裁的致命前妻 阅读全文

  与此同时,贺家。贺玺铭正不耐烦的看着手机,刷来刷去,当年江书瑶一死,江芯柔也随之不见,任由他怎么找都找不到。迫于老夫人的压力,他举行了和温芷溪的订婚仪式,到现在现在已经过去一年了,不曾进一步发展。温芷溪笑着搂着贺玺铭的胳膊,跟柳雪清和自己的父母撒娇:“你们不要逼贺哥哥结婚嘛,我们已经订婚了,贺哥哥还能跑了不成?”

精彩章节试读

  随即她直勾勾朝着贺玺铭看:“贺哥哥,你说是不是。”

  她其实巴不得快点跟贺玺铭结果,只不过,她知道什么叫做以退为进。

  贺玺铭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

  柳雪清倒是颇为赞许:“芷溪这孩子就是懂事。”

  贺玺铭不动声色的将温芷溪的手甩开,对这样的场合彻底失去耐心。

  “目前不打算结婚,如果你们很急的话,我不介意宣布退婚。”贺玺铭当着所有人的面,如是说道。

  “糊涂!”柳雪清呵斥道。

  温芷溪咬了咬下唇,很是委屈,轻轻拽着贺玺铭的衣角。

  贺玺铭摆开,整理了自己的西装,他做事向来说一不二。

  此时温家夫妇的脸色已经难看至极,但碍于贺玺铭的决绝,都没什么话说。

  贺玺铭不顾任何人的话,从贺宅走了出去,回到了自己的车里,他今天甚是心烦意乱,点了根烟。

  眼前吐着烟雾,他才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一点。

  今天是,十月初六。

  明天就是江书瑶的忌日,他从来都不喜欢江书瑶,为什么今天在她的忌日上会如此烦躁。

  他一定是没睡好,仅此而已。

  对那个绝情恶毒的女人,不应该有任何一丝留恋。

  把手里的烟掐灭,他开着车,扬长而去。

  次日清晨,江书瑶走进了办公室,眼前的男人是明英的总经理齐然,她将自己的合同全部说了一遍之后。

  齐然很快就同意了,对于他们两个来说,这是一件共赢的事情,当然不会拒绝。

  可江书瑶不这么认为,她既然出手了,必定有大事要做。

  解决了事情之后,江书瑶开车回到了别墅,手机里日期的提醒不由得让她开车的时候有些心猿意马。

  姐姐死了一周年了,纵然自己再不喜欢她。

  可为了宋启而献出生命,难道真的值得吗?

  这几天江书瑶带着饼饼和圆圆住在襄城,熟悉而陌生的地方,让她想起了很多往事。

  她驱车来到了自己的墓碑之前,一身黑白分明的西装,捧了一把鲜花。

  她刚要到达的时候,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是贺玺铭,他出现在这里了??

  是来祭拜她的吗?

  江书瑶按捺不住自己的猜想,下意识的躲了起来,从车窗里看着男人的背影。

  当年她“死”的时候,贺玺铭可曾有过一瞬间的伤心,她拿出自己保存很久的手机。

  上面一句“你的东西,只会让我觉得恶心。”还依旧刺痛她的眼睛。

  如今是贺玺铭良心发现了?可他还不是在她头七还没过的时候,就跟温芷溪订婚了,让江书瑶成为业界的笑谈?

  说起江书瑶,大家都会不约而同的说一句。

  “就是那个用了手段上位,刚死丈夫就找别人的*女人啊。”

  她到底该不该恨?

  还没过一会儿,墓地又出现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她知道,是温芷溪,在医院里有过一面之缘。

  他们现在在一起,怎么,跟她炫耀现在的恩爱吗。

  她现在活的水深火热,他们两个倒是很好。

  没过一会儿,她看着两个脸贴近,是在她的墓前拥吻,如此投入,如此深情。

  原来就算她死了,贺玺铭也会变着法儿的羞辱她,她真是不应该这么快的失去斗志。

  贺玺铭有多可恶,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等到他们两个确定离开之后,江书瑶才拿着捧花上前,放在了自己的墓碑之前。

  “你看到了,是不是觉得我活着很讽刺?”

  她摇了摇头,轻笑一声,“不,是我们两个都活的很讽刺,江家的女儿这辈子都没活好。”

  “芯柔!”

  忽然,从背后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江书瑶顺着转身看过去,是自己的爸妈。

  怎么把这回事给忘了,今天是自己的的忌日,爸妈是一定会过来的啊!

  江书瑶咬了咬下唇,装作不理解的模样:“你们在叫我吗,认错了吧?”

  “你不是我们的女儿吗!你不是芯柔吗?”

  在她们眼里,江书瑶已经死了,江芯柔失踪不见,出现在这里的人只可能是江芯柔。

  江书瑶忍住心软,摇了摇头否认:“我不是你们口中的人,我叫沈澜。”

  “既然你说你不是,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祭拜我们的女儿!”江母声声质问。

  江书瑶随便找了个理由诓骗:“今天有人告诉我,说我和一个死去的人很像,我过来看看是不是。”

  她回头看向墓碑上的照片,淡淡道:“原来是真的啊。”

  “你就是我们的女儿,你为什么连我们都不肯认了!”江父颇为痛心疾首。

  不是她不敢认,而是她不能认,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明天会是什么模样,不能牵连了爸妈。

  江书瑶从包里拿出一张身份证,递给了他们:“你们可以看看,我的名字叫做沈澜。是永安公司的总经理,看你们女儿的样子好像并没有我脖子上的胎记。”

  江母拿着身份证的时候手指都有些颤抖,嘴里一直在念叨:“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江父深深的看了江书瑶一眼。

  她只能尽力的装作自己没什么,冷淡的对视,加了一句:“我确实不是你们的女儿,请节哀。”

  江母面如死灰的将身份证还给了她,江父拍了拍江母的肩膀,叹息道:“她不愿承认,我们大可没有这个女儿。”

  江书瑶心里一痛,却没有说什么,转身走了下去,转身的瞬间,泪如雨下。

  亲人就在自己的对面,可是她不能承认。

  她在车里用力的锤了一下方向盘,满脸泪痕,她想好好的跟父母孩子在一起,只可惜,今生怕是不可能了。

  回到家的时候,宋启出现在客厅,用着她的电脑点开了今天的新闻头条。

  “贺玺铭与娇妻温芷溪在前妻墓前拥吻,大快人心!”

  好一个大快人心。

  宋启观察着她的表情,想看看她会如何反应。

  她今天已经伤心过了,现在就不会再伤心,只是冷冷的说道:“你有事说,直接叫我过去,不要出现在这里。”

  “我怕你优柔寡断,忘了你自己的目标。”

  江书瑶到了一杯水喝:“不会。”

  “不如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吧,听了这件事之后,你再决定要不要加速完成你的任务。”

  江书瑶握紧了杯子,转身看着宋启:“什么。”

  “江氏破产,江云鹤心梗住院,性命垂危啊。”

  她手里一抖,杯子瞬间粉碎。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