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大婚当日,他当众悔婚递上休书

大婚当日,他当众悔婚递上休书

大婚当日,他当众悔婚递上休书

时间:2020-06-19 12:24:32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阅文

主角:洛凤幽,凌君御

离线阅读
大婚当日,他当众悔婚递上休书

大婚当日,他当众悔婚递上休书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大婚当日,他当众悔婚递上休书 阅读全文

  凌君御冰寒的凤眸死死地盯着洛凤幽,“六年前那个伤害我的女人,太过无耻,我曾发誓,一定要找到她,报仇雪耻!”洛凤幽默默后退了一步,至于吗?搞得好像被她睡了,吃了大亏似的,压下所有的不满,淡淡道,“跟我说这些做什么?”凌君御上前一步,逼近洛凤幽,眸子危险的眯起,“不认账?你果然无耻!”

精彩章节试读

  “每个午夜梦回,想起当初那个被你糟蹋的纯情少年,那个被你无情的抛弃在野外,生死未卜的完美男子,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洛凤幽近乎石化,无语的看着凌君御,这个男人怎么比她还自恋?比她还不要脸!

  无论如何,她坚决不能承认!

  “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你!”

  凌君御寒眸冷厉,眼神锐利如刀,竟然还否认?抬手,准备扯去洛凤幽的面纱。

  洛凤幽以为凌君御要攻击她,下意识还手,手中的银针飞出……

  凌君御迅速侧身避开。

  洛凤幽又是几根银针飞出,转身即逃。

  凌君御正准备追,脚忽然不听使唤,有些发麻,眼睁睁看着洛凤幽消失。

  “该死的!夜冥!去追!”

  空气中有轻微的波动,夜冥离去。

  凌君御体质特殊,一般的毒药,很快就能自行解毒。

  不到半刻钟,身体已经恢复正常。

  凌君御望着洛凤幽消失的方向,眸光幽暗深远,面具下,俊脸恢复冷酷,来日方长,等着,该死的女人,他会慢慢讨债的。

  洛凤幽走了一路,察觉身后有人跟踪,运起轻功,绕了远路,将人甩掉之后,匆匆回府。

  紫姝见洛凤幽回来,看着还挺焦急,心有疑惑,“主子……”

  “小晨和小曦呢?”洛凤幽沉声问道。

  “他们在后院呀,喂宠物呢。”

  “紫姝,你马上带他们离开,走后门,记住,确保周围没有人监视。”

  紫姝蹙眉,“出什么事了吗?”

  “没什么,就是见到孩子的爹了。”

  “爹?”紫姝满脸怪异,“主子以前不是说,小主子的爹死了吗?”

  “又复活了,没死透。”

  紫姝嘴角抽抽,还可以这样?

  “紫姝,赶紧准备一下,马上离开,将他们安置在离凤府远一点的地方。”

  “凤府坐落在城西,就去城东吧,我记得苍洵在那里有座宅院。”

  紫姝蹙眉,“确实有座宅院,只是那里离战王府很近,苍询公子身份特殊,小主子若是入住苍府,怕是会引起九王的注意。”

  “无碍,两个孩子而已,安排周密一些,谁也不知道孩子是凤家的。”洛凤幽淡淡道。

  “再说了,九王忙着招花引蝶,也没有闲工夫关注别人的孩子。”

  洛凤幽说着,往后院走去,她还有话要跟孩子们交代。

  两小只正在喂他们的小宠物,毒蛇,毒蝎,还有几只大狼犬……

  见着洛凤幽,两小只扔了食物,欣喜的跑向她,“娘亲。”

  洛凤幽半蹲着,将两个孩子揽进怀中,紧紧的,心情复杂,她不了解那个男人,甚至都不知道他是谁。

  一个陌生的男人,尚且不知好坏,她不想他跟孩子们有牵扯。

  “娘亲?”洛小曦狐疑。

  洛凤幽将两小只松开,温柔的目光注视着他们,认真嘱咐,“晨儿,曦儿,娘亲现在要忙着对付坏人,没有时间照顾你们,我让紫姨带你们住到别处,你们要乖乖听话,知道吗?”

  洛小晨眨巴着灵动的大眼,满脸好奇,“娘亲说的坏人,是那个沐家的人吗?”

  “嗯。”

  洛小晨大眼滴溜溜乱转,古怪精灵的,点头保证道,“娘亲,晨儿会乖乖的,会照顾好妹妹的。”

  “嗯,记住,不能告诉别人娘亲的名字,也不能说你们是凤家的孩子。”

  洛小晨和洛小曦点头如捣蒜,脆生生道,“娘亲,我们知道的。”

  鱼姨说过,有钱人家的孩子,容易被坏人盯上,抓起来威胁娘亲。

  过了半响,紫姝走来,“主子,准备妥当了,现在可以走了。”

  “……”

  两小只被紫姝带走,洛凤幽总算是稍微安心了。

  凌君御没有去凤仙楼,而是回了战王府,去了书房。

  从墙上的暗格里拿了一幅画像,展开之后,仔细端详,幽暗的眸子冰冷,完美的俊脸没有表情。

  画像上的女子,一袭鹅黄衣裙,趴在草地之上,稚嫩的面庞倾城绝美,一双漂亮的眸子,带着些许慌乱,错愕……

  这是六年前,他从昏迷中醒来的一瞬间,眼中的她,她趴在他身上,受到了惊吓。

  那天晚上正好是月圆之月,他身体异常,又遭遇追杀,意外遇到了傻愣愣的她。

  真的是傻愣愣的,几个婆子将她扔到了野外,还找了两个恶心的男人对付她,她全然不知道反抗,甚至话都没说一句,就像个木偶。

  他察觉她被人下药了。

  或许是同病相怜,或许是难得遇到智障,或许是某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熟悉感,他带走了她。

  只是他伤得严重,走了没多远就倒下了,醒来的时候,那个女人就把他给……

  他本就难以自持,她又主动,他根本忍不了了,所以就……

  彻夜疯狂,他太累了,加上失血过多,最后人事不省。

  那个女人,害他破身就算了,竟然把他弃之荒野,行径恶劣,简直不可饶恕。

  凌君御眸中涌起浓浓的怒火,薄唇紧抿,指腹轻轻拂过画像上那张绝美的小脸,消失了六年的人,竟然就这么出现了。

  只是时隔六年,当初的智障,变成了小野猫,好像不太好对付。

  没多会儿,夜冥就回来了。

  夜冥低垂着头,“王爷,属下失职,没能追上。”

  凌君御并没有太过意外,从那个女人对他出手的动作来看,是个高手,只是六年前,他见到的,明明是个智障。

  怪哉!

  “夜冥,暗中调查一下,最近半个月,京中有哪些外来女子。”

  “东南西北四个城门,让人密切关注。”

  “除了照着画像寻找,多留意一些陌生面孔,她恐会易容。”

  该死的女人,被他找到就死定了。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