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她是一副行走的药

她是一副行走的药

她是一副行走的药

时间:2020-06-19 11:19:14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原创书橱

主角:何依依,夏楚轩

离线阅读
她是一副行走的药

她是一副行走的药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她是一副行走的药 阅读全文

  陵城,夏家!几名家丁抬着一个巨大的笼子从后门进了府。笼子用黑布罩着,里头有呜呜咽咽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挣扎,让那个笼子发出不规则的摆动。进了门,就有婆子迎上来,看了眼晃动的笼子,抬脚踹了上去,冷声斥道:“老实点!”“嬷嬷,公子有没有说安置在哪里?”家丁问道。“西跨院的偏房,手脚麻利点。”“是!”

精彩章节试读

  几人健步如飞,很快来到西跨院,进了偏房将笼子放了下来。

  “沉死了,我肩膀都快掉了!”

  “别废话了,把笼布拿掉给她松绑。”

  黑色的笼布被两名家丁撤掉,露出一名被捆住手脚的少女。

  少女那张精致的瓜子脸上除了惊恐还有愤怒。

  嘴里塞着一团白布,无法说话。

  “啧啧,小娘子生的真是俊俏。”其中一名家丁道。

  另一位推了他一把:“做什么?这人也是你能调戏的?”

  前头那位不以为意的道:“切,连个名分都不给,被这样送进来,你觉得何家真拿她当回事?怕是连少夫人院子里的‘花梨’都不如。”

  花梨是少夫人养的一只猫,极是受宠。

  听到‘花梨’的名字,笼子里的少女眼底先是闪过一抹震惊,紧跟着忙低下头去,遮住了眼底不可置信的冷意。

  她姐姐何媛媛是夏府的少夫人,养了一只黄白相间的猫咪,取名花梨……

  她被抬来的地方,是夏府?

  “快给她松绑,松完咱们走了!”

  一名家丁扯开拴在笼子上的绳子,不知道他是怎么拽的,笼子里的少女只觉得身上一松,稍稍一挣身上的绳子就挣开了。

  两名家丁离开,少女松了身上的绳子,拿掉嘴里塞的棉布,眼底一片绝望的恨意。

  同是何家女,一母所生。

  姐姐从小吃穿用度一应都是最好的,她从小就被灌输要事事让着姐姐,姐姐打她她不能还手,姐姐骂她她不能还口。

  姐姐吃香喝辣的,她只能吃最清淡的食物,有时候还要喝泛着浓郁的药味儿的汤,喝一口满嘴苦涩,整个何家就只有她一人吃这无法下咽的食物,半点荤腥都不能沾!

  有一次她悄悄溜进厨房,见炉子上炖着给姐姐的鸡汤,她用筷子沾了沾,尝了一口,那味道真是鲜美啊,平生头一次品尝到那般鲜美的汤,可紧跟着便被跟来的奶娘抱了出去。

  而那名因为看管不力的厨娘被父亲活活打死,就在她眼皮子底下。

  不管她如何惊恐的大哭,母亲身边的嬷嬷都将她抱的死死的,连她的奶娘都挨了三十大板被撵出了府。

  从此以后,她变的无比乖巧,甚至闻到荤腥的味儿就狂吐不止。

  长大后,她情窦初开暗生爱意的人也风风光光娶了姐姐进门。

  前几日家里欲让她以妾的身份入门,她死活不从,平生头一次反抗的这么剧烈,得到的结局就是被五花大绑装在笼子里抬出了家门。

  想到父亲母亲满目冷意的吩咐婆子上阵将她绑住,那冰冷的眼底毫无半点亲情可言,她满心寒凉。

  离开何家之前,父亲冷漠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吩咐下去,二小姐突染恶疾暴毙身亡,明日出殡!”

  她的天,塌了!

  塌的这样彻底!

  为什么?她难道就不是何家的女儿?

  踏踏踏……

  脚步声传来,房门被推开。

  一位玉树临风,剑眉星目的俊朗男子大步走了进来。

  夏楚轩,夏家长子。

  那个桂花树下捡起风筝递到她手里的温润男子。

  那个猝不及防跌入她心里的男子。

  饶是满心爱意,她也不愿以妾的身份出现在他身边。

  她做不到。

  本以为她的反抗是为了成全他与姐姐一段美妙的婚姻,她余生青灯古佛为他们祈祷祝福,一生恩爱,白头到老。

  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让心爱的人看见她在笼子里这种窘迫,何依依臊的恨不能找条缝钻进去。

  他应该是不知道吧?

  他是来救她的吗?

  “夏公子!”饶他是她的姐夫,她也只想叫他夏公子。

  何依依细弱的声音带了颤意:“求夏公子放我出去,我不会打扰你跟姐姐的生活,求求你放我离开吧!”

  预想中的温润没有出现,出口的话语却是无情的冷漠:“放你走了,本公子去哪里找‘纯素阴血’来为你姐姐治病?”

  轻飘飘的一句话,何依依刹时面白如纸!

  好半晌何依依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夏公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夏楚轩眉宇微微皱起,声音里带了一丝不耐烦:“你难道不知道你姐姐的胎疾要你的血来医治?”

  “血?”何依依面色煞白,“这不可能,血怎么可能治病?”

  她知道姐姐自幼身体孱弱,微微的一丝风就能让她咳嗽不止。

  这些年看了不知多少名医都未曾根除。

  后来她才知道那顽疾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病,外祖家祖上似乎出过这么一位,年方不到二十便香消玉殒了。

  她这一代那病就单单落到了她姐姐身上,几位姨家的表姐倒是都好好的。

  为此她也心疼过姐姐。

  这也是为何父母亲让她以妾氏进夏府她拼死不从的原因。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