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若有若无的女人香

若有若无的女人香

若有若无的女人香

时间:2020-06-19 11:03:37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笔尚

主角:林音,北辰炎

离线阅读
若有若无的女人香

若有若无的女人香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若有若无的女人香 阅读全文

  她又何尝不想照顾好自己?可她已经耗尽整个青春将这个男人照顾得光鲜亮丽,余下的生命连活着都成奢望,她要怎么照顾好自己?!北辰炎许是意识到自己说话的语气有些太过,命丫鬟打了盆温水走了过来,亲自拧干毛巾温柔有加地帮林音擦拭脸上和手上的血渍。整理好后,他便悉心扶着她到卧室躺下。

精彩章节试读

  “明天陪你进宫去趟太医院,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

  北辰炎沉声说着,已经唤来侍从金宝让他去准备。

  “我不去。”林音没有犹豫直接拒绝,因为慌乱连带着语气都有些生硬。

  北辰炎若知道她命不久矣,是会直接将她扫地出门还是纵容御音坊那些伶人来来往往?

  林音不敢想象那画面,更害怕临死之际连‘世子妃’这个头衔都被人夺去。

  空气瞬间变得凝固,北辰炎猛地从床边坐起来,犀利深邃的双眸变得毫无温度。

  “你要闹到什么时候?不就下雪天没有亲自护送你回来吗?从我进来到现在一直给我甩脸色,我在外面累死累活稳住地位让你养尊处优,回府还要给你当受气筒是吧?!”

  北辰炎的语气很恶劣,恶劣到让林音的心脏又是狠狠一钝。

  她抬手紧紧压着左胸口,强忍着没有出声。

  此时她没有心情,更没有力气对他发火。

  北辰炎被外面的莺莺燕燕左右环绕讨好着养大了脾气,早就受不得身边人忤逆。

  眼见林音一副冷漠寡淡样子,他脸色阴沉地直接摔门离去。

  其他女人都是争先恐后地讨好他,他没必要在她这里受气!

  炉中的炭火已灭,屋子里的冷清又深了几分。

  林音蜷缩在被子里不断打寒颤,任眼泪默默淌落……

  “阿炎,我已经撑不过一年了,你能不能像以前一样对我好点?”

  她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哽咽低语。

  周遭一片静谧,回应她的只有窗外的风雨声,仿佛有人在呜咽……

  在疼痛中昏昏沉沉捱到天亮,外头的雨声还是稀里哗啦落个不停。

  “叩叩叩”丫鬟小七敲门走进来,说有个陌生女孩进了世子府,指名道姓要见世子妃。

  林音怔住,在小七的搀扶下起身去了主厅。

  来人一袭水绿轻纱,身姿婀娜举止风情。

  四目相对那一瞬,林音认出她是让北辰炎在御音坊流连忘返的头牌伶人苏柔柔。

  林音知道,该来的总会来……

  “你……是谁?”林音退避小七,故作淡定问道。

  “世子妃说笑了,那日在御音坊您分明是见过小女子的,奴家名为苏柔柔,这些年在御音坊只服侍世子一人。”

  苏柔柔眼睛微微红肿,妩媚的眸子里透着伶人中少见的水润和纯粹。

  林音平静看着她,容貌清秀不施粉黛,满脸的胶原蛋白,又年轻又好看。

  年轻真好啊,像极了曾经的自己,也对极了北辰炎的胃口。

  见林音迟迟不说话,苏柔柔咬了咬唇直接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世子妃,奴家有孕了……”

  林音的心狠狠揪痛,疼得她站都站不稳。

  北辰炎曾说过不想有孩子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她便听他的从没让意外降临过。

  这次,我知道那不是意外。

  她抬手紧紧攥住座椅扶手,嘴角扯出一丝苍白的笑意望向苏柔柔:“所以呢?”

  苏柔柔似是没料到林音如此平静,她警惕狐疑地仰头看着坐在主座上的女人,像是随时防备林音会伤害她腹中孩子一般。

  “世子妃,奴家刚进御音坊就与世子一见钟情,要是没了他奴家和孩子都会活不下去的……求您放手吧,让世子的嫡长子认祖归宗吧!”苏柔柔突然开始低声抽泣,眼泪像开闸的水倾泻而落。

  林音愣愣看着她,顿时觉得荒谬无比。

  那她这个世子妃算什么?

  “这事你得跟北辰炎去说,他的事他做主。”林音淡声道。

  当初死皮赖脸追林音的人是北辰炎,不顾家人反对执意要娶她的人也是北辰炎,到后来对她失去感情的人还是北辰炎。

  这段长达八年的感情,林音一直都只是个顺从者。

  不管是纳妾还是娶侧妃这事,林音做不了主,也不想去做这个主。

  “要是世子放得下跟你的旧情,奴家至于来找你吗?”苏柔柔被林音噎得沉不住气,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抚平了裙上的皱褶,“他跟你在一起那么多年新鲜劲儿早过了,剩下的无非是责任和不忍,姐姐成亲这么多年一直无所出,于心何忍呢?”

  林音浑身彻凉,错愕看着这个野心勃勃的女人。

  “你一个伶人想做世子妃?”她反问道。

  苏柔柔脸色变了变,但还是高傲不止。

  “那又怎样,世子哥哥说过不在乎奴家的身份……”

  苏柔柔清楚自己这次过来只是为了给世子妃一个下马威,见林音脸色苍白也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便直接拂袖离去。

  林音神情恍惚浑噩地坐在主厅中,凉风阵阵拂来,她的心满目疮痍。

  她感觉身体的温度都被抽离走了,好似整个人被囚禁在冰天雪地的极地,冷冽的寒风杂夹着冰渣刮来,被万箭穿心也不过如此。

  “嘀嗒、嘀嗒”鼻血滴落到地上的声音。

  她连忙捏住鼻子微微仰头,顺手拿起袖口里的帕子擦拭鼻血。

  淡蓝色的帕角绣了个金色的‘炎’字,林音当下就恍了神。

  这帕子是成亲时林音闲来无事特意给北辰炎绣的,当时她将京城上好的料子各种颜色都采集了一份回府,然后亲自给他赶制了上百条手帕,每条帕子上都用金线绣了字。

  那个时候,他们两人还琴瑟和鸣,恩爱有加。

  只不过如今,已经物是人非。

  林音不敢多看,只需一眼心就像被绞碎一样,匆匆闭上了眼。

  那个发誓要一生一世对她好一生只取她一妻的男人,正活生生一点一点用绝望将她吞噬。

  北辰炎,我都活不久了,为什么还要来膈应我……

  足足过去七日,北辰炎都没有回世子府。

  这是近三年来他离府最长的日子,更是对林音捎个信报平安都没有。

  林音问过金宝,金宝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究竟。

  她便没有再追问了,只是眼下她彻底明白,她和这个家对他来说根本无关紧要。

  医馆。

  林音孤身一人让老大夫给她把脉,然后想再抓点药回家煎熬吃,离出医馆门的时候和一个身穿太医官服的男人迎面而撞,手中的药包洒落一地。

  “音儿?”年轻的太医弯腰捡起药包,看到林音明显有些意外。

  林音微微一愣,将有些散涣的眼神盯着男子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他是谁。

  温禾……

  年少时在林家大院一起玩乐的青梅竹马,在林音为了跟北辰炎成亲而跟家里断绝关系后,他也进京求学失去了联络。

  没想到,自己跟他的重逢,会是在这种场合。

  他身穿太医官服,温文尔雅。

  她成了落魄世子妃,身形憔悴。

  温禾拿着病历本朝林音走来,神情颇为痛心地看着她,“那北辰炎不是说会好好照顾你吗,怎么才几年功夫把你照顾成了这般模样?”

  他话中的责备和怒意是真,但眸底的担忧更是显而易见。

  林音扯了扯嘴角,不知自己是该笑还是该哭,头疾反复发作的后遗症让她连人都看不清,根本没力气跟他解释什么。

  温禾转身问向药馆老板林音的身体情况,查看了她抓的几味烈性药材后神色瞬间凝重。

  “随我去太医院,这些药都治标不治本。”温禾不由分说直接带着林音上了马车,丝毫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本来林音还犹豫自己太长时间离府会不会让北辰炎误会什么,但是一想起他正在御音坊陪伴苏柔柔,便也放下了心底自以为是的担忧。

  那个男人早就腻味了她,又怎么会在意她到底在不在府中呢?

  那冷清的世子府,又还是她的家吗……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