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丹道玄奇

丹道玄奇

丹道玄奇

时间:2020-06-19 10:27:55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掌中云

主角:林长鸣

离线阅读
丹道玄奇

丹道玄奇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丹道玄奇 阅读全文

  时间长河贯穿过去、现在、未来。 在“现在”的这个时段里,林长鸣已经无敌于当世了,丹道上的成就,更是震古烁今,封号丹帝。 而当这样的一个人,因炼制一炉天地大药,横穿时间长河,来到万年前,这个波云诡谲的时代后,又将谱写出一场怎样的浩荡长歌呢?

精彩章节试读

  北河学院,千檐厅。

  这是一座精致华美的建筑,一根根的梁木上刷着艳丽的漆色,逶迤的屋面上,一个个各有特色的檐角,高高的翘起。

  此处是北河学院领取任务的地方,所以显得热闹非凡。

  一个个的北河学子,面露疯狂之色,争先恐后的抢夺着那些任务。

  “哒!”

  一名少年轻轻的跨过门槛,脚下落地间细若无声,他面目清秀,一对剑眉深藏入鬓,隐去了全部的锋芒。

  少年的到来,没有引起任何的波澜,这些北河学子的眼中只有任务,这些是他们生存的资本。

  没有任务,没有积分,他们会被这里所开除!

  “这人太多了!”

  榜单前,一群人拥堵着抢着任务,林长鸣看着眼前的景象,眉头微微皱起。

  他四下扫视,突然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在任务厅的左侧,有着空缺的几个任务榜陈列在那,无人问津。

  没有迟疑,他迈着轻快的步伐,走了过去。

  “快看有人接那几个榜单了!”

  “又有不知死活的家伙出现了,不知道那一片是禁忌吗!”这些人口中发出讥笑的声音,认为他不自量力。

  很快又有人出声说:“那不是林长鸣么!”

  这句话说完之后,一阵哗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看啊,林长鸣来了。”

  “北河学院中,第一个面临被劝退的生员。”

  “跟他同届,简直就是一个耻辱。”

  “这种人不怎配留在这里!”

  “别担心,这是他最后的三天了!”

  “哈哈,这到说的是!”

  冷言冷语中,少年挺拔的身影,站在了那几个无人问津的榜单前。

  “你们看他在干嘛,难道是想接下那几个任务!”

  “他不会是想,在短短的三天中,完成一百个学分的积累吧。”

  “一个**,有这种能力吗?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痴心妄想,他现在的学分,还是一个零呢,真以为学分那么好赚。”

  “如此看来,他被开除,已经成为定局了。”

  一声声不加掩饰的嘲讽,从诸生的口中吐出,渐渐的,将少年的处境给勾勒了出来。

  ……

  “三天,一百学分!”

  林长鸣轻轻的喃喃着,他看了一眼任务榜上的任务,轻笑一声:“这到不是什么完不成的任务!”

  他的眼神中透露出轻松写意,不急不缓的,伸出一只白嫩的手臂,接下了一个三十学分的任务。

  “这个家伙,竟然一下手,就接下了一个三十学分的任务。”

  “我记得,那是王莺学姐发布的任务,已经挂在那一个月了。”

  “凭他一个**,怎么可能完成这任务。”

  看见林长鸣一出手,就选择了一个“地狱难度”的任务,一名名的学生瞬间炸锅了,口中的言语越加的冰冷。

  林长鸣面色不变,万千毁誉加身,根本就动摇不了他那颗,不朽不灭的武道之心。

  他脚下踏动,身如清风拂过山岗般,一连接下了三张榜单榜首的任务。

  “汝良学长的……”

  “白静学姐的……”

  “薛风蛮学长的……”

  “千檐厅中难度最大的任务,都被接下了。”

  “他疯了,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看他不仅是个**,还傻了!”

  ……

  一名名的北河学子,神情震撼,用一种看疯子般的目光,看着林长鸣。

  “林大公子,莫非是以为接下了任务,那学分就一并送上了吧。”

  一道戏谑的声音在人群中回荡着,一名身着白衣的少年,缓缓走出。

  他一双眸子炯炯有神,闪射着耀眼的精芒,脸长得也不错,但一对卧蚕眉却实在躺错了地,破坏了那份美感。

  “那……那是这一届,最亮眼的天才!王锐!”

  “想不到王学弟天赋绝佳,人也很有趣啊。”

  “是极,嘲讽人的话语,也能说出别样的韵味。”

  这人一出场,一名名的学子目光一亮,一瞬间,就成了场上的焦点,在场的众人都投去羡慕的目光,他可是这一代中的翘楚。

  “是你啊!”林长鸣低低的说了一声,在前身的记忆中,翻出了此人的记忆。

  说来这王锐,也是有气运之人,他本是前身家的马奴,跟着一路服侍来着,不想在临门测试时,他也不知怎的,一步踏了出来。

  也是这一踏,他的命运,就此改变了,被北河破格招录,并重点培养,彻底的脱离了奴籍。

  “离开吧!你的存在,让我很不舒服。”王锐眉头轻皱,似乎看见了林长鸣,就让他很不舒服一样,道:“这不再像从前那样了……”

  “本是一家奴而已,何来嚣张的底气!”

  林长鸣轻声发话,目光,则是静静的看着对方。

  四目相对,平静与轻蔑交织,气氛变得诡异难言。

  “这种目光……”

  在这一瞬的对视中,王锐的心头,猛地一颤,仿佛回到了曾经的岁月般,他是主,而自己是奴。

  他身上的气机,微不可察的弱了一丝,原本触碰到的境界屏障,又再次的远去了。

  “这种姿态,真让我有一种毁掉你的冲动。”觉察到了境界的变化,王锐的目光一厉,闪动着一种危险的光芒。

  林长鸣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自己曾经是一名低*的马奴。

  于他而言,已经化成了一道心魔了,让他心境不得**,无法冲击更高的领域。

  “可悲的人,真正的强大,从来都是由心灵上散发出来的,力量给你的,不过是随时可以破灭的虚幻。”林长鸣平静的眸子上,泛起了一丝丝的涟漪,将那股子的怜悯,显露了出来。

  “啊!我要杀了你。”

  感受到远去的境界,王锐双手紧紧的捏成拳头,眼睛通红,道:“都是你!我要你死。”

  “王公子别急,等到他完不成任务自然会被北河院赶出去!”

  “是啊!王公子莫非真的以为,他这个**,能够完成那些个,堪称地狱难度的任务吗!”

  面对那些冰冷刺骨的嘲讽,林长鸣走出千檐厅,神色依旧平静,好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点小事,也实在无法让林长鸣有一丝的动容,相比他前世经历过的事情,连同毛毛雨都不算。

  他本是天下第一的炼丹师,因炼制一炉天地大药,触碰到了一个禁忌的领域,竟横穿了时间长河,回到了万年前。

  这个时代,充满了诸多的大秘,埋葬了千古,对于后人来说,这是一个神秘的时代,只知道它是丹道兴盛的开始,更多的是一片的朦胧,这是一段被埋葬了的岁月。

  林长鸣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的轻笑之色,道:“那我就以北河学院的学生身份,作为融入这个时代的第一步吧!”

  他昂首,冷眼看向苍天,眼神中精芒闪烁。

  “让我看看这个时代,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竟成为一段被埋葬的岁月。”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