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不明心真,不懂情深

不明心真,不懂情深

不明心真,不懂情深

时间:2020-06-18 14:10:26

分类:古代言情

来源:摩卡

主角:阮黛,顾北安

离线阅读
不明心真,不懂情深

不明心真,不懂情深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不明心真,不懂情深 阅读全文

  光线昏暗的囚室里。阮黛忽然听见外面有了响动,她以为是顾北安,进来的人却是黎月。“你又来做什么?”经历得多了,阮黛反而有些过分平静,她撑到如今,只是为了那一丁点找到阮家血脉的希望。“我只是来告诉你,”黎月咯咯笑着,“先前说阮家有后人,是我编出来的。”

精彩章节试读

  阮黛蓦地睁大眼睛!

  早该想到的——顾北安既然认定黎月记忆有损,不能受刺激,又怎么会把不相干的阮家之事告诉她呢?!

  是自己关心则乱,这么明显的漏洞,居然没察觉!

  见她神情凄然,黎月脸上的笑意更深,“不过,我打听过了,阮家旁系有几个人,就关押在这死牢里,姐姐想见一见吗?”

  “事到如今,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阮黛缓缓站起身,隔着牢门直视黎月,“你这么着急过来,是怕顾北安不会杀我?”

  被戳中痛点的黎月笑容僵在脸上,“我只是怕皇上优柔寡断,让某些人有机可趁罢了。”

  大婚之夜,顾北安竟然去了冷宫,对黎月这个皇后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

  阮黛突然觉得可笑,“原来你这么怕你的北哥哥对我余情未了啊?”

  她说这话,纯粹是膈应黎月。

  她太明白了,顾北安从来没有爱过自己……

  “呵,听好了,”一团东西被黎月扔进牢里,“前朝相府余孽阮氏嫡女,私会外男,扰乱宫闱,被发现后畏罪自缢!”

  “这又是谁的意思?”阮黛看清了,那是一条白绫,“欲加之罪,我为何要担?”

  “至少,不会连累到你那位恩师,”黎月转而冷笑,“姐姐不妨好好想想,下去之后,要如何面对阮家的族人?”

  ——“为何他们都死了,而你,却还活着?”

  ——“害阮家**的,是你!”

  ——“你已经害了这么多血亲,还要牵连你师父吗?”

  阮黛楞了楞……是啊,族人都死绝了,只有她……

  如果三年前她死在刑场上,是不是如今就不用这么痛苦?

  苟延残喘这么多年却没能替族人报仇……

  昨夜,她明明有机会……

  还有傅玖,她不能连累他!

  黎月走后,阮黛抱着头,从喉腔发出一声悲鸣,缓缓起身将白绫悬在梁上。

  爹娘,兄长,我来向你们认罪了。

  眼前发黑,她闭上眼睛,很快就连天牢那种发霉的味道都消失了,而脑海中的一幕幕过往却格外清晰,她甚至还闻到馥郁浓烈的花香。

  多年前的盛夏,她就是在满京城飘着桂花的日子里遇上了少年顾北安,靠着一块桂花酥把人拐进了相府。

  真可笑啊,死前还在想着他!

  …………

  知觉彻底消失的前一刻,她听到铁链哗啦啦地响,不知是谁一脚踹开牢房,色声俱厉地质问:“阮黛,你竟然敢!”

  空气从外倒灌进五脏六腑,随即而来的液体苦涩难咽,阮黛迷迷糊糊地想,为什么连死亡都这么痛苦?

  “回禀皇上,人是救回来了,”御医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可肚里的孩子,若是不能好好养着,恐怕也保不了多久啊……”

  孩子?!

  顾北安和边上的黎月同时一愣。

  御医告退后,黎月望着阮黛,犹疑地开口,“阮姐姐的孩子……”

  “哼,不知是谁的孽种。”顾北安神情冷淡,却猛然想起什么,脸色陡然一变。

  他在愧疚。

  黎月冷眼旁观,见他一丝目光都没有落在自己身上,气得指甲狠狠嵌进掌心肉里,却只能深深吸了一口气,楚楚温柔道,“皇上,臣妾有个不情之请……”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