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七零真千金五岁半

七零真千金五岁半

七零真千金五岁半

时间:2020-06-18 11:25:54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苏沁沁

离线阅读
七零真千金五岁半

七零真千金五岁半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七零真千金五岁半 阅读全文

  苏沁沁从小生长在乡下,白棉布裙,脚踝纤细伶仃,一双眼睛顾盼生辉。她十二岁时救下从城里来的那位少爷,盛祈傲慢地上了车,让她等着他接她,会给她滔天富贵。然而,人没等来,苏沁沁却被卖到山里,被迫嫁给了老光棍,不出一年,被虐待致死。要嫁给盛祈的反而成了堂姐童芷,死后的苏沁沁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是《八零娇娇女》中的土著女主,而堂姐

精彩章节试读

  苏沁沁从牛棚那回来,已经几近傍晚。

  她去看了牛棚里的薛振,还有薛**。

  她给他们送了点米面,却又不敢大着胆子送,只敢偷偷地送过去。

  她个子小,年龄小,也没人注意她。

  这些米面,都是她省下来的,也有养父母的帮助,这才省了点。

  能省下这些米面,已经费了老大工夫。

  她去的时候,是抄远路走的,回来的时候,却是抄了近路。

  这个点,农村里很多农户已经炊烟冉冉,有些甚至已经吃过饭,在村里那棵大榕树下闲聊。

  苏沁沁与他们打了招呼,脚步不停,往家里的方向而去。

  她得走快些,否则过了饭点,童家又得找理由不给她饭吃。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紧赶慢赶,她终于看到了童家那房破旧的篱笆门。

  最先入眼的是,童芷那双带着讽刺的眼睛。

  童芷长得漂亮,只有六岁的她,以往都是嚣张跋扈。

  以往只要她看上的东西,不管是不是自己珍惜的,她都会想尽办法从自己手里抢去。

  但今日看着童芷的表情,又似乎和以前有些不同。

  似乎眼里多了一份考究,与探究。

  “你这是去了牛棚?”

  此话一出,苏沁沁心里大惊。

  现在这个敏.感的时期,牛棚那几位,都是村民们厌恶和避让的存在。

  他们怕被连累到。

  苏沁沁却自小就会去送些东西。

  从一开始的两岁半,只能拿几两米,到现在五岁半,能够拿得动一小袋米面。

  风雨无阻,她都会想办法送过去。

  当初的她,没有想那么多,就是看着那个小哥哥可怜,饿着的时候,嘴唇饿得发白,就送了点吃的。

  后来也就慢慢养成了习惯。

  但她没有想到,竟然会让童芷发现。

  她发现,最近堂姐童芷越来越不对劲。

  到底不对劲在哪里,她说不出来。

  有时候会看着她发呆,有时候又会冷笑。

  有时候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同情,又有嫉妒。

  她说不出来的感觉,这种变化,像极了她这段时间总做的那个梦。

  那个梦,很可怕。

  也很压抑。

  ……

  童家并不是她真正的家,她本姓苏,是省城苏家人。

  苏家是真正的豪门,**身兼要职,她亲生父母都是大学里的教授,还有她的大伯二伯三伯,都是成功人氏,就连几个堂兄,都个个出色。

  她是家里唯一的孙女,是**奶奶盼了许久的宝贝疙瘩。

  本来她应该在苏家快乐的成长,但谁能够想到,那场运动开始了,苏家也受到了连累。

  那时候,她还小,还不太记事,家里的人陆续被抓走了,她爸爸她妈妈,还有大伯二伯三伯他们都被抓走了。

  最后连**和奶奶也被软禁起来。

  她是怎么到的上岗村,她并不知道。

  那时她才两岁,能记住这些已经不错了。

  她只记得有人跟她说:父母不要她了,扔了她。

  到了上岗村后,她成了童家的孙女。

  她的养父母并不会生育,把她当作了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

  为了留下她,养父母跟家里抗争。

  这个过程是艰难的。

  她看得出来,童家老太太并不喜欢她。

  但最后还是留下了她,至于原因,那个时候的她并不知道。

  直到前几天做了那个梦之后,她才知道真正的原因。

  那个梦很真实,真实到她觉得那就是她的人生,或许是上辈子的事情?

  那知道,那肯定是她的上辈子,那种感觉太真实了。她在梦里一直哭。

  身临其境。

  梦里,她是一本年代文《八零娇娇女》中的土著女主,她本应该在十三岁生日过后,被家里接回去,从此开启她团宠爽文路线。

  她是家里唯一的孙女,全家人都宠她。

  但——

  本应该是她的豪门身份,却被童芷抢走了。

  童芷是个穿书者,知道整本书剧情的她,利用先天条件,先是夺了她的金锁片——那是她认亲的凭证。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办到的,苏家竟然没有怀疑什么,把她接回了苏家,她也成功代替她,成为了苏家最受宠的小孙女。

  最后成功代替她,嫁给了她从小订了娃娃亲的未婚夫。

  那个未婚夫,是她曾经救过的少年,少年曾经跟她说:“我会来接你的,到时候我给你滔天富贵。”

  但她没有等到他来接她的消息,只等到了她被卖到山里嫁给老光棍的消息。

  童老太指着她的鼻子说:“你别想去破坏我孙女的幸福。”

  童老太看着她的表情,惋惜却又坚定。

  “这是你逼我们的,否则你给阿旺当童养媳多好。”这是她惋惜的地方。

  一开始,童老太答应收留她,就是存了给大孙子童旺当童养媳的打算。

  童旺这个人,就是个无赖。

  不爱读书,最喜欢跟着那些革委会的人到处抓人,动不动就说要革人家的命。

  这家伙还曾经想要欺负她,嘴里还嚷着“你反正是家里给我养的童养媳,迟早是要给我的。”

  后来他没有欺负成功,因为养父赶到了,把他揍了一顿。

  听着童旺哭着喊着,被养父揍着,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养父发怒。

  看到童老太因为童旺被揍,发了疯似的打养父,看到养父粗着脖子喊:“阿娘,那是我闺女,亲闺女。”

  “什么亲闺女!她本来就是我打算给阿旺当童养媳的。”童老太吼回去。

  养父那里的表情是那样的悲愤,哪怕是在梦里,她都能感觉到养父的悲痛与失望。

  “阿娘,那是我的闺女,我和娟子的闺女,不是什么童养媳。”

  苏沁沁缩在墙角里,看着养父和老太太对吼,她害怕。

  第一次感觉到了无边的恐惧。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后来,她被人卖到了山里。

  童老太当时说:“既然你不愿意当我孙子的媳妇,那就给他挣聘礼,我们好娶别人。”

  是的,她被卖到山里当了老光棍的妻子,只因为那个老光棍能出得起聘礼,说是足足五百块。

  他们就把她卖了。

  那时,她心里期望着养父母能救她,但最后他们也能抗挣得过童老太的霸权。

  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卖到山里。

  不出一年,在她十四岁生日之前,她死在了老光棍的拳头下,只因为她不让他碰她。

  他就把她打死了。

  梦到这里并没有结束。

  她又看到了,童芷进了苏家,成了千娇百宠的千金,嫁给了从小订亲的未婚夫。

  那个信誓旦旦跟她说,会来接她的那个少年,最后却娶了童芷。

  把童芷当成了他的救命恩人。

  ……

  梦醒了,她还是她,还是那个五岁半的小姑娘。

  心智并没有变成十四岁。

  只是多了些记忆,还有梦中她无边的悲伤,和死去的孤独。

  似乎那个梦,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她以为只是梦,没想到这个梦一直做,做了很久。

  这几天,每晚都做。

  直到她相信,这些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有时候停留在她救少年的那一刻,停留在少年向她许诺会来找她。

  有时候停留在她死的那一刻,身上全是老光棍打出来的伤痕,活活被打死。

  有时候又停留在小时,她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候,妈妈在梦里唱着催眠曲,哄她入睡。

  醒来,是黑洞洞的墙角,还有养父母的呼噜声。

  ……

  苏沁沁只是电光石火般,想完这些。

  再抬头,她已经恢复平静。

  只是静静地看了她一眼,没再说话。

  “别以为我不知道,我都看到了。”童芷站在她面前,盯着她,不让她回避。

  苏沁沁其实并不想给予理睬。

  她去牛棚送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童家也并不是谁都不知道这事,她的养父母就知道这事,也支持她这么做。

  童芷会去揭发这件事情吗?

  “你想怎样?”苏沁沁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问她想怎样。

  “不怎样,你把你脖子上的金锁片给我,我就不告诉别人你去过牛棚的事。”童芷像施恩一样的眼神看着她。

  苏沁沁惊恐地抬头。

  “你要是不给我,我就会去告诉别人,你去给牛棚那几位送东西,到时候别说你,就是你养父养母,都会被按上五类。”

  苏沁沁没说话。

  “你看,是不是很划算,你只要把东西给我,我就能放过你。”

  苏沁沁却摇头,咬紧牙关:“没有。”

  她不敢。

  金锁片是她的命.根子,她不要变成梦里的那样。

  “你不敢的。”苏沁沁像是在安慰自己一样,“你不敢的,你要是说了,你也逃不了惩罚,奶奶也会骂你。”

  童芷没有想到,那个胆小怕事的童沁沁竟然会无视她。

  甚至还能说出那样的话。

  她确实不敢。

  她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得罪牛棚那几位,自己会有怎样的下场?

  而且他们也没有分家,如果二房因为这事栽了,大房也逃不了。

  她自然不会大大咧咧地跑到外面去,把这事宣扬出去。

  刚才只是吓唬吓唬苏沁沁而已。

  没想到,她竟然不上当。

  她咬了咬牙,眼里升起一股戾意,但又被她很好的掩饰下去。

  她知道此时不能大意。

  却又不想这么放过苏沁沁,这么个小东西,竟然在她面前这么傲慢。

  “你站住!”童芷喊。

  苏沁沁已经迈进了童家,进了厨房,对于童芷的喊声充耳不闻。

  走进厨房,此时,童老太已经在盛饭了。

  家里的饭菜,童老太从来不让两个儿媳妇盛,都是她亲自盛好放在桌子上。

  童家本来是一天只吃两餐,晚上是不开饭的。

  但最近秋忙,儿子们要下地干活,不能饿,暂时晚上也加餐了。

  最先吃饱饭的人只有五个人,除了童老太童老爹和大孙子童旺之外,还有两个人就是大儿子童高和二儿子童兴。

  两个儿子是要下地干活的,人是铁饭是钢,童老太自然不会克扣。

  但是到了其他人手里,剩下的就是一些稀饭,甚至是看不到米粒的稀饭。

  “奶奶,沁沁跑去牛棚那边,我看到她拿了家里的米。”童芷不忘告状。

  苏沁沁自然猜得不错,童芷不会真把这事闹大,但不代表她不会向童老太告状。

  童老太也不会把这事闹大,但绝对会教训苏沁沁。

  能看苏沁沁的笑话,童芷很乐意干。

  童老太的脸顿时拉了下来,盛饭的手一顿。

  “粮食哪来的?”童老太的脸黑到极致。

  她明明把粮食都锁在柜子里了,这是从哪里拿的粮?

  “阿娘,这是我们省下来的。”童兴替闺女解释。

  童老太瞪眼:“你也知道这事?你女儿胆肥,你不长脑子吗?牛棚那边,这是能救济的?”还拿的童家的东西。

  这时,老大媳妇宋来娣也说:“对啊,大家又没分家,吃的是公家饭,你这拿的可是大家伙的米。你们给了那边,我们少吃了,饿肚子?”

  童兴尴尬地喊:“阿娘,我……”

  童老太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地瞪了老二一眼。

  此时,她正拿着个勺子给大家分饭,分到苏沁沁的时候,因为这事,薄薄地弄了一层米饭,一碗粥全是汤水。

  “阿娘!”童兴有些不满。

  “怎么?她有胆给那边送吃的,那就做好挨饿的准备!”童老太一言堂,谁也不敢反抗。

  没人敢劝了。

  苏沁沁撇了撇嘴,其实没那事,到她手里的也是最少的。

  老太太从来都不待见她。

  童兴见了,把自己碗里的饭往苏沁沁碗里拨了拨,拨过去一半。

  看着老实巴交的养父,苏沁沁百感交集。

  在心里叹了一声,又默默地把饭又拨回去。

  童兴说:“囡囡,你吃,爹爹不饿。”

  苏沁沁却是摇头,依然把碗里的饭拨了回去。

  养父常年在地里干活,饿不得。

  童老太本来在童兴把饭拨到苏沁沁碗里时就欲发作,看到苏沁沁又把饭拨了回去,怒火又下去了。

  这一幕,都被苏沁沁看在眼里,在心里冷笑一声,她就知道。

  旁边伸过一只手,把苏沁沁的碗拿了过去,又把一只碗放到了她面前。

  是养母。

  童母米娟:“吃吧。”

  苏沁沁的心一热。

  此时,童芷也坐了下来,她碗里的粥可比苏沁沁浓。

  哪怕无法跟童旺他们比,她也饿不着。

  只有苏沁沁碗里的饭是最少的。

  看着他们母女情深的样子,童芷在心里冷笑。

  又不是亲母女,那么热乎做什么?

  做给谁看?

  童老太冷眼旁观这一切,也没有制止,这时,老太太开口了:

  “沁沁,你那个金锁片在哪?拿出来给你小姑。”

  说得那么理所当然,就好像她的金锁片理应是送给童谣的一样。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