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全家都是穿来的,就我土著

全家都是穿来的,就我土著

全家都是穿来的,就我土著

时间:2020-06-18 11:19:16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许桃桃

离线阅读
全家都是穿来的,就我土著

全家都是穿来的,就我土著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全家都是穿来的,就我土著 阅读全文

  60年代文。六岁小豆丁许桃桃小小的时候就有一个疑惑,她家,跟别人家不一样。她爸妈跟别人爸妈不一样,她哥哥姐姐也跟别人家不一样,统统,不一样!你说哪儿不一样?最简单就是,四岁那年,她姐姐一掌拍死了一头野猪,他们家偷偷吃了一个月的肉,想吐!

精彩章节试读

  “不怕苦不怕累,播种劳动,收获成功!奋起奋起奋起,我们能行!!!”

  地笼沟里,一群年轻人精神昂扬,口号响亮。六月天已经热的很,年轻人们各个儿晒的脸通红,汗水哗哗淌,上衣都浸湿了。这精神面貌与勤劳肯干,真称得上一句劳动楷模。

  只不过,话分这么说。要说勤劳,是真勤劳。但是,要说成果,村里老把式们看着那地头儿,都默默的摇了摇头。城里的娃子,哪里会干活儿哦。留着喊口号的力气,多干活儿不好吗?休息不好吗?也亏了,现在就是锄草,活儿不重。

  当然啦。

  这样的话,大家都是背地里嘀咕嘀咕,可不会拿在面儿上说呢。不妥!

  再说,人家不管干的好坏,还是干活儿了的,再看看另外一边儿自己大队的懒汉……大队的男女老少默默的看向了的不远处的男青年。这是一个十分体面的男青年,高挑,消瘦。

  也是,这个年头儿就没有不瘦的人。

  但是,他还兼顾了清俊,白皙,一双桃花眼,什么不说瞅着人,都是浓浓的情谊。在人均破布补丁的当下,他虽然也不例外,但是却干净清爽的白衬衫,黑色的长裤。

  就连知青们都是一身汗,他仍旧清清爽爽,好似夏日里一道清爽的风景。

  嗯,是这样,没错了。

  简而言之,这就是个看起来十分城里人、十分读书人、十分会勾人的男青年。

  这样好的男青年,他们许家屯的老少爷们却觉得,无福消受啊!个顶个儿看他,满满都是嫌弃。

  “这一上午,他一垄地都没锄完。”王大婶看着他,啧啧一声。

  李大婶努了一下嘴,说:“你看他媳妇儿。”

  再看另一头儿,正相反的方向,一个四方脸皮肤黝黑的女人已经勤勤恳恳锄了一大片地,实实在在一点也没偷懒,干的又利索又好。两个老娘们忍不住对视一眼,纷纷叹息,说:“大喜真不容易。”

  “可不是咧!”

  “找老爷们,就不能只看脸,这王八犊子,真心靠不住!”

  周遭几个大娘纷纷点头,暗中琢磨,自家闺女嫁人,且不能找这种货色!长得好看有屁用,吃屁喝屁!

  日子苦!

  “咚咚咚!”敲锣的声音响起,伴随一嗓子:“下工啦!”

  这时,就看男青年一个健步,嗷的一下子窜了起来,没有了刚才干活儿时候的气定神闲,如同炸尾巴鸡飞快的窜。边跑还边回头叫:“媳妇儿!走家吃饭啦!!!”

  不过也就是喊这么一声,他的人就已经没影儿了。才不管什么媳妇儿呢!

  四方脸黑妹常喜,也就是被称作“大喜”的女人,搭腔都不搭腔,她把锄头送到一边儿的登记,又去把男青年的锄头收了,记分员整理锄头,同情的看她一眼,说:“大喜姐,给我吧。你赶紧回家!要不然……”

  剩下的话,没说。

  但是,谁都听懂了。

  就许老三那个倒霉玩意儿,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儿。回家晚了,还有啥吃的?

  常喜点头,不同于对许老三的冷漠,带着笑面儿说:“好,谢谢你啊匀婷。”

  这一笑呀,大白牙衬得她更黑了。

  匀婷:“……”

  她略作停顿,说:“都小事儿。”

  常喜也没耽搁,赶紧点头快步回家,刚走到他们胡同儿口,就看到一群小娃子轰隆隆的回来,一帮小家伙儿,一人一根小竹竿儿,跟丐帮似的,晃晃哒哒。

  “一二一,一二一……”

  一二一,齐步走!

  走在队伍最后面的小女娃儿,梳着两个小揪揪,一身浅蓝色的小褂子和深蓝色的肥哒哒长裤可可**。不过,现下倒是脏兮兮的,小揪揪上还扎了一个老苍耳儿。

  一看就知道不知道搁哪儿撒野才回来。

  乍一看到常喜,小家伙儿立刻脆生生的叫:“妈!”

  其他几个小朋友也你一嘴我一嘴:“婶婶好!”

  常喜含笑撸了一把为首的男孩子的头发,又顺手儿给闺女头顶儿扎着的老苍耳儿摘下来扔了,正要说话,就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啊!”

  小伙伴们一哆嗦,赶紧跑:“婶婶,我们回家吃饭啦!”

  嗖一下子,小家伙儿们就如同小家雀儿一样飞奔,嗷嗷叫着往家跑,生怕跑得慢了,发出惨叫的就变成自己。

  常喜也牵着小闺女进了自家的院子,她家是巷口第一家,进门儿就看到她男人搬着小板凳坐在院子里,饭桌儿已经摆好了。许老三眼睛红红,怂哒哒的揉着自己的手腕。不用说也知道,刚才的惨叫是出自他的口。

  眼看娘俩儿进门,他赶紧伸出自己的手,告状:“媳妇儿,柔柔打我。”

  话音刚落,他的视线停留在脏兮兮小姑娘身上,一秒都不能忍受,立刻起身,赶紧牵着小姑娘去水盆边儿,说:“我勒个去老闺女,你这咋整的,这么脏。”

  小女娃儿仰着灰头土脸的小脏脸蛋儿,甜甜的笑,小揪揪晃了晃,脆生生的:“我们去山上找野兔了。”

  许老三呦吼一声,笑呵呵的说:“我们桃桃真棒,那玩意儿且不好抓呢。”

  桃桃小丫头努努小嘴儿,小大人儿一样叹了一口气,说:“是的呀,兔兔藏的好深哦。我们空手回来哒。”

  许老三:“我老闺女这么厉害,那野兔子肯定逃不过你们的手掌心。早晚能抓到!”

  他将香胰子递给小姑娘桃桃,还不忘回头继续告状:“媳妇儿,我就想尝尝熟没熟,柔柔就差点没给我手脖子整断。我太惨了!”

  常喜一个眼风都不给他,进了外屋儿,十来岁的小姑娘此时正好将最后一个菜翻炒好,她踩在板凳上,反驳说:“我没打他,就轻轻一拍。”

  常喜微笑:“妈知道!他再捣乱,你不用客气。”

  院子里听到动静儿的许老三苦着一张脸,不满意的碎碎念:“我可是一家之主。”

  “嗤!”若有似无的不止一声嗤。

  许老三梗着脖子叫:“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

  “咣当!”做饭的小姑娘跳下凳子,顺势一勾脚,轻飘飘的板凳飞走,撞在墙上发出巨大的声音。然后落下来,规矩“躺在”墙角。许老三立刻缩缩脖子,安如鸡的抄着手嗖嗖回到饭桌前,坐在了板凳上,没敢再搭腔。

  他心酸的想,人家谁家的男人,不是一家之主。他们家倒好,一个个的都要上天!

  作为最大受害者,他惨的一批!

  常喜端着最后一道菜过来,回头冲着屋里叫:“雪林!”屋里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刚才还在做饭的大力王小女孩柔柔说:“我采蘑菇回来人就不在。”

  小桃桃立刻举手,说:“这道题我会!”

  常喜含笑:“你说。”

  小桃桃立刻说:“建义大伯找哥哥帮忙,说是不回来吃午饭。”

  许老三碎碎念:“我这大堂哥真是,把孩子领走也不说一声儿。再说,请我儿子吃午饭,咋也不叫我?都说越有钱越抠,真是怪不得呢!你说他……”

  常喜冷漠脸:“你吃不吃!”

  许老三赶紧接过自己的饭碗,又继续碎碎念:“才一碗红薯饭,这哪里够吃?我一个大男人……”

  常喜越发冷漠了几分:“你吃不吃!”

  同样的问话,不一样的语气。

  许老三敏锐的察觉到了话中的威胁之意,立刻低头,筷子扒拉的刷刷刷快。

  最近田里的活儿不多,家里吃的就比较简单,一人一碗的红薯饭,一个凉拌灰麻菜,一个炒蘑菇。一家四口,坐在院子里太阳下。他们可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

  许老三:“二小子不回来,咱们给他这碗饭分了呗?”

  许老三一贯吃饭慢条斯理的,像是大老爷一样。只有去老宅“会餐”,才会这样秋风扫落叶的快,拼了抢菜。今天也这么快,为的不过是多吃儿子那一份。

  常喜:“滚!”

  许老三瞪眼睛:“哎不是,你这个老娘们是这么回事儿,哪里有你这样对男人的,想当年,你可是最最温柔小意的……啊!!!”

  这响彻云霄的狂叫,引得周围几家正在吃饭的人家纷纷颤抖了几分。

  不过,饭桌上的两个小姐妹柔柔和桃桃,倒是见怪不怪的继续吃饭,小桃桃更是大口的吃了一嘴红薯饭,眼睛亮晶晶的吃的可认真,一点都没有受影响呢。

  许老三看着拧向了自己的魔爪,眼泪都下来了,他指控的看着常喜,说:“你说话就说话,干啥还拧我?君子动口不动手。真是,真是泼妇。大大的泼妇,家门不幸啊!”

  常喜皮笑肉不笑:“你想死,就直接说。”

  许老三在常喜的笑脸和大闺女柔柔那不经意的一瞥下,怂怂的缩成球,委屈巴巴哭唧唧:“我错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

  小桃桃看看老爹,看看亲妈,又看看**的姐姐。

  她大眼睛扑闪扑闪的,说:“爸不哭!”

  许老三顺杆儿上:“我桃真是个乖崽崽,爸最最疼的小棉袄就是你了。爸下午不上工了,陪你们抓野兔去!我桃桃必须吃野兔!”

  偷懒不上工,计划通。

  我最精!

  噢耶!

  乖崽崽小可爱两只小手儿搅在一起,小心虚的眼神儿飘呀飘,在家里几个大人的注视下,小小声糯糯哒说:“其实下午……”

  顿了一下,声音更低了几分,虚虚的:“我们打算去捅蜂窝!”

  “什么!!!”

  常喜倒吸一口气,吓了一跳。

  “你这皮孩子……”

  小桃桃洗干净之后,小脸儿白中透着粉红,软嫩的像是滤干净做好的猪皮冻,透彻软滑。一双猫眼儿睁大了,溜溜圆,让人舍不得说一句重话。

  常喜剩下的批评,还是咽了下去,语重心长的说:“你还小,不可以这么调皮,不安全。”

  小桃桃赶紧说:“不是调皮!有蜂蜜!甜甜的,好喝的蜂蜜。”

  常喜对上闺女满满都是期待的大眼睛,没有迟疑的指向了许老三:“让**去!”

  许老三:“!!!!!!!!!!!!”

  干人事儿?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