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湛蓝(《别哭》平行)

湛蓝(《别哭》平行)

湛蓝(《别哭》平行)

时间:2020-06-18 10:56:49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骆湛,蓝汀(唐染)

APP离线阅读
湛蓝(《别哭》平行)

湛蓝(《别哭》平行)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湛蓝(《别哭》平行) 阅读全文

  15岁那年,唐染改随父姓,取名蓝汀。一年后她回到国内,见到了骆湛。那年夏天,天空湛蓝。时隔七年,骆家祖宗的小祖宗,终于偷偷回来了。
标签: 校园 甜文

精彩章节试读

  阴冷,潮湿,不见天日。

  还有滴答、滴答……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响起的水滴声音。

  眼前黑得彻底,伸手不见五指。身体的每一处似乎都灼痛着,像是在火焰里一遍遍地炙烤。

  每一次被施虐后从麻木里苏醒时都是这种感觉,只是很久他都没有这样真实地感受过了。

  因为已经重复经历无数遍,所以他知道——

  他又来到了最可怕的那个噩梦里。

  但现在的他已经不觉得怕。

  他很安静地等着,甚至有些期待。因为他知道面前的黑暗里会有一道门,那道门会被推开。

  然后很模糊的,一道像是藏在白色的光晕里的身影会走出来。

  【骆骆。】

  光晕里,女孩的声音轻而怯弱。

  离开那年她刚过九岁的生日,失明的眼睛看不清任何东西,要很费力才抓得到他的手臂。

  那场意外后她变得有点胆小,去哪里都缩在他的身后。陌生的世界芜杂的声音全都藏在她面前那片撕不破的黑暗里,看不到的世界对盲人来说就像张开了嘴要吃人的巨兽。

  所以走那天她紧紧地攥着他的衣角,连说话都小心翼翼——

  【你等等我,好不好。】

  那片光晕终于走到面前。伸出来的像是女孩的手,在黑暗里慢慢贴近他的脸庞。

  他从如坠千斤的阻力下一点点挣脱那个黑暗的泥泞沼泽,挣扎着想握住女孩的手,声音艰涩:“唐染……”

  “湛哥!”

  面前的黑暗骤然被撕碎。

  骆湛惊醒。

  先于画面,现实世界的声音一股脑涌进他的耳朵里。

  窗外的风,风里沙沙拍打的叶子,叶子间嘈杂的蝉鸣,蝉鸣下嬉笑玩闹的学生……

  骆湛被日光灼得发红的视网膜里,慢慢映出面前教室的情景。

  “湛哥,老刘找你呢,你——”从教室前门跑进来,然后由远及近的一张大脸映进骆湛的视线。

  和方才公鸭嗓一样的声音,显然这就是让他没能握住那只手的罪魁祸首。

  “……”

  骆湛僵了两秒,没表情地坐直身,他慢慢瞥过去。

  跑近的钱申豪接收到这目光里的危险讯号,脚步逐渐迟疑。等到跟前,他尴尬地停住。

  在那死亡凝视下,钱申豪挤出谄媚的笑:“湛哥,我吵醒你了?”

  “你觉着呢。”

  初醒的声音沙哑,还带着点风雨欲来的低沉气息。

  伴着话音同时,那只修长有力的手搭到旁边的书本上,缓慢地拨起上面几本厚重的课本,捏住。

  钱申豪想都没想立刻双手护头,原地下蹲:“是老刘让我来叫你的!她说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让你立刻去办公室!所以我才没注意你在睡——嗷!”

  惨烈的哀嚎响彻在课间*的高二一班教室内。

  半分钟后。

  教室后门被拉开,骆湛揉着被他睡得凌乱的碎发,迈着长腿,懒恹恹地走出来。

  走廊上阳光刺眼,他下意识抬手,在眼前拦了拦。

  那几秒间,他斜对面有什么白光闪了一下。

  “……”

  骆湛顿了顿。

  一两秒后,他没说什么,放下手插回裤袋,耷拉着眼转身往走廊东侧走。

  高二一班在k市一中3号楼的顶楼,又在走廊的最西侧。明明该是每层楼最清净的角落,但每逢下课,教室的前后门总是少不了学生的。

  今天同样不例外。

  钱申豪嬉皮笑脸地窜了出来,跟到骆湛身旁:“湛哥,刚刚有外班的几个女生站外面**你呢,你不管管?”

  骆湛走在光里,闻言没表情地打了个呵欠,声音也被日光晒得倦懒:“怎么管。”

  “嘿嘿,那当然是走过去拿走手机,把人逼到墙角,手搭到墙面上,然后冷酷地说一句——”

  钱申豪叉腰眯眼摆出pose:

  “手机没收了,晚上放学后,一个人来小树林找我。”

  骆湛:“。”

  骆湛脸上仍旧懒洋洋的没什么表情,只是他瞥过来的这一眼里,嫌弃的情绪毫不遮掩。

  钱申豪顿感无辜:“咱年级的校花也在那堆女生里。我要是你,肯定立刻上了。”

  “那你就去。”

  “害,我是个有原则的人,绝对不动心里有主的名花——人家高一都惦记你一年了,三天两头往咱班门口跑,全校谁不知道啊。”钱申豪想起什么,狐疑地转头,“话说湛哥,你知道校花是哪个吗?”

  “不知道。”

  钱申豪:“……”MMP。

  骆湛已经走出一段距离去,僵在原地的钱申豪才反应过来。

  他对着那道修长背影嚎:“暴殄天物,湛哥你这纯属暴殄天物,会遭报应的!”

  骆湛没搭理,他头也不回地进了班主任办公室所在的走廊:“五分钟后我没出来,你进去找我。”

  “啊?”

  “我不想听她唠叨二十分钟。”

  “哦哦,高二学年开始了,老刘又得找你老生常谈了是吧?那行,我待会儿就编个理由进去捞你。”

  “……”

  事情发展不出骆湛所料。

  他进办公室后,就看到班主任刘美瑜的办公桌上摆了一排信息表:几张数理化信息竞赛的,还有几张自主招生申请的。

  刘美瑜见骆湛走近,停下和对桌老师的交谈,她把桌上的申请表往前推了推:“骆湛,这是——”

  “我不竞赛,”骆湛抬手按住,淡定地垂着眼,“也不跳级。”

  刘美瑜噎住。

  过去几秒,她憋得脸色都涨红,才终于艰难地从牙缝间挤出字音:“你,你说你怎么就这么不求上进呢?”

  “月考第一,期考第一,年考第一。”骆湛支了支眼皮,“我算不求上进,后面几千人算什么。”

  “说你不求上进,就是因为你和他们根本不是一个水平,明明有能力走得更高更远,却偏要窝在原地!”

  “……”

  刘美瑜语气放软了些:“你说你要是年纪小、担心不适应环境也就算了,可你初中时不是因为意外休学了三年吗?你明明比多数同学都要大上三四岁,为什么就不愿意——”

  “笃笃笃。”敲门声打断了刘美瑜的话音。

  “进。”刘美瑜压下腔,不悦地转过头。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段距离,钱申豪的脑袋钻了出来。

  刘美瑜皱眉:“你怎么又回来了?”

  “刘老师,我是来找湛哥的。”

  “找他干嘛?”

  “咱班数学老师有道奥赛题要和他聊聊,在教室门口等着呢。”

  “……真的?”刘美瑜显然有点不信。

  “我还能骗您啊?不然您跟我俩一块过去看看,或者我去叫秦老师过来跟您对质?”

  钱申豪一副转身就准备去叫人的架势,刘美瑜见状也不再疑惑,她皱着眉看向骆湛:“那你先回去吧。”

  骆湛一低身算是作别,转身往外走。

  刘美瑜嘱咐:“等下午课间*或者晚自习,我再找你谈。”

  “……”

  骆湛脚步戛然一停。

  站在原地忍了几秒,骆湛皱着眉侧过视线。

  门旁的光给他的侧颜勾勒出凌厉微绷的线条,落不进光的眸里黝黑深沉:“我说过我不可能跳级,您最好死心。”

  骆湛说完,径直向办公室外走去。

  大约实在是被缠得烦了,骆湛压着恼怒,走出去的步子有些急,在办公室门口险些撞上人。

  “这是哪个学生这么……哦,骆湛啊。”年级主任由怒转喜,刚要说什么,就见面前男生朝自己一点头,就冷淡着眉眼错身绕开了。

  年级主任讪讪回过头:“刘老师,我昨天跟你说的那个学生,明天上午应该就转过来了。”

  “啊,对,”刘美瑜恍然想起,“她是叫蓝,蓝……”

  骆湛身后,年级主任的声音传来:

  “蓝汀。”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