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宇宙级宠爱

宇宙级宠爱

宇宙级宠爱

时间:2020-06-18 10:39:40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纪苒、索兰·奥古斯都

离线阅读
宇宙级宠爱

宇宙级宠爱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宇宙级宠爱 阅读全文

  穿越到种族多样化的星际时代,纪苒发现想要好好地活着并不容易。首先,她要隐藏作为自然人的身份,其次是控能者的身份。作为一个稀有的自然人兼控能者,一旦被发现,被抢夺人生是常态,甚至会沦为一个可悲的生育工具。为了改变既定的命运,纪苒小心地隐藏自己所有的特征,却没想到,在一开始时就被星际中那个赫赫有名的屠戮者盯上。屠戮者:乖乖地到我怀
标签: 爽文 甜文 星际

精彩章节试读

  天还未亮,纪苒就醒来了。

  刚醒来时还有些迷糊,下意识地想要摸手机查看时间,却在床头边摸了个空。

  她呆了下,意识终于清醒过来,怔怔地看着房内昏暗的天花板,隐约能看到金属冰冷的线条,整个屋子充斥着一种冰冷的金属气息。

  半晌,她终于冷静地掀开被子起床。

  将自己简单地收拾了下,纪苒拉**门,到厨房里拿了一支菠萝味的营养液作早餐。

  她站在阳台上,眯着眼睛眺望着远处暿微的天色,一边机械式地吞咽着。

  纪苒现在的居住之地是自由星上的一座小镇——伽尔镇,它的治安并不算太好,难能可贵的是,伽尔镇是附近唯一安装安全防护罩的小镇,可以抵御异兽异植的攻击,过滤一些有害的宇宙射线,勉强能称得上是宜居之地。

  将喝空的营养液管抛进**筒,纪苒拎起桌上的背包,打开门出去。

  今天她要去镇外的异植森林里寻找一些可以换星币的东西,可以是有药用价值的异植,也可以是无能量污染的可食用水果,或者是一些欣赏类的植物——前提是这些植物没有攻击性。

  出了门,纪苒步行十分钟,来到距离家最近的飞行器站点。

  站点里的人并不多,约莫有十来人,都是今天要出外的冒险者。

  他们的打扮和纪苒差不多,穿着利落的野外连体战衣,背着一个可以装东西的背包,腰间和大腿上系着武器和采集工具。

  纪苒看了这些人一眼,默默地找了个不起眼的地方窝着。

  伽尔时间6:00,一辆飞行器停在站点。

  一个仿真机器人站在车门口旁,朝上车的客人微笑道:“欢迎乘坐ST-103号飞行器,请出示您的光脑,刷卡上车。”

  纪苒是最后上飞行器的。

  登上飞行器时,她举起手,将手腕上的光脑环对着车内的感应器,嘀的一声,纪苒看到光脑环里的个人账户被刷走二十个星币。

  一支水果味的营养液只需要两个星币,二十个星币可以买十支水果味营养液。

  纪苒虽然不算穷,但仍是觉得这车费有些小贵。

  怨不得出外的人每次乘坐飞行器都要精打细算,若是无法从异植森林找到足够价值的东西,光是飞行器的路费就损失不少。

  飞行器是适合在野外飞行的交通工具,比在城市内运行的悬浮车的性能更高、安全性更好,一般选择出外的人都会乘坐飞行器。

  飞行器内设有一百个座位,十几个客人零零散散地分散坐着。

  在纪苒上车时,那些坐下的人看她一眼,发现这是一个长着娃娃脸的少女,柔柔弱弱的,看着就没什么战斗力。不过敢跑出镇的,一般都没有弱者,就算看起来弱,说不定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反而更不好惹。

  这少女虽然只是穿着最普通的野外连体战衣,身上却有种养尊处优的味道,没有吃过什么苦,这样的人在伽尔镇更不好招惹。

  众人很快就移开视线,没有再关注她。

  飞行器离镇后,朝着镇外的异植森林而去。

  半个小时,飞行器在森林外的一处飞行器站点停下。

  飞行器的机器人司机送客人下车,并贴心地提醒:“尊敬的乘客,飞行器最后一站在伽尔时间17:00,请回镇的乘客不要错过时间。”

  若是错过时间,只能在野外宿营,夜晚的异植森林的危险对于普通人来说是致命的。

  下车后,纪苒没有急着进入森林。

  她站在飞行器站点看着其他人离开,观察那些人进入的方向,然后找了个与他们不同的方向走。

  这是纪苒第一次来异植森林探索,她心里有些忐忑,不敢和其他人同行。

  除了警戒心外,也是为了遮掩她的异能,以防被人发现。

  纪苒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她出生在没有记载的蓝星,自幼双亲去世,跟着奶奶长大,高三那年,奶奶病逝后,她变成一个孤儿。

  后来好不容易半工半读到大三,眼看就要升上大四,等毕业去找份工作当个社畜养活自己,没想到却倒霉地穿越了。

  当时她是整个人穿到伽尔镇外的异植森林,在森林里经历一番险境,差点被凶猛的星际异植和异兽弄死。被路过的老伯特好心地捡回家,给她提供一个居住之地,以及伽尔镇的居民身份。

  一个月前,老伯特因为旧伤复发去世,将他的房子和积蓄都留给收养的纪苒。

  纪苒再次变成孤家寡人一个。

  想到老伯特,纪苒的心情有些不太好。

  这是她来到星际时代后,给她帮助最多的好人。

  可惜好人不长命,在捡到纪苒之前,老伯特的寿命所剩不多。也是因为人之将死,才会将来历不明的纪苒捡回家,否则以伽尔镇严格的人口登记管理,纪苒这个没有身份、没有光脑、没有居住地的三无人员,根本无法进镇,享受小镇的庇护。

  窸窸窣窣的声音将纪苒从回忆中惊醒。

  她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不敢再任自己沉溺回忆,收敛起精神,下意识地放出异能。

  一条即将抽到她身上的藤蔓如灵蛇般从她脚边滑过,在浓密的草丛间穿梭,很快就消失在不远处的灌木丛间。

  纪苒盯着消失的藤蔓,慢慢地松口气。

  这里是异植森林的外围,异植的等级不算高,小心一些,完全可以避开它们。这是纪苒第一次来异植森林,而且她的异能只算是刚起步,只敢在森林外徘徊。

  她一边注意那些危险的战斗类异植,一边寻找有价值的药用异植。

  走了约莫一个小时,终于找到一种药用价值较高的鳞血藤。

  鳞血藤最嫩的一节藤枝含有丰沛的汁液,这种汁液能止血化瘀,是伽尔镇的药堂最受欢迎的一种药用异植,价钱十分不错。

  纪苒有些惊喜,看来今天的运气不错。

  收集鳞血藤并不难,但它会攻击,黑褐色的藤条上遍布吸血刺,若是被它缠中,一身血都要被吸光。一般人收集鳞血藤时,都会分出一些人吸引它的注意力,其他人趁机去摘取它藏起来的那些乳白色的嫩枝。

  纪苒打量前方将自己团成球状的鳞血藤。

  这颗球状的鳞血藤约莫两米,就像一个巨大的藤球似的,它的叶子呈暗红色,上面布有鳞片一般的脉络,这便是鳞血藤的名字由来。暗红色的叶子密密地簇拥在一起,隐隐约约能看到叶子下的黑褐色的藤条上的坚刺。

  纪苒先是查看四周,这里的植物丰茂,鳞血藤所在之地比较隐密,少有人能发现。

  没有发现第三者后,方才调动体内的异能。

  作为一个来自蓝星的平凡的纯人类,纪苒对异能的控制并不精通。她是穿越到星际后才觉醒异能,刚觉醒时的异能非常弱,连她自己也没察觉到,还是老伯特先发现的。

  当时老伯特的脸色十分严肃,告戒她一定要隐藏好自己作为控能者的身份,不能让人发现。

  控能者在星际中是一种非常稀少的存在,一般都是自然人才能觉醒,一但觉醒,会成为各个势力争夺的目标。

  被老伯特科普一通控能者被发现的下场后,纪苒毫不犹豫地选择听话隐藏起来,轻易不在外人面前展露。

  纪苒朝前方伸出手,手指轻轻地碰了下鳞血藤的叶子。

  鳞血藤是一种非常敏感的战斗异植,一但发现周围有活物,迅速地攻击。

  纪苒屏住呼吸,将异能通过手指小心地输送过去。

  将自己团成球的鳞血藤慢慢地松开,露出被保护在黑褐色的刺藤下的乳白色的藤条。

  这便是鳞血藤最嫩的枝条,在这些新生的乳白色枝条没有转变成褐色之前,都会被紧密地保护起来,想要采摘它并不容易。

  纪苒抓紧时间摘取乳白色枝条,一共摘了二十根后,感觉到异能快要耗尽,当机立断地撤离。

  在她收回异能后,鳞血藤的刺藤重新团成球,恢复先前的球形模样。

  纪苒看着手中半米长的二十根乳白色的藤条,脸上露出几分轻松,这二十根鳞血藤的价值极高,等卖出去后得到的星币足够她生活一段时间。

  将二十根鳞血藤捆好收到背包里,纪苒不打算再继续待在危险的异植森林。

  今天算是她第一次来异植森林的试探,也是对这个世界的试探。

  离开时,纪苒记得刚才过来时,好像看到一株野生的苹果树,决定去摘几个苹果带回去。

  循着记忆来到苹果树所在之地,看着树上的大红苹果,她忍不住暗暗吞咽口唾沫。

  明明在蓝星时,她并不怎么爱吃苹果的,但来到这个世界,发现没有被狂暴能量污染的水果实在太少,而且大多价格昂贵,普通人根本吃不起后,她突然就馋起水果。

  星际的辐射非常严重,很多动植物都被辐射污染产生变异,蕴含狂暴能量,想要清除它们非常困难,导致很多纯天然的水果非常难得,价格也居高不下。

  不过这对纪苒来说问题不大,因为她的异能正好可以净化水果中蕴含的狂暴能量。

  在发现她的异能是净化后,纪苒仍记得当时老伯特的眼神,加上老伯特郑重的叮嘱,这让她隐约明白自己的异能可能很了不起。

  可惜就是太弱了。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纪苒穿越到星际只有三个月,对异能的锻炼也在摸索中。

  摘了五个大苹果塞进背包里,纪苒正准备离开,突然敏锐地捕捉到一股血腥味。

  她的神色微凛,下意识地将手放在腰间的能量枪上。

  血腥味来源在距离苹果树不远处的半人高的草丛中。

  纪苒暗暗皱眉,想到当初自己的处境,若不是老伯特好心地将她捡回去,只怕她也死在森林里。

  她深吸口气,小心地朝草丛走过去。

  纪苒掀开草丛,当看到草丛里的是一个小孩时,神色骤然一松。

  不过等她发现这孩子浑身是血的模样,心头微紧,小心翼翼地将趴在那儿的孩子翻身,一张漂亮得像天使般的脸蛋映入眼帘。

  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男孩,铂金色的头发,五官精致,皮肤白晳,像奶油似的,没有一丝瑕疵。只是此时他双眼紧闭,因为失血过多,唇色苍白,如同一件脆弱的艺术品。

  纪苒暗暗皱眉,这孩子看着六七岁,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受如此重的伤?难道是被人刻意抛尸的?

  她小心地探了探他的呼吸,发现呼吸虽然微弱,但还是有的,暗暗松口气。

  不是尸体就好。

  就在纪苒想探查这孩子身上的伤时,突然双目紧闭的男孩睁开一双鎏金般的眼睛,目光如狼崽一般。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