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美貌暴君的反派王后

美貌暴君的反派王后

美貌暴君的反派王后

时间:2020-06-18 10:28:43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狄亚娜,西瑟尔

APP离线阅读
美貌暴君的反派王后

美貌暴君的反派王后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美貌暴君的反派王后 阅读全文

  身为未来将被砍头的白莲花王后怎么办?作为大公的孙女,野蛮公国的公主,狄亚娜被送到王都,那里有隐忍风流的国王私生子,韭菜一样多的贵族,还有...美貌绝代但超凶的王储西瑟尔。“真神”复活,降福世人,开启魔法时代。直到某一日,狄亚娜突然发现,读过的某本小说里的情节在现实中逐步上演,原来小说中的世界就是真实的世界,小说的情节就是她的未来。小

精彩章节试读

  又是格外美好的一天。

  昨日新国王的加冕仪式顺利举行,今日是神明降临节,太阳照亮了王都每一个角落,包括阴暗潮湿的死囚牢。

  时刻到了。

  强烈的光线穿透铁窗,唤醒了蜷缩在墙角的前王后。她紧张地揉了揉疲惫的双眼,十六名国王铁卫迈着整齐的步伐朝她走来,他们银灰的铠甲与佩剑寒光迸射。

  铁卫打开了牢门的巨锁,候在门边。大主教和四个手捧礼裙的侍女先后迈入囚牢。

  大主教手持镶满宝石的金秤,又一次对她进行心灵劝说。

  “真神赐予每一个世人忏悔的权力,”大主教平静地说道,“仁慈的神会原谅你的,灵魂上的污垢将被洗涤,只要你为自己的罪行真诚悔过。”

  “最后说一次,我根本不需要忏悔,”她闭上眼,掩盖住眸中的轻蔑,“我更不需要祈求你们的神原谅我。”

  大主教温和地摇头,没有反驳或指责她。

  “祂的确赐予了你们强大魔力,”她突然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不过,借暴徒之手屠尽反对者,祂又有什么资格被称作仁慈?”

  “枉死的人不会遗忘,也不会原谅。你们将为暴行付出代价,”说到此处,她蓦然睁开双眼,直视大主教的慈和安详的脸庞,“祂也一样。”

  大主教悲悯地看着执迷不悟的年轻女人,“那么走着瞧吧,”他施咒除去了落在教袍上的尘埃,“永别了,可怜的孩子。”

  大主教转身退出了死囚牢,在两位铁卫的保护下赶往神殿,他得抓紧时间为新王的登基祈福仪式做准备。

  新王的妻子为了展现胜利者的仁慈,决定施舍给暴君的女人最后一份体面,于是旧礼裙被下令送到了死囚牢。

  赤色天鹅绒裙摆上,金线勾勒出一层又一层茂盛繁复的玫瑰纹样。价值连城的布料缠裹着前王后纤细的腰身,令她几乎喘不过气来。侍女草草给她系上黄金色的旧织锦披肩,披肩上缀着的各色宝石被侍女粗鲁拽下,填满了腰包。

  年轻的女人被铁卫扣住肩膀,走上了通往断头台的路。她抚摸着腰侧最为细腻的针脚,熟悉的纹饰下似仍残存着某人的指温,恍惚间她仿佛又回到了奇妙的少年岁月。

  回到了王都北郊行宫的那棵橡树下。

  四位骑士曾为她决斗,暴君曾为她戴上金冠。

  夏风乖巧托起暴君的袍袖,袖下的那双手白得近乎透明,仿若高山之巅最纯洁的冰雪,找不到半点瑕疵。他举起了象征着王后的金冠,袍袖又随着他的动作缓缓垂下,露出天生修美而充满力量感的手臂。他丝袍下挺拔完美的身躯是造物主的恩赐。骄阳攀附上暴君灿若流云的金色发丝,一种难以描述的旖旎倾泻而出。

  就在昨日,来自各国远渡而来的使臣感叹现任国王的美丽。

  可太阳的光芒如此耀眼,蜡烛怎能与其争辉?

  毕竟曾经那位少年暴君的绝代风华,远胜过俗世之人美貌的极限。

  只不过美丽的事物总是无法长久,譬如黎明降临前玫瑰的露珠,又譬如那暴君,悲哀地消散于天地之间。

  暴君折断了剑,流干了血,与他的士兵横死沙场,不知埋骨何方。

  今日是神明降临节!七年前,真神于此日降临世间,赐予他幸运的子民们强大的魔力! 幸好有魔法,从此刀剑不足为惧,盾牌盔甲不堪一击。暴君的统治终于被正义之君推翻了。

  克洛维鲜花广场挤满了男人,女人,老人和孩子。人们踮起脚尖,相互推搡,极力仰望广场中央那座由赭色砖石砌成的高台,它的正后方矗立着真神的大理石雕像。

  神圣的阳光,令一切罪恶心惊肉跳的阳光洒满大地,民众的头顶被晒得温暖舒适,只有高台上的砖块依旧冰冷。

  这就是断头台,王宫也没有它年长。几百年来反对国王的贵族们一半魂断此处,另一半命丧战场。

  刽子手心情很愉悦,因为有人在清晨悄悄塞给他一袋金币,希望他能干净利落结束这位女死囚的痛苦。他原本准备收钱按规矩办事,但当听说前王后是个大美人时,他动摇了。

  他决定砍偏那么一一点,这样一来美人就不会立即死去,他能趁她活着砍第二下,第三下……这样便可以欣赏美人奄奄的挣扎,可以观察她濒死的姿态是否美丽,甚至可以品尝美人飞溅的血液是否香甜可口……真是可惜,听说暴君的美貌世所罕见,却没有机会死在断头台。

  对于围观的民众来说,观赏砍头不过是给平庸生活来一段新奇刺激的小插曲。

  “快看!那个女人来了!”有人扯着嗓子大叫,“你看见了吗?前王后是不是很美?”有人蹦跳着想要看清楚死刑犯的脸。人群开始骚动,民众们都很兴奋,他们从未如此近距离看过那些高位者,今日他们即将欣赏高位者如何湮没于时间的长河中,欣赏历史的车轮将这位王后碾压成泥沼。

  男女老少相互推搡,都想摸摸前王后金黄的披肩,他们还没见识过这么贵重的织物!前王后平视前方,仿佛没有看见因好奇而涌上来的人群。

  铁卫用剑把将凑上来的民众推开,离刑场近的人们畏惧铁卫的剑,自觉让出来一条道。

  突然人群中扔来了一块土豆。黑烂的土豆砸到了前王后裙摆,在天鹅绒上留下了乌黑的痕迹后,于地上咕噜打了两个滚,躺回人们脚边。

  人们安静了一瞬,随后爆发出阵阵哄笑。他们似乎齐齐意识到什么。有人拿起手上的**便往前王后的脸上扔去,还有人在篮子里捡了只果核砸向那年轻女人的脸,更多的人舍不得浪费粮食或者衣物,朝她吐起口水,然后等她露出恼羞成怒却无能为力的表情。

  可前王后依然无悲无怒,以高贵优雅的姿态向断头台走去。

  一块面包砸到了铁卫的脑袋,铁卫抽出了剑,四周瞬间安静了下来。

  前王后被簇拥着送上了高台,高台上站着高大的刽子手,他的头上套着黑袋,手中利斧的寒光令人心惊胆战。

  广场鸦雀无声,此时民众等待着前王后发表遗言,比起遗言内容,他们更想听听她的声音是否美妙动听。

  她解下了披肩的丝绸系带,雪白光滑的脖颈暴露在风中。

  人们伸长了脖子,想要看清楚她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秀发。

  广场上空,几只乌鸦追赶着一只落单的灰蓝海鸥,他们啄掉了海鸥的尾羽,以胜利者的姿态盘旋在真神的雕像头顶。

  “我接受死亡,”断头台的美人开口说话了,她的声音因牢狱中长时间的干渴而嘶哑,却极为平静,“但是死亡从来不是终点。”

  未等刽子手将她的双眼蒙住,她没有任何的犹豫,果断将纤美的脖子搭在了木墩上。

  …………

  “啪”一声,大公的孙女,十三岁的狄亚娜·戈廷公主合上了手抄本。

  “这是谁写的故事?我翻了下结局,都懒得细读了,”她又打开了封皮,翻到了大结局前一页,她抬起头审视着哥哥安托万·戈廷的侍从——吉安·费舍的小眼睛, “你来看看,”狄亚娜的手指使劲点着书页下方的段落,“男女主用魔法杀了暴君,送讨厌的前王后上了断头台,自己当了国王王后也就算了,怎么又成神明了?诸神不早就陨落殆尽了吗?”

  在书里,暴君的王后是少数和男主没关系,但经常欺负女主的漂亮女人。

  暴君曾经是王储,比私生子更正统,天天和男主抢王位,是男主前期的头号敌人,弑父登基,也差点杀了男主。但是剧情突然逆转,“真神”复活,魔法日益强大,打败了刀剑,暴君和他的士兵们没有被赐予魔法能力,所以倒台了,他的妻子也被送上断头台。

  而且这个国王私生子男主虽然魔法天赋很高,英俊无比,但过于风流了。书中太多的漂亮女人跟他发展过关系。即使与女主相识相爱,他还依然保持着原来的德行。在他的眼中,□□的需求与精神之爱似乎是分开的。

  当了国王之后,他带兵远渡其他大陆,凭借魔法征服了先人未曾探索过的地方,真神的信徒最终遍布全世界,真神赐予男主成神的机会。

  男主在征服世界的过程中征服了许多女人,有美丽的公主,强大的魔法师,甚至还有小国家的王后......某些跟他有过关系的女人还跑来给女主添堵,把怀孕的女主气到跑路后,男主突然醒悟,追回了女主。最不可思议的是女主还原谅了男主,成神后恩恩**生活在了神域。

  然而这还不算完,毕竟这么厚一本书。

  谁能想到真神即使赐予世人魔法,信徒遍布世界,依然也不是神域最强大的神明。神域冒出个最为邪恶强大的神,带着一群恶神把仁慈的真神消灭了。男女主悲愤万分,发誓为真神报仇,与终极反派神斗得天昏地暗。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狄亚娜看了那么多年的怪谭传奇,没看过这种。

  “殿下,请您相信我,这本书不是我带进宫殿的,”吉安一副大惊小怪的姿态,挤眉弄眼,“我听说大公接见了赫尔王国的宫廷画家,您想去看看吗?”

  吉安·费舍是伯爵次子,狄亚娜的朋友,今年十六岁,说话带笑。他有着一头棕发,脸上长着雀斑,鼻梁过高,棕色的眼睛不大,但很有神。他会讲故事写诗唱歌,绘画和外语也有天赋,常常把不知道哪里搜集来的手抄本带进乌玛人的宫廷。

  大家都喜欢和他玩,因为他总能想出有趣的游戏打发闲暇时光。但他胆子真的很小,打猎时总掉队,还有些惧怕板凳高的小猎狗,尽管费舍家的纹章是一条看上去无比凶猛的黑色三头犬。

  吉安在崇尚武力的乌玛人里算是异类,在同龄人拿着轻型战斧朝树干乱甩的时候,他更喜欢坐在树荫下琢磨脑海里灵光一现的旋律。

  通常情况下都是长子继承家业,其他儿子并不能继承爵位,所以他们基本会在年幼时担任封君子女的侍从,成年后被授予“骑士”身份,倘若来日立下战功,才可以获得土地和新爵位。

  狄亚娜觉得他并不适合当她哥哥安托万的骑士,他最好是去赫尔王国的都城亚夏,寻名师学习雕塑和绘画。

  狄亚娜上午就听说乌玛尔妲公国迎来了几位异国贵客,没想到是赫尔的宫廷画师,他叫佛拉库利,出身于商人家庭,早年父母双亡,幸运的是因为绘画天赋非凡,得到了喜爱艺术的主教资助,被国王克洛维一世聘为宫廷画师,深受崇信,常年出入赫尔宫廷。王都亚夏的贵族们以出巨资购得他的画为荣。

  “听说很多人崇拜他,”狄亚娜也很好奇,“那我也去看看。”她起身展开深蓝镶金的裙摆,将侍女们精心编好的头发整理了一番,她戴上项链,海蓝色水滴吊坠闪烁着光芒,与她耀眼的红发交相辉映,太阳照进图书室的落地窗,窗上金框将投射在大理石地面上的影子分割成几块。

  狄亚娜跟在吉安身后,在宫殿的长廊里行走。

  她的脑中仍然在回忆手抄本的情节,因为这本书实在太奇怪了。

  前王后鄙视的“真神”到底是什么神明?作者可能是个找不到老婆的赫尔人,书中百姓跟赫尔王国的臣民们一样曾信仰十二主神。等到剧情逆转,魔法降临,世人才开始信仰“真神”。

  可那个“真神”究竟是哪个神?又是在什么条件下复活的?

  真的有神域存在吗?其他与男女主作对的神明又是如何复活的?

  这些设定在没有被解释过的情况下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呢。狄亚娜在心中叹了口气。

  下次还是挑些更严谨的书看吧。

  几个侍女打开图书室的们,收拾了一番,只是她们并没有发现,刚刚公主阅读过的手抄本在阳光中化为了尘埃。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20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