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黑化女配她有鉴谎系统

黑化女配她有鉴谎系统

黑化女配她有鉴谎系统

时间:2020-06-18 10:19:52

分类:穿越重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楚澄

离线阅读
黑化女配她有鉴谎系统

黑化女配她有鉴谎系统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黑化女配她有鉴谎系统 阅读全文

  楚澄穿成了一本现代甜宠文里的反派女配,文中的天命女主是她父亲的私生女。两个月后继承了超级财团的男主回归,她就将家破人亡惨死街头。谁也不知道,她得到了一个谎言系统,只要有人对她说谎,她就能得到谎言能量。

精彩章节试读

  “楚澄,你太过分了!”

  眼前的年轻女人面容清秀,穿着一身白裙,身上都是红酒,正眼眶通红,愤怒又委屈地看着她。

  楚澄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因为就在刚才那一瞬间,这个身体里的灵魂已经换人了。

  作为一个穿越者,一来就面对这样一个烂摊子,实在有点麻爪啊。

  结合原主的记忆,她知道自己穿到了一本自己前几天才看过的霸总甜宠文里,成为了书中温柔男配的未婚妻,也是小说前半部分负责刁难欺负女主的恶毒女配。

  眼前这个楚楚可怜地用目光控诉她的年轻女孩,就是书中的女主卫可心。

  说起她和原主的关系,那也是一盆大狗血。

  两人不仅是情敌,目前争夺一个男人,还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从小到大争夺着同一个父亲——女主卫可心是原主父亲楚洪的私生女,如今还没见光的那种。

  眼下这情况,就是原主为了羞辱女主,用一张请帖以男配的名义将女主骗到了宴会上,泼红酒,揭露其平民身份,大肆羞辱。

  不过,这可是男女主光环逆天的甜宠文,女主怎么可能白白吃亏。

  原主前脚才羞辱了女主,就被如今已经是第一黑、帮财团少主的男主给打了脸。

  那是真打脸。

  一巴掌扇得牙齿都掉了一颗,还被从宴会上赶了出去,颜面尽失。

  正回想着剧情,楚澄就见一个身穿浅灰色礼服的男人迈着长腿走到了他面前,满脸寒冰地举起巴掌朝自己挥来。

  妈耶,打脸情节说来就来啊。

  凭借多年舞蹈功底的灵敏反应,楚澄下意识一个半下腰然后侧身旋转站稳,漂亮地躲开了挥过来的巴掌。

  耳边传来啪地一声闷响。

  楚澄循声一看,便见那先前要打她的男人,那一巴掌收势不及,落在了她原本所站位置后的汉白玉雕花柱子上。

  男人的表情有一瞬间扭曲,紧接着,看向她的目光简直要**。

  楚澄猜他刚才那一下一定很痛,毕竟是把原主牙齿都打掉一颗的力道,现在同样的力道打在石柱子上,那感觉别提有多酸爽了。

  居然能忍着不跳脚喊痛,她该说不愧是男主么。

  “该死,你竟然敢躲!”他的声音都渗着冰碴子。

  楚澄毫不示弱地回瞪过去:“站在这里让你打才是傻子!一个大男人竟然打女人,你这个人不会有暴力倾向吧?”

  “楚小姐,那是贺少,你还是赶快道歉吧!”身边有人低声提醒道。

  楚澄回头一看,身边站了许多穿着高档华美礼服的男男女女。刚才,是一个和原主家中有些交情的长辈在好心提醒。

  “来人,叫保安来,把这个女人丢出去!这种人待在这里,简直是污染空气。”

  男主贺川冷声下了命令。

  虽然这并不是贺家举办的宴会,但以贺家在江城的势力,没有任何人敢得罪。

  楚澄作为一个三流豪门的千金,二流豪门的外孙女,分量显然不足以让宴会的主人家为了她去扫贺川的面子。

  宴会的主人一边告罪,一边让人去喊保安。

  楚澄看着眼前的场景,心中逐渐有了主意。

  书中,男主贺川一坐稳继承人的位置,她这个恶毒女配就开始倒霉了。

  首先是母亲莫名其妙跳楼自杀,接着作为靠山的外公郑老爷子中风,再加上郑氏企业核心技术泄密,直接导致破产。

  原主失去了所有靠山,凤凰男父亲一朝翻身做主便剥夺了她的继承权,将她一无所有赶出家门,然后被男主派去的小混混强、奸毁容,最后因为报复女主,被男主挑断手筋脚筋丢进夜总会,落得一身脏病惨死。

  这个凄惨收场的时间,距离现在只有两个月。

  所以,不管是身份立场,还是个人恩怨,她和男女主之间都注定是不死不休。

  忍气吞声下跪道歉都不会有用,那么她能做的也就只有决一死战了。

  既然她已经拿了恶毒女配的剧本,那就把恶毒女配进行到底吧。

  “呀,贺少这算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吗?”她提高了嗓音,夸张地道。

  “卫可心,你可真有手段啊,把我的未婚夫迷得神魂颠倒也就算了,还让贺少为你动怒为你出头。我想,就算是贺少的未婚妻常小姐也没这个待遇啊。真好奇你们现在到底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围观人群闻言,顿时窃窃私语。

  “贺少一向冷静自持,现在竟然为这个女人发这么大的火,他们恐怕关系不一般呢!”

  “听楚小姐的意思,这女的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勾引了她的未婚夫,怪不得楚小姐刚才那样对她呢!”

  “别说,还真是挺有手段,一个平民家庭出身的小麻雀,竟然攀上了贺家少爷……”

  “再有手段也没用,贺少的未婚妻可不是吃素的!”

  听到众人低声的议论,贺川脸色铁青,寒气逼人的目光中染上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急切。

  “你胡说八道什么!”

  【叮——,来自贺川的谎言能量+100!】

  一声清脆的铜铃撞击的响声后,楚澄耳边响起了一个冰冷的电子音。

  什么东西?

  楚澄往四周看了下,发现大家好像都没有听到这个声音。

  错觉吧?

  她很快把这个莫名的声音抛在脑后,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眼前的事情上。

  她很清楚,目前男主贺川夺嫡大业未成,根本不想暴露和女主的关系,怕给她带来危险。

  正是因为这样,她才不能让他得逞。

  书中这一段,男主心疼女主受委屈,难以自控打了原主给女主出气,后面对众人的解释是,他觉得楚澄所作所为破坏了宴会,破坏了他的心情。

  其余人也都信了,因为卫可心姿色一般,所以他们根本未曾多想。

  但看过小说的楚澄可是知道他们之间的渊源的,自然不会让他轻易蒙混过关。

  “胡说八道吗?”楚澄笑得嚣张,“很不巧,因为我那未婚夫的关系,我调查过卫可心的过去,听说她和贺少以前就是老相识了,还关系匪浅呢!看样子,现在还在藕断丝连了?”

  她目前的确拿高高在上的男主没办法,但她相信,他的未婚妻常露露知道这件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若说她是这本书前期的恶毒女配,那常露露无疑就是她的接班人。

  常露露的心机手段,家族势力,都不是原主能比的,找麻烦的能力自然也更强。

  为了保护他的心肝宝贝白月光女主,男主显然需要伤脑筋一阵子了,这样她就就可以有一些喘息的时间。

  见男主满脸惊怒,显然还在疑惑于她怎么会知道他和卫可心的过去,还竟然胆大包天地将其公之于众。

  楚澄赶紧开溜。

  开玩笑,现在不跑,等男主回过神来真的叫人把她丢出去那就太不妙了。

  虽然男主目前在众目睽睽之下能对她做的也只能到这种地步,但是丢人啊,她才不吃这个亏。

  像原主这样的千金小姐,参加宴会都是有司机在外面等着的。

  楚澄坐上自家的车,就赶紧快马加鞭回到了楚家。

  虽说楚澄擅自把楚家定义为三流豪门,但那只是相对于郑家和贺家而言的。

  三者间实力都有一定差距,所以她便划出了个等级来。

  实际上,楚家的财力也并不算差。

  虽然原主的父亲楚洪就是个农村出身的凤凰男,但二十多年来,在岳父郑老爷子的帮扶下,也已经创下了数十亿的家业,目前公司还未上市,一旦上市,应该能更进一步。

  原主一家三口与佣人们一起居住在一栋五层楼的别墅中,这在江城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显然价值不菲。

  楚澄回到楚家的时候,豪华的大厅里没什么人,她便径直坐电梯回了原主的房间。

  这短短一个小时,又是穿越,又是和男女主斗法,她实在是心累得很,得找个地方好好缓缓。

  躺在原主满是粉红少女气息的大床上,可能因为实在是这床太舒适,她竟然在疲惫中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

  肚子里传来空泛泛的饥饿感。

  原主参加宴会前就没吃东西,宴会上又忙着找卫可心麻烦去了,也没吃东西,所以她现在已经快十个小时没进食了。

  原主的房间在五楼,记忆当中,四楼的小客厅里好像有个冰箱,她决定去拿点面包什么的来充充饥。

  一层楼,当然不至于坐电梯,于是她便换了双拖鞋,从楼梯走了下去。

  与四楼连接的是一段漂亮的旋转楼梯,护栏是精致的古铜色雕花样式,步梯上铺着咖啡色的印花楼梯毯,走起来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声响。

  刚走到拐角处,楚澄就听见电梯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便见一个中年男人电梯里走出来。

  他看起来像是三十七八岁,斯文儒雅的脸孔,完全没有发福的挺拔身材,岁月沉淀,正是男人最有魅力的时候。

  也难怪明明是个农村出身的穷小子,却能哄得原主母亲这个千金小姐下嫁,二十年来一直死心塌地。

  这人正是原主的父亲楚洪。

  此时他手里端着一杯牛奶。

  原主记忆中,母亲睡眠不好,所以父亲每天都会亲自给她准备睡前牛奶。

  楚澄正犹豫是否要去跟他打个招呼,就见楚洪神色鬼祟地看了看周围。

  楚澄站在楼梯拐角,灯光很昏暗,他并没有看见她。

  似乎是确定了周围没有人,楚洪从口袋里拿出一包药粉,倒进了牛奶里,然后走到电梯旁边的一个洗手间里,不多久楚澄便隐约听见了冲水的声音。

  什么样的药,要这样偷偷摸摸地下在牛奶里?

  想到原主母亲莫名其妙的自杀,以及楚洪在原主外公家失势后的所作所为,楚澄心中不由对他起了些怀疑。

  原主的悲剧,可以说就是从母亲的自杀开始的。

  如果原主母亲不自杀,郑老爷子就不会中风,即使有泄密的事情在那里摆着,郑氏企业也或许能撑过去。

  郑家不破产,她的靠山就还在。

  这个书中世界,虽然并非法制严明,但基本的规则还是遵循的。

  只要郑氏企业屹立不倒,在上面的人那里就有几分颜面。

  即使男主家是江城第一黑帮财团,恨她恨得牙痒痒,也不敢像书中那样肆无忌惮地残害处置她。

  所以,哪怕是为了自己的小命,她也不能让郑芷云死。

  现在既然发现了猫腻,当然不能放过。

  楚洪进了房间没多久,她便也跟了过去。房门没关,楚澄意思意思地敲了敲门,便走了进去。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