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七零福娃三岁半

七零福娃三岁半

七零福娃三岁半

时间:2020-06-18 10:13:54

分类:现代言情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主角:徐甜甜

离线阅读
七零福娃三岁半

七零福娃三岁半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七零福娃三岁半 阅读全文

  东风生产大队最近出了件事,徐家老四闹分家,不但不给养女徐甜甜养病,还不想养爸妈了。刘翠花二话不说把他们一家三口踢了出去。徐老四亲闺女徐向北乐得找不着北,满心算计着抢走徐甜甜的一切,先抢走徐甜甜的葫芦,再抢走徐甜甜的好运,还有抢走徐甜甜的将来的男人。可三岁半的徐甜甜福星高照,让刘翠花上了报纸,给老徐家扬名得利。她想吃肉,就有肉,
标签: 爽文 打脸 年代文

精彩章节试读

  九月初,正是农忙时候。

  东风生产大队里各家但凡算得上是劳动力的都下田干活,争取在秋收之前把庄稼伺候好,今年能有个好收成,毕竟他们这地头天寒地冻,一到冬天,别说庄稼了,人都能冻死好几个。

  一年到头,全指望这一季节的庄稼养活。

  然而,奇怪的是,在这种重要的日子里,老徐家一家都没来下田挣工分,不但他们没来,连大队队长徐卫军也没来,负责监督大家伙干活的是大队里的会计赵兴旺。

  “你说老徐家这回舍不舍得给那老四的小闺女治病啊?”乡下里干活,喜欢边干活边八卦,这回八卦的对象就正好是这老徐家。

  赵大娘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嗤笑了一声:“老徐那两口子不好说,不过,老四怕是舍不得出钱。”

  “那可不嘛,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旁边赵兴旺媳妇就搭腔道:“这回那小闺女怕是没法活了,我听说她掉在河里,半天才被人发现给捞起来,现在还有半条命也算是福大命大,就是可惜到底不是老四亲闺女,人家老四不肯出钱。”

  “我听说那小闺女长得又漂亮又可爱,还怪懂事的,三岁半啥事都能干,还体贴,这要是没了,那真是可惜。”隔壁田埂里的钱老三媳妇不由得惋惜地说道,她一连生了好几个儿子,天天被那些个臭小子烦得要死,自然稀罕人家闺女。

  “快别聊了,人家家里事关你们什么事,抓紧时间干活吧。”

  赵兴旺去喝了口水回来就听见这帮婆娘又碎嘴上了,他和徐卫军关系不错,自然不愿意听见老徐家成为别人口中的话柄,便出声打断众人的话。

  众人听赵兴旺这么一说,顿时也不敢多嘴了,连忙散开后干活。

  赵兴旺监督着众人,心里头却忍不住想起这些婆娘嘴里的那徐老四的小闺女,那小闺女的确很乖巧,也很白净,每回见到他都会喊他赵叔叔。

  赵兴旺对这徐老四的小闺女徐甜甜也是挺喜欢的,可是再喜欢他也无法去插手别人家的事。

  无论徐老四舍不舍得出钱给这小闺女看病,这都是徐家的事情。

  就算他不出,别人除了说他一句狠心外,还能怎么样呢?

  这就算是亲闺女,也多得是人家不肯出钱给孩子治病,何况还是捡来的闺女。

  “老四!你今儿个给我把事情说清楚。”刘翠花一巴掌拍在桌上,把桌上的水壶杯子震得一跳,屋里头众人也都跟着心里吓得跳了下,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那桌子,生怕那桌子被刘翠花给拍得粉碎,“这甜甜当初虽说是你捡来的,可是她一来后,你大闺女向北的病就好了,两岁开始,就帮忙给家里干些杂七杂八的活,你之前不搭理她也就算了,现在这孩子病成这样,你说不给治,还要把她赶出去是什么意思?”

  徐卫业和媳妇林芳站在刘翠花对面,夫妻俩互相瞧了一眼。

  徐卫业抿了抿唇,小声说道:“妈,这徐甜甜又不是咱们家孩子,咱们家养她三年多已经够义气了,没必要给她花钱治病吧,再说了,要花多少钱那都没个准,咱们不如把这钱留着,自己花多好。”

  “就是啊,妈,就算向北活过来是这孩子带来的福气,咱们养她这么久也够偿还了,还是早些把她送到树林里去,免得死在咱们家里。”林芳点头如捣蒜地附和丈夫的话。

  徐卫业和林芳的话说完后,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凝滞住了。

  刘翠花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亲儿子徐卫业,她这辈子生了五个儿子,这五个儿子性情各不相同,有人老实,有人木讷,有人聪明,可刘翠花从没想到过有朝一日会从徐卫业口中听到这样绝情的话。

  别说她了,就是徐卫国等人也被自己弟弟和弟妹的话给惊得一时半会儿竟然说不出话来。

  把还活着的孩子丢出去不管,这不是等同于**吗?

  这就算是对待黑五类,也恐怕手段不过如此了。

  徐向北瞧出了众人的心思。

  她心里头越发觉得可笑,这些人也太过虚伪了,既然觉得她爹她**做法不对,那为什么不自己出钱给徐甜甜治病呢?就因为她爹妈捡了徐甜甜,难道就该养她一辈子吗?

  徐向北重生回来,可不愿意再过上辈子那样的生活,上辈子他们家为了给徐甜甜治病,花费了不少钱,后来又碰上刘翠花瘫痪,一家子的日子过得紧巴巴,连着她也一起受苦,虽然说后来慢慢地日子好了起来,可徐向北不乐意啊,她本就是个不愿意吃苦的,不然上辈子也不会因为游手好闲,啥事不干最后给人当小三被人打死地稀里糊涂过了一辈子,不过,徐向北可不觉得自己有问题,她只觉得问题都在徐甜甜身上。

  要是徐甜甜死了,那他们家自然不必花钱去给她治病,这样一来,省下来的钱自然就能花在她的身上。

  只不过,徐向北一想到这里,就暗暗咬牙,没想到徐甜甜的命竟然这么好,她都把徐甜甜骗到河边,踢她这个旱鸭子下水,她竟然还能被人救起来,而且还和上辈子一样,半死不活,需要花钱去治病。

  这样一来,那和上辈子有什么区别?

  徐向北可不愿意重蹈覆辙,她假借神仙托梦的名义,哄得徐卫业和林芳相信徐甜甜是个丧门星,又借由前几天的山上一块大石头掉落的事让他们彻底相信自己能够预知未来,说服了两口子决定分家,趁着刘翠花还没瘫痪,赶紧把他们小家分出去,这样一来,将来刘翠花瘫痪了,他们家也不会受到拖累。

  徐向北的算盘打得震天响。

  “好你个徐老四,我算是看清楚你了。”

  刘翠花气得胸膛直起伏。

  她咬牙切齿地说道:“这孩子你当爹的不给治,那我这当奶的治!”

  听见刘翠花这话,大儿子徐卫国等人没什么想法,可几个媳妇却是脸上露出不甘愿的神色来了。

  不过,她们摄于刘翠花现在的威严,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可徐卫业却不但不见好就收,反而还皱了下眉头,“妈,你这给徐甜甜治病,那不是把钱砸水里吗?再说了,你花的钱里头不还有我们家的一份?”

  徐卫业这句话把几个嫂子都惊呆了。

  大儿媳妇白大妮没想到她们都没说什么呢,这四叔竟然还嫌弃刘翠花花了他们四房的钱?

  今儿个这气象有些不对劲啊。

  白大妮冲着三弟妹白春桃集挤眉弄眼,两人默契地交换了个眼神,打算坐观其变。

  刘翠花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向徐卫业和林芳。

  她撸起袖子,老伴儿徐志强正要开口,还没说话呢,就瞧见刘翠花啪地一声抽了徐卫业一个耳光,直接把徐卫业打得晕头转向,整个人啪地一声软倒在地。

  等人都被打糊涂了,徐志强才慢条斯理地说道:“——别打。”

  屋子里头众人一阵无言以对。

  这人打都打了,喊别打,来得及吗?

  不过,徐志强耳朵不好,说话慢,也是众人都知道的事情,因此,倒也没有人觉得他是故意的。

  “有话好好说。”徐志强以前是念过私塾的,说话起来文绉绉,不像是乡下人。

  刘翠花气得胸膛直起伏,“还好好说,他刚才那话你没听见?这真是儿子养大了,翅膀就硬了,老娘替你给闺女治病,你还嫌弃**花你家钱?老四,**今儿个算是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想分家,是不是?”

  都说知子莫若母,徐老四今天几句话说得都怪里怪气的,刘翠花要是没听出他们夫妻话里头的意思,那才真是聋子了。

  “妈,这话可是你说的。”

  林芳抱着徐向北,低头小声地说道。

  “其实咱们家现在都这么多人,早就该分了。不信,你问问看大嫂她们?”

  白大妮等人原本在看着好戏,可没想到林芳竟然把火烧到她们头上。

  刘翠花的眼神扫向白大妮等人,几个妯娌立即把头摇晃得跟拨浪鼓似的。

  “没,我们绝对没有分家这个意思。”白大妮急忙说道,她们的确是想分家,可却不想在这个节骨眼,被人拿出来当木仓使,这老四媳妇平日里老老实实,一副半天憋不出来个屁的样子,没想到却是个内心藏奸的。

  徐向北状似天真地说道:“大伯母,你之前不是说想分家吗?怎么现在说不分家?”

  徐向北这话,引得白大妮顿时急红了眼。

  刘翠花脸上的神色越发沉了下来,但她现在不急着处理白大妮她们的事,而是以哀莫大于心死的眼神看着徐卫业和林芳一家三口,“别扯其他人,我看今天你们不但是想要分家,还想要把甜甜丢下吧。”

  徐卫国等人眼皮一跳,看着徐卫业的眼神越发复杂。

  “妈,当初也是你叫我把甜甜捡回来的,现在这孩子凭什么要我们家养?”

  徐卫业捂着肿的老高的侧脸,愤慨地说道。

  刘翠花冷冷地看着他,已经半句废话都不想和他多说:“好,你们家要分,那就分!”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