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一吻倾心:爱妻送上门

一吻倾心:爱妻送上门

一吻倾心:爱妻送上门

时间:2020-06-18 09:53:04

分类:豪门总裁

来源:追书神器

主角:古晓凡,董亦川

离线阅读
一吻倾心:爱妻送上门

一吻倾心:爱妻送上门

关注微信公众号:玖陆文学

回复书名:一吻倾心:爱妻送上门 阅读全文

  她那是十年前的夜晚,也是木槿花开的时节,江海潮亲眼所见的一幕注定了他会决然离开。“不说我的事了,你怎么样,继续等周若凝?还是……”周若凝是董亦川的未婚妻,结婚当天她忽然出国了,只说还没玩够,让董亦川等她三年。董亦川读的是军官学校,毕业后在周若凝父亲的安排下进了机关。

精彩章节试读

  周家对董亦川有再造之恩,且他们两人也算两情相悦,所以即使周若凝的行为让人难以接受,他还是答应等她。

  三年后,他只等到她和金发碧眼的男子订婚的消息,那段订婚视频终结了他的等待。

  董亦川有远比结婚更重要的事,单身让他没有后顾之忧,是以三年后周若凝没回来,他也没再恋爱过。

  至于现在主动找罗锐介绍古晓凡给他,是有很特别的用意。

  江海潮看着董亦川微笑着沉默,觉得自己总是看不透他,他的心里怕是藏了什么秘密吧。

  当年江海潮举家搬走后,也就读了陆军军官学校,董亦川是他师兄。

  在一次打斗中,董亦川替江海潮挡了一刀救下他的命,从此两个人就成了生死之交。

  董亦川不想说,江海潮也不多问,他轻声说:“昨天有人问了我一个无聊的问题,如果和最好的兄弟同时看上同一个女人,我会怎么做。”

  “是无聊。”董亦川说。

  “如果我们两个同时爱上一个女人,你怎么做?”江海潮笑着问董亦川。

  “不会发生这种事。”

  “万一发生了呢?”董亦川越是不回答,江海潮反而好奇起来,如果知道他们老板会这么八卦,相信他公司的员工会大跌眼镜吧。

  “你会让给我吧?川大哥,你比我大!”

  董亦川勾唇一笑,说:“你比我小,机会多,还是你让给我。”

  “好吧,只要不是瑾儿,让让无所谓。”江海潮摊摊手,那时他们当然预料不到,不久的将来命运真把这个难题摆在他们面前,只不知,届时谁会让着谁了。

  ……

  古晓凡身着一身白色的棉布长裙,站在木槿花前,闭着眼默默地祈祷。

  她希望江海潮还没有忘记她,她期待着奇迹出现,期待那个几乎是让她重生了的少年可以和她共度一生。

  “瑾儿?”就在她入神想着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了一声熟悉的轻唤。

  是,非常熟悉,那是江海潮的声音,只不过比她记忆中的声音更浑厚更沙哑了些,且带着颤音。

  一定是出现了幻觉,一定是,她睁开眼转身……竟真见到一个挺拔俊逸的男人站在她面前。

  “海,海潮?不可能,我……是在做梦?”古晓凡喃喃说出这句话,拼命眨眼。

  “真是你?瑾儿!”江海潮也觉不可思议,如在做梦一般。

  他颤抖着声音问着,已经大步上前,激动的抓住古晓凡的肩膀,迫不及待地低头审视她的小脸儿。

  是她,没错,即使是过了十年,她比以前看着更成熟有味道了,他还是能一眼就认出她来。

  十年等待终相见,怎能不激动?古晓凡也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脸上的泪早已经泛滥。

  江海潮紧紧抱住了她,紧的她甚至有些透不过气。

  “瑾儿!瑾儿!”他一声声地叫着他专属的名字。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而别?你去哪里了?”古晓凡声音哽咽,激动而又委屈地质问他。

  “别说话,让我好好抱抱你,瑾儿!”那些他要等一下再解释,此时他真怕他一松手,她就不见了,所以他要抱紧她。

  古晓凡空落了十年的心仿佛一瞬间被快乐的情绪塞满,她激动的伸出手,也圈住他的腰身,脸埋在江海潮宽厚的怀抱中。

  久久,久久,她的理智仿佛终于回来了。

  “你……海潮,你早就结婚了吧?是不是有妻有子了?你不能抱我……放开我!”

  “没有,没有,我只有你,我一直在等你,一直在找你,我心里只有你!”

  010赵钱仁自杀了

  古晓凡终于安心了,她把头重新靠向他的胸膛,听他强壮有力的心跳,她的心异常温暖。

  又过了不知多久,她才从他怀抱中抬头,轻声问他:“你当初为什么走?为什么走了连招呼都不打?”

  这个问题困扰了她十年,要说她一点儿不怨他,是不可能的。

  “怪我,都怪我,是我太笨了。”江海潮叹了一声,拉着古晓凡的手在长椅上坐下。

  “十年前的今天,我去找你,本来是想要带你一起离开。我在你家院子里看到你和方朗逸抱在一起……”江海潮缓缓说道,此时他语气如此平静,当时的他却如同万箭穿心。

  “天呐!”古晓凡惊讶极了,她怎么就没把他离开和方朗逸联系在一起呢?她太傻了。

  “我和方朗逸……”她想解释,江海潮却拍了拍她的手安抚说:“我知道,我后来回殇州找过你很多次,你们家搬走了。不过我听说十年前姓方的因病出国治疗。那时候我才明白,你说你喜欢他,只是给他一个活下去的希望,你不是背叛我,只可惜我知道的太晚了。”

  幸好他始终没有放弃,所以才会有今天的重遇。

  “瑾儿,我不会放手了,哪怕你结婚了,我都要把你抢过来。”江海潮用力握紧古晓凡的手,她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我没有结婚,我还是单身。”

  “那我们结婚,明天就去领证!”他坚定地说。

  古晓凡觉得实在太幸福了,十年啊,有哪个男人会等一个女人十年?

  她不知道他现在是做什么的,但她知道单凭他的长相和气度也定有很多女人追求他,能为她等这么久,实属不易,她不想错过。

  古晓凡笑了。

  “明天领证会不会太匆忙了?你不要跟你父母商量一下?”

  “等了十年,还匆忙吗?我们先斩后奏!”江海潮的眼中闪过一丝促狭,十年前他就认定了她,十年后,她肯定跑不了了。

  “好!”古晓凡不再犹豫了。

  父母早巴不得她嫁出去了,如此优秀又痴情的男人,她确实可以先斩后奏,他们不会反对,只会拍手称赞。

  江海潮再次搂住古晓凡,柔声叫了一句:“老婆”,古晓凡的脸一红,顿时娇羞的低下头。

  十年前她还小,他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亲过她的嘴唇,这一刻他抑制不住的想要热吻她。

  两人越靠越近,不约而同的心跳加速,就在江海潮的唇瓣即将碰触到古晓凡时,她的手机忽然叮铃作响。

  他们本来就紧张,这一响弄的古晓凡像惊弓之鸟一般从他怀里钻了出来。

  “咳咳,我先接个电话。”

  江海潮心里郁闷之极,却还是温柔地点点头。

  “你接。”

  电话是宋占启打来的,即使古晓凡不想再面对赵钱仁,也讨厌宋占启,但他是她上司,他的电话她还必须得接。

  接起电话,她听到宋占启焦急地说:“小凡,你快来医院,钱仁自杀了!”

  这个消息让古晓凡很震惊,她的声音不觉提高了。

  “什么?他自杀?在我们院吗?”

  “是,你快来,小凡!”

  “好,我马上来!”

  按断电话,古晓凡的手还在颤抖。哪怕是不喜欢,到底做了半年的名义情侣,她还真做不到冷血无情。

  “谁自杀?在哪家医院?我送你去,别急!”江海潮抓住古晓凡的手,声音沉稳,让古晓凡迅速理智起来。

  尽管她也不想和江海潮分开,但显然带着江海潮去只会刺激了刚自杀的赵钱仁。

  “我的前男友,不方便带你去,以后我和你解释!我得赶过去!”说完,古晓凡就挣脱了江海潮的手,急速跑出公园。

  她到门口时正好有的士经过,她拦下来飞速坐上去。

  “师傅,市一医院,麻烦快些!”

  的士快速驶离,江海潮拼命在后面跑,边叫着:“瑾儿,你的手机号……没有告诉我!”

  可惜古晓凡心急如焚,只往前看,完全没看到后面有人追。等她赶到医院的时候,急诊科外已经乱做一团,赵钱仁的爸爸还有他叔叔伯伯都来了,他姐姐姐夫也在。他姐姐赵春兰迎上来,泪眼汪汪地抓住古晓凡的手哽咽着说:“小凡,姐姐求你了,就算是钱仁做了什么错事,你也别用分手惩罚他。他真的喜欢你啊,他说没有你,他没办法活下去。好在发现的早,不然……”

  说着,赵春兰就泣不成声了。

相关小说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7-2019 玖陆文学 站点地图